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与征服 第二卷 天下布武 第五十八章 入山

坤沙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size][/URL] 陈先认得说话之人乃是帝大军事学院海军系的学员,海军大元帅王晖的长子王义,此人年纪虽轻,却素有勇名,瓜洲水战、钱塘江大战都曾身先士卒,斩将夺船,在水师中人称“小霸王”,如今风头甚劲,其余几人,也都是水军中的青年俊彦,分别是王义的二弟王庆、三弟王进以及远洋舰队司令官钱涌之子钱清。 陈先怕双方又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


陈先认得说话之人乃是帝大军事学院海军系的学员,海军大元帅王晖的长子王义,此人年纪虽轻,却素有勇名,瓜洲水战、钱塘江大战都曾身先士卒,斩将夺船,在水师中人称“小霸王”,如今风头甚劲,其余几人,也都是水军中的青年俊彦,分别是王义的二弟王庆、三弟王进以及远洋舰队司令官钱涌之子钱清。

陈先怕双方又要冲突,忙上前一步抱拳道:“大郎长久不见,真是越发精神了,水军兄弟无须应那越野之试,或许不能体察我等的……”那王庆生性直爽,不待陈先讲完,早已嚷道:“侯爷差矣,谁说我等不需入山?此次海军系的学员与陆军一样,都要参加那野外试炼。”王义笑道:“我原先尚还有些忐忑,如今见了陆军的将爷们才知道,这帝大第一期执牛耳者原来是非我海军男儿莫属了!”钱清道:“听教官们讲,皇上会亲自驾临,还要为那些获胜的将官们赐爵,他们的声名与事迹将会传告乡里,名字刻上石碑,永远树立在帝大的校场之上。”王进按捺不住,大声道:“那我等还在此罗嗦什么,自当速去准备才是!”四个人年轻气盛,行动迅速,当下也不理睬陈先等人,急匆匆穿门而出,自回宿舍整顿行装去了。

剩下一帮陆军总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觉尴尬异常,田起怒道:“我随大帅起兵以来,大小数十战,未尝被人如此轻看,诸君若还有些血性,便与田起一道共闯此关,纵是龙潭虎穴,也要踏平了它!若是真被这些海军小儿夺了魁首之位,四下宣扬,今后叫我等还有何脸面去见大帅!”韩猛、杨收俱是咬牙切齿,怒发冲冠,慕容延钊与李处耘面有惭色,张从富一脚踢翻了桌椅,大声道:“拼了!拼了!”

第二日一早,朔风飞扬,彤云密布,四百余名学员在大校场中排列整齐, 军容十分壮观,另有大批的帝大各科学子听闻军事学院有此盛事,未等天明就翻越龙王山,赶来观礼。文部大臣兼帝国大学校长唐风亲自发令并擂响战鼓,众军争先恐后,一涌而出,直奔群山而去。

此次入山,陈先、韩猛、田起、钟旺、杨收、慕容延钊、李处耘、张从富八人穿戴整齐,各着软甲,腰间各缚了一把横刀,背负弓箭,除了两天的干粮和少量的生活用品外,其余物品一概不带,待唐风甫一发令,便发脚狂奔,谁知奔出帝大不足三里,突然漫天纷纷扬扬下起大雪来。

这场风雪来的煞是迅猛,漫山遍野顷刻间尽是飞琼碎玉,慕容延钊跑的性起,一把扯开衣襟,露出强壮的胸膛,在风雪中大步昂然而行。众人向南行不多时,一排连绵起伏的群山便出现在眼前,这帝都金陵地势险要,虎踞龙盘,一面环水三面环山,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在北部有狮子山、东平山、冶山,东南部有方山、灵岩山;城南是宁镇山脉西段的分布地,沿江边第一列分布着栖霞山、南象山、 幕府山 ;第二列有灵山、紫金山;第三列的山最多,有汤山、方山、牛首山等等;除了这些有名称的山丘外,还有许多无名岗地间杂其中。

(相传当年秦始皇在咸阳登高远望,见东南吴地方向有王气升腾,始皇大惊之下,求助于方士,方士献策在当地开挖十里秦淮河,截断龙脉,又以万两黄金埋于地下,镇住王气,故而该地得名为“金陵”,取“金子的陵墓”之意。

这王气龙脉一断,金陵城便陷入了轮回的怪圈,无论是东吴、东晋、还是宋、齐、梁、陈,这六朝都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同样的迅速立国,鼎定为都,同样的两代而亡,家国俱灭;这个怪圈循环往复,而后又有明、太平天国、中华民国陆续定都于此,命运大致相同,唯一稍有变数的是大明王朝,自一三六八年建国到一六四四年女真人入关,国运延绵二百七十六年之久,但是其间有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攻陷都城,建文帝自焚而死,其后大明迁都北京之事,此时距朱元璋开国仅仅只有三十四年,如果算上这个插曲,“定都金陵必为短命王朝”这个定律依然有效。)

牛头山位于城南四十里处,群山相连,高低起伏,眼下虽是冬季,但是山中松木却还是郁郁青青,在漫天飞雪的映衬下分外美丽。众学员一口气奔至山下,无不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却见山脚处如小山般堆着数十根圆木,每根都有六尺长短,一人怀抱粗细,又有军官十数人守在木山之旁,围着个火堆,笑嘻嘻的看着一众学员。杨收认得领头之人是原江宁大营西旱寨的都统杜寻,现在是负责京畿防务的近卫羽林军千总,当下笑道:“想不到帝大的小小考试连御林军都惊动了!” 杜寻见是杨收,忙上前躬身行礼,也笑道:“各位大人俱是天子门生,人中俊杰,这次考试更是非同小可,万人瞩目,自然要我们近卫羽林军出来做个公证,打个下手。”他这话说的漂亮,众学员更是大受鼓舞,陈先上前道:“既然是各位内卫大人主考,那就请出题明示吧!” 杜寻嘿嘿一笑道:“不敢,不敢,试题是陛下所出,就是请各位扛着这圆木上山,一人一根,速度越快越好!” 杜寻话音未落,慕容延钊已然奔上前去,大喝一声,右脚一勾,已将一根粗大的圆木甩到肩上,左手一扶,大步往山上奔去,其余众将也不甘落后,一人扛起一根,你追我赶,快步而上。

风雪弥漫,数百名军官各扛一根大木,前进在牛头山狭窄的山间小道上,这圆木每根足有百斤上下,肩扛如此重量在大雪中攀爬陡峭的山岭,委实是次艰苦的跋涉,但是一众学员个个咬牙争先,惟恐落于人后。高级班众总兵大多都有万夫不当之勇,气力较寻常将领都要高出一截,逐渐跑在了队伍的前面。

总兵班众将中惟有田起最不以力气见长,但他生怕掉队,扯了众人后腿,故而打起十二分精神,使尽全身气力,紧紧跟在陈先身后,奔到半山腰,田起已然疲累不堪,脚步似有千斤沉重,正待稍做休息,抹一把脸上的雪水、汗水,却突然间踩翻了脚下的一块山石,身体刹那间失去了平衡,说时迟,那时快,眼看就要连人带木一块跌下山坡,摔的粉身碎骨,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两只蒲扇般的大手自旁伸出,一把抓住圆木,连拉带拖的把田起拽了上来。田起惊魂未定,坐在雪地上大口的喘了半天,才发现救他的人正是慕容延钊。慕容延钊见他没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二话不说,扛起两根圆木,继续大步上山。田起一骨碌爬了起来,快步追上,急声道:“慕容兄,多谢救命之恩,还是让小弟自己来吧!” 慕容延钊呵呵一笑,迈开大步,带起一阵风雪,直扑山头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