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 一 部 暗斗 第四回 进民党再次执政明确台独大方向 冯无楚丑态卑言屈膝甘为东洋奴

爱在于包容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size][/URL] 民国九十三年四月的春日,倒春寒造成的连绵阴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台湾岛上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都笼罩在一种让人沮丧的潮湿阴冷之中。可让人更加难以适应的是台湾岛内的政治气候——那就是台湾政治权力格局的巨大裂变。总统选举中的两声枪响与田旱谷肚皮上那道令刑侦学家疑窦丛生的伤痕,使进民党在总统大选中又一次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


民国九十三年四月的春日,倒春寒造成的连绵阴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台湾岛上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都笼罩在一种让人沮丧的潮湿阴冷之中。可让人更加难以适应的是台湾岛内的政治气候——那就是台湾政治权力格局的巨大裂变。总统选举中的两声枪响与田旱谷肚皮上那道令刑侦学家疑窦丛生的伤痕,使进民党在总统大选中又一次胜利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进民党的高层又导演了一次以阴谋诡计战胜民主价值的闹剧;蓝营领导人又一次被街痞流氓戏弄欺骗而受到侮辱;台湾民众再次受到一场无情的政治愚弄。对于国际舆论则是一场瞒天过海的大玩笑。可台湾掌权者操控的台独列车的确是越开越快了。

多年来政坛中风起云涌、潮起潮落锻炼出进民党新一代领导人,他们与以政治理想与道德操守为底线的老一代进民党人绝然不同。在以田旱谷为首的政治权力新贵们心中:目的高于一切,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政治理想可以让位于现实的个人利益,当二者发生碰撞时,政治理想的概念是随时可以被偷换的,而个人利益是永远不可以侵犯的!个人的道德操守是给民众观看的华丽外衣,一旦在权力游戏中有需要,那只是一块随时可以丢弃的遮羞布!进民党的胜选与这种政治实用主义不能不说毫无关系。

五月十日清晨开始,从中正纪念堂到凯达格兰大道沿途衔道上的装甲车辆均部署到位。大约每二十米就有一辆装甲车,在炮塔及车身上坐卧的士兵们全副武装、手持枪械、好像随时要向敌人开火。神情严肃、服装整齐划一的警察们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看样子是随时准备应对破坏分子的破坏或起哄。数十辆救护车与囚犯转运车零零落落地隐蔽在各个路口僻静的小巷内,一旦有人滋扰就立即逮捕塞入车中,以最快的速度把他们带离现场。一个执政党的会场内外之所以能够这样高级别的戒备森严在台湾以至世界都是非常少见的。政治格局的突变确实促使了台湾情治机构的办事效率的提高。对于睚眦必报的进民党权贵,即使是出于饭碗的考虑,情治系统的长官也不敢怠慢。所以台北市警察总署来了个警力总动员,才在上述地点造出如临大敌的紧张势态。

由于老天爷的特别眷顾,九日夜间天气竟然由雨转晴,从十日上午八时开始,暖暖的阳光就使人们感到了春天的明媚。大会主席台就搭在田旱谷即将入驻的总统府前,广场上已经成了一片绿色旗帜的海洋。在台下全是铁秆的台湾独立运动的拥趸。无论男女老幼,人们个个神情激动,高唱着台独歌曲挥舞着绿色的纸旗。大会举办地的凯达格兰大道上已经禁止一切车辆及路人通行。很多不关心政治的市民并不知道这一点依旧照常出行,他们被站岗的士兵与警察一一挡在了通往游行街道的小巷里。这些人大多数是老人与妇女,个个神情诧异地看着大街上绿色的人群。妇女们大都是出来为家庭一天的生活之需奔波采购,与世界上其他地方大多数家庭主妇一样,她们并不知道眼前的一切会给自己未来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到是人群中的高龄老人们显得忧心忡忡、神情严峻。多年的生活经验告诉他们,台湾恐怕要天翻地覆了。在临近总统府的光复路口站着几个年近八旬的男性老者,从他们那挺直的腰板一看便知是行伍出身的退役军人。当老人们看到游行人群中挤过一队身穿土黄色军服、打着绑腿、年龄与自己相近的老头子时,脸上的震惊与愤怒一时无可言状。

这些旧军人模样的老人由一面膏药旗引导,个个挺胸凹肚、不可一世。他们口中大声地叽哩哇啦吆喝着。懂日语的人可以听清,那是些即使是现在的日本人也不屑再讲的农村地方土音日语。这些行将就木的老人们呼喊的竟是些“大日本帝国万岁”、“天皇万岁”的口号。看着他们苍老丑陋的面孔和不知羞耻的表演,那几个站在人行道的男性老者内心在激烈地抗争:难道日本军队的铁蹄又踏上了台湾这片土地?难道六十多年前死伤无数年青生命的抗战胜果自此又在台湾沦陷?哀莫大于心死,几个老人悲哀至极。他们几乎是颤抖地将右手举到了眉稍,向着总统府前在微风中飘扬的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敬了也许是一生中最后一个无帽军礼。然后努力噙着眼中的泪水,相互搀扶着默默地向着巷口深处踟蹰走去。

总统府大门前庆祝大会的主席台早已被装饰的花团绵簇。进民党那面以十字架上的台湾为绿色主题的党旗悬挂在主席台巨大的深绿色的幕布上,它遮盖住民国党政府中任何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可刻意追求的效果并不显得十分突出。要让美术工作者评价一下这叫做顺色,即两个颜色太靠近,无法突出党旗的主题。这样败笔的布置,也许是进民党的意识形态化的需要,而不是舞台设计者的无知。

九时整,凯达格兰大道上大约聚集了三十万民众。大会会场人声鼎沸、群情激昂,会议主持人、进民党幕僚长陈汉章精神抖擞地走到台上,主席台并无一人就座。他心中清楚,这是一个会议议程预先安排的噱头,就像布袋戏开场一样,重要角色上台一定要博个满堂彩!就在他要开口讲话之际,陈汉章突然热泪盈眶、语塞心头。了解进民党历史的人都知道:老一辈领导人为了进步民主的理念打拼多年,经历了无数风雨磨难与牢狱之灾,牺牲了不少的政治精英。到今日的风光无限、光宗耀祖又有几个人依然健在?为了掩饰内心的激动,陈汉章不失礼仪地对台下的民众三个方向深深鞠了三躬,才稍稍将情绪扭转过来。他清了清嗓音对着麦克风大声讲道:“各位同志们,进步民主党第二次总统胜选的庆祝大会现在开幕了!在这取得继续执政权的胜利日子里,我们要在全台湾欢庆这一伟大的胜利!下面,请即将上任的总统田旱谷和为选举立下丰功伟业的领导人集体到主席台就坐。请大家热烈鼓掌!”

在震耳欲聋的掌声和欢呼中,就像是演独角戏似地,田旱谷一个人从右侧走上主席台。由于他的身材不高,因此需要尽力昂首挺胸以壮声威、高举双手向大家示意。紧接着进民党的大小党魁们鱼贯而出,将田旱谷簇拥在主席台中心排成一排,向台下的党员们鞠躬致意。可能是由于几个月来选战的劳碌,田旱谷的气色更加苍白,兴奋之中总在尽力掩盖着些许疲态。当大家在主席台坐定之后,田旱谷左右的两个位置还是无人就座,使台下群众充满狐疑。陈汉章马上又高声宣布:“现在请我们台湾独立理想的创史人黎沃生与解栋洋二位先生在主席台上就座,列席我党会议!”台下党员先是因惊愕暂短的静了一下,紧接着响起了更热烈的掌声与欢呼声,在其中还夹杂着几声苍老凄厉的日语万岁的口号声。紧接着,志得意满、不可一世的黎沃生与解栋洋出场了,他们在乱糟糟的声音中从右侧幕布间隙中走上主席台,在与进民党党魁们的一阵谦让之后终于落座。陈汉章对这两位一直不太感冒,可大会司仪的职责所在,不能掺杂个人情绪。他只能皱了皱眉头,再次大声宣布:“现在大会开始,首先请率领进民党不断走向辉煌的田旱谷总统讲话!”

田旱谷踌躇满志地走到讲台前,笑容满面地开口了:"尊敬的黎沃生与解栋洋二位先生,尊敬的我党领导同志们,尊敬的在座各位同志们,全体党员以及支持我们事业的同胞们!感谢大家艰苦卓绝的努力!我们终于再一次战胜了外省人政权!这标志着我们建立第一个真正台湾人的政府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这是一个非同一般的历史时刻!这是我们党的新生!是台湾人民的新生!是台湾的新生!"这些话是田旱谷一连气喊出来的,看来他受现场情绪的感染而激动,不像以往说几个字就要顿一顿而且往往拖着有气无力的长音。“为了实现我们的理想,在几十年的奋斗中很多同志做出了巨大牺牲。对于已逝的同志,我们要记住他们的功绩,抚恤他们的遗属;对于还在工作的同志,我们要论功行赏,重用他们!无论是昨天今天还是明天,凡是为本党理想做出贡献的同志我们都不会忘记他们,都要给予丰厚的回报!这次胜选,是我党理念的胜利!这次胜选又是我们实现理念行动的开始。这次大会我们要制定出实现我们理想的步骤与时间安排,望全党同志团结一致,再接再厉,为在不远的将来实现台湾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而努力拚搏!谢谢各位!”

台下又响起了暴风雨般的掌声,还夹杂“田总统万岁”、“台湾万岁”的欢呼声。田旱谷双手挥了挥,做出谦虚状:“谢谢!谢谢!”紧接着,按大会原来的议程要由黎沃生代表联台党致贺词。可由于昨夜在进民党总部协商田旱谷就职讲话时,黎沃生竖持取消“四不一没有”得不到认同而不满。因此黎沃生决定不在进民党庆祝大会上发表讲演,给了田旱谷一个小小的颜色看。经过进民党努力争取,最后达成由联台党诗人冯无楚朗读他为进民党连选连任新创作的一首《台湾的新生》四言诗作为祝辞。冯无楚身体很瘦,白苒长须倒很有一些仙风道骨的清矍。他颤巍巍地走到台上拿出一张打字纸开始照本宣科:

“天地不分,万物混沌。

盘古开天,遂有宇宙。

即又辟地,遂有台岛。

台湾人民,自成一体。

此承天授,与华何干?

及至甲午,民始启智。

天皇仁爱,泽吾众生。

抽筋剔骨,愿作皇民。

欧战烽起,皇军驰骋。

挥刀横向,亚洲共荣。

有我台民,竞相效命。

男为军驱,女为慰妇。

此皆自愿,傲骨铮铮。

心思日皇,四海一统。

惟恨蒋氏,驱之洋东。

擅将吾岛,并入华疆。

欲食其肉,欲寝其皮。

先有黎氏,忍辱负重。

潜入其党,尝胆卧薪。

终有时日,倒蒋逼宫。

后有田氏,当世枭雄。

即有深谋,换柱偷梁。

又有远虑,立我台国。

大陆苟且,真为纸虎。

只有恫吓,不敢实攻。

举国举家,普天共庆。

自今往后,台湾永生。”

当冯无楚在台上摇头晃脑地朗读这首反华歪诗时,台上的黎沃生与解栋洋得意洋洋地半闭着双眼,可台下很多进民党的中青代党员却有些愕然失色。这些人都是对日本持友好感情的台独分子,他们追求的与日本平等的国家地位,无法接受诗中所表达的这种甘为异族顺从之奴的思想感情!逐渐垒加起来的不满终于爆发到了冯无楚的身上,台下开始响起了嘘声,叫喊声四起:“下去!你这只无耻老狗!”“滚下去!这是进民党的庆祝会,不是向日本鬼子的效忠会!”“你这个日本鬼子王八蛋滚下台去!”“噢……噢……”到底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了,冯无楚下巴上几根胡须哆嗦着,干瘪的嘴唇上下嚅嗫着:“你,你们……别不知好歹呀!”这句话更加激起了公愤,台下开始有水果、矿泉水瓶等杂物向冯无楚扔去。不知哪里扔来的一个鸡蛋正砸在他的脑门上,蛋黄和蛋清流下来糊住了他老眼昏花的双目。冯无楚说不出话来,只能恼羞成怒指着台下的青年,气得语塞。这个过程中,田旱谷一直在与周围的干部们相互交谈,根本没注意到冯无楚都说了些什么。等到哄声四起,很多台下的党员给主席台上的田旱谷递上了表示抗议的纸条。坐在田旱谷身边的干将李绿荣、林苑天等人也很不以为然地摇着头,田旱谷才看到会场气氛不对,他向陈汉章挥了挥手,陈汉章马上命令让两个保卫人员将这个不识时务,只会帮倒忙的日本殖民时代的前朝遗老冯无楚搀了下去。

冯无楚主演的一场闹剧终于过去。接下来是进民党中青年一代台独分子的发言,他们的激进言论又使会场进入了高潮。直近中午,大会在热烈的气氛中结束。散会后,绿色阵营在台湾全岛开展了总统胜选大游行,台独群众的热情空前火热,毫不逊于大陆文革时期的红卫兵小将,台独势力在大中国的政治版图上也跃至高峰、喧嚣一时。

冯无楚这篇既烂又奇的歪诗马上被在场记者发回了各自的媒体并带来了直接的政治恶果。第二日世界上各大媒体刊登了全文并标以各种大标题,其中最让进民党难堪的就是美国《华尔街金融时报》的通栏大标题《进民党最终的政治目标可能是使台湾重回日本帝国的统治之下》,一时间冯无楚与田旱谷受到包括有民族自尊的台湾人在内的全世界华人的唾骂。田旱谷还在党内遭受到大量指责与质询。最后在万般无奈中,他于三日后在进民党总部召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让进民党的主要干部全部为自己站台。而且不顾黎沃生的坚决反对,没有邀请联台党的任何人士。田旱谷发表了一个《本人绝无使台湾与日本国重新合并的政治意图》的五十六字声明,并自己当着媒体记者逐字逐句地朗读一遍,才算逐步平息了这场政治风波。

虽然冯无楚这个驴粪蛋差点搅了进民党庆祝胜利的这锅汤,当晚九时许,在进民党的台北汉生路九号总部还是按时召开了进民党领导高层会议,会议公开议题是进民党全面接收政权的计划与步骤的安排,会议的秘密议题就是讨论“第二次选战胜利后台湾建国之方略”。面积将近五百平米的会议大厅内灯火通明,四周绿色的窗帘映照使房内的笼罩着一片浅绿色的光晕,使与会人员本不光润的皮肤更加蒙上了一层茶色。“台湾进步民主党第二次执政庆典”大横幅挂在会议室的正面墙上,下面是田旱谷大幅画像。那原是中华民国国父孙逸仙应该在的位置。与会诸人都为白天大会气氛所鼓舞,正襟危坐,一片开国功臣等候新登基皇帝册封那样挚诚、巍然。田旱谷照例还是最后一个走进会场。可这回他破了例,不是坐在那里等大家去与他握手,而是主动到各个座位上与大家一一握手,分别还加上一两句勉励的语言,一幅君临天下但又礼贤下士的王者之风使大家非常感动。田旱谷的善于权术、笼络部署的政治手腕可见一斑。

当大家再一次坐定之后,田旱谷站在自己的画像下径直开腔:“各位同志,今天是我党巩固了在台湾政权的日子,也是台湾共和国奠基的日子。激情过去要的是清醒的头脑,来指导我党一步步走向最终的胜利。如果说过去几十年来我们是在理论宣传、组织群众这些务虚的方面做出了成绩,那么今后我们就要在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诸方面推进台湾独立做务实的工作了。”他的嗓音突然沙哑了一下,于是停顿下来,拿起水杯喝了口水,又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我认为今后,党的工作就是政府的工作,政府的事情就是党的事情,要党政合一,这是进民党执政的真谛,我们反对他们外省人、外省党的统治,但我们要学习他们的方法,尽全力推进台湾共和国这一主权国家的诞生。”

他说到这里,在座诸人不约而同地相视会意一笑,进民党上台的两大法宝尽在田旱谷这几句话中。一是将台湾人民分裂为本省人与外省人对立族群,二是为达政治目的而不择手段。“在我们走向建立真正的台湾共和国之前,大家议一下还有哪些重要的事情要在本人这个任期内解决?”会场马上就活跃起来,一来是为了表白自己在这次胜选中的功劳,二来是为了表现自己在国家治理与政治斗争的真知灼见,几个人几乎同时开了口:“我来说!”可能田旱谷觉得这样有些混乱:“还是你们举手,我来指定吧!”幕僚长陈汉章被指定首先发言:“一个国家的正常运转,必须有一个有序的行政架构与人员体系来执行,我觉得第一要务是彻底清理整肃政府机构,首先从各部门首长,然后到具体工作人员全部调换成具有坚决台独理念的同志。”田旱谷连连点头:“对!对!”他又想了一下:“但不要操之过急,不要让人民看出我们这个动作,不要造成政府行政上的混乱。这样,用两年时间分步解决这个问题,由汉章拟个计划。”

陈汉章又接着说下去:“新内阁的人选的确定也很紧迫,而且至关重要。自古以来爵以酬功、职以授能。但现在我们只有政府职位而无上古分封之爵,如何调配人事安排?”说到这里田旱谷高声打断了他的话:“人事安排不在这次会上讲,我自有考虑。总之政府的人选原则已定:是一曰德,二曰能,三曰功。德是必须有坚定的台独理念,能是可以胜任党给予的工作,功是在我党斗争中做出过成绩与贡献……这些我自会圣心独断。” 圣心独断本是朝臣请皇帝对朝政做出最后决断的恭语,田旱谷这里实在犯了语义不确的逻辑错误。紧接着林苑天被指定发言。他是美国西点军校毕业生,党内公认的军事家,内定的国防部长:“我党第二次执政成为现实,台湾共和国的建立也走上历史进程的时间表,大陆对我们的军事威胁也就从语言变成实质的势态。因此台湾的防务问题立刻就要作为本届政府的最紧迫的议程。作为我军当前要务有四:一是将军队和平时期的一般性训练转变为针对大陆进攻的战争训练体制。二是加强国内军事设施建设以适应战争需要。三是自主研制可以反制大陆攻台的武器系统,四是加强战略贮备,向美国购买一切他们能提供的武器。当然也不排除向其他友好国家购买武器的意向。”

他发言的时候,在座的很多人都流露出很不以为然的神态。号称外交专家、内定为外交部长的谢荣努插嘴打断林苑天的话:“老兄,大陆还是有上亿人口吃不饱饭的贫困国家,你怎么相信他们会有能力攻台?大陆能勇敢到甘冒受到美国核子武器攻击的危险?哈!你太胆小如鼠了吧?”紧接着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数落了林苑天一顿,意思都是他过于把大陆的军事能力看重了。田旱谷见林苑天很是尴尬下不来台,于是出来圆场:“小林是我党军事专家,他从专业角度这样考虑是没有错误的。他的这些意见,我们可以从长计议。”但从当时的会议上的感觉,在场的任何人也都没有把台独会走向惨烈的战争当作一件真正会发生的事情。

当很多关于新政府成立的具体事项谈过之后,会议又再次讨论了总统就职演说的具体内容,田旱谷定了调子:一是要有台湾是主权国家的表述,但不可过度,让台湾主流民意认可。二是让大陆能下得来台、不惹恼大陆的舆论,引起风波。三是尽量让美国放心我们不制造麻烦。他特别叮嘱:“总之是力求政权的平稳过渡。总统就职演说的内容由陈汉章先生负责,原则是绝口不提独立之事,一定要事先通过外交渠道或其他渠道告知华盛顿,得到他们的同意才能定稿,然后经我党高层会议讨论通过。”

最后,田旱谷面带诡谲的微笑作了总结发言:“目前台湾独立还是处于可做不可说的阶段。我们的外交语言不直接宣示台湾共和国,但我们可用各种外交方法否定一个中国的内涵,在台湾岛内做一切有关独立的实事。我们现在讲过‘四不一没有’的话,将来还可以一个一个去推翻它!好,折腾了这么长的时间,大家都累了。你们的太太、先生都在骂我田旱谷太没有风花雪月之情了。现在我以党主席的身份命令所有人各回各家去陪伴你们的太太与先生,不准去娱乐场所!散会。”在二次上台后,进民党在政治、外交、文化、军事、人事安排五方面的本土化目标开始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有步骤地加以实施。进民党彻底控制了台湾之车的前进方向,这些给了田旱谷与进民党高层推进实质台独以极大信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