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


众总兵狂奔了约有一炷香的工夫,终于率先爬上了山顶,只见山顶已被清理出了一个约十丈见方的区域,有二十几名军士正在那里向火取暖,从服色上看,也是守卫帝国心脏的精锐-----近卫羽林军。见众总兵扶木而来,那些军士俱各大声喝彩,并纷纷手指空地高声道:“扔下圆木,速速下山!”“快!快!快!”“后面的赶上来了!”

几个总兵被他们催的心下发虚,慌忙扔掉圆木,急奔下山,那牛头山的阳面陡峭异常,几乎毫无道路可言,四下里一片枯枝荒草,荆棘丛生,众人挥刀开路,一路奔下,战袍却还是被划的七零八落,棉絮与雪花混在一处,个个都如同打了败仗的珍珠鸡一般。

慕容延钊好容易第一个砍开密林,冲到山脚,却发现一潭碧绿的湖水横亘面前,水面宽阔,水汽弥漫,沿岸竹林茂密,岩石交错,这潭湖水位于两座山峰之间,无路可通,只有一个小小的破败的渡口,两只小船没有系绳,随意的靠在岸边,李处耘一刀砍下一截毛竹,钩住一只小船,把它拖向岸边。这时突然听得一阵脚步声响,山坡上又冲下一伙人来,众人定睛一看,正是王义等水师军官,也是个个气喘吁吁,战袍凌乱,一见到野渡小船,顿时如饿狼般猛扑上前,绰篙使桨,人人配合有序,那王义将竹篙只一点,小船如箭般离岸而去。

陈先等人如梦方醒,手忙脚乱的上船划水,不料由于用力不均,那小船只是在水面上团团打转,并不前进分毫,领先的水师众人见状哈哈大笑,高声唱道:“爷爷生在长江边,云帆相接水如天。……”船桨上下纷飞,小船扬长而去。

这时岸边陆续又有不少将校赶到,有的开始砍伐毛竹,意图打造竹筏,有的却盯着众总兵的小船,不知在打什么主意。陈先见形势危急,不禁大为焦躁,怒喝一声道:“韩猛、田起去左舷划桨,钟旺与从富兄到右舷,杨收操舵,延钊兄与处耘兄不可乱动,只伏在舱中!”众人都知他久在水军,惯于弄船操舟,加上此时情况十分紧迫,竟然无人异议,都按着他所说各自就位,陈先跳到船尾,操起竹篙,往湖边礁石上尽力一点,小船划开水波,笔直前行。

众人见小船终于向前,低声欢呼了一阵,还是不敢懈怠,奋力向前追赶水师人众。慕容延钊与李处耘伏在小船中间,有万千气力也使不出来,不禁相顾苦笑,李处耘道:“尽曰:北人骑马,南人乘船。今日方知也!” 慕容延钊点头小声道:“众人同心,其利断金。正是此时之事。”

小船近岸,只见水师众将的小舟被遗在两块礁石之间,人却早已没了踪影,李处耘第一个跳上岸大声道:“众家兄弟,我们且赶上前去,这仗才刚刚开始,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众将见他斗志昂扬,不禁大受鼓舞, 韩猛大笑道:“痛快!痛快!有趣!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