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四十四章 好戏开锣(下)

lovedxy2003 收藏 6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四十四章 好戏开锣(下)


1948年8月11日上午8时,上海这个东方最大最繁华的都市又开始了它新一天的生活,尽管江北的共军随时都可能打过来,海路由被解放军海军封死,上海的迟早都要“沦陷”的结局已经不可避免,但生活还得继续,如何填饱肚子才是他们首要考虑的事情。

几个报童沿着四川路小跑起来,用他们稚嫩的声音高叫道:“卖报卖报,中共海军昨天下午在黄海扣押日籍运输船,击沉数艘,伤亡人数不详……国共第一次和平谈判昨日结束,由于中共条件过于苛刻,政府表示难以接受,和平希望渺茫……西北共军彭德Huai贺Long部分三路攻击我西北行政公署,北路王Zhen部西渡黄河,猛烈攻击银川,中路由彭德Huai亲自率领西出铜川,兵锋直指平凉,南路贺Long部兵出陕南,意图染指川北……中共浙江游击纵今晨突袭宁波、余姚,我英勇之国军官兵奋起反击,与敌人在市区展开激战……”

路人们纷纷围住了报童,掏出钱来准备购买报纸,奈何报童只要银元不要法币。最近这几个月法币一天就能贬值数十乃至数百倍,还是银元来的实在些。见报童死活都不肯收法币,大家只好把掏出来的厚厚一叠法币放回拎在手里的大口袋里,望着报童手中的报纸摇头离去。

四川路边的一家茶楼里,一位老夫子正咪起眼睛看跟班小厮用银元从报童手里买来的报纸,四周围满了看新闻的人,大家嘴里小声地念着报纸上的文字。

“都散开些,都散开些,莫要把光给遮住了……”老夫子站起来向四周围着看新闻的人说道,大家稍微往后退了一点。可还没等他坐下,人又突然涌了过来,围的比刚才更密。老夫子叹了一口气坐了下去,叫站在身后的跟班小厮读给大家听。

“共匪……”跟班小厮的话刚出口,老夫子手中的大烟杆就敲在了他的头上。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怎么还叫共匪!”

“共军……”跟班小厮委屈地摸了一下刚才被老夫子烟杆敲打的地方,继续念道,“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后生劳动省、外务省、首相于昨日下午接到电报,声称运载日本战犯和侨民回国的运输船队昨日下午四时许于东海中部遭遇中共海军,不久即被强行扣押,传闻有数艘日船被共军击沉,具体伤亡人数不详。美国军方随后证实了这一情报,派出侦察机追踪,在琉球群岛西北方约450海里处发现了中共海军舰队,并拍下了被扣押之船队及中共海军之照片……”

茶馆里顿时嘈杂起来,原本坐在远处遛鸟听评书的人也纷纷支起了耳朵一边听老夫子的跟班小厮朗读新闻,一边向身边的人打听消息。

“听说GCD扣押了小鬼子的运输船,是不是真的哦?”

“好像是真的,我邻居大姨妈的侄儿是大公报社的一名记者,他们报社在昨天晚上就得到了消息,为了写好这个新闻稿,他昨天晚上都没有回家~!”

“听说共军还发炮打沉了好几艘日本船,淹死了不少人!”

“死的好,这就是小鬼子作恶多端的报应!”

“就是,共军怎么不把小鬼子的船全部打沉,把他们全部淹死!”

……

与茶楼里热闹的情形相同,位于南京总统府会议室里的政府要员们也个个兴高采烈、红光满面,听说日本政府已经将申述状递到了联合国,要求联合国对中共的野蛮行为进行制止和制裁,大家都知道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今天早上早早就赶到了总统府,就连许多先前“称病不出”的官员们也出现在了会场上,大家聚集在一起出谋划策,商讨如何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尽最大限度地对GCD进行打击,并制造机会将国际势力引导进中国,最好是能直接进行武力干涉。

在得到这一重大“消息”后,何应钦和孙科连夜赶往中央广播电台亲自坐镇,得到蒋介石暗示的他们在广播里大肆宣传解放军海军击沉多艘日本运输船,导致了至少数千日本侨民死亡的消息。同时,他们还大肆指责GCD公然违反了和谈期间“停止一切军事协定”的条款,声称GCD才是真正的假和平,他们以“和谈”为名义欺骗全国人民,以前所未有的苛刻条件要写国民政府,实际上为自己捞取政治主动权、消化三大战役的成果,为下一阶段进军江南做准备找借口。最后,何应钦和孙科号召全国各族人民继承总理的遗志,团结在国民党总裁和国民党中央党部的周围,坚决为戳破GCD“假和平”的真面目做斗争。

他们完全漠视现任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Ren的存在,李宗Ren虽然万分生气,却也无可奈何。说白了,就是老蒋以国民党总裁的民意控制了军政大权,自己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代总统罢了。

“代总统,新闻发布会的事情……”白崇禧看得出李宗Ren的心情非常的糟糕,可是自己却找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新闻发布会是昨天晚上自己答应GCD的,今天上午他将动用国民政府代总统的赋予的职权否决行政院的对日战犯特赦令。

“健生,你说我改如何选择啊?”李代总统叹了一口气,他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得到那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变的振奋,反而因此而变的憔悴。就在今天凌晨,伴随着这个“好消息”而来的还有一大堆的坏消息,首先就是GCD第一野战军彭德Huai部30多万人于今天凌晨分三路向西北行政公署甘宁青三省大举进攻,其中宁夏省府银川今天凌晨遭到西渡黄河的王Zhen部猛烈的攻击,飞机大炮轮番上阵。宁夏省主席马鸿宾接连向自己发来了数十封急电报声称解放军攻势迅猛,自己兵危将寡,且许多部队已经半年没有发响,士气十分低落。他虽然知道政府财政困难,但还是希望政府酌情解决一部分军饷,将士必然感激涕零、拼死效命,否则银川不保、宁夏不保、西北四省亦将不保!

而解放军西北野战军中路由彭德Huai亲自率领兵出铜川,兵锋直指甘肃东部重镇平凉,意图打通平凉至省府兰州的交通运输线,最后与王Zhen部会师青海省府西宁,对西北的“二马”实施运回包围,争取一举解放甘宁青三省,最后进军新疆!

北方不宁,南方也不稳,积蓄已久的解放军南方游击纵队纷纷主动出击,攻击游击区外中小城市。如今国军江南主力其聚长江南岸,江南各省防备空虚,解放军大大小小的游击队四处出击,攻城略地所向披靡,弄得地方政府的告急电报向雪花一样飞到南京。其中又数浙江纵队最能折腾,今天凌晨不费吹灰之力同时攻占了浙江东部沿海重镇宁波和余姚,报纸上说国军还在英勇抵抗只不过是为了安定人心罢了。

为什么李代总统会知道的这么中共如此详细的行动呢?因为这些消息都是自己安插到北上和谈队伍的秘密使刘仲容今天凌晨用密电告诉自己的,刘仲容还说中共领袖毛泽Dong已经承诺如果他否决了行政院的特赦令,那么他将马上命令第一野战军和江南游击队停止一切军事行动,而且解放军在今年10月份之前都不会过江。

李代总统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感到头痛不已,如果任由解放军在江南和西北折腾,大厦的基石将早晚被他们掏空,倒塌是早晚的事情;如果答应了GCD的条件否决特赦令,特别是在面临着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而且绝大多数政府要员的意见空前一致的情况下,强行否决特赦令必然导致自己和孙科他们之间严重对立,到时候来一出“府院之争”,不用解放军打过长江,国民政府自己就倒台了……

左右为难,但在外部作用下倒台总比自己内耗而倒台面面子上要好过一点,况且GCD当前的行为根本就是赤裸裸的“要挟”,接受起来有不小的难度。两相比较之下,李代总统拿定了主意,这样说不定国府的寿命或许还能拖得久一点,期间说不定还能等到扭转乾坤的机会。

“健生,新闻发布会的事情我看就取消了。现在难得大家怎么意见这么团结统一,我不能泼了大家的冷水啊!”

白崇禧见李代总统终于下了决定,心中松了一口气,说:“总统英明,GCD那边我们改如何应付呢?”

李代总统沉吟了一下,说:“通知张治中,让他把代表团给我撤回来。通知外交部、宣传部,对控制区内的宣传机构,比如说电台、报社进行新闻管制,只准播经过我们审核过后的新闻,将所有的攻击火力都转移到GCD身上……”

白崇禧一一记了下来,等李代总统说完了,他忧虑地问道:“总统,我们这么做肯定会刺激到GCD,万一他们恼羞成怒打过长江来……”

李代总统笑道:“暂时不用怕, GCD高层认为进军江南很可能会面临外国势力的干涉,他们现在还没有准备充分,我听说他们还到辽宁征集渔船和小舢板?”

白崇禧点头说道:“总统说的非常对,他们没有海军建设的经验,许多干部战士连游泳都不会,而且下层军官大多数是先前在内河打游击地方民兵或者渔民,战斗力肯定大打折扣。我们的第一第二舰队[1]虽然被GCD诱俘了,但我们还有江防舰队、巡防舰队和登陆运输舰队。何况内河作战大舰行动不易,且我空军实力尚存,他们的海军不敢轻易进入内河。再加上解放军占领了台湾,那里的防务需要大量的舰只,使得对渡江作战的帮助也有限,所以他们绝对不会轻易渡江……”

白崇禧果然不愧为“小诸葛”,一席话说的李代总统连连点头,“虽然GCD海军不能大规模入长江支援共军渡江,但想办法把他们消灭掉才是办法啊!”

白崇禧说道:“这就不劳总统费心了,GCD在江南和西北都对我们发动了攻击,突破了和平谈判期间不得采取军事行动的约束,那我们也可以如法炮制啊!”

“好!”李大总统抚掌说道,“让空军到台湾转一转,发现GCD的舰队就给我炸!”突然他想起军权不在手里,周至柔听不听自己的命令还是个未知数呢!看来自己还不得不屈尊亲自跑一趟溪口拜访那位隐退下野闲赋在家死活都不肯出国的光头领袖了,李代总统心里无比感慨,他这个代理总统做的这个份上也算是空前绝后了,没有人比他更都精确地理解“代理”二字的真正含义……

由于大家难得意见一致,所以李代总统很快就部署好了利用此次解放军击沉日本运输船的事情尽最大限度地打击GCD、将国际势力引入中国的策略。大家纷纷表示一定按照代理总统制定的策略方针,挽救党国于危难之中,然后纷纷散去付诸行动去了。

由于昨天晚上到今天上午都忙于公事,等饥肠辘辘的李代总统离开总统府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二点过了。

“代总统,刘先生来了!”刚刨一口不知道该称为早饭还是晚饭的李代总统还没来得及吞下肚,侍卫队长过来告诉他刘仲容今天中午从北平飞回来了。

“哦,快请!”李代总统亲自走到门口将刘仲容迎了进来,热情地把住他的手臂询问这几天在北平的情况。

“代总统,这是毛先生要我转交给你的!”刘仲容从贴身的衣服里取出一张报纸,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报纸上不少的地方都被汗水浸湿了。

李代总统接了过来,原来是GCD的咽喉——《人民日报》,头版赫然是主席亲笔为新华社写的评论《南京政府向何处去》。

“两条路摆在南京国民党政府及其军政人员的面前:一条是向蒋介石战犯集团及其独裁统治靠拢,这就是继续与人民为敌,而在人民解放战争中和蒋介石战犯集团同归于尽;一条是向人民靠拢,这就是与蒋介石战犯集团决裂,而在人民解放战争中立功赎罪,以求得人民的宽恕和谅解。第三条路是没有的……”

刘仲容说:“为减轻中国人民的痛苦,毛先生愿意用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国内问题,他要我转告你几句话,以下几点可以作为参考:一、关于代总统您的政治地位,可以暂时不动,还是当代总统,照样在南京发号施令。二、关于桂系部队,只要不出击,我们也不动它,等到将来再具体商谈;至于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也是这样,如果他们不出击,由李先生做主,可以暂时保留他们的番号,听候协商处理。三、关于国家统一问题,国共双方正式商谈时,如果代总统出席,我也出席;如果李先生不愿来,由何应钦或白崇禧当代表也可以,我方则派周恩Lai、叶剑Ying、董必Wu参加,来个对等。谈判地点在北平,不能在南京。双方协商取得一致意见后,成立中央人民政府。四、现在双方就要开始和平谈判,蒋介石是不甘心的,他一定会插手破坏,希望代总统个白健生两位先生要拿定主意,不要上蒋介石的大当……”

刘仲容看李代总统没有表示,继续说:“ 毛先生还说了,白健生先生不是喜欢带兵么?他的桂系部队不过十来万人,将来和谈成功,一旦成立中央人民政府,建立国防军的时候,我们可以请他继续带兵,请他指挥30万军队,人尽其才,对国家也有好处嘛!要我们的军队不过江,这办不到。我们大军渡江以后,如果他感到孤立,也可以退到长沙再看情况;又不行,他还可以退到广西嘛。我们来一个君子协定,只要他不出击,我们三年不进广西……”

刘仲容有点奇怪,发现李代总统似乎有点走神,于是轻声叫道:“代总统,毛先生的建议,您觉得怎么样?”

李代总统将《人民日报》放在了桌子上,连说了三声可惜。“仲容兄,如果你早一点来就好了……”李代总统十分遗憾地说道,如果他在今天上午得到这个消息,铁定会眼皮都不眨一下马上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动用总统职权否决行政院对日战犯特赦令……为什么幸福总是来的如此之晚?

刘仲容不明所以,问:“代总统为何如此说?”

“现在的我就像个唱戏的,在我上台之前要我不唱很容易。可惜我如今已经粉墨登场,敲锣打鼓拉弦的已经叮叮咚咚地响了起来,而我已经站在台上张开嘴巴刚唱了两句,下面亦已经传来了观众们热情的喝彩声。你叫我如何在热锣闹鼓和观众的呼喝叫彩声中离去呢?”

好戏已经开锣,想中途退出却来不及了!

[注释1]:1948年初国民党海军在编4个舰队,即第一、第二舰队,江防舰队和登陆运输舰队,以及10个巡防艇队,总兵力5万人,拥有各种类型舰船528艘,总排水量达30万吨。人民海军虽然在东北突袭俘虏其第一、第二舰队,但多数为大型舰只,相对于内河作战,国民党小型舰只在长江上仍旧占有优势。所以尽管人民海军封锁了福建到浙江一带的沿海,在没有消灭国民党江防、巡防和登陆运输舰队之前不敢轻易入内河。PS:数据根据情节需要设定,大家不要去翻历史书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