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 一 部 暗斗 第十二回 两青年创建反台独网站互通消息得机密 大陆高科技研判情报真伪

爱在于包容 收藏 0 1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size][/URL] 台湾与大陆的间谍战打了几十年。但进入二零零零年进民党执政以后,两岸的情报工作渐渐朝着以刺探对方政治底线与军事准备为主要内容的方向变化。近些年来双方的手段更是无所不用极其,为了震慑被对方收买的变节者,双方都开创了枪决少将级以上军官的记录。但是,二零零八年二月上旬进民党在火烧岛召开的这次琅琊山庄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


台湾与大陆的间谍战打了几十年。但进入二零零零年进民党执政以后,两岸的情报工作渐渐朝着以刺探对方政治底线与军事准备为主要内容的方向变化。近些年来双方的手段更是无所不用极其,为了震慑被对方收买的变节者,双方都开创了枪决少将级以上军官的记录。但是,二零零八年二月上旬进民党在火烧岛召开的这次琅琊山庄会议的绝密政治决议内容,还是几乎在会议结束的第一时间就到达了大陆情报部门的手中。事情的起由就在于陈汉章离开房间的那两分钟,那个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女服务生阿娟真的做了手脚。


阿娟姓谢,全名叫谢悯娟。她的父母在台北市开了一间小小的社区超市,她自然是一个成长在平民家庭的小家碧玉。一年前,谢悯娟十八岁毕业于台北服务职业学校,随后便被在台北市政府工作的舅舅介绍到了琅琊山庄工作。由于琅琊山庄工作是政府暗中资助的进民党党产企业,服务对象都是高官巨贾。因此,即便是一个小服务生的工酬、补贴外加上客人们给的小费,就是让普通的工薪族羡慕不己的高薪阶层了。


阿娟本是个纯情小女生,她天真烂漫、秀色可餐,更是琅琊山庄众多女服务生中的姣姣者。但是,对于一个处在青春恋爱期间的女孩的人生经历来讲,实际上也是处在她一生的最危险期间。这么惊天动地的大案,起因很简单,那就是谢悯娟在半年前刚刚恋爱了。上班以来阿娟因为工作的性质与空间上的距离,只能每月轮休一次回到台北休息四天。过去,没交男朋友的女孩子休息日无非就是约女友们逛逛街,买买衣服什么的。但现在有了互联网,遍布台北市街巷的大小网吧成了时尚青年们休息时的首选之地。阿娟就是在台北聊天网上认识了不少的朋友与伙伴。


青春期的女孩还没有成熟到能够正确地判断一个男人内在的价值,没有能力去判断追求她的那个男人真正目的。她们一般只能从浅层表象上去看问题,以所谓“他是不是懂我的心”去作为接受一个男人的标准。而世上就总有那么一批不学无术、但偏偏天生会揣摩青年女人心理的“术业有专攻”的少年郎。他们用那些看起来往往是非常拙劣、但是非常有效的小伎俩不断地掳获他们的“战利品”,而且很少失手。他们能让女孩们为自己柔肠百转、倾尽温情。但当他们对女孩一旦厌烦,就会毫不犹豫地移情别恋、抛弃旧人。那些真正有才华但不善表达的男人往往会被认为是毫无情趣而遭女孩无情遗弃。越是漂亮出众的优秀女孩,越容易上那种寻花问柳专家的花花公子的大当,有时还会为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只要女孩的天生虚荣心不泯,只要永远‘邻家有女初长成’,这个人世中情场悖论的游戏就会永远演绎下去。


谢悯娟倒是没有中花花公子的招。她是由于幼稚,由正常的情感不自知地倦入了两岸政治的漩涡。半年前阿娟在台北青年聊天网上认识一个男朋友,他是台湾大学历史学系的三年级在读学生,名字叫做刘桂龙,今年二十一周岁。此君倒是一个博览群书、有些才气的青年人。但是他也是一个自恃才高、粲傲不驯的青年人。


刘桂龙的父亲刘复国是台湾驻非洲某国大使,常年在海外,很少照顾家中与子女。都是妈妈承担起持家教子的重任。刘桂龙的爷爷刘忠义是民国党桂系军人,桂系部队曾在抗日战争初期在山东台儿庄战役中与日本鬼子死拚,战功卓著。刘忠义因作战不怕死、负伤不退缩在阵地上被当场提拔成为上尉连长,光复后又在东三省驻防服役。刘忠义十年前在台湾以中将衔退役,在国防部挂着一个顾问的虚衔赋闲在家安度晚年。让刘桂龙永远不能忘怀的是,爷爷虽已垂暮之年,可每当着儿孙们提起抗战之事,总是老泪纵横:“在阵地上我们死了那么多的弟兄,他们都是十八、九岁的好少年呐。那真正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呀……倭寇就是要亡中华之国,灭中华之种!对日本鬼子的国恨家仇你们要永世不忘呀!田旱谷、黎沃生这帮王八犊子就是一帮小日本鬼子的残渣余孽,他们现在所作所为就是要让日本鬼子重回台湾呀!”


从小的民族气节的教育与在大学历史学的学习,铸就了刘桂龙的强烈民族意识与对日本鬼子不共戴天的民族仇恨。近年来,进民党的亲日路线与联台党甘为倭奴的丑态更让他义愤填膺、无可释怀。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思想方法非常容易情绪化,而在行动上也容易走极端。二零零七年刘桂龙寒假到大陆旅游,去会见一个经常在互联网上发表民族主义言论的网友,燕京大学历史系二年级学生冯玉强。当两人坐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御花园的木椅上长谈后,立刻觉得真是志同道合、相见恨晚。二人当即约定,开办一个专门的网站。一是搜集抗战历史史料,弘扬中华民族的浩然正气。二是搜集台湾历史上的奸佞之徒与现实生活中各媒体登载的台湾亲日分子的丑态。三是揭露进民党与联台党以皇民化为基础的台湾独立思潮。刘桂龙负责台湾方面的资料收集,冯玉强负责抗战史资料及维护网站的运行。网站每年运行的费用大约三千元人民币,由两个人平均负但。他们还给网站起名为“中华诛寇除奸网”。


网站运行得很成功,每日点击率很快就有几万人次。按为他们建立网站的服务商的分析人员预计,到了二零零八年七、八月,点击率会达能达到百万之巨,那时就会有很丰厚的赢利了。但刘桂龙骨子里有广西十万大山里的古代好战部落那种争强斗狠的天性,他不满足于这种平平淡淡的成绩,他总想做出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当刘桂龙在网上认识了谢悯娟并了解她在琅琊山庄工作的性质以后,他突发奇想产生了一个大胆、但在常人看起来很“疯狂”的冲动。那就是通过阿娟弄到进民党与联台党的内幕消息,让自己与“中华诛寇除奸网”闻达于天下!


十八、九岁天真烂漫的小服务生怎禁得住一个意志坚定、风流倜傥的大学帅哥百般恳求的诱惑?阿娟虽是百般的不情愿,但最后还是答应试一试,这就有了陈汉章房间内惊心动魄的一幕。就在陈汉章走到田旱谷房间里的同时,谢悯娟飞快爬起身,在大写字台上一叠文件中随便翻开了一页,用早已准备好的五百万像素的手机对准文件按了一下拍摄按钮。然后将文件回归原样,又飞快地跑回到原位,这一过程实际上没有十秒种。可此时的她已经害怕得心脏像小鹿似地狂跳,恐怖使她的意识一片模糊,只能跪在那里机械地擦拭着那本已洁如明镜的橱门……


二零零八年,五百万像素的摄像手机早已是时尚小女生手中的常见之物。而阿娟翻开那一叠文件恰恰正是会议为与会者准备的田旱谷法理台独的文告草案。科技的发展与偶然的因素造就了阿娟,她这业余票友干成了一件职业间谍根本不可能完成的滔天大案,而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谢悯娟的所作所为确实是泄露了台湾田旱谷当局的重大机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两岸政治对峙的走向。二月九日的下午,回到服务生宿舍的阿娟立即用短讯的方式将图像发给了刘桂龙。本能的危险感还是使她心中惴惴不安,于是她删除了手机中所有的信息并关闭了手机,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似地躺在宿舍的床上昏昏沉沉地睡去了。收到短讯的刘桂龙正在上课,他还不知道台湾历史性的大案已经在他的导演中发生……当他中午回到宿舍在自己的电脑上展开图像时,文件的内容让他也吃惊不小!他没有过多考虑,只是想把田旱谷这些台奸、汉奸的真正嘴脸尽快公布于世!刘桂龙马上用网上邮箱将图像传给了冯玉强,并写了几句催冯玉强尽快将图像原封不动地上传到中华诛寇除奸网站的留言上。


大陆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的政治敏感度很高。冯玉强在二月十日午餐回宿舍后打开了电脑,当他用电脑上的简体繁体汉字对照字典软件看完刘桂龙发来的邮件后,立即感到这件事非同小可!冯玉强在这个时刻首先想到的是海峡对岸朋友的安全,立即打了封短信发了回去:“桂龙吾兄:来信具悉。国事者,应庙堂之人处之,非我辈身家所能承受!此事关系重大,望兄立即清除电脑及其他一切之痕迹,谨言慎行好自为之。切切!弟玉强。”冯玉强清楚地告诉刘桂龙,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将涉及两岸政治的大局,不能公开,一切到此为止。同时叮嘱刘桂龙,要他千万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彻底删除一切有关痕迹,从此不再提及此事。就在当日晚上,在台湾大学的宿舍电脑里看到了冯玉强来信,刘桂龙惊出了一身冷汗!只有当惹下大祸,年轻人才会有清醒和后怕。他当即依朋友的话清理了一切。并立即打电话给谢悯娟,但那边只传来轻柔而机械的回音:“对不起,您拨叫的电话已经关机,请您稍后再拨。”这一晚余下的时间里,刘桂龙剩下的只是心里惴惴不安。


为了谨慎起见,冯玉强将刘桂龙邮来的图像备份到随身的MP3里,随后将邮箱中的信件彻底删除。这时他也感觉遇到了一个人生中空前的难题,是一切到此为止,还是……由于一时拿不定主意,他有些呆头呆脑地楞在那里。就连来找他下午一起去图书馆查资料的女友赵雪梅的邀请也被他一口拒绝,这种反常的表现弄得女友莫名其妙。在赵雪梅恼怒地拂袖而去后,冯玉强终于下定了决心,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而且也要保护朋友!冯玉强背起笔记本电脑走出了自己的宿舍。在偌大的校园里漫无目的转了一圈后,看看身后并无任何异常,于是走进了学校中心的那所气势恢宏的行政楼。接下来一切都很顺利,校党委于之仕书记在看了他带来的资料后,立即给教育部的党组书记郝诒纯挂了电话汇报了情况,有关机构很快就有了反应。下午一时半,于之仕书记带着冯玉强乘着自己的奥迪开出了校园。在海淀区的一座专门经营电脑配件的海马大厦前下了车。于书记告诉司机将车开回学校,自己回去时不用车了。两人站在路边等了大约一分钟,一辆崭新的零五款北京Jeep嘎然停在了他们身边。


一小时的风驰电掣,车子终于停在了北京西郊山区某处国家安全保卫部的大院门前。通过复杂的人身检查后,车子开进大门,左转右拐地停在了群山环绕处一所欧洲哥特式风格的二层小楼前。于书记被请到会客室休息,冯玉强被几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礼貌地请到了二楼一个摆满了各种各样仪器的大房间,进门时他仿佛看到了门上挂着“心理XXX”的字样。大房间中间有一张大大的像是牙医治疗椅的设备。一个五十岁左右、胸牌是E-001号、看样子是负责人的花白头发男子对冯玉强和蔼可亲地说到:“小冯,你汇报的情况关系着国家最高利益,所以我们要对你进行必要的心理测试以辨真假,当然,这些测试项目不会对你的身体及精神造成任何不利的影响。你同意进行测试吗?”无论什么样的人到了这种时候只能有“同意”二字了,小冯是个常人当然也不例外。他马上被安排坐在那个像是治疗椅的设备上,从头到脚被贴上了几十个电极。在场的其他人都退了出去。静寂过二、三分钟后,冯玉强有些昏昏入睡。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那个中年男子富有磁性而且让人信赖的声音:“你是叫冯玉强吗?”,“是的!”冯玉强一边回答,一边像梦境般地又回到了与刘桂龙交往的日子里。


在小楼一楼的房间里,有另一群年轻得与这里的氛围极不相称的工作人员在一起研究着冯玉强带来的笔记本电脑与那只MP3。五、六年前,军队的统计部门对世界上的知名计算机黑客与软件编程高手的国别分布、民族、性别、年龄、学历、家庭背景进行了详细分析。结果很是惊人,这些高手几乎清一色是从小开始是出于个人兴趣爱好、强烈喜爱计算机技术的男孩。他们之所以成为高手一是由于天分,二是出于爱好。与其他后天因素、尤其是与学历没有必然关联。国防部信息部队的负责人李明举少将马上意识到,计算机专业的选材应该是个人天分与兴趣起决定的作用,就如绘画、音乐等学科需要天分一样。如果一个音乐学院不选收那些从小就显露了声乐天分并受到了多年专业训练的生员,而是在普通高考生中按高考学分录取,那样进来的学生恐怕十有八九成不了艺术家。这个原因是因为普通高考重视的只是学生的被动学习能力,考试分数反映不出学生在某一特殊学科上的天分上与自主的钻研、悟性能力。


李明举听说社会上有一个政治玩笑,依中国现行的高考制度,如果***、鲁迅、郭沫若这些人是应届毕业生,可能都会因为数理上的难题而被拒之大学门外。他们的天分也会因为没有上过大学拒之于一切政治、文化艺术的庙堂之外。所以中国像是按服装制版要求统一裁剪出来的应试教育,高考制度扼杀了无数的青年才俊的美好前途。可是在当代中国,高考制度就是这样一个悖论:它又是中国目前唯一一个有着公正标准的游戏规则,若废止了它,恐怕会带来比扼杀这些青年才俊前途更大更深远的灾难性后果。保持客观的公正就必须用被动的学习能力去衡量一切,从而牺牲了青年人的天分与创造力。这也是摆在前进中的中国人面前无穷无尽的两难选择,是国计民生之中诸多很难在近期解决的重大难题之一。兴趣是成功的一半,而因才施教则是成功的另一半。李明举少将当时通过深思熟虑认为:信息部队所需特种计算机技术专业人员要以考生对计算机的天分与悟性、以其多年来钻研的技术功底作为第一录取标准。在多次论证,多次写报告、请示上一级领导机构。军队上层终于被打动,同意进行试验。李明举作了一个在当时受到万人诘责、在现在看起来堪称英明的决定:按部队现代与将来信息战的需要制定招生标准,自己单独考试召收一期试培生。


那是五年前,二零零三年的事情。部队借了华夏大学的一个计算机超大机房,全国报名的考生有近万人。经过各种复杂的条件的考察、考试、上机操作被淘汰后的还有千人之多。这一千个小孩子个个身手不凡,而且都有自己编制的各种奇巧应用软件、反黑客软件、攻击软件等程序。从考试的成绩上看几乎无法品评这些小孩们的优劣高低,李明举只好硬着心肠只以部队信息战的需求这一标准留下五十个学生,其余只能忍痛割爱。但他保证向大家保证,明年还有机会。这些入学的小孩们年龄从十二、三岁到十七、八岁不等,形成一个很奇特的班级。经过试训班系统专业的学习,他们个个表现出对计算机技术非同一般的理解天分。他们由深厚兴趣导致锲而不舍的钻研精神的优势立即显现出来。很快成为了大陆信息战部队的技术中坚。现在这个试训班已转为这个部队正式编制的教育机构,成为吸纳有天分技术人员的桥梁。毕业的生员不但满足了部队的需要,还向国家各个部门输出了很多技术人才。


房间内国家安全保卫部的这几个年轻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的年龄与他们肩负的责任看起来是那样的不相称。一个个严肃异常的青年人胸前佩带的胸牌只有照片和编号,但没有任何姓名和其他资料。一个带佩着A-011号的少年坐到了冯玉强的笔记本电脑跟前,他触动了一下电脑侧面的电源开关。屏幕上出现了要求输入一个密码的提示。他马上用一根网线将冯玉强的笔记本电脑联在另一个台式电脑上。坐在那个台式电脑前的另一个少年A-035号轻快地敲击了几下键盘,他面前的显示屏上出现了一连串的英文字母与数字Jim19840407,他微笑着向A-011号少年打了一个OK的手式。第一道逻辑锁被破解后,冯玉强在笔记本电脑设的第二道第三道逻辑锁也被少年们轻易破解。A-011号的年青人进入了笔记本电脑的操作系统的界面。


这时,从楼上的心理研究室下来了一个工作人员,他转达了对冯玉强初步测试的二点分析结果:一是冯玉强的叙述基本可信,二是他将刘桂龙的原始邮件已经删除,但冯玉强还记得邮件标题叫做“大好消息”。A-011号已经扫描到冯玉强个人邮箱,并破译了邮箱密码。他听到第二点时皱了一下眉头,用征求意见的口吻向周围的伙伴询问:“现在邮箱内只有刘桂龙以前发来的邮件。我们用刚开发的超远程黑客扫描系统在这些邮件所在的远程服务器上试着恢复一下数据好吗?”几个年轻人都点头同意。于是所有人各就各位,启动了研究室超强计算能力的大型计算机,开始对刘玉龙使用过的IP地址及以标题为‘大好消息’的邮件开始扫描,他们的任务是先搜寻刘玉龙这个邮箱所在的服务器地址,其后破译系统最高管理权限,最后再对服务器进行数据恢复性扫描以获取被冯玉强删除的原始邮件。扫描时间不能过长,否则会引起服务器经营商的觉察而泄密。不过幸运的天平还是倒向了大陆,开机两秒钟后就在台湾的一个服务器上恢复了冯玉强个人邮箱的全部邮件,“大好消息”赫然列在首页。在瞬间下载了全部邮件后,A-011号马上下令:“停机!”这台超强计算能力的大型计算机立即停止了工作,这么短的时间里,服务器经营商即使有所觉察,也来不及进行任何跟踪与调查。


当在冯玉强个人邮箱中打开了“大好消息”邮件,那五百万像素手机拍摄下来的文件清晰度之高甚至连纸张的纤维纹理都历历在目。A-011号脸上露出了孩子一样的笑容,这和刚才严肃的他简单判若两人。A-011号向大家打了一个OK的手式,然后离开了座位。一位四十岁左右的文件鉴定专家C-021号继承了A-011号的位置,他的任务是分析文件纸张的产地与进民党部公文用是否相符。下午二时三十分,A-011号、E-001号和C-021号开了一个小会,他们做出了最后的结论:


一、冯玉强没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没有服用任何精神药品,没受过任何精神刺激。他的叙述是基于一种发生过的事实,可信程度很高。


二、冯玉强与刘桂龙的互联网上的来往记录,也可以证明他们的关系维持了很长时间的事实,有历次的原始邮件可证。


三、用“超远程黑客扫描系统”恢复的“大好消息”图像与冯玉强现存的备份在MP3上的“大好消息”图像技术上完全相符。


四、根据图像中公文用纸的品相分析,与进民党党部高级会议打印纸一致。


五、根据对台湾户籍的检索,确有冯玉强描述的刘桂龙其人。他本人的政治态度是坚决反日反台独的。


三位技术人员一致认为这个情报绝对可靠,应是向国家安全保卫部负责人正式汇报的时候了。国家安全保卫部部长罗罡夫正在自己的办公室内焦急地等待结果。他未亲赴现场,原因是怕情报工作人员们在领导的压力下会产生判断上的失误。他听完报告后,立即拿起红色内线电话,拨通了负责国内安全事务的政治局常委李峦秀的电话。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即四月十日下午五时,罗罡夫就在人民大会堂台湾厅里直接向几位表情沉重的大陆国家最高负责人当面汇报了全部情况……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