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放虎归山

妙心幻玉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戒王一阵剧烈地咳嗽。

苏老子端着茶碗站在他旁边,忧虑地道:“戒王,你的身体是每况愈下,心事太重,吃再多药也好不了。”

戒王轻轻一笑,接过茶碗喝了口茶,道:“事情没做完之前还死不了。”

“你今日如此,都是东方印德所害,为何不杀了他?”

“若是一刀杀了他,岂非太对得起他了?”

“时间长了,恐生变故。”苏老子压低声音。

戒王嘴角挂上一丝难以察觉的笑。

苏老子又道:“蜘蛛精逃走,你为何下令不让去追他?”

戒王叹了口气,缓缓道:“蜘蛛先生忠心事主,竟敢从皇上和他的‘不死之身’眼皮底下冒死救出东方印德,这份胆识与情义,实在令人敬佩。”

苏老子满脸鄙夷地道:“当年蜘蛛精恶贯满盈,声名狼藉,被各路大侠追杀得四处奔逃,没想到东方印德竟收留了他,隐姓埋名这些年竟又出来了。”

这时,一个小叫花子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一进门便大叫道:“戒王戒王不好了,东方印德要死了。”

戒王与苏老子对望一眼,苏老子道:“这两天恢复的不是挺好吗?”

小叫花子道:“听大夫说,他的伤口恢复得很好,但他因偷袭都城全军覆没,心里憋着闷气,心病最难医。”

戒王对苏老子道:“你去看看。”

苏老子点头领命,随后大步来到地下室。

他一进门就看见东方印德面如死灰地躺在草席上,几乎跟死了一样。

大夫蹲在他身边把着脉,听见有人进来便回过身。他冲苏老子摇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苏老子走过来,皱着眉仔细看着东方印德的脸,沉声道:“怎么突然不行了?”

大夫道:“他这是心里窝着火,又连吐了几口血,元气大伤,我也无力回天。”

就在这时,突见东方印德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喘气,眼睛瞪得眼珠几乎要掉出来,他微微抬起一只手指着一个角落似乎看见了什么,喉咙里发出含乎不清的声音。

大夫急忙说道:“别激动别激动……”

但是,东方印德的手突然垂下,俨然已断了气,他的眼睛还大睁着,死不瞑目。

苏老子一跺脚,低声骂道:“妈的……”他又瞪着大夫骂道:“蠢货,连个病都看不好。”

大夫低眉顺眼地连连骂自己无能。

苏老子不再理他,转身回到戒王那里,一脸气愤地说道:“东方印德死了。”

戒王沉默了很久,缓缓道:“找个草席卷出去埋了吧。”

苏老子连连叹气,道:“这也太便宜他了。”

“快去吧。”戒王似乎有点不耐烦。

苏老子又连连叹气,转身走到院子里吩咐叫花子把东方印德的尸体抬出来。

两个小叫花子将他的尸体卷在一张又脏又破的草席里,再用麻绳绑好。

苏老子一挥手,道:“埋远点。”

两个小叫花子立即抬着东方印德走出大门口。

苏老子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才转身准备回去复命,却突然发现戒王站在房门口,脸上带着怪异的笑。

他走过去不禁问道:“戒王,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戒王道:“你以为东方印德真死了吗?”

“难道他没死?”

“他当然没死。”

“我去把他追回来。”苏老子一个箭步冲出去。

戒王一笑道:“我故意放他们走的。”

苏老子停步转回头看着他,眼中满是不解的神情。

戒王微微一笑,道:“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不能跟大国对抗,让他先跟皇上火并,我们才好坐收渔利。”


第五长醉和隐玉各自骑着快马一路向南,沿途遇到的小鸟竟没有一只知道鸟王在哪里的。

长羽时而飞到前面探路,时而落在隐玉或第五长醉的肩膀上,它现在经常和他们在一起。

时近正午,太阳烤得树叶卷曲,隐玉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长醉,歇一会儿吧,天太热了。”

他们来到小溪边,洗过脸之后,隐玉觉得清爽多了。

她背靠着树干坐在地上,随手捡起一颗光滑的小石子捏在手里。

第五长醉碍着她坐下,解下葫芦道:“喝点水吧。”

隐玉笑道:“你这里装的不是酒吗?”

第五长醉也笑道:“能装酒,当然也就能装水。”

隐玉接过来打开盖子闻了闻,果然是清水,她喝了一口,道:“遇到强敌怎么办?你没有酒了?”

第五长醉在葫芦上摸了一下,道:“你再闻闻。”

这次隐玉闻到的却是酒味,她不禁笑道:“原来还可以两样同时装。”

第五长醉拿过葫芦,道:“这个葫芦是特制的……”

但是,就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隐隐传来铁器刺破空气之声,紧接着寒光一闪而逝,一大片钢针已到了他们眼前。

隐玉不禁惊呼一声,急忙拽起第五长醉纵身一掠。

但就在他们起身的同时,第五长醉却一挥手,只听“钉钉”一阵脆响,再见那片钢针已然全都粘在百变葫芦上。

他们飘身落地,隐玉道:“在河对面。”

第五长醉一笑,道:“早就走了。”

“是谁暗杀我们?”

“是暗杀我,一定是东方印德的人。”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他?”

“目前只有他最想让我死。”

隐玉看着他手里的葫芦,道:“钢针全都粘在上面了。”

第五长醉一抖手,钢针尽数落在地上,他道:“有四十七根。”

隐玉笑道:“你还数着有几根?”

第五长醉大笑道:“本来有四十九根,就你一拽我,漏掉了两根。”

隐玉不禁脸上一红,恨声道:“我把那两根找来粘在你葫芦上。”她果然四处寻找。

第五长醉笑道:“别找了,钢针上有毒。”

“那你还拿着葫芦?”

第五长醉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她笑道:“百变葫芦可以解毒。”

就在这时,突然从他们来的那条路上飞奔过来一匹快马,只见马上之人不停地挥动马鞭抽打马臀,显见是有极其要紧的事。

隐玉不禁向第五长醉身边靠了靠。

那匹快马从他们面前疾驰而过,但突然之间那人却勒紧缰绳,调头来到他们面前。

只听他道:“第五长醉和隐玉?”

第五长醉笑道:“正是在下。”

那人跳下马,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第五长醉道:“戒王有信给你。”

“谢谢!”第五长醉接过信展开细看,不禁赞道,“好字。”

信上的字迹刚劲有力,却又透出飘逸俊秀之风。

隐玉也凑过来,只见上面写着:

第五少侠,有事与你相商,还望不要推辞,戒王。

第五长醉想了想,道:“好,我去见戒王。”

那人笑了笑,随后飞身上马,一扬马鞭绝尘而去。

隐玉道:“不知戒王会说什么事?你真要回去?”

第五长醉点点头,道:“一定是很重要的事。”

他们重新上马,一路飞奔回到香州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