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0/


东宁保卫战的胜利结束使得苏军再也不敢在边境用大规模部队对我东北边境进行侵犯,但是他们又采取了一种新的策略,以小股部队对我边境进行骚扰。其实这个办法在1927年10月份就开始实行了,他们经常越境寻衅,打伤我边民和边防军战士,干涉我边防军正常值勤。我军本着“决不放第一枪”的原则与越境苏军交涉。但是苏军往往是今天撤回去,明天又回来挑衅。针对这种情况,在东宁保卫战之后,边防军司令员赵卫国中将命令:胆敢入侵我中国土地一寸者,杀无赦!没想到在这个命令下达不到3天的时候,我边防军在珍宝岛的守备队就与入侵的苏军展开了殊死较量。

1928年3月5日,珍宝岛上空万里无云,阳光明媚。气温在零下10度至15度左右,虽然是阳春三月,但是乌苏里江广阔的冰面仍然没有开化,战士们身上的御寒衣物也依然是肥大的军大衣,头戴棉帽子,值勤时就把棉帽子戴在头上,这个只有0.74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只有12名战士在岛上驻守。前些日子苏联兵一次又一次来挑衅,让战士们觉得没有老毛子来挑衅都是怪事。

守备部队是一个标准的步兵班,但是人才不少,班长王晨是从那个时空来的老士官,参加过两次中日战争,年仅22岁,擅长使用半自动步枪进行狙击。副班长王宁江是驻港部队出身的士官,使用班用机枪是他的拿手好戏。战士胡维是班里入伍时间最短的战士,是1927年12月从鸡西应征入伍的,是这个班的通信兵,人称“电台通”,东北国防军目前使用的所有电台他都会使用和修理,枪法也不赖。学员谢斌也是从那个时空来的,是东北军政大学第一批来部队实习的学员之一,在珍宝岛实习刚刚两周,是这个班的新成员,特长也是精确射击,士官王斌也是从那个时空来的,不过与正副班长的资历比,他只参加过第二次中日战争,但也算个老兵了,特长是使用突击步枪点射。班里的士兵有突出特长的就是这五个兵,其他的战士就不再赘述了。

早上8时05分,负责巡逻的学员谢斌和老兵王斌在巡逻时发现有大约20余个苏军朝着他们走来,二人立刻将手里的突击步枪上了膛,准备应对突发情况,同时王斌掏出对讲机向班长报告情况。珍宝岛上的边防战士立刻进入永备工事准备战斗。当苏军官兵的面庞已经清晰可见的时候,他们已经进入中国境内了,谢斌用流利的俄语向对面的苏军喊话:“苏军官兵们请注意!你们已经进入了中国境内,我命令你们退回苏联!不然一切后果自负!”暴脾气的王斌骂着:“妈妈的,我看你们谁敢进中国一步!”随即冲天连放数枪,苏联人的胆子不太大,只带了几根木棒,谢斌和王斌走过去与苏军交涉,结果还没说话就被一通毒打,苏军一个官用俄语说:“下次就把他们打昏了喂野兽!”随即离开,王斌当兵两三年了,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窝囊气,但是他们已经回到苏联一边,无法还击了,两人搀扶着回到哨所。从来不发火的班长王晨拍起了桌子:“老毛子,你不仁我也不义,下次再来就扒了你们的皮当灯罩!”说着就把一个茶杯摔的粉碎。两人的伤势还好不重,休养两天就无所谓了,于是两人被班长安置在岛上哨所的客房养伤。炊事员山子立刻下厨为王斌和谢斌做病号饭。张萧和闵正东接替了王斌和谢斌继续巡逻。岛上暂时平静了下来,不过王晨让战士们把二层小楼的窗户全部在外面覆盖上了1厘米厚的优质钢板,通风由中央排风系统定时通风。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要打仗了,还是大仗。

第二天早上6时30分,战士们刚刚起床一个小时,对面的苏军就来了70多人,气势汹汹的,看这架势,是要强攻珍宝岛,巡逻的战士欧阳林和山子赶忙回到了岛上。准备应对苏军的进攻,伤员王斌和谢斌把弹药箱扛到阵地上,也要求与弟兄们在一起,王晨同意了,全岛官兵严阵以待,尽管他们只有12个人,还有2个是伤员,但没有什么比保卫祖国更重要。

王晨对苏军用俄语喊话:“这里是中国的领土,我命令你们退出中国的领土,否则一切后果自负,苏军打了一阵炮,战士们除了王晨在阵地上的观察哨上,其余战士躲进了底下掩体,等待炮击停息。

炮声停了,王晨吹响了哨子,随着哨声,11名战士奔赴各自的位置,正面防御阵地上其中有包括王晨在内的5名战士,布置了一挺班用机枪。左右两翼的阵地上各部署了两个战士,岛后侧的阵地上布置了3个战士,还有一挺班用机枪,王斌和谢斌就在那里。

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200米、150米、100米、50米,就在50米的距离上,班长王晨手中的加装仿苏制PU瞄准镜的27式半自动步枪(56式半自动步枪)放了第一枪。准确命中了一个苏军机枪手的眉心,接着是班用机枪开了火,战士们一梭子子弹打过去,十来个苏军战士上了西天,敌人在无遮无拦的冰面上只能卧倒,没有其他办法。

王晨一时兴起,双手抓起两颗手雷同时扔出去,正常投掷距离在40米左右的82-2式手榴弹竟然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飞出了81米,手榴弹的破片和被炸飞的冰块炸死了在第二批冲击序列中的3个苏军士兵。操作着机枪的机枪手李潮撇撇嘴,对王晨说:“班长,你真牛!”王晨看到了想要偷袭李潮的一个苏军枪手,他一枪就干掉了那个苏军枪手。对李潮说:“少说话,多注意敌人,保持作战力是第一位!”离阵地最近的苏军只有20米了,山子喊:“班长,咱们跟他们拼了!”王晨不慌不忙地说:“喊什么,找死去啊!,把刺刀上上,免得真拼刺刀一点准备都没有,赶紧的先扔手榴弹,快!”

5颗手榴弹鱼贯而出,炸死炸伤了十多个苏军士兵,然后除了机枪手和班长之外的3个战士把腰间刀鞘里的折叠式三棱刺刀装在了刺刀套锁上,“啪”的一声,4个三棱枪刺应声展开(班长的枪也有固定式三棱枪刺),他们又回到了自己的战位上,通信兵胡维一直坚持在战位上,他没有向班长请求让上级支援,因为他知道班长有信心打好这一仗,他手里的27式突击步枪枪管都要打热了,但是稍稍冷却之后又继续向侵略者喷着火舌。战士李萧看了一下作战背心上面的弹匣包向班长报告:“班长,我们要没子弹了!”其他战士也纷纷告诉班长,子弹要没了。这会王晨只好让胡维去扛弹药箱,所有使用突击步枪的战士被迫把射击状态由连发调至单发,机枪手也只好想想办法节约子弹了。其他战位上的战士们很想去支援班长他们,但是班长特意交代过:就是天塌下来也不准擅离职守一步。他们心如刀绞,但是他们必须坚守阵地,以防苏军迂回攻击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敌人的第二次炮击开始了,所有士兵来不及撤进掩体,只能卧倒在阵地上。运送弹药的胡维冒着炮火把枪弹运到了阵地上,火力一下子恢复了,敌人成片的倒下。战士们又可以疯狂地发射子弹了!为了保证战斗的胜利,班长王晨要胡维呼叫炮火支援,压制住苏军的炮火,减轻自己的压力。炮火支援在10分钟后如期而至,6门28式122毫米榴弹炮向对面的苏军炮兵阵地进行了2分钟的炮火急袭,对面苏军的炮兵不复存在。王晨的日子好过了不少,他们打退了苏军的第一次进攻,苏军在他们的阵地前损失了46个士兵,而国防军无一伤亡,记住,他们只有5个人!

第一次进攻被他们打退了,但是苏军肯定会仗着人多势众来再次挑衅,这12名战士能够顶住更猛烈地进攻吗?答案是肯定的:能。因为他们是国防军战士,有着亮剑精神做精神支柱,有精良的武器,出色的素质。他们一定不会令任何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