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四卷 天涯何处是归途 第四十三章 生存方式

sjw39890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size][/URL]  一、   婚后的日子平静而甜蜜。虽然凌辕的内心仍有着淡淡的不安,但恬静的生活还是让他有了倦鸟归巢的感觉。特别在面对妻子与岳祖父的时候,那种源自内心的祥和满足总会油然而升。   塞曼莎和凌辕结婚以后用回了骆欣的中文名字,对她和骆世达而言这一切是一个最好的结果,骆欣始终被幸福包围,而骆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婚后的日子平静而甜蜜。虽然凌辕的内心仍有着淡淡的不安,但恬静的生活还是让他有了倦鸟归巢的感觉。特别在面对妻子与岳祖父的时候,那种源自内心的祥和满足总会油然而升。


塞曼莎和凌辕结婚以后用回了骆欣的中文名字,对她和骆世达而言这一切是一个最好的结果,骆欣始终被幸福包围,而骆世达更是尽享天伦之乐。


不过为了办凌辕的事杂货店已经抵了出去,一家人的生活日渐紧张。在这个还没有完全融入商业社会的小岛没有自己的产业和生意,想要找一份工作无疑是痴人说梦。眼看着每日餐桌上的饭菜质量不断下降凌辕心里不是滋味,妻子每天为了一日三餐想方设法更让凌辕无地自容。以他的性格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女人居然会为了下锅的米而发愁。


骆世达身体还算硬朗,凭着早年在海上风里来雨里去的扎实底子找了岛上一个船主帮忙做水手。船主看他78岁高龄本来不大愿意,但老人一再坚持,加上船主也是华人,看他一家确实可怜也就同意了老人的要求。这让凌辕更是抬不起头。虽然老人非常乐观,也很照顾凌辕的自尊,妻子也是小心翼翼在凌辕面前总是表现的轻轻松松,但凌辕不止一次看到她在做饭的时候反复将锅里和缸里的米匀来均去希望可以将全家的口粮计划的更精确些。凌辕很是无奈,现实情况让他从前的一切学识技能无从发挥,凌辕一筹莫展,觉得自己很没用。


吃过早饭凌辕像往常一样在房间冥思苦想。这样的日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想出来的东西不少,这是个资源丰富的小岛,并不缺乏商机,但是没有投资没有规划一切不过是空中楼阁。凌辕第一次对自己自豪的专业感到失望,一个所谓的专业人士竟然一日三餐都无法解决。


起身准备泡一杯茶却发现茶缸里的茶叶已经用完,凌辕打开门准备让妻子给拿些茶叶却发现屋里屋外都不见骆欣的踪影。这才想起已经好几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里,这几天骆欣除了吃饭时间似乎都不在家。她会去那里呢?


凌辕信步走出家门,迎面看见了抵下骆家杂货店的柳叔。柳叔也是华人,原本有条船从事捕捞,因为与骆世达相熟所以才把积蓄拿出来顶下了杂货店,现在杂货店已经变成一间小小的糖水店。柳叔曾劝过骆世达不要为了一个才认识几个月的人倾家荡产,但骆世达当时很坚决,柳叔也没有办法。现在看他们家这么困难,自己也是小本经营爱莫能助,对凌辕一个大男人闲在家里更是深恶痛绝,所以见到凌辕也是一副鄙视的表情。


凌辕自然知道柳叔心中所想,但有苦难言,再说自己也觉得自己窝囊,还是陪着笑脸问:“柳叔,看没看见我太太骆欣?”


“你还知道找你太太啊?我还以为你只知道吃饭呢。”柳叔没有回答凌辕的问题,却来了这么一句冷嘲热讽。


凌辕虽然内疚,但听他这么一说脸上还是挂不住了:“柳叔,你怎么这么说话,你不了解我家的情况。我只是问你见没见到骆欣。。。。。。”


“你靠一个女人养着还有什么资格说什么情况?一个78岁的老人还出海赚钱你好意思?一个小女孩做那种体力活养你个大男人你也好意思?你就好意思吃着他们的血汗蹲在屋里搞什么研究?”柳叔打断凌辕轻蔑的看着他。


凌辕脸上一阵发烧,听到后来极为惊讶:“你说骆欣干什么活?”


“你自己去码头看看吧,看看自己吃的是什么饭。”柳叔说完朝地上吐了口痰,头也不回的走了。


凌辕朝着码头跑去,小岛不大,没几分钟凌辕就来到了那个简陋的客货共用码头。走到旁边一个小吃摊,摊主也认识凌辕,当时在海上救起凌辕的时候他也在场。


“福伯,又没有见到骆欣?”


福伯抬起头来看了看凌辕,犹豫了一下还是抬手指了指码头的方向。


凌辕顺着福伯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一艘几十吨的小货船停靠在码头上,工人们正在卸货。工人多是附近岛屿的土著居民,凌辕仔细看了半天终于看见一个瘦小而熟悉的身影头上披了块麻布,背了很大一个货包艰难的向前走着。


“这里一天可以挣5所元,塞曼莎真了不起,和那些大男人一样。一会还要忙着回家做饭,让她在我这里喝碗甜汤都不肯,小时候没发现她这么倔啊。”福伯自言自语着。


凌辕转身离开,眼泪刷的流了下来。


二、


Uepi岛南面的一个小山头,红树林密布,在阳光的照射下显现出一片殷红的灿烂。一个男人在山坡上双膝跪地嚎啕大哭,那哭声撕心裂肺,似乎要把一切的愤懑一切的委屈一切的伤痛都随着泪水流淌出来。


此刻凌辕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弱小,从前无论面对的是什么他都是骄傲且信心十足的,哪怕经历了那许多的悲伤曲折,绝望过,茫然过,但却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能力。可是现在,一切似乎都变了。


这个小山头算是Uepi岛的制高点,可以远眺大海。凌辕没事的时候或者烦闷的时候就会来这里,看着无垠的海洋心胸就会开阔起来。可是今天看见自己的妻子那瘦弱蹒跚的身影凌辕跑到这里心中仍然沉重如铅。凌辕就这样呆呆的坐着,太阳炙烤着他,但他却浑然不觉。


“老公,我就知道你在这里。”骆欣爬上山来,坐在凌辕的身边。


凌辕转身看着妻子没有说话。骆欣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看起来依然是那么美丽。


“老公,天都快黑了,我们回家吧。今天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辣子鸡丁。”


凌辕还是没有说话,伸手理了理骆欣被风吹乱的头发,眼里噙满了泪水。


骆欣慌了:“老公,对不起啊,我也没跟你商量就去码头打工。。。”


“不过其实活动一下也挺好的,你看我最近是不是很精神?”


凌辕想说话但是说不出来,把她拥进怀里,眼泪滴在了她的头发上。


过了一会才哽咽着:“欣儿,我不要你去打工,以后在也不要。。。。。。”


天还没亮凌辕就悄悄爬了起来,骆欣还在熟睡,脸上甚至还带着满足的笑容。昨晚看凌辕那么伤心,骆欣是有些慌了,但一个深爱着的男人那么心疼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又还有什么苦不能吃什么委屈不能忍?


凌辕找了一件旧衣服穿上,拿了块白毛巾,临出门想了想找出纸笔写了几个字:欣儿,今天什么地方都不要去,在家等我回来。然后出门向码头走去。


“你是谁啊,没号牌吧。。。。。。”一个工头模样的人对凌辕喊着。


“我是骆欣的丈夫,从今天起我替她工作。”


“是,我可以作证,塞曼莎是周先生的太太。”福伯看见凌辕和工头在说着什么,走过来听明白后帮凌辕解释着。


工头打量了凌辕一下:“塞曼莎嫁了你啦,你小子够有福气,你也忍心让她在做这种体力活?”


凌辕没有说话,跟着工友向码头走去。


傍晚回到家刚进门骆欣就迎了上来:“老公,你去哪里了?看你怎么又脏又累?”说着赶紧递了块湿毛巾过来。


凌辕笑笑接过毛巾擦了把脸,从兜里掏出10所元递给骆欣,骆欣接过钱问凌辕:“老公你今天到底干嘛去了?你哪里来的钱?”


凌辕把双手搭在她的肩上,眼睛凝视着骆欣:“欣儿,这个家以后我来养,这是我的责任。我不会再让我老婆出去受苦了。”


三、


凌辕毕竟不是做体力活的料,才三天时间就感觉难于坚持。全身像散了架似的,但他没有退路,每次想要放弃眼前总会出现骆欣扛着大货包的瘦弱身影。咬咬牙再坚持下去。


骆欣心疼的不行,凌辕不准她在去做苦活,可是在这个小岛上要找个轻松赚钱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


“老公,我去帮你吧,反正我在家也没事。两个人做一个人的事情你就没那么累了。”骆欣一边给凌辕捏着肩膀一边试探着说。


“欣儿,你相信我,这只是暂时的,我会想办法的,你还是乖乖在家吧。等过段时间让爷爷也别出去了。”话虽这么说,可凌辕心里其实还没有什么办法。


看骆欣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凌辕又说:“欣儿,你相信我吗?”


“我当然相信你,可是。。。。。。”


和往常一样,天刚亮凌辕就来到了码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工头没有出现,工友也没有来。福伯见凌辕走了过来,奇怪的说:“没人告诉你吗?每个周四只有下午有一个货船,上午大家都休息了。”


凌辕也正觉纳闷,听福伯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这样啊,都没人告诉我。”心里竟有一丝轻松,说实话他对那些沉重的货物有一种恐惧。不过马上心情又低落下来,休息也意味着今天的一大半收入没有了。


“来也来了,在我这儿休息会吧。”福伯说着端了碗甜汤过来。


凌辕谢过福伯却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福伯,今天你怎么这么早啊?”平时凌辕到码头上工的时候福伯都还没有摆摊,可是今天怎么会那么早呢,是有点奇怪。


“呵呵,你不知道,霍尼亚拉每周就今天有一班客船到Uepi岛,我和你不一样,那些货船来了虽然水手也会光顾我,但比起游客还是差远了。那些欧洲人、美国人、日本人花钱像流水似的。”福伯一边布置他的小摊一边兴高采烈的说着。


凌辕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Uepi岛确实是个度假旅游的胜地,只是政府一直没有规划,基础设施基本没有,整个小岛都还处在一种非常原始的经济状态,所以还是一个不为游客所熟知的地方。前段时间凌辕把自己关在家里对Uepi岛的状况思考了很久,结论是有空间但需要大量的投入。这个结论对现在的凌辕无疑是一堆废话。


“福伯,这些游客来岛上都干嘛?只是游览一下?”凌辕点了支劣质卷烟吸了一口,望着福伯。


“游览什么,Uepi岛风景虽好,但在所罗门多了去了。他们主要是来潜水的。”


凌辕愣了一下,这个怎么没有想起来,骆世达早年在Uepi岛靠捕捞珍珠为生,对这里的水下情况非常熟悉,有一次还曾对凌辕说起过Uepi岛处于深浅两个水域之间,是最适合潜水的地方,水下风光无比旖旎,不过后来珍珠资源逐渐匮乏,近些年很少有人还做这一行了。现在又听福伯这么一说,到想起来好像是见过三三两两的老外在海边游泳,有的还带着很专业的潜水装备,只不过人数很少凌辕也没过多关注。


正和福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客船已经靠岸了,这是一艘200多人的客轮,从船上走下了三五成群的欧美客,也有独自一人的。不过福伯说的日本人到没见,连亚洲人好像也没有,也许今天不巧吧。


“你好,请问Uepi岛哪个海域最适合潜水?”正胡思乱想,一个高大的白人青年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女郎,像是一对情侣。


凌辕心中一亮,告别福伯回了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