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漫漫旅途 活口

沃尔夫.弗莱 收藏 2 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他睡得很香,正在做梦,一个非常甜美的梦。雄伟豪华的皇宫里,伟大的皇帝陛下卡拉尔斯七世手捧着绝世珍宝火魔石,满面笑容,所有皱纹都挤在了一起,那张老脸看起来简直像个核桃一般。浓妆艳抹的姐姐整个娇躯紧紧贴着陛下的身体,妩媚的眼睛却瞟着自己,目光中闪烁着大功告成的喜悦。朝中的王公大臣们团团围着自己,或惊羡,或妒忌,却都向他称贺不已。而自己穿着一件鲜艳的衣服,胸口上别着新颁发的伯爵徽章,得意洋洋地站立在人群中央,故作谦逊地对大家吹嘘自己是如何艰苦卓绝地寻访到这世上罕见的奇珍异宝。

多么美的梦啊……

可是美梦醒的总那么快,身旁突然的异动令他很是心烦,但更让他心烦的却是居然有人在用手不停地扇他的脸颊。

库拉斯子爵迷迷糊糊睁开眼,正欲发作,却赫然发现一把雪亮的“阔剑”抵在自己的脖颈上,顿时浑身一激灵,人立时清醒了不少。眼前景物渐渐清晰,昏暗的灯光下,一名魁梧的大汉站在床边,那柄散发着森森寒气的“阔剑”就紧握在他的手中。

“血蝎子!”库拉斯惊得叫出声来,顿时睡意全消。这名大汉一身火红劲装,脸上还蒙着一块红布,红布后面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冷冷地盯着他,凛然的杀气令他浑身冷汗直冒。“我这里戒备这么森严,他是怎么闯进来的?!看他这一身奇异的装束,莫非此人就是传说中的暗黑门中第一杀手——‘血蝎子’?!”

“他不是‘血蝎子’……”大汉身后又闪出一位身穿黑色紧身衣黑巾蒙面的女人。

“你……你们是……是谁?”库拉斯声音已经开始发颤。他斜过眼睛看一眼身边的宠妾,她仍然沉沉地睡着,呼吸平稳,对身边的事情一点儿没有感觉,显然是已经被打昏过去了。

蒙面大汉冷哼一声:“我叫赵庆,她是凯瑟琳!”

“白蛇!”库拉斯轻呼的声音带着哭腔。居然能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幸会这位名扬埃拉西亚大陆的女独行大盗,自己是不是幸运得过了头?“我的……钱……和……和珠宝……都在那……那面墙,那面……墙角的箱子里,二位英……英雄……随便拿……”

“不必客气!”那位自称赵庆的蒙面人冷笑一声,“阔剑”猛然向前一送。

库拉斯只觉得脖颈一凉,立刻知道自己完了。一股激血喷洒而出,他想大叫,可惜怎么也叫不出来,只是从颈部的创口中发出令他毛骨悚然的“咕嘟”声。疼痛很快消失,接着是一种奇特的麻木感觉,身体好象变得轻飘飘的,渐渐的没有了任何感觉。

“我就这么死了……”这是库拉斯最后的想法。

凯瑟琳目瞪口呆,怔怔地看着这一切。事情这么快的结束了,快得让她一时间接受不了,恍然如在梦中一般。原以为赵庆会义正词严地斥骂教训对方一番才会动手,没想到这位看起来很厚重纯朴的年轻人说动手就动手,出手这么利索,利索的让人不可思议,仿佛对他来说杀一个人是一件很平常、很微不足道的事情。今夜这两个古怪的年轻人的卓绝表现令她又是钦佩又是害怕,他们不但武艺高强,而且心坚似铁,平常时看起来不过是两个很平常的小伙子,可一旦面对敌人,他们会变成恐怖的杀人恶魔,下手果断狠辣,决不留情,没有丝毫仁慈。

“天啊,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

赵庆面无表情,顺手扯过床上的一张狐皮,一边用力擦拭着手中环首刀上的血迹,一边轻声吩咐道:“你去打开那个箱子,看看火魔法石是否在里面。”

凯瑟琳默默地走到墙角,打开那个大木箱,顿时呆在了那里。木箱里面堆满了奇珍异宝,在昏暗的灯光照耀下闪闪生辉,那流光溢彩耀得她眼花缭乱,目眩神怡。她定了定神,在里面翻捡出,一个长方形的小木盒,打开一看,正是那颗价值连城的火魔法石。这珍贵的火魔法石品质上乘,色泽圆润,晶莹剔透,散发出娇艳欲滴的迷人光泽,真是世间罕见的宝物。

赵庆沉声道:“顺手拿两件好携带的,不要太贪!”

凯瑟琳应了一声,又精挑细选了两颗价值不菲的宝石,连同火魔法石一起装进了腰间的钱袋里。转回身去,却见赵庆正将床上被单四角提起,将库拉斯的宠妾裹在其中。

“你在做什么?”凯瑟琳讶然问道。

“王随那小子要我带个活口……”赵庆手上不停,将那妇人用被单裹了个严严实实,犹如一个铺盖卷儿,只露出了个头,然后掏出绳索,开始捆绑。

凯瑟琳皱了皱眉头,不解地问:“要活口干什么?”

“谁知道……”赵庆已将那妇人捆成一个大包袱,抗在肩上,大步向门外走去。

凯瑟琳摇了摇头,王随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却是一肚子鬼主意,谁也猜不透他。看着赵庆手中的“包袱”,只见那妇人一头长发披在被外,皮肤白腻,容貌极是艳丽,难得的是赵庆居然毫不心动,一点儿没有贪恋美色的意思,真是个铁骨铮铮的硬汉。要是换了王随那小子,难保会干出什么事情来,至少手头上的便宜是要占够了再说的。

两个人趁着夜色,扛着库拉斯的宠妾,绕过园中来回巡视的守卫,一路无惊无险,按原路返回,翻过院墙,来到了王随藏身的大树下。

王随轻如狸猫地从树上跳了下来,张口就是:“火魔法石找到了么?”

赵庆看了看凯瑟琳。

凯瑟琳没好气地白了王随一眼,反问道:“司柏大叔呢?”

“我让他先出城等着咱们——驿馆是住不成了,明天天一亮,库拉斯的人发现出了事,肯定会全城戒严大搜捕,那时候咱们就根本没法脱身了……是我有些疏忽了,没想到这一点,以为还是在汉军里呢,摸完敌营自会有大队人马来接应……还好补救得及时,我让那老小子先走一步,把车马行李都先带出城,等咱们会合后赶紧撤离这座小城……咦……这是什么……啊……这就是你们抓的活口么?哈哈,长得挺漂亮啊……嘿嘿……皮肤真光滑……哎呦……该死的白蛇,我又没有碰你,你掐我干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