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红颜多祸水洪宣娇的太平天国

首先声明:本文涉及的洪宣娇被很多史家认为是太平天国史上一位子虚乌有的人物。最早有关洪宣娇记载的书是清末文人凌善清著的《太平天国野史》,此书文字流畅,故事生动,所以流传甚广,多家引用,并坚信有洪宣娇其人。本文正是以此为据凑成,野史也罢,传说也罢,权当故事来听:



1856年夏天,正当太平天国处于全盛时期,却发生了著名的天京事变。天京事变是洪秀全、杨秀清、韦昌辉争夺天国领导权的内讧。事变后,在天国首义诸王中,除洪秀全和石达开两人外,死丧殆尽。给太平天国造成极其惨重的损失,使其迅速走上了失败之路。然而,导致这场内讧的竟是由于一个 “生性淫荡”,“善妒”的女人吃醋所造成。这个女人便是在太平天国命运沉浮中起着举足轻重作用的洪宣娇。



洪宣娇是洪秀全的同父异母妹妹。即洪秀全是其父二姨太所生;洪宣娇是三姨太所生。洪父死后,家道中落,儿女们为谋生各分东西。洪秀在全屡试不第的情况下,开创了上帝会,并被推为教主;洪宣娇则加盟了一个流浪艺人的团伙,四处卖艺为生。一次,洪宣娇卖艺来到武宣卢陆洞,当地的殷实农家之子萧朝贵以50两纹银为其赎身,未经明媒正娶而同居。不久,洪宣娇便鼓动萧朝贵瞒着家人,与洪宣娇一同投奔了上帝会。



洪宣娇在萧家认识了萧家的常客杨嗣龙。杨嗣龙是桂平大黄江地方的大财主。洪宣娇常拉着他一同外出搜集情报,慢慢地,两人双栖双飞,又伊然成了一对情人。已在上帝会中任要职的萧朝贵不由得醋意大发,大有剑拔弩张之势。最后在洪秀全的干预下,杨嗣龙向萧朝贵当面致歉,萧朝贵则要表示谅解,杨嗣龙自然而然也加入了上帝会,并改名为杨秀清,没想到竟后来居上,坐上了上帝会的第二把交椅。



为了筹措活动经费,洪秀全注意到了桂平金田村大财阀韦家。韦老太爷虽十分正统刻板,但少爷韦昌辉却是个血气方刚、好打抱不平的监生。几天后,一间由洪宣娇主持的酒馆在韦家附近开张了,东西虽好,价钱却高得惊人,一般人不敢问津,韦昌辉这样的豪户子弟则常常光顾,并在洪宣娇柔言相慰和怂恿下投到了上帝会门下,同时还捐出了一大批钱物资助。



道光30年,上帝会的教徒已发展到数万人,洪秀全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号召各地教徒变卖家产,购置武器,并将人员全部编排为作战队伍,在金田村竖立起太平军的旗号。第二年攻占永安,在踞守的半年间,建立太平天国,洪秀全自称天王,封杨秀清为东王、萧朝贵为西王、冯云山为南王、韦昌辉为北王、石达开为翼王。所封各王都受东王杨秀清节制。作为公主的洪宣娇由洪秀全做主,嫁给了萧朝贵,暂时结束了她那“大众情人”的特殊身份。但不久王萧朝贵便死于围攻长沙城的战斗中,洪宣娇则转眼成了寡妇。



长沙久攻不下,太平军绕道攻占了岳州,又从水路入长江,直取武汉,并分水陆两路夹攻南京,终于在咸丰3年攻取了南京城,遂将南京定为太平天国的都城,改名天京。此间,在洪宣娇的建议下,将全部随营女眷集中起来,建立了“女营”,由洪宣娇统领。到南京定都后,又将“女营”改为“女馆”,由东王杨秀清兼任总管,洪宣娇则任稽查,从此二人旧情复发。


太平天国开创科举女科,中国有了女状元,这第一个女状元就是傅善祥。她首先得到的一个头衔就是女馆的中团团帅,成为一两万名裙钗的领袖。然而,她对那种严格的军事化生活十分反感,做了中团团帅后,力倡改革,尽量避免让馆中成员做那些挖土挑砖的粗活,而安排给她们一些针线、炊煮之类的工作。女馆的总头领洪宣娇是从战火中闯过来的,对那套军事化的制度依然有些极深的感情。因此,傅善祥上任后推行的那一套管理措施让她左右看不顺眼,两人之间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傅善祥的职位是女馆中团团帅,官籍却隶属东王府,因此与杨秀清的关系自然近水楼台。此时,天王洪秀全沉缅于酒色享受,已不大管事,天国的军政大权实际掌握在东王杨秀清手中。傅善祥便利用杨秀清对自己的宠爱,使其下令解散女馆。而女馆对洪宣娇来说,无疑是政治上和精神上的依靠,一旦化为乌有,大有风筝断线之感。于是便趁着散馆之际,到处煽动太平军将士到女馆中挑选妻妾。一时之间你争我夺,群莺乱飞,闹得不可开交。


负责女馆善后工作的傅善祥回到东王府做了恩赏丞相,回想起散馆时洪宣娇的所作所为,她一时兴起,提笔写 一首“无题”诗:



燕子红襟矜宠贵,鹅儿黄帕助娇羞;



居然小婢称如愿,有大佳人号莫愁。



诗虽无题,却分明是对着洪宣娇来的。她把洪宣娇比作是娇纵一时的小婢,而自己则是有身份有来头的大佳人莫愁,无非想讽刺一下洪宣娇低微的出身和小家子气作风。这首诗很快传到洪宣娇耳朵里,她气得七窍冒烟。她拿诗向天王告状说:“这明明是瞧不起我们农家出身的太平军嘛!一个没有根基的女人竟敢出此狂言,说不定就是东王在背后支持呢!”



东王很快听到了天王已防备自己的消息,为了稳住自己的地位,只好采取丢卒保车,趁着一次傅善祥偷吸了几口鸦片的机会,大治其罪。不但免了她的官职,还给她带上枷锁,押到街上游街示众,并打入了天牢。杨秀清本来就不是存心与傅善祥过不去,等事态平静下来便下令释放了傅善祥,并官复原职。洪宣娇醋意大发,彻底断绝了对杨秀清的幻想。



杨秀清在天京大权独揽,天王洪秀全和许多太平天国将领都对他心存不满。洪宣娇看准世态人心,着力联合了一批反杨势力,其中包括天后的弟弟赖汉英副丞相、燕王秦日纲、殿前丞相罗琼树等。由于东王势力强大,洪宣娇又唆使赖汉英鼓动天王密召北王韦昌辉回京共图大事。北王从安徽战地匆匆赶回天京,这期间洪宣娇一改常态,主动走进东王府,对杨秀清表现得特别热络,杨秀清喜出望外,以为她不计前嫌,竟听从洪宣娇提议,由自己出面为北王举办一次盛大的洗尘宴。



1856年9月2日(太平天国6年七月二十七日),东王府里大摆筵席。事先,经洪宣娇安排,赖汉英带领亲兵上万人埋伏在东王府四周,罗琼树、秦日纲、韦昌辉等人都是有备赴宴。酒酣耳热之际,洪宣娇悄悄向韦昌辉递了个眼色,韦昌辉放下酒杯,“霍”地站起身,还没等东王府的人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已飞快地拔出腰刀,直刺杨秀清的胸膛,刀直从后背穿出。赖汉英则立即指挥伏兵冲进府来,东王府的亲兵拔刀相拒,双方整整厮杀了一天。东王杨秀清以下2万精华骨干都死在韦昌辉、秦日纲等人的刀下。秦日纲也在乱战中丧身。石达开闻讯返京,指责韦昌辉滥杀无辜,韦昌辉又欲杀石达开。石达开缒城而逃。当夜,韦昌辉血洗翼王府,将石达开家眷及翼王府内人员全部赶尽杀绝。接着洪秀全下诏通缉石达开。石达开逃至安徽举兵靖难。洪秀全鉴于天京城外全体军队都归心于石达开而被迫下诏诛韦。



事变平息后,石达开受合朝同举总理天国军政。洪秀全不愿交出实权,不仅没有封石达开为“军师”(太平天国掌握实权的职务),反而封其长兄洪仁发为安王,封其出狱不久的次兄洪仁达为福王,用以牵制石达开甚至企图谋害。石达开忿然领兵出走。石达开走后,在满朝文武臣民的抗议声中,洪秀全不得不把两个王兄的爵位革掉以谢天下,但还是未能把石达开及其率领的几十万精兵召回天京。太平天国元气大损,最后,诸王中只剩下忠王李秀成。到同治六年六月,清军终于攻破天京城,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宣告结束。




对于天国内讧元凶洪宣娇的归宿众说纷纭。有野史说她在天京城破之日战死,也有人说她乔装成民妇,随着逃难的人群到了上海,而后又辗转随同洋传教士远渡美国,在旧金山一带开业行医。然而,只要她不死,走到哪可能都是个祸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