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二卷 都市喋血 第57章 绝地猎杀10

flxlrh303 收藏 51 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手枪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形,如一个调皮的小孩子翻滚着跟头,兴奋地、准确地向新州仔的头部奔过去。

出于人的本能,新州仔条件反射地用左手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许昆,准备用左手接住扔过来的手枪,右手已举枪向着冷血,瞄准冷血,准备扣动板机。

这个给他强大压力的青年人,绝不能活在世界上,新州仔绝不能容忍冷血活在世界上和他作对。冷血活在世界上和他作对,会令他如鲠在喉,如芒在背,绝对会令他寝食难安。现在他首要的任务是要把这个有特殊气质、给他特别威胁的年轻人,击毙在他的枪下。

就在新州仔把许昆推开,扣动扳机的同时,他看到面前的冷血的身子诡异的扭曲着。

冷血在新州仔推开许昆的刹那间,站立如标枪的身子动了。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冷血的脚稳如渊岳,纹丝不动,上半身向后右方猛倒,头几乎碰到地面,腰拱成一个圆形,就像一座石拱桥,他的动作就像武侠小说中的“铁板桥”功夫。

冷血向后右方弯腰闪避的同时,左手快如闪电般抽出插在腰后的另一支手枪,枪就搁在左髋骨上,左手食指猛扣扳机,以仰射的角度开枪射击。

“砰”!

“砰”!

两声尖锐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

新州仔射向冷血头部的子弹,在距离冷血身子一尺多高的地方呼啸而过。冷血怕新州仔射击他的心脏,所以腰弯得很低,绝对可以避过射向心脏的子弹。怕就怕新州仔的射击技术太臭,本来想射心脏的子弹却射向脚部,那冷血弯下腰就是把自己身体的重要部分撞向子弹方向。

幸亏新州仔不愧是恐怖分子的头儿,他的射击技术还可以,所以新州仔射向冷血的子弹没有任何悬念地被冷血避过。那颗子弹只能无可奈何地寻找新的目标,究竟击中的新目标是什么,新州就没有任何的机会知道,而冷血也绝没有兴趣去寻找。

冷血左手的枪喷出的子弹欢快地翻腾着,发出愉快的呼啸,吹响了死神的号角,极速地向认准的目标射去。

“噗”的一声轻响,新州仔的双眉之间突然多了一只眼睛,一只血淋淋的眼睛,就像地狱使者那会吞噬人的眼睛。

新州仔瞪着绝对不可思议的眼神,带着满脸不相信的神色,身子向后“轰然”倒下去。

作恶多端的、狡猾奸诈的恐怖分子的首领终于死在冷血的枪下,终于倒在正义枪声之下。

冷血在心里默默道:为了追捕新州仔而牺牲的军警同行们,你们可以安息了。

冷血把许昆扶起来,许昆受了两处枪伤,一处伤在右手臂,一处伤在胸膛,不过两处的伤都不是致命伤。

冷血为许昆打了针嗎啡,先暂时止了许昆的痛楚,熟练地为许昆做了简单的包扎。许昆必须送医院,流血过多也会令人死亡的。

冷血呼叫两个司机开车过来帮手,冷血又去检查12号是否有救,3到12号如果全部死亡,他的面子上也说不过去,并且他的手段也没有人回去为他做宣传了。

12号的颈脖处挨了一枪,子弹擦着大动脉而过,也不是致命伤,只是失血过多,陷入了昏迷。

冷血也为12号打一支嗎啡针,作了简单的包扎。现在唯一能做的只能赶时间为他们做正规的治疗。

冷血把许昆扶起来,背靠在一块石头上面。许昆看上去虽然很虚弱,但精神还不错。

许昆小声地说:“冷兄弟,你为什么冒险救我?”

冷血握着许昆的手说:“我们曾是军人,不放弃不离弃是军人的信条。”

说到“军人”这个词时,冷血的心沸腾起来,这是个多么熟识而又多么陌生的称呼啊!这个称呼曾经离他是多么的近,现在离他是多么的远,但他绝不会放弃,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捕捉它,一定把“军人”这个伟大的称呼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

许昆听到“军人”这个词时,眼睛也放出光芒来,只不过一会儿就暗淡了。他小声说:“是啊,在军营当傻兵时是多么幸福啊。”

冷血安慰许昆说:“别说话,我去打扫战场。”

冷血把新州仔他们的尸体集中在地道里,堆成一堆,把七八颗手雷捆在一起,放在尸体的中间,设计好机关,把出洞口掩盖了,拉动机关。

“轰”!大地震动,地下传来沉闷的轰隆声,出口倒塌,把所有的一切都隐藏了,包括罪证。

凌晨的沙漠除了呼呼的风声凌晨,又恢复特有的沉静。

这时,两辆越野车卷起两条黄龙,疾驰而至,两个司机跳下车。

冷血指着许昆和12号对他们说:“需急救,谁的关系广,能耐大?”

两个司机面面相觑,大耳司机说:“近段时间警方扫荡得很紧,不少弟兄都栽了,我们是后备力量,在警方那儿没有留下案底。这次的动作这么大,警方不可能不知道,如果我们也曝光了,我们在这儿的地盘就全毁掉,这儿就再也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了。”

国安司机突然说:“我以前是出来混的,在市里认识的朋友很多,三教九流都有。恰好有一个朋友是开诊所的,我以前和兄弟们有谁受伤了,都在他那儿就医,这个朋友和我从小玩到大,并且我救过他的命,绝对安全。冷经理,你放心把他们交给我吗?”

冷血知道国安同志这么说,肯定有他的深意,故意犹豫了一会才点头答应。

国安司机对大耳司机说:“大哥,如果这件事小的完成得好,希望大哥能向上面多说说我的好话,小的就感激不尽了。”

许昆突然接口说:“这为兄弟请放心,只要我们能平安养好伤回去,在这儿的负责人不久就是你。”

国安同志听了,高兴得就要跳起来的样子,说:“负责人就不敢当,大家能把我当成兄弟,我就心满意足了。”

冷血把许昆抱上车,握握许昆的手说:“不放弃不离弃。”

许昆也握握冷血的手说:“不放弃不离弃。”

国安司机说:“路途遥远,又颠簸,这两位兄弟就先睡一会儿,睡醒了,目的地就到了。”

冷血为许昆打了支镇定安眠针,一会儿,许昆就沉沉睡着了。12号本来就昏迷,冷血怕他中途醒过来,发现国安的秘密,还是给12号打了一针。

国安司机叫冷血处理完现场后,就跟随大耳司机找他。

冷血望绝尘而去的国安同志,知道这个国安同志经过这件事后,开始打入了这个组织在新州对外联络处的核心。

冷血和大耳司机一道返回洞的入口处,把敌我双方的尸体都聚集在进入洞中洞的那条秘道里,把剩下的所有枪支弹药全堆放在尸体中间。

“轰”!“轰”!的爆炸声不断,夹杂子弹“啪啪”的声音,敌我双方的尸体都烟消云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分不出彼此来了。

真的是一炸泯恩仇。


国安同志办事冷血当然放心,许昆和12号被安排在一个神秘而安全的地方养伤,不用说,这里也是国安一处秘密的据点。

那个新州仔的青年保镖的命运,冷血也用不着担心,他肯定被国安秘密解救了,说不定现在正享受国安“优厚”的待遇呢!

这两天的报纸也风平浪静,冷血偶尔在几天后的报纸一角发现豆腐块般大的一段报道,说新州仔的家遭遇黑道人物的仇杀,现在下落不明。

尸骨无存,当然下落不明,冷血暗道。

在许昆养伤的这个月里,冷血在国安同志和大耳司机的陪同下,终于可以尽情地在新州游玩。

一个月后,冷血、许昆和12号踏上回G省Z市的道路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