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穹 二卷 横空 第二章 传说的魔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2/


赫珀小城周围的湖湖水很蓝。也很平静。那是一个小湖,在一片丘陵地带之中,丘陵光秃只有一点点的小灌木,看来很丑恶,所以更衬托出湖水的秀丽,湖的一边,满是浮萍,在几片大浮萍上,有几只才脱了长尾的小青蛙,在跳跳去。湖边有很多人,那是一个假日,有人在湖边野餐,也有人在湖边嬉戏,因为我们尼奥卡利王国一直是以魔法强大著名的国家,所以国家对于孩子的各时期的魔法教育都非常重视。不光可以以很少的钱上魔法学校,在一个孩子的年龄没有到七岁能进魔法学校的时候,还可以免费进启蒙孩子知识和选拔具有很好魔法潜力的启蒙学校。而这个启蒙学校年轻教师,带着十几个学生,作郊外旅行。

五,六岁的孩子,几乎毫无例外地都喜欢捉一些小生物回去饲养,那年轻教师带领的十几个学生,恰恰全是这个年龄,他们纷纷踏进了湖水之中,胆子小一点的在湖边捉小动物。胆子大的,还来到湖水齐腰深,弯着身,摸着湖泥中的鱼儿。

他们嬉笑着,互相泼着水,有的捉到了青蛙,有的网到了蝌蚪。其中一个学生,胆子最大,他不停地向前走着,等到湖水来到了他胸前的时候,他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都向下沉了下去。他立时大声叫嚷了起来,他叫了两声,整个人都沉到湖中去了!湖边的所有人都慌乱起来,那年轻教师连忙跳进湖中,他以前也曾经学习过水系魔法,又加上水性不错,立马游到了那孩子出事的地点,潜进水中,将孩子救了起来。

那孩子已经灌饱了湖水,被救到岸上之后,经过了一阵人工呼吸,虽然身上挂了一些伤,但吐出了水,醒了过来。

旅行当然中止,有人借出了车辆,由那位教师送学生回到学校去,这正好是舒维雅和烨儿接到的任务,当学校的领导知道舒维雅是大陆上威名远播的战魔法师,一阵高兴,在舒维雅检查了一下认为孩子除了受惊之外,并没有什么,又在烨儿治愈术和恢复精神,安神的宁曲唱诗的光芒照耀在孩子身上,孩子平静下来沉沉的睡去了。等孩子醒了过来,教师陪伴着孩子回到了家中。

那是三天之前的事。

现在那个启蒙学校的年轻教师正坐在舒维雅的对面说着他认为有一个荒诞得几乎令人难以相信的故事。

一大早来了一个人,把舒维雅把被窝里挖了出来。本来舒维雅一直比较喜欢自由的生活很少这么早起来,又加上这几天城里知道传说中的战魔“火玫瑰”来到了城里,各种邀请络绎不绝。那位年轻教师来了以后,他先自我介绍,他今年二十四岁,名字是杰克。奥雷,职业是启蒙学校的教师。一来就是一连串的感谢了一下舒维雅救助了孩子,这样的救助舒维雅已经做过太多了,这样的感谢舒维雅也接到了很多,出于礼貌可是还是呵欠连连。当他讲了一个段落之后,舒维雅又打了一个呵欠:“那很好,你将他救起来了!我也没做什么。”

这纯粹是一句礼貌上的敷衍话,而他也似乎看出了我对他的叙述,有点心不在焉,所以他急忙道:“可是,怪事就来了。”

烨儿端来了一杯刚刚热好的牛奶,站在了舒维雅背后。舒维雅勉强忍住了一个呵欠:“请说。”

杰克直了直身体:“我将波比——这就是那个学生的名字——救了起来之后。本来已没有什么事了,可是,可是——.”

我懒详洋地道:“你应该说到怪事了。”

“是的!是的!”对于舒维雅不客气的催促,这位年轻的教师多少有点尴尬,他连声答应着,然后道:“在这几天中,我发现波比变了。”

“变了”舒维雅多少有点兴趣了,烨儿也在舒维雅背后竖气了耳朵“变得怎样?”

“他变得,唉,我说不上来,但是我是他老老师,我教了他三年,我可以察觉到他的变化,我觉得他好象,好象不是波比。”

舒维雅皱着眉,因为自己实在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教师杰克在说些什么。

但是杰克却忽然大声了起来。他忽然提高了声音,那表示他讲的话,是在鼓足了勇气之下,讲出来的,他道:“火玫瑰舒维雅小姐,你相信传说中借尸还魂这样的事现在还有么?”

舒维雅呆了一呆,在那刹那间,舒维雅几乎失声轰笑!但是舒维雅却并没有笑,因为舒维雅想到,刚才还在嫌杰克所讲的一切太乏味,现在,杰克忽然提及“借尸还魂”那样惊险刺激,神秘怪诞兼而有之的事情来,自己正应该表示欢迎才是,如何可以去笑他?但是,舒维雅还是要花很大的力量,才能使我自己不笑出声来。背后的烨儿好像也有一点这样的感觉,脸有点红红的低下了头。

因为,无论如何,“借尸还魂”这样的事,经过一个年轻教师的口,用那样郑重的态度说出来,总是滑稽的事情。而且那天救起那孩子以后烨儿还用光明系和神圣系的法书治疗过。如果真是传说中的被死灵依附了,早救被两系法书攻击了。因为神圣系和光明系法术对亡灵系和黑暗系法术有加倍伤害的效果,就连一般的小治愈术对于亡灵系都有极大的伤害,这是所有法师都知道的基本常识。舒维雅缓缓吸了一口气:“我自然听过的,世界各国都有样的传说,但大都发生在远古神魔大战和万灵之战时期一些十分强大的亡灵法师和一种早已经消失的职业―—— 道魔者才会使用魔法的,而现在这样的魔法基本失传了。你的意思是说,你的学生——??”讲到这里,舒维雅略顿了一顿,杰克已经急不及待地道:“是的,波比,他已不再是波比,我的意思,他在我从湖水中救上来时,已经死了,而我救活的,却是另一个人,虽然那人是波比。”他讲得十分混乱,但舒维雅却用心听着,烨儿也睁大了眼睛认真的聆听。这的确是一件十分乱的事,不可能用正常的语言,将之清楚他说出来。舒维雅想了一想,喝了一口牛奶才又道:“我明白了,你救活了波比但他已变成了另一个人,是有另一个人的灵魂,进入了他的肉体之内,或是被别人强行封印了一个亡灵在他身体里,你是不是想那样说?”

“可以说是!”

“请你肯定答复我!”舒维雅也提高了声音。

杰克了一声:“我实在很难肯定!”

这是舒维雅有点发怒:“那有什么难肯定的,你虽然是启蒙学校的老师,但是也是学习过魔法的人,传说中如果有他人的灵魂,进入他的肉体之中,或被强大的力量封印了亡灵在活物体内。那么,他就不会以为自己是波比,他会讲另一个人的话,他会完全变成另一个人、现在是不是这样?”

江建摇着头:“不是!”

借尸还魂;是江建提出来的,而如果真的是传说中借尸还魂的魔法出现了,那么情形就该如舒维雅自己所说的那样。虽然,舒维雅也根本未曾见过借尸还魂那样传说中的魔法,但是一切传说中使用出的借尸还魂魔法,就是那样子的,但杰克又说不是!

舒维雅瞪大了眼,望定了对面的年轻教师又让烨儿去热了热已经有点发冷的牛奶,他搔着头:“火玫瑰舒维雅小姐,请您替我想一想,我该怎样说才好……嗯……我该说,他忽然是他自己,忽然不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