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号特工 第八章 劫谋与湖蓝 62

兰晓龙_零 收藏 8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URL] [内容简介] 当零的手触到自己家的大门时,雨开始下了。 司机钉子在雨中忙着给车盖上雨布。 曹小囡的欢喜足以把零淹没:“你回来啦!你可算回来啦!我还以为你有了你的脚踏车就抛弃了你的妹妹,去泡小姑娘了!” “没人像你这样,看得上一辆脚踏车。”零走进门,他像一个淹没在欢乐水波里的孤独的秤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


当零的手触到自己家的大门时,雨开始下了。

司机钉子在雨中忙着给车盖上雨布。

曹小囡的欢喜足以把零淹没:“你回来啦!你可算回来啦!我还以为你有了你的脚踏车就抛弃了你的妹妹,去泡小姑娘了!”

“没人像你这样,看得上一辆脚踏车。”零走进门,他像一个淹没在欢乐水波里的孤独的秤砣。

“你的脚踏车呢?”曹小囡跟在零的身后走进客厅。

“脚踏车?”零显然刚想起他的脚踏车。

“放在外边了是不是?啊呀,下雨了又下雨了。”

零茫然看着眼前的一切,什么都离他很远的样子,似乎是躯壳回了家,灵魂还在鬼知道什么地方晃荡。

客厅里的光线很暗,曹小囡把刚关上的门又打开,不知道她在看雨还是看脚踏车,总之她被风雨吹得打了个寒噤,立刻又关上了。

“干什么不开灯?凄风冷雨的。”

“爸爸说费电,葫芦叔就都关了。凄风冷雨吗?”

零立刻意识到凄风冷雨的是自己的心境,他老实不客气地把所有灯都打开了。

曹小囡这时候是个跟屁虫:“哇!咱们家的花开了。葫芦叔找了个新司机,爸爸说是个神经病司机,又开车又扫院子又种花,说那个人拿一份工钱还永远不用休息的!就把咱们家的花种开花了!去看哪!”

“这种天?”

曹小囡毫不气馁地开始列计划:“明天一早,先看花,然后骑脚踏车……”

“明天早上花都浇败了……爸爸呢?”

曹小囡指指曹顺章的静思室:“君子勿扰呢。”

“葫芦叔呢?”

“不知道!”

零企图在沙发上安静一下,想了想,又转向自己的房间。

曹小囡跟在后边:“你的脚踏车是什么样子?”

“两个轱辘都在。”

“你喜欢吗?”

“还行。”

“不喜欢?”

“喜欢。”

“多喜欢?我们家司机说他会倒着骑脚踏车,你会吗?

“不会。”

“你会学吗?”

“不会。”

“你会撒开双手再倒着……”

“小囡。”零有点忍无可忍。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知道你上班累了。你也大得都有点老了,要是有个情人的话,就该情人来安慰你。可是你没有啊,可是家里就这么几个人啊,所以呢,嗳,我痒痒你两下子吧,我一痒痒爸爸,爸爸心情就好。”

零连苦笑的精神都没有了,但他也不忍给曹小囡任何脸色,于是死样活气地由着曹小囡痒痒,并且落寞地靠在窗口。他打开了窗,风雨终于让这种落寞有了点活气,但是……也更加落寞。

这让曹小囡又有了花样:“曹老大有望远镜!他老偷窥对面马家!现在我们来看一下能不能看到院子里的花!”曹老大的东西搁哪了她恐怕比曹老大还熟,立马就翻出一个单筒望远镜。

零被挤到了窗口一侧,曹小囡开始在漆黑的院子里搜索。摇曳的树枝,被摧得贴地的花草,雨水在外边空落的街道上被吹得时东时西地浇着。

“我看不到。你试试!”

零试图拒绝差点没把眼窝捅出坑来的镜筒,当发现那无可拒绝时,他先看了一下曹小囡要他看的那团漆黑,他多少内行点,把镜筒朝向街道上的灯光调整焦距,一个人贴着对面的人行道走过他望远镜里的视野,零拿开望远镜调整,然后又用一种过于迅速的速度去对准那个人影。那个人贴着对面走着,对面马家门上有一块门牌,那个人正把门牌翻转过来。零瞪着。是阿手。他没有关窗,但是猛然拉上了窗帘。曹小囡很不满意地打算至少关了窗再拉上窗帘,零一把把她拉开。

“你……”她没说下去,无疑是被零吓着了。

零的目光没有焦点,刚才的风雨把他浇湿,他像一个溺水三天刚捞出来的溺水鬼。

“这个就没意思了。你跟老大小时候老装鬼吓我,你们装出的鬼又不怎么样……”

“别说话。”零再从窗帘的缝隙里看出去,人影已经不见了。零用上了望远镜,对面马家的门牌无疑是翻转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