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1/


现在跟在镰刀黑杰克右后方的机甲编号是红色小字体的“010 R·2612”。黑黄两色迷彩涂装的机体先进入人们眼帘的是四条圆柱状机械腿,模模糊糊有那么点“轿车直升机”下半身的影子,但给人的印象则根本不同:如果说“轿车直升机”的圆柱状机械腿还能被称为是“腿”的话,那面前这机甲的四足只能被看作是金属房梁。4人合抱粗细的金属柱上面还密密麻麻的排布着碗口大小的吸盘,“房梁”四面从上至下还有着全通式的沟槽,沟槽内寒光闪闪。再往上看,机甲的上半身的胴体部分和防空机甲“雷坎什-Ⅱ型”大致类似,只是上方车载雷达要更大一号,应该也有着不错的防空能力。但是绝不会有人把它跟“雷坎什-Ⅱ型”搞混,因为外形轮廓相差实在是太大了——这机甲一共有八只大机械臂,而且与“雷坎什-Ⅱ型”的机械臂相比要细长的多,在背后如蜘蛛腿一样的张牙舞爪的展开。手中挥舞着各种机甲用的枪械:微冲、突击步枪、重机枪什么都有,甚至还两手合持了一门无后坐力炮。这台机甲的防护不敢恭维,但是其瞬发火力的凶猛,只要闭上眼睛就能够想象的到。以这模样来说,肯定是属于打击机甲类了。

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俄罗斯装甲部队遭到游击队的伏击而损失惨重。为了对付这种低烈度武装冲突,俄罗斯当即开始研制专用的装甲车辆。俄军工厂将坦克的主炮拆下,然后尽可能多的装上机枪、无后坐力炮、火箭筒之类的武器,最后再配以少量反坦克导弹自卫。这种既没有坦克炮,又没有运兵能力的装甲车辆最终被定名为“打击者”。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对来自四面八方的威胁做出凶猛火力反击的“打击者”,非常适用于危机四伏的城市反游击战。于是这一思路受到了长期为游击战所困扰的以色列的青睐。以军按照自身的环境、经验和军事理念,经过重新设计制造,生产出了以色列版的“打击者”。美国取得了以版“打击者”的图纸,然后又依据美军的战场优势和先进科技,制造出了自己的“打击者”,并命名为“金属猎犬”。(PS:俄、以、美三家“打击者”的设计差异以后有机会再说。)所以当各国军队机甲化后,俄、中、以等国称这类机甲为“打击机甲”。美、欧、澳等国称这类机甲为“猎犬机甲”。

实际上,装备了专用反机甲炮的,并且专为机甲对战而生的主战机甲,已经背离了当初机甲是:“全地形,全环境的泛用型兵器”这一设计初衷。所以说,当世界各国机甲发展到第二代,并出泛用的中型机甲中最终衍生出打击机甲时;被很多机甲界的专家学者认为:这才是还了机甲的一个真正的本来面貌。事实也确实是这个样子,打击机甲的作战对象囊括了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等等等等——只要是战斗力比主战机甲弱的——的一切目标,把机甲的泛用性发挥的淋漓尽致。然而,打击机甲到了三战后期却发展的十分缓慢。这里面原因很多,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火控系统的操作问题。以三战时期的科技,电脑当然完全可以把发现多个目标——锁定——开火或制导的过程快速完成。但是即使是不考虑病毒、敌方的压制、干扰、攻击等方面,电脑摆脱不了的痼疾就是——规律性。无论使用怎样的模糊化控制,多少还是有迹可寻。电脑程序的规律性一旦被对方有经验的机师察觉,就会瞬间遭到秒杀——这也就是电脑操作的机器人始终不是机师驾驶的机甲的对手的最大原因。而在另一方面——机甲除了巨型的钢铁堡垒之外,基本都是单人驾驶的。要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不断做出种种复杂的战斗动作,这对于机师的技术和精神是外人难以想象的沉重压力。故此,打击机甲的发展往往就在机师反应操作不过来和被发现电脑控制规律而遭秒杀的两难选择中停步不前。

解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一句话:打击机甲,猛!但是驾驶操作绝对的难!那么现在面前这台“FH”的打击机甲怎么想都不可能是电脑操作的机器人,尤其操控的是能做出种种精细变化的机械手,而非直接控制武器瞄准开火;“FH”的机甲用机械手臂的数量这最直观的方式,显示出机师个人能力的天差地别。从这也反过来印证了“‘FH’单机作战能力天下无双”的此言无虚。念及次处,不少勇敢的机师都起了:“一旦开打,宁可自爆也要先消灭这机甲。”的念头。主战机甲比较打击机甲强在哪里?一是火炮射程,一是防护强度。现在这情况哪还有射程优势可言;厚重的装甲又被拆去。左思右想都觉得“大屠杀”就是眼下糟糕景况的专用形容词。

如果说跟在镰刀黑杰克右后方的这台打击机甲,多少还让大家心里有个谱,那跟在左后方编号是红色小字体“010 E·2410”的机甲,就彻底令众机师连门都找不着了。这机甲四足着地,小脑袋配上长长的脖子和尾巴,中间是肥壮的身躯,最后再加上背上的金属刺板,整个一个……机器恐龙??背上有刺板,那应该是剑龙吧;而且是只还未完工的机器剑龙,脚手架都还没拆。仔细一琢磨不对啊,哪有造机甲要搭脚手架的?又不是盖楼房。再细细一打量那铁灰色的“脚手架”:比铁笼密,比竹筐稀,倒扣在机器剑龙的背上,全身上下就只有脑袋和尾巴尖露在外面。可是又不可能是机器海龟、玳瑁什么的运输机械兽:背脊并非扁平而是十分高耸,再突出一些金属刺板,然后扣上一个钢铁框架。钢铁框架纵横交错,但是厚度却相当的薄,实在是看不出能有什么防护作用。接下来武器又在哪里?连个机械爪子都没,更别提什么手臂了,能操作什么兵器?尾巴漏在框架外面的部分又太短,无法来个什么“恐龙摆尾”式的招数;排除掉这些,似乎也只有武器内藏这个令人信服的答案了。大家也都不是小孩子了,所以也没人天真的相信“恐龙喷火”等动画片里的情节,不过除此之外也确实想不什么其他的套路来了。想象不出来那么只有靠推理了:没理由两台超猛的机甲再搭配上一台垃圾,何况是“FH”的中队长驾驶的机甲。它们三个走一起同时也说明了这三台机甲能够在同一作战情况下相互配合支援,然后再联想到这机器恐龙躯体内的巨大容量……两栖机甲?……还是能够自爆?……。未知产生恐惧,机师们越是东想西猜,就越是心下揣揣,不由得开始咒骂起“FH”的个型机甲设计者华重光来。

人人都能够猜测、好奇、旁观甚至是幸灾乐祸,华巅却不可以。5、600米的距离对机甲而言还不是说到就到。跑是绝对没机会了,不管怎么说,华巅这时表现的极其沉着冷静,充分显露出身为中将司令的从容不迫——这就叫:“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做了,大不了认了。这“现代艺术金属雕塑”的艺术品不是叫做什么“死神的俯视”吗?华巅这下总算是体验到了:镰刀黑杰克微微前倾,正在对他进行“死神的俯视”——地狱魔神血红色的狰狞圆眼此刻不断一闪一闪的调整着焦距,虽然明知道那只是红外滤光镜头,但是依然无人不在心下默念着:“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那镰刀黑杰克视其他主力机甲如同草芥,俯瞰一个渺小的人类还不有如脚下的蝼蚁一般。

大伙凝声屏气,注视着即将发生的一切;另一面“FH”的那两台怪异机甲也明显的拉开了距离,占好有利位置,搜索着敢于冒险的狂妄份子。眼看华巅就要落于魔掌或是惨死于脚下,就在这时,恰恰就在这时,镰刀黑杰克蓦然回首,镜头的颜色在空气中拉出上红下蓝两条浮光——转向机甲库的大门。所有脖子一齐转动,望向大门,果然又有一台高大的机甲步入了舱门。

进来的石纹涂装的高大机甲,胸口的白色编号也是“010”开头。尽管这又是大家不曾见过的型号,但是所有人还是立即的认出:这台是运兵机甲。它的特征实在是太明显了:双肩下移,换装上一对特大号的箱子,一直高出机甲本身两个头。箱子的式样有点象气象观测箱,就是那种四周箱盖上有百叶窗透气的观测箱。两只箱子上面现在都用白油漆刷上个大大的“女”字:这是新兵乘坐运兵机甲的典型标志。

运兵机甲是民族军三巨头之一的吕亮的发明创造。美军在三战早期就推出了一种“子母机甲”(PS:美军陆航UCAR后继方案的副产品。),超大型的机甲肩部本身就是一个小型的直升机平台,无人驾驶攻击直升机可以降落其上,而那个直升机平台又是一个翻板,以此来将无人驾驶攻击直升机收入肩部机舱。一架“子母机甲”能够携带4架无人直升机,美军编制2架机甲为一小队协同作战,这样一次就能够出动8架无人直升机。

中国当然没这么多钱来陪美军玩这种高科技游戏,但是吕亮手中一直掌握有民族军10万以上的机动步兵。因而对应“子母机甲”设计制造了运兵机甲,每个肩膀的运兵箱可以搭载2小队6名全副武装的机动步兵,以3打1的数量优势来对抗无人直升机,取得了满意的战果,所以运兵机甲的样式也都是大同小异。不过在实战中也出现了一个麻烦,就是因为战斗消耗或机甲被击毁的情况下,收容其他机甲的士兵入箱更换衣服装备的事情也是极其频繁的发生。说不清是有心还是无意,老有人跑错到女兵的运兵箱,这种状况在新兵的身上更加容易发生。以至于最后运兵机甲都有了个不成文的规定:在运兵箱上用大字黑“男”白“女”以示区分。也就是说:看到机甲肩上写“男、女”大字的,甭问,百分百是运兵机甲。

这时,“FH”运兵机甲的一个箱门打开,3个女兵飞了出来,远远的向这边招手,喊着些什么;只是由于隔了5、600米的距离,声音听不太真切。




——————————

衣上征尘:有时候真有这种冲动:干脆把华巅就这么挂了多好。不过第一章就把主角挂掉的话,后面还怎么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