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枭雄 世纪之风 第十章.家族考验

wnet99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2/[/size][/URL] 一. 有两个年轻小媳妇,用英语开着玩笑:“你敢勾搭他吗?” “你敢和她跳舞吗?” “你敢我就敢。” 黎云天微笑着走到她们面前,做了个标准的英国绅士邀请姿势。 然后用英语说:“尊敬的女士,可以请您跳个舞吗?” 那个叫兰蕊的小媳妇无奈,只得和他清跳了一曲探戈舞蹈。 把兰蕊弄得心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2/


一.


有两个年轻小媳妇,用英语开着玩笑:“你敢勾搭他吗?”

“你敢和她跳舞吗?”

“你敢我就敢。”

黎云天微笑着走到她们面前,做了个标准的英国绅士邀请姿势。

然后用英语说:“尊敬的女士,可以请您跳个舞吗?”

那个叫兰蕊的小媳妇无奈,只得和他清跳了一曲探戈舞蹈。

把兰蕊弄得心跳神迷,跳舞时,兰蕊问:“黎先生,你真的会英语吗?”

黎云天答道:“对不起,我只精通十几国语言,和二十几种方言,再多了就不会了。”

卢蔚婻和四哥开着玩笑:“四哥你可看好自己媳妇,她要爱上我老公,我可管不了。”

四哥道:“没羞,还没结婚就叫老公,不害臊。”

“黎先生是正经人,不会勾搭小媳妇的。”

“他只不过想拿到你这张门票。”

果然不出所料,黎云天精湛的舞姿迎得了热烈的掌声。

卢蔚婻应道:“算你厉害,不过,四嫂动不动心我可不管。”

卢孟和道:“对不起,黎先生失礼了,快请客厅里坐。”

卢蔚婻赶紧介绍:“这是家父卢孟和,卢氏家族产业的掌门人。”

黎云天叫道:“卢伯父,您好。”

卢蔚婻一听不干了,撒娇叫道:“我都输给你了,不行,叫:“爸爸。”

黎云天没办法,只得给卢蔚婻面子跟着叫:“爸爸。”

把个卢孟和乐得嘴都合不上了,赶紧答应:“哎,哎!”


一行人来到客厅,依次坐下,卢孟和把黎云天介绍给卢秉川,黎云天赶紧叫:“爷爷”

不料,卢秉川根本不买帐:“先别叫,和我赌完了再说。”

黎云天一看忙说:“和您赌我不敢,这样吧,您选四个人,选四种赌法,包括蔚婻的父亲在内,找卢氏家族顶级高手,不要给我留面子。”

卢秉川冲卢孟和挥了一下手,卢孟和立刻选了三名族里高手应战。

这三名高手是擅长象棋,围棋,麻将,而卢孟和擅长梭哈。

黎云天要同时对付四名高手很容易,但要赢得巧妙,不伤感情面子那就很难了。

正当棋局,牌场正酣时,卢秉川老爷子叫道:“停,全给我停下。”

老爷子骂道:“你们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还舔着脸玩。”

“孩子,独孤锋是你什么人,和你有什么关系?”

姜还是老的辣,卢秉川老爷子一眼看到根上。

黎云天不敢隐瞒只好实话单独对老爷子说:“我的父母是谁我不知道,我师傅也不告诉我,我从小在妓院,赌场里长大。

后来,我的义父,也就是我的师傅,教会我赌术,他是独孤锋的女婿,也是独孤锋的传人,他偷了独孤锋的秘籍,闯荡江湖,曾进入世界赌坛前二十名。

我的一切都是师傅安排的,我已拿下美国大学双博士学位,是我凭本事考下来的。

师傅给我办了绿卡,开了公司,为的是让我进入世界赌坛。您一定要为我保密。”

老爷子笑道:“一家人我还不知道吗?快跪下,叫爷爷。”

黎云天赶紧跪下高兴地叫:“爷爷,爷爷。”

老爷子高兴地答应:“哎,哎。”

“凯丽,黛娜姐妹俩是我的干孙女,我也一并交给你。

完婚后,你只管放心闯荡,我们卢氏家族会替你看好人的。”


二.


当黎云天从卢秉川老爷子的房间里走出来时,大家对他的看法已然完全不同。

卢蔚婻和凯丽,黛娜姐妹俩立刻围上来关心地问:“怎么样了?

老爷子发怒没有?

那独孤锋是谁?”

看样子,问题还很多,黎云天对她们高兴地说:“卢秉川老爷子已经答应我和蔚婻的婚事了,并把凯丽,黛娜也交给了我。”

黎云天停了一停,继续说:“我想为了顾及卢家的感受,咱们分开办,在卢家办蔚婻的婚礼,到游轮办凯丽,黛娜的婚礼。然后回大陆,看望我义父。”

“老爷子非坚持尽快举行婚礼,谁也没办法抗拒,此举目的有两个,一是说明卢家信守承诺,再一个是为我和港澳高手布个激将局。”

卢孟和也上来试着探问道:“老爷子真答应了,独孤锋我听说是以前当年的赌帝,此人神出鬼没,赌坛上都只是在传可谁也没见过。”

黎云天对卢孟和说:“老爷子答应了,没错,他还说要尽快举行婚礼。至于独孤锋是谁我不清楚。”

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种强大的天籁之音:“好小子,结婚不请我,拿了我的秘籍不认帐,难道你想欺师灭祖不成?”

“好个景福全这么好的坯子,都让你带歪了,我不管不行。”


黎云天慌忙跪地对空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是师父怕徒儿,玷污你老人家的名声,任何不准随便提起。”

卢秉川老爷子也从房间出来,着急吩咐到:“快,快,到门口看看,有人没有。”

话音未落,已有一个人飘然而至:“不用了,我是不请自到。”

卢秉川老爷子赶紧上前陪着笑脸说:“哪里,哪里,老哥哥,请也请不到,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只见来人一米八十左右的个子,白晳的脸上透着健康的古铜色和红润之色,鼻阔口方唇红齿白。雪白的胡须随风飘逸。

他身著月白色中式短褂,藏蓝色灯笼紧腿裤,足穿一双千层底黑布鞋。

赫然如同仙者降临,王者霸气十足。

卢蔚婻见势赶紧乖巧地上前就地拜倒,凯丽,黛娜也随后紧跟其后拜倒在地齐声说:“徒孙儿媳,拜见师祖爷爷。”

谁知,弄巧成拙,老人立刻动了肝火,大声骂道:“混球,谁让你们这么叫的,肯定是景福全那个兔羔子,怕我抢走他的徒弟,故意布的局,把我给架起来,看我不找他算帐。”

黎云天见状赶紧解释:“您别见怪,有福伯不,是景福全他不是这么想的,他早有吩咐,他不敢和您争徒弟,只求您别怪他,允许他将功折过。”

老人脸上这才有了笑容,转脸向卢秉川老爷子说:“这么好的徒弟我能给别人吗?

老弟,如今我借贵方一块宝地,麻烦你准备香烛,香案,我要收这个关门第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