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二卷 都市喋血 第56章 绝地猎杀9

flxlrh303 收藏 39 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冷血先把一块石头投下洞里,侧耳静听,洞里没有什么动静。冷血用手电照照洞的高度和宽度,然后纵身跳下去,在落地的瞬间向认准的隐藏目标滚去,枪向认为有危险的地方警戒着。 冷血把耳多伏在地洞的墙上,听听有没有什么情况。再闭眼凝神,脑中一片空明,方圆十数丈内所有的声息绝逃不过他的耳朵和他灵敏的直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冷血先把一块石头投下洞里,侧耳静听,洞里没有什么动静。冷血用手电照照洞的高度和宽度,然后纵身跳下去,在落地的瞬间向认准的隐藏目标滚去,枪向认为有危险的地方警戒着。

冷血把耳多伏在地洞的墙上,听听有没有什么情况。再闭眼凝神,脑中一片空明,方圆十数丈内所有的声息绝逃不过他的耳朵和他灵敏的直觉。

前方没有危险,安全,这是反馈给冷血的信息。

闭眼凝神感受周围的环境,最耗费心神和精力,今晚因为地形恶劣,不熟识,冷血已经应用了三次,微有疲惫之感。

冷血把背靠在泥墙上,喝一口水,盘腿坐下,打起坐来,这是他迅速恢复体力和精神的最好的方法。

不一会儿,冷血的精神就进入了相对静止状态,肌肉松弛下,所有肌体功能也放松了下来。冷血觉得气息在自己的周身蹿动,舒服的感觉霎时涌遍全身。

中国的吐纳打坐的内息功夫,虽然没有武侠小说中那么神奇得利谱,但真的有很神奇的功效。主要的原理是把生命肌体全部放松了,那么体力和精神自然恢复得很快,和练瑜珈的道理一样,这没有什么觉得大惊小怪的,只不过要练成像冷血一样,除了勤奋,还要看一个人的天赋。

就像有的人除了计算能力非常突出,是天才,其他能力却弱得可以,简直可以算是一个弱智的人,这就是人的天赋。

冷血的体质本身就很强,当然恢复得很快。

冷血静坐了5分钟左右,顿觉神清气爽,精神焕发,稍微的疲劳之感立时烟消云散。

冷血拿枪小心翼翼地地摸向秘道出口,这也是高约一米,宽约两尺的地道。洞外传来的枪声更密更紧,如炒豆般响过不停,冷血发现M16特有的枪声没有了,12号队员肯定也已遭不测。

冷血全力向前潜行,潜行约莫一百多米,转一个弯,冷血只觉眼前一亮,前面一束光线从头顶的洞口直射下来。

出口就在前方5米处,有石级通向洞口。在石级下横七竖八地躺着五具尸体,冷血摸上前,仔细辨认,其中两人就是飞龙和鲨鱼。

洞外的枪声突然消失了,周遭突然宁静下来,出现令人感到心惊肉跳的诡异的寂静。

冷血摒息静气地爬向出口,他怕出口处有人埋伏,于是又闭眼凝神地去感受周围的气氛,出口处没有感受到有人埋伏的声息,他的第六感也没有向他发出警报。

冷血慢慢地摸向洞口,头就快露出洞口时,一句声音传入他的耳朵:“说,是谁派你们来杀我新州仔的,你们是军警方的人?但看实力又不像,说,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冷血知道许昆还没有死,心一宽。他双手在两面的墙壁上用力一撑,脚在墙上用力一蹬,人犹如一枝箭般标出洞口。即使在洞口埋伏着人,也来不及进行袭击。

冷血身在空中时,已把洞外的周遭情况快速地扫描一遍。一个人中用枪顶着许昆的头,背对冷血。还有一个人手持AK47面向洞口戒备着,看样子子这人就是大鹏鸟。

许昆的手臂上鲜血正源源不断地向外流,许昆受伤了。

大鹏鸟看见有人从洞里犹如神兵天降般标出来,举起AK47就想射击,暂时先不说他使用AK47这种后座力很强的枪能否打得准,就说射击的速度吧。他的枪刚抬起来,身在空中的冷血手中的92式手枪已经喷出愤怒的火舌,吹响了收割人性命的号角。

子弹击在大鹏鸟双眉之间,这么近的距离,子弹穿过他的脑袋,不知道射去了哪里。

一枪毙命,绝没有失误。

新州仔听到背后枪响,反应很快,一下子就把自己的身体隐藏在许昆的身后,枪紧紧地顶着许昆的后脑勺。

冷血落地时,就地一滚,腰一挺,已经站立起来。手一伸,手中的枪已遥指新州仔的脑袋。

在晨曦的映照下,冷血脸庞更白皙,脸容更冷峭,双眼眯成最危险的针锋状,在晨曦的映照下,射出饿狼般的幽幽的寒光,不带人类丝毫的感情色彩,望之令人胆颤。全身肌肉绷紧,腰微弯,向前倾,脚踏八丁,一瞬不瞬地盯着新州仔。

冷血魁梧的身材挺得笔直,站立如渊岳,稳如泰山,气势如虹。隐隐然一股逼人的、令人窒息的杀气迎面向新州仔狂涌而去。

这身穿沙漠作战服装,身材伟岸,气宇不凡的男子,给新州仔的感觉是犹如一座忍而不发的火山,如若爆发,必定惊天动地。

新州仔的心有点窒息,呼吸不畅通,新州仔心里大吃一惊。

新州仔和军警交手无数次,第一次发现有人居然能给他这么大的心理压力。如果他自己几天前就和眼前的人交手,他自己早就去地狱见他的同伙去了。

新州仔强摄心神,颤声问:“朋友是何方神圣,和兄弟有什么过节?请朋友明告。”

冷血用饿虎般的眼神盯新州仔的眼睛,一字一字地吐出来:“我是霍展鹏的复仇使者,谁叫敢你收藏飞龙、鲨鱼、大鹏鸟他们。”

语言冰冷无情,不带任何感情色彩,闻之胆寒。

此时的冷血犹如从阴冥地狱中钻出来的恶魔,如洪荒时代择人而噬的怪兽,浑身冒出强烈的寒气,浓浓的杀气如惊涛骇浪般向他涌过来。

新州仔的寒毛被冷血霸道的杀气刺激得全部倒竖起来,心房紧紧收缩。他从来没有遇到这么浓烈而霸道的杀气,他的意志,他的心神,不用和冷血交手,被冷血震天撼地的杀气狠狠摧残着。

新州仔的手冰冷,脚冰冷,心更冰冷。他的心向冰冷的海底沉下去,沉下去,沉下去……

新州仔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狂妄自大,为什么这么目空一切,为什么这么骄横跋扈,居然敢收留霍展鹏的敌人?

还没有动手,冷血的杀气、霸气、寒气,就将新州仔的心志狠狠粉碎。

一阵风吹过,新州仔打个寒颤,抓枪的手抖一抖,他现在才觉得清晨的风原来是这么冰冷,这么催人老的。

世界上什么约都有得卖,但偏偏没有后悔约卖,新州仔现在就很后悔,他听到霍展鹏发放提供大鹏鸟他们下落的信息就有一千万赏金的消息后,为什么还要收留大鹏鸟他们,为什么要跟霍展鹏作对?

新州仔想不到自己不是死在军警手上,居然是死在同行人的手,他当然想不到死在冷血手上,就是死在军警手上。

束手就擒不是新州仔的性格,新州仔垂死挣扎,他用自己也不相信不害怕的话威胁冷血说:“你敢乱动,我就杀了你的同伴。你放过我,我就放你的同伴。”

新州仔一看冷血的手段,一感受到冷血那逼人的气势,就知道冷血这样的人和他绝对是同类,是不会把别人的命当作生命看待的,是不会受他人威胁的。

他如此说,只是尽自己的所有力量,满足自己渺茫的心愿罢了。

出乎意料的是,冷血居然把他的话当真,居然说:“当真?”

新州仔恐惧的心马上安定下来,眼前的人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不是心狠手辣之辈。

新州仔说:“我们走江湖的,牙齿当金子使用,说话当然算数,你把枪扔过来。”

“好。”冷血说完居然作势要把枪扔过去。

“冷兄弟,别信他,别扔枪。”许昆见冷血为了救自己居然要扔掉自己手中枪,很感动。但许昆自己也明白,冷血这么做,一点儿用处也没有,只会陪着他自己死多一个人罢了。

新州仔用左手在许昆头上猛打一拳,怒喝:“多嘴。”

“别打。”冷血没有听许昆的劝告,说完把手枪的保险关了,枪口面向自己,手抓枪杆,手枪在他手中极速地变幻花样,突然把手枪向新州仔扔过去。

“冷兄弟,你好傻啊。”许昆在喊叫声热泪滚下脸庞。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