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 一 部 暗斗 第六回 栗大师妙语拆穿台巨资军购恶果林苑天无以言辩终再遭残酷否决

爱在于包容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


二零零五年初的台湾立法院选举爆出了一个冷门,独立候选人栗傲先生以最少的票数成为新的立法委员。这为经常上演拳脚相的立法院中真正民主与理智的声音提供了一个讲台。栗傲先生加入了国防委员会,在台湾向美国军购问题同蓝营站在一起,与坚持花费台湾人民血汗巨资去购买那些过时、而且在未来可能发生的战争中根本毫无裨益的淘汰武器进行了一场唇枪舌剑、针锋相对的口水战争。


台湾的立法院被有些欧美媒体称作“亚洲民主的橱窗”,可这个称谓确实是有失偏颇。这是因为在这讨论与决定台湾人民的生死存亡大事的庙堂之上,党团之间在不断演绎着一出又一出手脚相加的武斗闹剧。在这个以中华民国宪法为基奠的法律圣地中,卑劣的政客上演着一个接一个否定着宪法中关于中国国家统一的法案、进行着分裂国家的勾当。在民主制度的最高权力终端,一些人无视宪法而企图分疆裂土竟然毫无顾忌,这种所谓的民主与自由可能是有人类以来旷古未闻的。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三日,这一天的上午是立法院开会的日子。台湾立法的内部装饰也是台湾几十年来经济建设与繁荣的一个缩影,可总是难免有一些暴发户的痕迹:宽大但略显空洞、豪华而有失典雅。今天的议题是先由台湾国防部长林苑天先行对“购买美国武器加强台湾的防御力量”做出证词,然后由立法委员们进行质询。上午九时整,素以平和稳健见称的民国党籍立法院长狄银铿照例含着他那平易近人、态度诚恳的微笑敲了一下木锤,然后宣布开会。进民党籍的国防部长林苑天一身戎装、精神抖擞地走到了质询台前,他双肩的肩章上各有三颗银星,在大堂多向的灯光下闪烁短小不定的光芒,左胸上挂满了显示军功的彩色勋牌,也在强烈的照明下流光溢彩。林苑天是由田旱谷以坐火箭速度提拨起来的支持台独理念的青年军人,五年前还只是一个陆军上校。他摘下美式军帽,风度优雅地向在座的立法委员们鞠躬致意。然后开始了作证演讲。


今天立法院里座无虚席,这是因为军购问题历来是蓝绿两大阵营较量的焦点,哪个阵营也不希望在关键问题缺少宝贵的一票。栗傲先生坐在立法院最左后边的一个角落里,神情安逸面带微笑地听着林苑天的讲话,还不时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上一些什么。栗傲先生也是立法院国防委员会的委员,他的公开观点是,一分钱的美国武器也不要购买!他的理由当然与他做学问一样,是言出有据、深谋远虑的。林苑天的讲解被一些性急的立法委员的插问不时地打断,各种尖锐的指责声在大厅里不断地震荡回响。好在林苑天对这种场合早有历练,所以能不顾一切干扰,平心静气地坚持把稿子念完。他的整个讲解的精髓在于购买了这六千多亿新台币的美制武器后,使台湾在大陆发起登陆作战时,台湾军队可以在原有的军力条件下再增加坚持十五日的遏阻能力,也就是说在大陆发起攻击后,台湾可以坚持一个月以待美国派兵插手台海战事。在做完自己应做的例行公事后,林苑天微笑着向立法院长狄银铿点了下头,表示现在就可以开始质询。


举手要求发言质询的委员很多,进民党温和派人物许恒昌被立法院长狄银铿允许作第一位发言。这是狄银铿多年政坛风云磨练出来的政治平衡之术,欲将擒之必先纵之,让对手把底牌彻底的亮出来才能妥善地加以回击。许恒昌果然是小骂大帮助,他提出来的问题主要是在所购买的武器价格与品质是否相符而偷换了是不是应该购买这些武器的原则概念。实际上他是在帮助林苑天在完善证词中不完善的部分,使立法委员们按照他的思路去认同购买这些武器从经济上看还是很合算的。但蓝营的立法委员们并没有上他的当,接着一些反对军购的委员开始对林苑天进行质询,使用不同来源的证据在说明军购的弊与利、是与非。绿营立委也开始间或站起来进行反击,会场气氛开始有了一些火药的味道。


在这个反复的质询与辩解的过程中,栗傲先生一直坐在那里平静地微笑着、倾听着。蓝绿阵营之间的政治斗争的火焰逐步升腾,本来文质彬彬的委员们开始急不择言、口出秽语。一时间空调一直正常工作的厅堂内温度仿佛也在不断地升高。表现最激烈的是一位离质询发言席只有三排座位间隔、身穿笔挺西服的三十来岁的绿营青年委员徐恒发,这个人是个典型哈日型的台独分子。他看到今天表决通过军购议案的目的又要被蓝营搅了局,早已是愤然不平、忍耐不住。于是徐恒发一把扯开衣扣将上装脱下甩在座位之上,三步并作两步跨到发言席旁去抢讲台上的麦克风,他企图以强制手段来阻止这个蓝营立委的发言。


正在集中精力看着讲稿,口中猛批“军购是美国人为台湾设下的一个要与大陆展开军备竞赛的无底销金黑洞,进民党是真正出卖台湾的元凶”的民亲党立委魏东义本能地一闪,徐恒发就势将麦克风狠狠地朝猝不及防的魏东义头上砸去!麦克风的金属底座掠面而过,划破了魏东义的额头,鲜血立即顺着眼睑流淌下来。眼看着会场形势就要大乱,这时只见角落里的栗傲先生站起举手。栗先生是立法院国防委员会问题小组的成员,立法院国防委员会问题小组的立法委员在军购问题上有优先发言权。立法院长狄银铿立刻举起了小锤,随着“当!当!”两声敲击,立法院长高声喊道:“现在请无党派立法委员栗傲先生上台质询!”


那些正要从座位上起身参加全武行的蓝绿两营的委员像是猛地惊醒,被立法院长的“栗傲先生”四个字按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满脸是血的魏东义听到立法院长宣布栗傲先生要求质询发言,他知道栗先生这是要对军购进行致命一击。为了不影响栗先生的发言,他没有马上追究徐恒发对自己的伤害。只是简单收拾了一下文件捂着流血的头向侧面的出场门走去。栗傲先生以他那气定神闲的步伐从立法院内的远角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质询的讲台上。栗傲先生开始讲出第一句话:“林部长,你整个讲解的精髓我在这里概括一下,你只需做出肯定或否定即可,不用解释。”林苑天现在还猜不透栗傲先生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栗傲先生又讲出第二句话:“你的意思是讲,如果台湾不购买美国这批武器,只能坚持十五天。如果这几千亿新台币花出去以后,这些美制武器可以保证台湾军队再增加十五天的抗击时间,以遏止大陆在台湾全岛登陆,等待美国出兵协防台湾。你是否是这个意思?请说是还是不是?”林苑天极怕掉在栗先生的套里,他仔细权衡半晌。国防部各部门研究的综合结果的确是这个结论,自己刚才费尽口舌要解释清楚的也是这个意思。这一切没有任何问题,于是林苑天态度坚决地点了点头,回答:“是!”


“好,林部长的意思在座的各位都听清楚了。现在我问你第二个问题,谁告诉你两个十五天以后美国会出兵协防台湾?我查过民国党政府的所有外交文件,无论是台美之间公开的协议还是秘密的协议,从未在文字上见诸有美国人同意过出兵保护台湾的任何内容!难道你们进民党在执政期间与美国签订了此类协议吗?现在请你拿出来看看!”在文字语言上林苑天哪里玩得过国学大师栗傲先生,他被问得立时瞠目结舌。“好,这个问题你可以考虑一会再回答,下面我再问第三个问题。这个六千亿新台币支撑住了大陆第二个十五日的打击,假定三十天后美国鬼子来了,我们还需要与大陆打多少日?还需要多少个六千亿新台币的军费?这是一种假设。其二,假定三十天后美国鬼子不来,我们单独对抗大陆,还需要打多少日?还需要多少个六千亿新台币的军费?兹事体大,有关台湾二千三百万人民的生命与福祉!我现在请林部长以军人的专业知识、科学负责的态度、以精确具体的资金数目来回答质询!”栗傲先生以严谨的学者研究精神将只为政党利益而虚语妄言的台独政客一下子推进了死角。


林苑天干瞪着眼,足足有二分钟没能讲出一句话来。这时立委座席上突然响起了一个尖锐的声音:“我们就是战至一兵一卒,就是牺牲二千三百万人的生命也要与大陆军队死战到底!”栗傲先生抬眼一看,此人正是刚才打人的徐恒发!栗傲先生对这个台独分子的弱智式的言辞觉得可笑而又可悲:“我想提请这位先生,请注意你的身份与你的话语的分寸。这里不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德国议会大厦,你也不是战争疯子希特勒!你只是一个台湾民选的立法委员,你只有中华民国宪法赋予你的参政权力。我要问你,你凭什么权力可以代表全体台湾人民对十三亿人口的大陆同胞发出战争叫嚣?”


徐恒发一下犯了傻,他有些语无伦次:“我,我只是发表一下我个人的看,看法!”栗傲先生对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鲁迅先生也曾有过一些微词,但痛打落水狗的精神倒是一脉相承:“你的个人的看法?你先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立法院!是讨论人民福祉大事的严肃的民主殿堂!你在大街上怎么胡说八道都无人干涉,你在这里就要按中华民国宪法规范你自己的言行!立法院长先生!”栗先生将身体转向了狄银铿,“鉴于徐恒发委员今天在行为上与语言上的异常行为,我建议由精神科医生对其进行鉴定。以界定他到底是一个符合立法委员遴选条件的正常公民还是一位有精神疾病的患者?”


栗傲先生的清晰逻辑与幽默语言使徐恒发像一个犯了错误被脱去了裤子打屁股的孩子,干站在那里左右不是、张着嘴无法反驳。立委们再也忍俊不禁,全会场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徐恒发身旁的一个进民党籍立委林旺祖一把将他拉坐到位子上,以免他再出洋相成为台湾政坛上一个长久的笑料。栗傲先生也不再答理徐恒发,他再次转向了林苑天:“林部长,以你能够肩扛三星上将肩牌的智商而言,你不会像刚才那位先生一样弱智。你应该知道战争是一个使经济破产、人民死伤、国家衰败的大问题,决不可视同儿戏。你们是不是真的准备要与大陆进行一场全面的战争?这个问题你们国防部、你们进民党都要一一讲清楚。否则,台湾能有多少个六千亿让你们去向美国鬼子讨好,能有多少个六千亿去为你们谋求政治资本?能有多少个六千亿去让你攫取个人利益?你们有什么权力让台湾二千三百万人民为这一切做出牺牲?”


“诸位!”栗傲先生以正身朝向了全体立委“本人是一个研究历史的学者,深知任何现代的政治问题都可以有相似的历史殷鉴!我现在郑重其事、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第一,台湾不可能取得独立;第二,台湾宣布独立就会招致战争;第三,与对面大陆的人民、与对面大陆的军队、与对面大陆的政党,这一仗可千万是打不得的啊!”看到绿营立委们脸上不屑一顾的样子,栗傲先生大度地微笑了一下“第一点和第二点先不与大家讨论,我仅就第三点讲讲我的想法。”栗先生不再搭理林苑天,准备做一个即席的讲演。这对于今日立法院的议题来讲是大大的跑了题。可绿营的立委们谁也不想再去触这个霉头,而蓝营立委们则正要借栗大师的智慧来打击台独分子们的气焰,主持会议的立法院长狄银铿见到没人反对而乐见其成。因此栗大师得以借立法院的大堂发表了他的长篇演说。


“首先,本人的话题要扯远一些。大家都知道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韩战,也就是大陆讲的抗美援朝之战吧?很多历史学家、军事评论家都把大陆高层决策者进行的这场战争评价成一场‘为他人火中取栗、伤亡惨重、得不偿失,无胜无败的消耗战’。不错,从战争的结果看确实是这样。可是,要从中国近代历史发展的进程看,‘无胜无败’这个结果却对中国有着两个极其重大的历史意义!第一意义就是,中国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军队就有了与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的抗衡能力。当然有些人会说这是用人海战术填出来的。可我要告诉大家,人海战术也是战术,填出来的战果也是一个胜利,不是吗?”


栗傲先生像是给大学生们上课那样言简意赅,他举起左手,伸出食指与中指:“再讲第二个意义,朝鲜战争结束了自一八四零年鸦片战争一百年以来中国对欧亚列强一直处于的劣势境地!当时的列强中任何一个国家派个几千兵丁就可以在中国的领土上长驱直入、烧杀抢掠。可自朝鲜战争以后,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国家敢于小觑中国,更没有哪个外国的一兵一卒敢于踏进中国大陆的领土!因此说朝鲜战争奠定了中国的真正独立、富民强兵的基础,难道这不是一百年来中国在军事战争史上最伟大的成就吗?现在的大陆军队绝对不再是一击即溃的乌合之众!当年自认为在亚洲最强大的印度军队与号称亚洲战斗力数一数二的越南兵,在大陆的两次反击战中他们不都是在中国兵几个冲锋下一触即溃吗?两次都几近兵临其国首都城下,不是都因大陆主动撤兵而得保全的吗?一个腐败的、没有战斗力的军队能取得这样辉煌的胜利吗?”


栗傲先生讲的有些热了,他脱下了那件标志式的红色夹克衫,继续讲了下去“大陆的国力已非昔日,大陆的军队也不再是土八路,那是真能保卫国家的一支强大而现代的军事力量。以三十多万娇生惯养、国家认同理念混乱的台湾阿兵哥去对付几百万吃苦耐劳、忠君爱国的农民子弟组成的亚洲数得着的精锐之师,我们台湾凭什么言胜?你们这些在座的台独分子哪个敢讲不惜牺牲自己的儿孙子侄也要与大陆血战到底?我敢讲,那时候你们哪一个不是先将儿女家眷送出国外,自己最后来个撒丫子走路,拿台湾老百姓的子弟当炮灰谁也不心疼?这些说台湾不惜与大陆一战、不惜与大陆血战到底的人就是些置台湾人民安危于不顾的混蛋王八蛋!”


“我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假如台独分子们在台湾独立问题上孤注一掷、真的逼迫大陆开了战,如果台湾一开始就兵溃将走、无力防御、举手投降,那还真是件天大的好事。因为这样一来战火不会毁坏台湾的生态环境、民生设施、工农业生产基础,台湾的经济还有望在一定的时间内得到恢复,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我们还有机会弹劾掉进民党这个背叛中华民国的混蛋政府,赶快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与大陆展开谈判。那样台湾或许还可以保全。如果我们购买了美国人的大量武器,台湾的抵抗能力确实会增强。可我们抵抗的越厉害,打死的大陆军队越多,我们的军队和人民不是也会产生越大的伤亡吗?台湾受到的破坏不是越严重吗?如果台海开战,单凭台湾的力量是无法抵抗住大陆进攻的,台湾最后一定要失败的。所以我们买的武器越多,反而会使台湾完蛋得越彻底。难道进民党的田旱谷、联台党的黎沃生那些乌龟王八蛋执政多年,他们真的不懂得这么浅显的道理吗?”栗傲先生气愤之下又开了骂。


“有人希望美国人会加入台海战争,我们估且以他们这个假设为前提分析一下。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大陆中国是个不发达国家,两国实力确实相距悬殊。可两个国家都是核国家,如果他们以台湾岛为中心在台岛与大陆沿海地区展开百万人级别规模的军事拉锯战、阵地战,甚至互投核子武器,请问台湾能够全身而退吗?现在大陆的中原人都到山西寻根,自古以来全是中原向周边移民,为什么明初却是西北向中原移民?我告诉大家,那是因为在元末明初,先是汉人与蒙古人,后是汉人与汉人长期在此拉锯血战,农业生产被彻底破坏。居民中青壮当兵战死、老幼成为饿殍,这才使中原人口损失殆尽。这就是大明之初进行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自西北向中原大移民的历史原因。这种战争造成的民生惨剧,大家即使不去求证史实,也可从我们在座的人人都熟知的唐代大诗人杜甫的《石壕史》中可见一斑,大家想一想,大唐是一个中国历史上少有的与周边诸民族和睦相处的强盛王朝,一旦发生战祸,儿子战死老妇还要去军前烧饭,人民的境遇尚如此惨烈。我请问大家,以台湾这区区弹丸之地,经得几次大规模的拉锯血战?我承认,以地域的理念而言,我与在座的各位都希望大陆在这种大规模战争中失败而台湾战胜。可是大家想过没有,一旦大陆吃了亏,即使是出于报复的理由,他们也要把台湾砸个稀巴烂!在大陆沿海,二百公里射程的弹道武器就可以覆盖全台湾岛,更别提精确制导武器了。你台湾能够躲得过去这场空前灾难而独善其身吗?林部长,你是军事家。你说说,这些难道不是事实吗?”栗大师又把林苑天拽出来调侃一下。林苑天也听的有些眼直了,他眨眨眼睛没有吭声。


“另外,大家也不要太相信美国人的诺言,别说美国人与台湾之间没有协防的协议或条约。即使真有这样的条约,以第一次世界大战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的所作所为来看,它也要等你大陆与台湾两败俱损、死伤殆尽之时以最小的代价来收拾残局,二战时美国不是就以这样的方式等待盎格鲁-萨克森兄弟与日耳曼帝国血拚到各自气数将尽时才从容出兵吗?不惜他人牺牲来谋取美国最大的政治经济利益是历来美国政府不变的原则!你们这些台独分子们不要希望美国人会牺牲几十万、上百万美国青年的生命去保卫台湾人的生命与财产!这简直是一种糊涂蛋的白日作梦,是一种疯人的痴心妄想!为了一个所谓台湾独立的名份,置全岛二千三百万人民于危难,这是现今台湾人绝对不能做的蠢事。最后我再重申一下我的结论:台湾购买美国人的武器越多、越精良,给台湾人民带来的灾难就越大!向美国大规模采购军事武器,对于台湾财政而言是个恶性循环的失败游戏、金钱上的无底黑洞。本人坚决反对国防部提出的对美军购提案!谢谢大家!”说完这句话,栗先生走下讲台,虎虎生气地走向后排自己的座位。


立法院内静谧了几秒钟,紧接着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很多人在高声欢呼:“讲得好!”“讲得痛快!”“栗傲先生代表了台湾人民的心声!”“台独分子就是台湾人民的敌人!”“谁主张台独谁就是中华民族的罪人!”“坚决不允许军购议案过关!”连很多绿营立委也仿佛有所醒悟,坐在座位上脸上带出沉重之色。在这次立法院关于对美军购提案的表决中,自然是像以往一样以多数票的反对而未能通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