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十九章 新一年的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几个卫兵把片仓他们带了进来,“啊~我亲爱的日~本朋友片仓君,你滴怎么这样的干活拉?”

八嘎,片仓在心里再一次把周天顺所有的女性家属问候了一遍,“周将军,我要你向我解释,你的卫兵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日本友人?”

“我的卫兵怎么了?”

“你的卫兵侮辱了我们的天皇并且殴打我们日本人,这是十分严重的事件,对此我表示强烈的抗议,对于我们的损失要求赔偿、公开的道歉和处死肇事者!”

“哦~是吗”周天顺轻蔑的撇了眼,心说,操你妈的,条件还不少,给你点颜色就开染坊。“那我要好好问问了,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卫兵!”

“到”

“我们的日~本朋友说了你们殴打他们,是有这事吗?”

“是的,主席”

周天顺瞥见面带得色的片仓心说:一会儿有你好瞧的。“那你为什么这么做?”

“主席,他没出示证件,没有任何可以表示他是日本人的证明,并且首先袭击我们”卫兵接着说。

看着片仓的嘴角抽动,周天顺决定好好玩玩。“说一下事情经过”。

“是,刚才我们在站岗……”卫兵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唯独没有说‘天皇’那段

“好了,你可以出去吧”

“片仓先生,都听到了吧,我的士兵是不会说谎的,因此我想你应给我合理的解释”。

“周将军,你的士兵侮辱了我们的天皇,这里有的是人证,我要向你决斗”。片仓已经开始气急败坏了。

决斗?你个小鸡巴根子也配?“那好,片仓先生我问你,你是否有证件”

“没有,我已经叫宫本通报了”

“我没接到过片仓君的任何通报”宫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

“八嘎,你这个妓女、婊子,你会受到军部的严惩”片仓破口大骂

“放肆!片仓先生我再问你,你跟我的卫兵说你是日本人,你带什么相关的证明没有?”

……片仓无语

“你既然什么也没带,我的士兵怎么知道你认识我,你是日本人!如果我说我是美国人,直接闯你们大使馆,你们让我进吗?!”说到这里周天顺一已是声色俱厉。

……“可他们毕竟殴打了我们,并且侮辱了我们天皇”片仓的气势已经小了许多“我的人都可以作证”。

“是吗?那好,高桥先生有这回事吗?”周天顺直接问片仓身边的高桥喜彦

“主席先生,片仓君的确首先殴打了您的士兵,您的士兵是处于自卫,并且他们并没有侮辱我们崇敬的天皇”。

高桥高说到一半的时候,片仓和其他几个人已经呆若木鸡,只剩下片仓发青的脸和抖动的小胡子。‘这是阴谋,一定是,该死的高桥和三浦,还有婊子宫本,我要向军部汇报’片仓突然间明白了一切,可是已经晚了。

“片仓!”周天顺厉声喝道“你不带证件硬闯省府,意图不轨,殴打卫兵,信口雌黄居然想挑拨我和日本友人的关系,你滴良心大大的坏了,死拉死拉的”。

到这时候片仓终于想起了此行的最终目的,要是谈不下来,自己的前程就彻底完了。于是强压怒火向周天顺鞠了一躬“将军阁下,这一切一定都是误会,还请您多多原谅”,说着再鞠一躬。心说:等着吧,早晚大日本帝国的皇军将踏平你们支那,到那时我将亲手砍下你的脑袋。

周天顺也换成了温柔的口气“片仓先生本来我已经打算不在和你谈石油的问题了,不过,看在宫本小姐的面子上,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但是你殴打卫兵的医药费总该付点吧,我看就1万大洋吧,至于石油问题我看还是治治伤先,然后我们再谈吧。”

片仓知道该软的时候就得软,为了自己的前程和‘阁下’梦,“1万大洋?阁下在支那最多20大洋已经不少了”不等片仓说完,周天顺就抢过来“那就2万吧。”

“2万”!片仓的眼神都凝了,被支那人打了,还得被人敲诈!到底谁是日本人

“3万!你的眼神让我看了不爽,你现在就写个条子让高桥去拿,没钱就别想谈石油”。小样的还玩不死你。

‘八嘎,支那猪’片仓忍了又忍,最后还是规规矩矩的写了条子。

“卫兵,给片仓先生备车,先送片仓先生疗养,等钱到了在谈”。说完不再理他,只是低着头看文件,片仓几个刚被带走,桌后的周天顺露出了两个迷人的小酒窝。


临沂:

新年第一天的早上,周天顺的心情非常好,也许是因为昨晚在宫本的被窝里找到了欢乐,‘该去看看我们的日~本朋友了,要知道在新一年的开始不去拜望老朋友是非常不礼貌的’,周天顺这样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刚刚起床穿好衣服的宫本说。

“少爷,您是位善良的人,昨晚那边报告说有几位想见见您,一会儿带他们过来吗?”在得到周天顺的首肯后,宫本识趣的留下兀自对着窗外发呆的周天顺出去了。

“报告主席,有三个要求见您的已经带来了,就在门外”周天顺看着他们身上明显已经发干的血迹笑了笑,勾勾手指“带进来吧”听到命令的士兵把他们架了进来,然后一人一脚让他们跪在周天顺的桌前。

“姓名、毕业学历、职业”

“松井博文、大学毕业、地址测绘。”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不知道” 松井博文摇了摇头

“听你父亲说你是早稻田里最优异的毕业学生,父子齐上阵真是献了青春献子孙啊,了不起啊值得称赞。”说着指了指旁边又趴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一个。

“现在我想给你个机会挽救你自己和你的父亲,你愿意吗”? 松井博文使劲点了点头

“恩~不错,你是日本平民不是军人,你只是响应日本天皇的号召和军部的命令才进行间谍活动的,中国与日本一衣带水,如近邻、兄弟一般,那么既然都是兄弟,你就帮我做一件事情,这样我不但方了你们父子,还会给你一大笔酬劳。”


“那,那,阁下您让我去做什么”?

“还是间谍,我的间谍,准确的说是双面间谍,怎么样”?说着周天顺把开始犹豫的松井博文扶起来按在椅子上,推到桌前。

“你是一位有理想的大学生,你有美好的前程,以后还要结婚生子,你不能就这么死在这里,这样对你不公平。俗话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最重要?除了生命就是金钱了”,说着掏出来一根金条“看吧,有了钱你就不用这么辛苦,有了钱你就可以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得到别人的尊重,甚至让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小姐们摆到在你的胯下。好好想想吧,想想那些贵族老爷们,他们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子女送过来,所以说这世界上什么都是假的,唯有它们才是真的”说着在松井博文的眼前晃晃手里的金条。

“好好想想吧,是为了所谓的狗屁荣誉还为了美好的未来,是想被秘密处死并搭上你的父亲还是想体体面面的活下去,你是大学生这么浅显的道理我想就不用我去说了吧。

松井博文哆嗦着在几张纸上签了名。

“能放了我父亲么?”松井博文问道

“能,当然能,一会儿我会叫医生帮你们医治,希望你能说服你父亲,带下去,给他们点吃的,洗洗澡换件衣服”。

松井博文和他父亲松井逸夫被带了下去的时候,另一位根本没费什么唾沫,十分爽快的答应了这位将军的要求。傍晚松井逸夫也爽快的签了字。

从第二天开始这三位出入有马车,住宿吃喝在高档饭店。他们都知道签的字是多么重要,起码不用去死了,虽然很想互相打听,但都一直守口如瓶,只是心照不宣罢了。至于另一位同胞么,可以想到的是被送到天照大神哪里去了,如果他们知道什么叫废物利用的话,那这三位估计该相拥而泣,更加庆幸自己的选择是多么的对了。


现在的周天顺头痛的事情太多了,自从掌权办了军校后,经常有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来找他,找他干什么?用周天顺的话来说就是打秋风。“妈的,我又不是朱元璋”。但又不好意思赶,毕竟都是亲戚。对于他们硬塞过来的,周天顺也没客气直接送到教导团了(哪里的训练最苦),并加收报名费,理由是编制已满,想去的话得交火食费另开锅。虽然如此,但还是有‘真有能耐的’,有的打架不要命,有的饭量极大一顿吃仨人的等等。不过也有不少不错的,敢冲、敢干,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主,这都是周天顺喜欢和需要的,当然也有极个别的,比如这个黄雨明,属于思维慎密但又不缺乏果断的类型,假以时日必是员虎将,因此周天顺把他调到了军校初级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