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四卷 天涯何处是归途 第四十四章 路在脚下

sjw39890 收藏 0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周六,骆世达在海上漂泊了十几天后终于回了家。老人带回了一些海货,凌辕也让骆欣买了些菜,全家人好久没有坐在一起好好吃顿饭了。


“爷爷,我有个想法想跟您商量一下。”凌辕一边给老爷子满上一杯白酒,一边对老人说着。


骆世达双目炯炯有神,盯着凌辕看了半天忽然大笑起来:“好小子,有什么主意了,说来听听。”


凌辕被老人这一阵大笑搞得莫名其妙:“爷爷,你笑什么?”


骆世达端起酒杯喝了口酒,又夹起一只龙虾一边剥一边说:“我今天一进门就发现你小子很兴奋,跟我出海前完全不同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憋出什么鬼主意的。别拐弯抹角了,说吧。”说完还朝凌辕挤了挤眼睛。


“爷爷,你以前跟我说过你对Uepi岛的水域情况和海底地形都很熟悉?”凌辕说着也拿起酒杯陪骆世达喝了一口。


“那当然,几十年了,我闭着眼睛都知道哪里有个沟,哪里有块礁。”说起这个老人很是得意。


听骆世达这么说凌辕心中大喜,当下把自己的计划竹筒倒豆子和盘托出。


这几天凌辕又想办法查阅了解了Uepi岛的很多情况,除了前面已经了解的还有一个重要发现,那就是二战时期Uepi岛刚好地处太平洋战区的运输线上,在附近海域有不少当年被击沉的运输船和军舰,前些年也曾有当地人的打捞过,但由于设备不全所以没什么结果后来就没了下文。凌辕非常敏锐的从中抓住了卖点,这不正是一个探险旅游的噱头吗?在结合起Uepi岛本来优良的潜水、度假环境一定能吸引更多游客到来。想起那天找福伯打听潜水地点的那个白人青年,虽然知道Uepi岛可以潜水但却对岛上情况一无所知。作为来自发达国家的游客习惯了成熟旅游地完善的配套服务对Uepi岛的情况一定是难于适应。而Uepi岛上的原住民不乏潜水好手,又有骆世达这么一个熟悉情况的老把式自己为什么不把这些资源整合起来为游客提供帮助赚取利润呢?


骆世达听完凌辕的计划欣赏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转过头对骆欣说:“欣儿你可真会挑老公,嫁了这么个脑子好使的,以后不愁喽。”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爷爷——”骆欣娇嗔的喊了一声没在说话,只是笑笑的看着凌辕,倒把凌辕搞得不好意思。


“我看你这个想法可行,你说那个沉船当年我也见过,方圆几十里能看到的就有不少。经营这方面你就看着办吧,肯定比我这老头子强。关于潜水这方面你放心,别的不行这个倒是你爷爷我最拿手的。”笑过以后骆世达郑重的表示了自己的支持。


顿了顿骆世达又说:“如果资金方面有需要我可以想办法让老街坊在凑些。”


“这个不用,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只要每周四去码头设个接待点就行,然后把人带到潜水的地点您做指导就成。只是您提前得训练几个本地潜水技术好的人,这样人多了才好接待。至于工钱按接待人数发放,我想他们会同意的,这也算额外收入了。”


骆世达拍拍后脑勺:“看来人老了脑子是有点不够使,我一个人是有点忙不过来。”


凌辕笑笑:“而且爷爷您也不能亲自下水啊,要注意身体了。”


这下老爷子不服气了:“我还能动,这不还出海嘛。。。。。。”


凌辕没有搭话,处了这么久还是了解骆世达了,老人有时挺好强的,有时又很幼稚,也许这就是返老还童吧。


二、


仅仅一周时间凌辕在码头的“Uepi岛探险度假旅游接待处”就设置完毕了。其实就是一张桌子,在桌子前面立了个醒目的牌子,牌子上除了服务说明以外有一行醒目的英文:来到Uepi岛,您只需享受!


那天和骆世达商量以后一家三口就开始为这事忙碌起来。计划又完善了一些,凌辕把岛上吃住行玩的资源都整合了一下,让骆欣帮忙把岛上不多的旅馆、餐馆都联系了一遍,签了个协议授权凌辕他们代理销售。这个比较简单,有人为自己拉生意老板们何乐而不为。只是让老板们都按清单进些适合潜水露营常用的装备销售这一点大家有些犹豫,毕竟还没见成效,小本经营的业主还是比较在意压着的那点货款,最后在凌辕的一再解释说服下答应进少量试一试。


至于骆世达那一块就更简单了,所谓训练只是让他们熟悉一下水底地形,哪里有什么景物心中有个底。至于潜水游泳大家都是一把好手根本不用教。倒是凌辕抽空略略给他们培训了一下关于旅游接待的常识和注意事项。


万事俱备,只等游客了。


又是周四,今天也是“Uepi岛探险度假旅游接待处”第一天营业。还是一艘200多人的客轮,看着陆续下船的游客凌辕的心跳了起来。和以前经历的大场面相比这不过是小意思,但凌辕却是前所未有的紧张,这毕竟是关系到全家人的生活。


一个大胡子白人走了过来站在牌子前面看了起来,看完向身后喊了一声,然后掏出100美金告诉凌辕他们有三个人,本来打算在Uepi岛呆一天,看凌辕他们的服务介绍每人只需30美金服务费就可以5天全程安排,还包含专业的潜水向导服务,所以临时改变计划呆够5天。


一时间接待处被来自各国的游客围了起来,200多人的客轮并没有坐满,但100多人已经将凌辕夫妻俩忙得喘不过气来,最后福伯和柳叔等邻居也来帮忙才勉强应付过去。


晚上在岛上仅有的两间中餐馆之一的“一刀绝”摆了五六桌酒席,凌辕请大家吃饭。这一天几乎所有的游客都接受了“Uepi岛探险度假旅游接待处”的服务,营业额有4000多美金,除去工资及其他所有成本,净赚3500多美金。凌辕让店主们订购的浅水露营用品更是大受欢迎,不止销售一空而且供不应求,搞得老板们后悔不已,早知如此就听凌辕的多进些货。


酒过三巡,柳叔端着酒向凌辕走了过来:“做的不错啊,前几天错怪你了。”说完一口将酒干了。


凌辕连忙站了起来,也把酒干了才说:“柳叔那天一番话骂醒了我,我感激您还来不及呢。”


柳叔呵呵一笑:“你这样干下去大有希望,今年之内你可以原价把杂货店拿回去。”


骆世达一听大声说:“大柳,你才几天就又反悔啦?”


没等柳叔说话凌辕赶紧接上:“收回就不必了,等我们发展的好点柳叔就算参股支持我们好了。”


。。。。。。


众人皆大欢喜。


波峰浪谷,起起伏伏,这就是生活!


三、


“Uepi岛探险度假旅游接待处”的发展一直不错,从前总坐不满的一班客轮通过凌辕的刻意宣传和游客口碑传播不止全部爆满,甚至还增开了一个航班才勉强满足需求。


利用前期累积的资金凌辕注册了“Uepi岛(国际)探险旅游有限公司”,同时和骆世达商量以后决定到霍尼亚拉发布广告,以扩大客源和经营规模。一切正按着凌辕的设想逐步迈向他所熟悉的轨道。


通往霍尼亚拉的客轮。凌辕坐在舷窗边陷入沉思,几个月乃至几年来的经历像做梦一样闪现。每次闲下来都会想起往事。他一直没有对骆欣和骆世达说过自己的过去,有一种疲倦的感觉,懒得再对别人讲起自己的经历。可是一切镌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随手拿起一张报纸,一个整版广告赫然入目:泰王国达古企业集团成立所罗门原住民助学基金。凌辕愣住了,这是一张霍尼亚拉晚报,日期是一个月前的了。


到了霍尼亚拉没来得及去办广告发布的事情就按广告上的地址找到了基金会驻所罗门首都的办事处,才进门一位白人小姐迎了上来:“先生,请问有什么事?”


“哦,我在达古企业有位朋友。。。能见一下你们的负责人吗?”


“你。。。好的,你稍等。”小姐有点疑惑,但还是转身拿起了电话。


“先生,您怎么称呼?”


“你就说我是阿。。。哦,不,你就说我是周凯芹小姐的朋友。。。。。。”


“先生,请跟我来。”白人小姐放下电话客气的将凌辕带到了里面的一间办公室。


办公室里面做了一位亚裔年轻人,见凌辕进来后连忙站了起来,请凌辕坐下,然后给他倒了杯茶才问道:“凌先生,总算找到你了?”


凌辕惊了一下没有说话。


那人见凌辕有些疑惑,忙说你不记得我啦?我是志华。看凌辕还是一幅茫然的样子又接着说我们当年一起在缅北战斗过啊,朱雄您还记得吧?


凌辕一下想了起来,这不是当年在克伦营地受伤后送自己去找克劳琛医生的志华吗?


往事涌上心头,凌辕也激动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穿上西服都有点认不出来了。”


志华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这都是周小姐和华哥安排的,一直得不到你的消息连蛇头也失踪了,华哥和周小姐都很着急,但又不好公开找你还是周小姐想了这个办法说你看到广告一定会找来。”


凌辕点点头,这周凯芹果然是点子多,这都想得出来。


“不过凌哥,你怎么现在才找来?我留在这里就是华哥交代专门等你的。”


凌辕把离开越南以后的大致情况和志华说了一遍,听得志华嘘唏不已,说凌哥你简直就是一个传奇。志华又告诉凌辕现在阿华已经回了泰国达古总部,缅北营地的人也分批走出丛林,现在已经有一半多的人都加入了泰国国籍了。两人一直聊到晚饭时间,志华叫助理定了个餐厅和凌辕继续边吃边聊。


“凌哥,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华哥和周小姐结婚了。”


凌辕愣了一下,夹菜的筷子抖了一下,毕竟与周凯芹曾有过一段感情,现在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些意外。平静一下还是点点头说这样挺好,周小姐是个不错的人,阿华有福气。


志华不知道凌辕与周凯芹的这段渊源,也没留意凌辕细微的表情变化,吃了口菜继续说:“他们上个月结的婚,本来要就是结婚前让我到所罗门找你,没想到还是晚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志华的神情忽然黯淡下来:“不过也有个坏消息。。。”看了看凌辕还算平静又接着说:“阮芳小姐失踪了。”


这下凌辕平静不了了,一把抓住志华的手:“她怎么了?去哪里了?阿华没找她?”


四、


发现自己有点失态,赶紧松开手:“不好意思,阮小姐不是一直在西贡吗?”


“华哥跟我说过阮小姐的事情,本来你走后华哥让阮小姐别唱歌了,去公司工作也好有个照应,可是阮小姐不肯。”


凌辕点点头,以阮芳的性格她自然不会同意这样的安排。


“华哥见阮小姐坚持也就没再勉强她,不过每周都会抽空去看她。可没想到有一次去看阮小姐发现她不在家,后来就一直没见到她。不过之前“现代启示录”出了一件事,有个警察在那里被人杀了,那个警察就是阮小姐住的地方辖区的,不知道有没有关系。”


凌辕沉默着,那个警察很可能就是那天晚上奸污阮芳的胖警察,但是谁杀了他?阮芳吗?心中不免为阮芳担心起来。


“凌哥,你也别着急,华哥一直在找阮小姐,托了很多关系。现在阮小姐只是失踪,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现在找到你了,有消息华哥一定会想办法通知你的。”


志华多多少少听阿华讲过些凌辕与阮芳的事情,看凌辕眉头紧锁赶紧出言安慰。


“没事,我现在也帮不上忙,你让阿华多留意就是了。你回去替我祝贺阿华和Angela,对了,我也结婚了,你告诉阿华过几年有机会我会带你嫂子去看你们。”多想于事无补,凌辕赶忙转移话题。


“哦,凌哥你结婚啦?华哥知道一定会和周小姐来看你和嫂子的。”看得出志华是真心高兴,毕竟也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


“不要,现在不方便,你告诉阿华有合适机会我会联系他的。”凌辕担心再生枝节,马上交代了志华。


“嗯,我明白,找到凌哥我明天也该回去了,这个办事处可以联系达古,我交代这里的人就是了。”志华马上就明白了凌辕的担心。


凌辕点点头,说我在这边的名字叫周峰。不过最近还是少些联系,阿华明白的,我不想再连累大家。话这么说,其实凌辕心里更害怕又要开始逃亡。


两人当晚在酒店住了一晚,真是有着说不完的话。临别时志华给了凌辕一张信用卡,里面有20万美金,是阿华托他找到凌辕转交的。凌辕没有推辞,现在扩大经营正需要资金,这笔钱可算是雪中送炭,来的正是时候。


告别志华,凌辕顺利办妥广告发布的事,登上了回Uepi岛的客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