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放

南宫清远 收藏 9 23
导读:第六章   “当今天下 列强环视 各置代言而至军阀混战 北洋无能 再丧国权 至令学子振臂而国人深怨 观我神州大地 南北纷乱 天下不安 又唯我武林独善尔 不闻天下悲苦而独善其身是谓懦 我南宫世家虽有避世之心 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南宫不欲座视 武林不应独善 侠之大者 当为国为民 此邀同道于已未重阳 姑苏澜园 南宫别业 共商国事 愿江湖能同此心 南宫世家 南宫正毅 顿首 ”一纸由南宫正毅手书的“武林帖”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了大江南北,一时间南宫世家上上下下均为此事忙碌了起来。不过这其中也有例外,这个例外自然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六章


“当今天下 列强环视 各置代言而至军阀混战 北洋无能 再丧国权 至令学子振臂而国人深怨 观我神州大地 南北纷乱 天下不安 又唯我武林独善尔 不闻天下悲苦而独善其身是谓懦 我南宫世家虽有避世之心 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南宫不欲座视 武林不应独善 侠之大者 当为国为民 此邀同道于已未重阳 姑苏澜园 南宫别业 共商国事 愿江湖能同此心 南宫世家 南宫正毅 顿首 ”一纸由南宫正毅手书的“武林帖”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了大江南北,一时间南宫世家上上下下均为此事忙碌了起来。不过这其中也有例外,这个例外自然就是南宫清远。

八月中旬的黄浦江上舟楫依旧,南宫清远、释智信、唐翎三人此时正静立江边。“呼~”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之后,南宫清远打破了三人之间的沉默说道:“和尚,说到底阿翎又或是你都和我不同,我们南宫世家本身的开明程度不算,就我自己而言也是身具家族的无上信物,这一点阿翎又或和尚你所不能比似的。一个人回到了过去,想回自己家里去看看这也是人之常情,但‘蜀中唐门’一向都以其神秘著称放阿翎自己回去实在还是让人不放心,这一趟就麻烦和尚你了。总之安全第一,别被人打当那什么什么给灭了。”释智信咧嘴一笑道:“嘿,知道了。”南宫清远侧头看向唐翎,唐翎微微一笑:“安啦,唐门再吓人那也是对外人,我怎么也是唐家的人。不会有什么事儿的,放心放心,再说了我这不是还有一张你们南宫世家的护帖吗,像你们南宫世家的面子我们唐门一般还是回给的。”听了唐翎这话,南宫清远笑着拍了拍唐翎的肩膀,“那好,自己当心了,走吧,去码头,送你们上船。”

送走了唐翎与释智信之后,南宫清远难得的一个人清闲了下来。一时意动之下,信步到了外滩。“十里洋场”这词儿南宫清远还是知道的,此时有机会见见“原版”的风貌,南宫清远也乐得观山望景,东张西望起来。正行走间,路边一辆黄包车的车夫搭话道:“先生,要车吗?”南宫清远抬眼看看车夫,见到仅仅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车夫而已,一时兴起也就乐呵呵的坐上了黄包车,吩咐车夫道:“有什么好的茶楼之类的,你拉去就是了。”那车夫当下应道:“好咧,春风得意楼,走喽。”听到车夫报出的地名后,南宫清远想了一想,没什么印象也就懒得去想了,任由车夫拉了穿行在了上海的街道上。

在第一眼看来,这“春风得意楼”应当是一家不错的茶楼,这是南宫清远下了黄包车后的第一感觉。付过车费之后,南宫清远随意的步入了楼中,自有茶博士引了往楼上而去。上了二楼,南宫清远左右看了看,只见左首窗边那一桌人正在此时站起身来。位置不错,南宫清远于时站了下来,茶博士自然明白南宫清远的意图,当即快步上前收拾起桌椅来。不一会儿便收拾了个干干净净,南宫清远微微一笑,坐到了窗边。向茶博士要了一碗毛峰之后,悠然的望向了窗外。这一望之下,却不由得愣了。“银狐”,那个南宫清远十分熟悉的招牌竟然就出现在街道对面的不远处!“紫珑大姐,‘银狐’以前开在上海的吗?”南宫清远在心中向南宫紫珑问道。收到南宫清远这个问题,南宫紫珑不由讶道:“是啊,按西元算的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的很长时间里,‘银狐’都是开在上海的。你不会是不知道吧?难到白莹没跟你提过她‘银狐’的历史?”南宫清远嘿然道:“大姐,我认识莹姐的时候您已经在我身边了,她跟没跟我提过,您应该知道的吧。”南宫紫珑一时没有回尖,似乎想了一想之后这才应道:“嗯,我认识她很长时间了,有些东西习惯了就不觉得了。你这样一说,倒好像白莹真没跟你提过这档子事儿。哦,对了,你打算过去瞧瞧吗?”南宫清远肯定道:“这个当然,不知道也就算了,这会儿见到了不进去瞧瞧说不过吧。”

时间过了一个多小时,南宫清远饮完茶后施施然的来到了“银狐”的大门口。抬头看了一眼“银狐”的店招,南宫清远嘴角微微一扬,推开“银狐”的转门走了进去。在踏入“银狐”的一瞬间,一股异样的感觉转遍了南宫清远的全身,不由自主地南宫清远提起了身上功力,随着南宫清远功力的凝聚那异样的感觉亦被排除了开去。“这感觉是好像是让人进来了又自动转出去的结界,这搞什么啊?”南宫清远心中略微诧异的想着适的感觉,一边脚步不停的往“银狐”内走去。转过屏风,出现在南宫清远眼中的是一个相当熟悉的布局,嘴角一咧心中寻思起来:“嘿,似乎莹姐酒吧的布局有什么讲究啊,看上去跟北京都的那一家一模一样嘛。”正寻思间,南宫紫珑的声音又在南宫清远的脑海中响了起来:“啊?你真不知道?这是什么布局吗?”南宫清远有些不奈的回应道:“大姐,您确定您跟我说过这布局的讲究吗?反正莹姐是没跟我提过,这您应该知道的。”顿了一顿,南宫紫珑说道:“嗯,这个好像是吧,反正这些年来我跟你们南宫世家的好几个家主说过这种布局里面隐含着上古道门的阵法,虽然不是很特别,但是招个财进个宝什么的总是可以的。”听到南宫紫珑的这个说法,南宫清远在心中嘿嘿一笑,随即来到的吧台前,眼光扫过酒吧大厅,除了吧台内的白莹正在调酒之外,吧台旁还坐着一位容然清丽的白衣女郎,一袭合身的白色旗袍上点缀着几片墨然的竹叶看上去十分的淡雅。女郎身后还站立着一个身着灰色长衫的壮汉,也不知是保镖又或是别的什么人。坐到吧台前,眼看着吧台内那位“八百年前”的白莹正专注的调酒,南宫清远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南宫清远不说话,不代表别人不会说话,白衣女郎身后的长衫壮汉便在这时开口道:“小伙子,不错啊。竟然可以稳稳当当的走进来,还若无其事的坐在这里。”南宫清远一愣,随即醒过,不由好奇道:“‘银狐’是打开门做生意的,这门口竟然还有‘人’给布了‘鬼打墙’的结界,不会就是二位的手笔吧?”长衫壮汉回道:“我家小姐来这里喝两杯,当然不希望不相干的俗人打扰。”南宫清远眉头一扬,没有再说什么,那长衫壮汉也适可而止,同样没有进一步说什么。这时,白莹适时的将调好的酒放到了吧台上,侧头对那白衣女郎说道:“好了,为你量身定制的,尝尝吧。”那白衣女郎还未说话,南宫清远却已经闻出了杯中的酒味儿来,“紫竹叹”南宫清远脱口而出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