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漫漫旅途 出城

沃尔夫.弗莱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size][/URL] 赵庆苦笑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心中却暗自庆幸不已。看来这次行动确实过于鲁莽,根本没有计划周详便付诸实施,连退路都没有考虑。幸亏王随见机得早,及时安排,否则明天天一亮,满城搜捕起来,几个人恐怕很难全身而退了。 凯瑟琳狠狠地瞪了王随一眼,还是有些担心:“现在城门早已关闭,严禁出入了啊……咱们几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赵庆苦笑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心中却暗自庆幸不已。看来这次行动确实过于鲁莽,根本没有计划周详便付诸实施,连退路都没有考虑。幸亏王随见机得早,及时安排,否则明天天一亮,满城搜捕起来,几个人恐怕很难全身而退了。

凯瑟琳狠狠地瞪了王随一眼,还是有些担心:“现在城门早已关闭,严禁出入了啊……咱们几个倒好说,可以翻城墙出去,可大叔怎么办,还要带着那么多东西,他怎么出得去啊!”

王随一边左手揉着右手,一边撇嘴摇头道:“这你不用担心,我给他交待过,东西能带出去就带出去,实在带不出去就算了,回头慢慢再想办法。况且那老家伙精得跟猴儿一样,说不定现在已经出去了。”

此时天上的乌云已经开始慢慢消散,月光时不时地从云缝间透洒下来。三个人趁着月色,连续躲过几拨巡夜的戍兵,安然抵达城墙角下。由于这座小城离边境还挺远,所以城墙上的戍兵并不多,只在几座哨楼处有人把守。在三个人夜色的掩护下,登上城墙,套好绳索,一个个往下滑去,轻轻松松逃到了城外。

王随带路,按照事先约定,来到了司柏大叔藏身的那片小树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三个人刚刚进入树林,便听到那如雷的呼噜响。顺着声音找去,转过几棵大树,赫然见到车马行礼都在林间的一片小空地上。那司柏大叔四仰八叉地躺在行李马车上,呼呼大睡,宛如一头死猪一般,嘴角的唾涎流出二尺余长,顺着脸颊不停地下淌着。

“这老东西……古人云,人老了三大毛病,‘贪财怕死没瞌睡’,这老家伙怎么反而这么能睡?!”王随走上前,抓住司柏大叔的肩膀用力摇晃:“起来了,起来了!”

“怎么才来啊,动作那么慢……”司柏大叔朦朦胧胧睁开眼,目光迷离地看了看王随,再看看凯瑟琳和赵庆。等看到赵庆手中拎着的漂亮女俘,也是一怔,不由得多看了两眼,气得凯瑟琳直暗怨赵庆为什么不抓个男俘回来。不过对司柏大叔这样年龄的人来说,显然对珠宝的兴趣远大于对女人的兴趣,所以当他用手背擦去嘴角的唾涎后第二句话就是:“火魔法石呢?”

凯瑟琳从腰间的钱袋里取出了火魔法石。

司柏大叔立时不迷迷糊糊了,两眼直放绿光,犹如一条见到肥兔的饿狼,一把将火魔法石夺去,小心翼翼地捧在手中,就着月色细细观赏,口中兀自啧啧赞叹不已:“真是个宝贝啊……太漂亮了!天啊,真美,看这质地,世间罕见啊……嘿嘿……这趟收获真是不小,捞着这么……哎,你干什么?!”

王随将抢过来的火魔法石丢还给凯瑟琳,问道:“你是怎么出来的?”

“钱啊!”司柏大叔叫到,眼睛却直盯盯地看着凯瑟琳手中的火魔法石:“花了一百枚金币啊,那帮兔崽子实在太心黑了……这下完了,就剩下几枚金币,这点钱能坚持几天?!至少还有两个月的路程,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凯瑟琳,那颗火魔法石能不能由我来保管?”

“别理他!”王随撇了撇嘴:“赶紧走吧!这里离边境还有几天的路程?”

“至少还有十天的路程,如果快一些的话,七天也就到了……”司柏大叔眼巴巴地看着凯瑟琳将火魔法石装进她腰间的钱袋里,脸上那悲痛欲绝的表情连赵庆都觉得一阵伤心。

“这女子怎么办?”凯瑟琳恶狠狠地瞪着王随:“你要这活口到底有什么用?!”

王随神秘莫测地笑了笑,反问道:“你怎么办呢?还要跟我们一起走么?”

凯瑟琳怔了一下,愕然地看了看赵庆,又看看司柏大叔。

赵庆上前一步,善意地笑道:“其实我们并没有打算真的把你收作女奴,而且看得出来,你也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女强盗。我们路途遥远,而且这一路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和我们在一起太危险了……你可以走了……”

凯瑟琳站在那里怅然若失。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独自闯荡,虽然逍遥自在,却也孤独飘零,身边连个陪着说话的人都没有,更没有人对自己问寒问暖过。眼前这三个神秘的人虽然形迹古怪,但都是世间罕见的英雄人物,当然那个又黑又胖的司柏大叔又贪财又爱唠叨,王随这小子实在太好色了,可他们的心肠似乎都不坏。虽然仅仅和他们认识了短短的两天两夜,但她却感觉好像相处了很久很久,仿佛彼此间早已熟识了一般。忽然就要这么离开了,心底间却真有些恋恋不舍。

“火魔法石归你,留个纪念吧……‘青山不改,绿水……’”王随忽然想起来凯瑟琳不懂汉语:“总之,以后说不定我们还会见面的!”

凯瑟琳忽然展颜一笑:“我走不了啊……”

“为什么?”王随眼睛瞪得溜圆,显得十分惊诧。

凯瑟琳眼圈一红,换成了可怜兮兮的模样:“司柏大叔已经和我签了契约魔法,我已经是他的终身奴隶了,永远要服从主人的命令,不能有丝毫的违抗啊。”

“让他解了就是了,哼哼……”王随坏笑着瞟了司柏大叔一眼。

“可这魔法一旦签了,就很难解除。因为解除这个魔法,需要花费十倍于签订魔法的精神力量,这会对施法的人造成很大的伤害……”凯瑟琳幽幽地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看着司柏大叔:“你说是么,司柏大叔?”

“是的是的!”司柏大叔显然是舍不得那颗价值连城的火魔法石,腆着老脸怆然道:“我也很想给你解除魔法,可是这两天我的身体不好,精力无法集中,如果强行施法的话,我老人家会拉好几天肚子,发好几天烧,那岂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唉……没办法……可怜的小姑娘,你还是再忍几天吧。等我老人家身体恢复了,一定会为你解除契约魔法!”

王随撇着嘴摇了摇头。

“那就一起走吧……”赵庆笑了笑,翻身上了马。

王随苦笑了一下,正欲上马,凯瑟琳却拉住了他。

“你早就知道了,是么?”凯瑟琳悄声问道。

“嗯……赵庆当时也看出来了,只是没有说破而已。”王随踩着马镫,跨上了战马,愤然道:“什么见鬼的契约魔法,这个老东西,什么时候都没正经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