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四卷 天涯何处是归途 第四十五章 希望之光

sjw39890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size][/URL]  一、   有了这20万美金,凌辕的步子跨的更大了。不止在霍尼亚拉设立了接待处,而且还选了Uepi岛唯一适合休闲潜水的两个的沙滩向当地政府缴纳了保证金,签订了使用协议,然后重新整理了一番。反正自然环境摆在那儿所谓整理花不了几个钱,也比较简朴,不过看上去就更规范了。更重要的是,唯一适合休闲旅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有了这20万美金,凌辕的步子跨的更大了。不止在霍尼亚拉设立了接待处,而且还选了Uepi岛唯一适合休闲潜水的两个的沙滩向当地政府缴纳了保证金,签订了使用协议,然后重新整理了一番。反正自然环境摆在那儿所谓整理花不了几个钱,也比较简朴,不过看上去就更规范了。更重要的是,唯一适合休闲旅游的两个沙滩掌握在公司手中也就等于垄断了这个小岛刚刚起步的旅游业。


对西方游客而言有时候更看重这种纯朴自然的风情。稍微的整合,引进必要的设施既满足了客人的需要更保留了一份清新自然。这让凌辕的旅游公司业务蒸蒸日上,随着游客的增多,Uepi岛俨然成了所罗门新的旅游热点。


看着公司日进斗金,全家自然是乐开了花,有人羡慕,有人妒嫉,也有人钦佩。。。。。。不论如何,凌辕这次赌对了,四两拔千金来了个咸鱼大翻身,不止解决了生活问题,而且照这个势头似乎未来不可限量。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凌辕在事业上的高速发展虽说还没有引起谁的仇视但妒忌和不满的目光却是从来也没有离开过。


在华人圈内,大家对凌辕的成功更多是一种羡慕和钦佩,毕竟自己的同胞成功了,在这异国他乡大家都脸上有光。但对于原住民来讲,特别是已经开化的所罗门本地居民来讲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所罗门的华人移民多是新移民,就算是骆世达这样移民两代的华人也没有完全融入当地社会,这其中有文化差异的原因,但更多的是生存竞争的因素。


当所罗门人看着凌辕几乎没花什么代价就把Uepi岛的资源给占有了,而且赚了个盆满钵满,这对祖祖辈辈守着小岛过日子的所罗门人来讲心理的不平衡是显而易见的。在一些极端的人的眼里凌辕简直就是一个骗子,一个占有了他们家园并且还要奴役他们,自己作威作福的强盗。


甚至当地人还向政府提出质疑,企图将沙滩的经营权在夺回来由本地人经营。还好Uepi岛的行政长官赫尔曼先生是个开明的人,不止把那些本地人的质疑弹压下去而且还给凌辕提供了许多方便,比如从霍尼亚拉到Uepi岛的客轮由以前的每周一班增开到现在的每周5班,有时根据游客情况还会临时增加班次。这是赫尔曼找了在议会的老熟人才在这么短时间内促成的。


拥有新西兰和所罗门双重国籍的赫尔曼很明白Uepi岛只有多一些像凌辕这样的人、多一些这样的开发投资才可能迅速取得经济腾飞。至于是华人还是本地人这不重要。其实说起来凌辕到Uepi岛只不过一年不到就发现了商机所在,而这些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却几百年守着金钵讨生活,这能怨谁?


二、


凌辕对这些问题倒没有太在意,毕竟哪里都会有些矛盾。让人眼红总比眼红别人好。


一切发展都很顺利,随着资金的逐步宽裕,凌辕把岛上的消费项目逐步蚕食,从超市到旅馆,从餐厅到咖啡馆、酒吧。。。。。凌辕通过投资、收购、入股等手段几乎将小岛上的所有日常消费及时尚消费项目打上了自己的烙印。可以说在此时的Uepi岛上凌辕才是最重要的人,500多号人的衣食住行几乎都因为这个逃亡到此的外乡人有了切切实实的改变。当然养着这500多号人的是每年到Uepi岛的280万人次的外国游客,占了所罗门年接待游客数量的5%,这可是所罗门旅游主管机构的最新统计数据。


生活从来没有如此惬意过,除了事业出奇顺利以外,尽管凌辕处事低调,但依然声名鹊起,谁让他不但是行政长官赫尔曼的座上客,甚至受到了所罗门总理杰尼斯达尔的接见。所幸这里不是越南,凌辕虽然小心但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为了生意的进一步扩大也接受了当地华商的推举成了华人商会的秘书长,下届商会主席的位置似乎已经非他莫属了。


在别人看来这样的日子是多姿多彩的,但凌辕却没有太多的感觉。经历那么多,一切已经看得平淡了,在他心里值得欣慰的是终于让太太过上了好日子。不过也有让凌辕觉得高兴的喜事,这可能也是唯一令凌辕兴奋的事情了,那就是结婚的第二年骆欣怀孕了。


当赫尔曼长官的私人医生告诉凌辕骆欣已经怀孕的时候凌辕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也许有一些做爸爸的喜悦吧,这是一个男人以生俱来的成就感。不过很快这种喜悦就被那个一直在心里的小小人儿冲淡


了。


三、


美国。旧金山。


圣玛丽女子学校的门口一辆雪铁龙C6开了过来,稍停了一下,然后掉头在不远处的停车场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下来一位身着长风衣,戴着墨镜的华裔女子。她把长发向后一拢,摘下墨镜,一张清丽的面庞在有些凉意的秋日里更显得脱俗。


“小妈咪”,一个小女孩悄悄从背后跑过来抱住了华裔女子,两人显得十分亲热。


没错,这正是已经到美国生活了两年的彤彤,平时在这所学校上学都是住校,今天周末,秦秦特意赶早过来接她回家。


“怎么样,这个星期有什么新鲜事要和妈咪讲的?”秦秦一边开车一边问彤彤。


“当然有了,不过纠正一点,你是小妈咪,不是妈咪。”孩子一本正经的说。


秦秦心里没来由的一酸,从照后镜里看了一眼嘟着嘴巴的小女孩。


都已经两年了,这个倔强的小姑娘还是不肯叫自己妈妈,不过秦秦也没强求,经历了这么多事,孩子心里很多东西是难于磨灭的。只是在相处了那么久以后秦秦还真是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小女孩,真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有了彤彤,虽然丹尼斯也提过要孩子的事,但秦秦就没那么迫切,搞得丹尼斯很奇怪,以前这女人不就一直想生个孩子吗?


秦秦自己也很奇怪,彤彤虽然可爱,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啊,难道这里边还有当年对她爸爸那种说不清的情愫在作怪?真是荒谬,至今自己连他什么样都还不知道,那不过是一个青春少女的梦幻罢了。


摇了摇头,还是不去想吧,有些事情是想不明白的。


“小妈咪,你是不是生气了?要不我以后叫你妈咪好了,不过我知道我妈咪是谁。”


“瑞贝卡,你说什么啊,妈咪怎么会生气呢,不管你叫我什么,你都是妈咪的女儿不是?”


“那倒是,不过你和妈咪都是我妈咪”小女孩又高兴起来。


两年前来到美国的彤彤还是像一只受伤的小猫,沉默寡言,做事小心翼翼。这让秦秦觉得很难过,虽然自己和丹尼斯对她很好,但是情况一直没有改观。没有办法只好带她去看了心理医生,最后按照医生的建议给彤彤取了英文名字,然后送她去学校上学。刚开始语言不通又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学校秦秦只好每天自己抽空教她英语。可以说这两年在孩子身上秦秦倾注了所有的心血,眼看着孩子的情况一天天好起来自己也体会到了作为一个母亲的幸福。


彤彤的转变正如她对自己的称呼一样:秦阿姨——小姨——小妈咪,一点点的亲密起来,心理也一点点的恢复一个孩子的纯真天性。


不过彤彤确实是个敏感的孩子,就算到了现在,每次提起父亲的时候她又会沉默不语。秦秦曾经试图就凌辕的事和她沟通,但孩子的心里就是认定父亲欺骗而且抛弃了自己,为了不让孩子慢慢恢复的伤痕再起波折秦秦也不再提这些事情了,也许时间能冲淡一切吧。


“小妈咪,你记不记得这个星期答应过我什么?”


“当然记得,不就是带你去放风筝吗?咱们这就去。”


C6一个右拐上了高速公路,提速,向着前方奔驰而去。


一切都会好起来,不是吗?


四、


“周先生,恭喜你,是个男孩。”


凌辕在手术室外坐立不安的时候护士小姐终于出来告诉他这个可以安心的消息。


“谢谢,我太太她没问题吧?”


“母子平安,一切都很正常。”


凌辕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刚坐下又站了起来一把拉住刚要离开的护士“对不起小姐,能把孩子抱出来一下吗?”


“周先生不可以的,现在孩子还要在育婴室观察一个晚上,不过一会你可以去看看他。”护士诧异的看着凌辕,显然被他这个奇怪的要求搞得有点不知所措。


“不是的,小姐,情况是这样,孩子的曾外公快不行了,就住在你们医院,老人就想看看孙子。帮帮忙行吗?”


“这样啊,您稍等一下”


护士说完急忙转身走回手术室。


“等等,不好意思,小姐,这事暂时别让我太太知道。”


凌辕在护士快进门时讲了一句,护士回身点了点头,然后走了进去。


五分钟后一位大夫和护士抱着孩子走了出来,大夫取下口罩笑着说既然情况特殊就破例一次,赫尔曼先生也和我提过这事。


凌辕忙不迭的连说谢谢,接着和护士一起把孩子带到了骆世达的病床前。


就在骆欣临产住进医院的第三天骆世达在晚饭后突然昏迷,被送到医院后医生马上就下了病危通知书,说是没法救了,人老了,什么病都一起来了,生老病死现代医学也无能为力,现在老人随时会去世。


骆世达一生和孙女相依为命,看骆欣嫁给凌辕而且生活越来越好也没什么放心不下,唯一的心愿就是想看看曾孙子,可没想到就差两天却病倒了,天不遂人愿啊。


凌辕这几天真是忙得焦头烂额,又不敢让骆欣知道老人的病情,只好两头跑。搞得静下来的时候不由得真有了厌世的感觉,他觉得人生真是太累,累得睡着了就不愿醒来。


老人睁开眼睛看见了襁褓中的孩子,原本失去神采的眼睛又放出了光芒,示意护士把自己的氧气罩拿开,护士犹豫着看着旁边的主治医生。老人急了,激烈的哮喘起来,咳嗽不止。


凌辕看了医生一眼说听他的吧,这是他最后的心愿了。


医生点点头,让护士将氧气面罩拿开,然后走了出去。


凌辕把孩子凑到老人跟前,老人笑着,眼睛里透出慈祥的光芒。嘴唇动了动,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凌辕干紧示意老人不要说话,说爷爷你放心,欣儿和孩子我都会照顾好的,您好好养病就行。


老人笑着点点头,一丝满足的笑意浮现在沟壑纵横的脸上。凌辕没有叫医生,他轻轻抚上骆世达的眼睛,他知道,老人是带着所有的满足走向天堂。


五、


转眼骆世达去世已经一年了,度过了那段悲伤的日子生活还是按着自己的步点向前推进。


这一年平静而顺利,自从有了孩子以后骆欣把精力都放到了家里,专心在家相夫教子。而凌辕虽百般推辞但还是在赫尔曼的极力举荐以及当地华商一致要求下顺利当选华人商会秘书长。


虽说出任这个职务有违凌辕低调处事的原则,但因此所带来的好处却也是实实在在。随着与所罗门政界、商界的接触增多,利用这些千丝万缕的关系凌辕公司的发展也是突飞猛进。


娇妻爱子,事业有成,风光无限,一个成功华裔商人的形象展现在世人面前,而凌辕似乎也接受了这样的生活。


与在越南不同,来到所罗门的凌辕在经历了那些他曾经做梦也不可能梦到的事情以后真的倦了,他毕竟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这个世界本来就有那么多的不公平,不是你有决心就可以改变一切。


以前所想的一切现在是如此渺茫,而且有了骆欣和儿子,作为一个男人他必须承担起对这个家的责任。


如果没有后面发生的事情,他真的会强迫自己忘了过去,让那个不幸的凌辕在心里死去,而成为真正的周峰,一个从台湾移民所罗门的成功华裔商人。


可是,这真的可以吗?


没有人知道。


因为与历史一样,命运也不可以假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