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特工战 26、一个谎话成了日本密使 26、一个谎话成了日本密使

幸运特快 收藏 2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于效飞发现,日本特务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这可不象他进入军统那么简单。 和于效飞一起进入日本特务机关的有很多年轻人,他们每天工作在一起,日本人看似不注意,可是其实他们每天都会受到对他们的行为和工作能力的评估。 不过,于效飞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初出茅庐的新手,他已经不是那个只凭着对日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于效飞发现,日本特务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这可不象他进入军统那么简单。

和于效飞一起进入日本特务机关的有很多年轻人,他们每天工作在一起,日本人看似不注意,可是其实他们每天都会受到对他们的行为和工作能力的评估。

不过,于效飞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初出茅庐的新手,他已经不是那个只凭着对日本鬼子的仇恨而奋勇杀敌的大孩子了,在军统的这段经历,让他对外国教官向他传授的那些间谍知识有了全新的认识,间谍的行为守则,已经变成了他的本能。

现在的于效飞,一举一动,真实而自然,但是,他却没有流露出对日本鬼子的一点一滴的不满,仿佛他真的跟那些与日本鬼子有血海深仇的人完全无关似的。于效飞每天认真地抄写日本鬼子发给他的各种文件,把日语翻译成汉语,把汉语翻译成日语,有时还看着自己翻译完的文章又是摇头晃脑,又是不停叹息,好象是对自己翻译的文章或者是写的字非常自鸣得意似的。日本人觉得,这是一个典型的胸无大志的无聊文人。

不过,日本人真的发现,于效飞翻译整理的资料条理清楚,见解独到,甚至能够把上司自己也不太清楚的设想准确地把握住,提供有根有据的资料支持。日本人认为,这绝对是一个优秀的情报分析人才。

这天下班,一个跟于效飞一起被录用的中央大学学生张达,提议由他请客,大家出去下饭馆。这个提议自然受到全体响应。到了饭馆,酒喝得差不多了,张达长叹一声说:“唉,现在日本鬼子占了中国,再也没有希望了,只好每天这么醉生梦死了。到什么时候,才能重新看到中国的青天白日旗呀!”

一起喝酒的人吓了一跳,连忙说:“你喝多了!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这要是让日本人听见,还不砍了你的脑袋?”

于效飞撇着嘴说:“你可别逗了。原来我们学校组织抗日宣传,我也参加了,我还想,我这么跟着卖力气地忙这忙那,政府怎么也得赏识我,给我个一官半职的。那想到,日本人一来,那些家伙全都跑了,我连饭钱都没了。结果到了这儿一看,光是每天抄抄写写,认真一些,人家就给我150元的月薪,都快要赶上教授的多了。我呀,还是老老实实在这儿干吧!将来说不定能加点薪呢!”

这些人七嘴八舌地乱说了一阵,喝完酒回家了。

到了第二天,于效飞还是翻译他的东西,等到把稿子交到课长办公室去的时候,课长宫本笑着对于效飞说:“于君,你的工作非常出色地,要相信,为帝国服务是有你希望的前途地,一定会出人头地。好好干吧,从今天起,你的月薪调整为500元。你已经是一级职员了。”

于效飞明白,他已经通过了最后的考验,一级职员,就是比较高级的特务了,比一般的职员要受重视得多。他连忙弯腰施礼道谢。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个昨天跟于效飞一起喝酒的人被两个穿着黑衣,表情冷漠的人带到后面的大楼去了,再也没有回来。

于效飞把自己现在的情况用密写信向亨利报告,不料第二天就收到了亨利的信,亨利让他马上赶到上海,有重要任务。于效飞看看信封上的日期,这是几天前发出的信,是一封加急的信,这说明事情很紧急了。

于效飞这下非常为难。他现在不是从前的学生身份了,就这么到那么远的上海去,得有一个恰当的理由啊!

于效飞编了几个理由,都觉得说不通,最后干脆直接来找课长宫本。宫本有些奇怪,难道说刚涨了工资又来要求加薪?他笑着问道:“于君,有事情吗?”

于效飞拿出一封信说:“课长,我以前在学校的教授的朋友忽然给我来了信,让我去一次上海,说有机密的事情让我做。他是一个美国人,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很重要,所以来跟课长请假。”

宫本一听,立刻来了兴趣,这时日军刚刚占领上海,正在向南京推进,可能日本人急于了解英美各国的反应,于效飞的话正好刺中日本人的这根神经。宫本马上对于效飞说:“于君,你在这等着,我要和局长商量商量地!”

于效飞在课长办公室傻等了有几个世纪那么长时间,课长桌子上的电话响了,于效飞看看旁边无人,只好把电话拿起来,课长的声音在那边响了起来:“于君,你立刻到局长室来!”

于效飞赶紧来到后边大楼的局长办公室。他一进去,就看见课长和局长象两只发情的公狗,正在满地乱窜。局长一看到于效飞,马上说:“于君,你地对帝国贡献大大地!你立刻乘陆军的飞机去上海,一定要知道美国人的意图!”

于效飞一看,自己还把鬼子的劲头给勾起来了,正想说点什么,秘书课长急匆匆地从外边进来,把一份刚刚起草好的文件交给局长。局长看过之后,郑重其事地把文件放进一个大信封封好,交给于效飞:“于君,这个交给你,你要通过你的朋友,把他转交给美国的情报机关,我们需要通过这个特别的渠道,和美国取得意见上的一致!”

于效飞一边点头,一边心里不停地盘算,只是我这么一个小小的谎话,就至于为我这么兴师动众,鬼子吃错了什么药了?这可能吗?

当天晚上,一辆黑色轿车开到了于效飞的宿舍,两个穿着黑色大衣,戴着礼帽的人来找于效飞。于效飞正在收拾东西,一看来找他的这两个人,竟然是外勤二课的课长山田和副课长。于效飞非常惊讶,两个日本人却很客气,这种对待中国人的态度是相当少见的。

于效飞和他们一起上了早就准备好的专机,飞机起飞了。看着窗外不变的夜色,于效飞有些无聊地和日本人搭话:“两位课长辛苦了,想不到我朋友找我问话这么点小事,居然惊动了两位课长。”

外勤二课的课长和副课长一起笑起来:“于君,你的这位朋友大有来头哪!”

于效飞心里一惊,但是却装出糊涂的样子问道:“我听说这个美国人只是一个公司的经理,公司并不大呀!当然,比我们中国人是有钱多了。”

两个日本人简直笑得乐不可支。笑了一阵,外勤二课的课长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对于效飞说出了日本人如此大动干戈的秘密。原来,于效飞拿出的亨利的信当然是他自己想法伪造的,但是几个课长在研究的时候一致认为,这是一种典型的间谍联系的方法,于效飞模仿的亨利的地址同样是在上海租界,那个地方经常有神秘人物进进出出,那绝对是一个外国间谍机构的大本营。于效飞介绍的亨利的行为方式说明,亨利只能是一个老练的间谍。

现在于效飞接到了那个地方的信,知道了亨利的美国身份,局长和几个课长认定,这是一个和美国情报机关建立联系的最好机会,甚至不能排除美国情报机关已经接到了他们在北平的间谍通报的,于效飞已经进入日本特务机关的消息,在向他们发出和日本取得秘密联系的信号。研究的结果是,一定要抓住这个和美国人联系的机会,等到接触以后,确认是美国情报机关,再进行更高规格的联系。

尽管全世界各个国家都有公开的外交机构,但是真正重要的消息,还是通过秘密的情报机关来交换的,这是惯例。日本特务机关之间也存在着激烈的勾心斗角,东亚经济调查局也想在这个重大事件中插上一脚。

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导致了于效飞得到了极高级别的待遇。于效飞一边感到哭笑不得,一边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既然日本人如此重视自己的这次出使,又派出了两个这么高级的特务监视自己,那么自己原来直接跟亨利见面,接受任务的想法是绝对不可能实现了。现在亨利已经给人家上海的日本特务盯得死死的,而自己跟亨利见面的过程又受到身边的鬼子的监视,那么既完成任务,又不给自己和亨利带来危险,就是一个相当高难度的事情了。

就在于效飞紧张地思考的时候,外勤课长又说道:“于君,这次你的使命事关重大,我们能否和美国人建立联系全都要依靠你了。这次你的任务是,和你的那个美国朋友建立友好关系,然后向他们表达我们的敬意,等到双方的关系达到一定程度,摸清美国方面的总的意向,就由有关方面向美国提出进一步的交涉。

于君,帝国在大东亚以及整个太平洋地区的利益,就全都依靠你了。拜托了,真的拜托了!”

说完,两个日本鬼子齐齐地一鞠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