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



在送走美国国防部长后,赵传林现在要抓的就是两件事。一是抓紧训练军队和诸备战争物资。二是积极寻找藉口与荷兰人开战,抢夺印度尼西亚。

攻打印尼和攻打新西兰不同。在宋军攻打新西兰时,宋国并未与英国政府签订任何停火协议,从法律上来说,宋国与英国依然处于战争状态,宋军不需国会批准就可以与对英国的殖民地新西兰动武。而目前印尼属荷兰人管理,要夺取印尼,就必须对荷兰人开战,这就是对另一个国家发动新的战争。按照宋国的宪法,发动的新的战争必须要经国会批准。否则,军事院的首长和军队重要领导就会被国会免职。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要对印尼动用武力,就必须找到一个适合的战争借口。但目前荷兰与宋国并没有什么深厚而尖税的矛盾,荷兰向宋国输入毒品也不能确保让国会议员们同意开战。同时,在民主国家,要发动战争,就必须要有利益驱动,至少要让一些具有较大影响力的企业受益,这样才会有人去游说国会议员,让国会议员们同意战争。因此,能否找到合适的借口和战争利益点所在,就是赵传林重点需要考虑的问题。

赵传林正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对如何发动战争一事头痛。这时,首相杨铁军和印尼华人武铭岩前来求见。刚一见面,杨铁军就对赵传林说:“刚刚收到商务部和海关部报告,说最近一段时间,印尼附近海域的海盗突然增多,对我国前往印尼的商船安全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同时,荷兰海关近段时间对我国输送的货物实行了类似于变态的严格检查,简直是鸡蛋里挑骨头,故意制造借口扣留我方货物,或拒绝我方货物入境,这严重损害了我方企业的利益,企业界对此十分反感,要求政府与军事院对荷兰施压,尽快解决这些问题。”

听了杨铁军的汇报,赵传林知道有又新的机会来了。由于目前宋国与英国仍处于战争状态,宋国商船容易受战英国战舰和海盗的攻周,因此宋国商船不敢单独运货到欧洲。所有需运送到欧洲的货物,基本上都是由欧洲各国商人派船来运输。其中,向来有商业传统的荷兰自然就成了最大的中转商,它们把大量的宋国商品集中运输到欧洲,再在欧洲转手出让给其他国家,从中获取了大量的商业利益。

从目前宋国的外贸格局来看,欧洲是宋国外贸的最大市场,虽然宋国商船可以直接到美洲开展商贸活动,但美洲现在独立的国家不多,只有美国和墨西哥等少数几个,而且这些国家现在还处于创业发展时期,市场需求量不如欧洲。目前,印尼海域出现大量海盗,使用宋国的货物难以运输到印尼的各个港口。货物既然运不进印尼,自然就无法销住欧洲。再加荷兰人故意刁难,宋国与欧洲国家之间的商贸更好困难,这当然会给具有出口业务的企业带来严重的损失。

赵传林认为这件事如果利用好的话,将是对荷兰人开战的一个有力借口。于是,他对杨铁军说:“依我看,这一定是荷兰人对我国禁毒的报复措施,荷兰的商品输入我国的少,而我国商品向荷兰商品输出的多,他们一直处于入超状态,只有靠毒品交易才能扳回一点局面。而现在我们禁毒了,拒绝荷兰的毒品入境,会给他们造成商业上的损失,他们近期从外交上进行了抗议,现在肯定是想切断我们与欧洲的贸易线,逼迫我们就范。”

“陛下,我们绝对不能向荷兰屈服。否则我大宋脸面何存?政府方面已经向荷兰提出了严正的交涉,但我想可能起不到什么作用,我建议在必要时对荷兰实施武力威胁。”首相杨铁军建议说。

“此举正合我意,我甚至想把事情搞大一点,借机对荷兰发动战争,把荷兰控制下的印尼抢过来,至少要让印尼脱离荷兰的控制,建立由我们操控的政府。这样更加符合我们大宋未来的利益。如果我们能够打下印尼,就能直接威胁到英国在亚洲最大的殖民地印度。我们可以随时对印度进行攻击,逼迫英国人与我国签定停战条约,这样我们就可以直接向欧洲输送货物了。”赵传林说道。

杨铁军对此表示赞同。随后,印尼华人武岩铭说:“陛下,政府最近让我组织人力,多介绍一些海外华人到我大宋定居,但在印尼的华人生活十分悲惨,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大量出逃,到大宋谋生。但印尼当局好象对华人大量出逃事件产生了戒心,开始对印尼华人进行严格临控,对外逃的华人进行惨无人道的征罚,从印尼介绍华人入宋的工作已经变得十分困难。”

吴铭岩的报告,赵专林无奈的说道:“华人在印尼受到的侍遇,就如同奴隶一般,比印尼土著人都不如。无论是荷兰人、还是印尼土著人,都把华人看成是畜牧一样的工具。我大大中华子孙竞然受到如此欺凌,简直毫无天理。这笔账我们迟早要和荷兰人算清楚。我要让印尼的华人成为印尼的主人。不过,现在时机不成熟。我看来这样,引进海外华人到宋国定居的事情不能拖延,你可以派人到欧洲、英国、美国一趟。招收一批留学英美的华人技术人才或技术工人。至于印尼这边,我自会想办法处理。”

武岩铭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们已经在美国、法国建立了组织,目前正在与当地的华工联系,应该可以取得一些成果。”

杨铁军又拉着说:“陛下,从这次商贸危机来看,我们的外贸网络还不够健全,禁不起冲击。我想,我们的海军应该走去了。到各个国家去访问一下,用舰炮帮国内的企业打开更为广阔的国际市场。我们应当与世界各国建立外交关系,让世界各国都有我们的产品,包括他们的殖民地。既然英国是领土上的日不落帝国,我们大宋就要做商品上的日不落帝国。”

赵传林点了一下头,“的确如此,我们现在已经完成了国内经济的初步建设,应该对外扩大了影响力了。不过,有件事我还是想建议一下,我们国家目前掌握有制造飞机的技术,但这些技术都用在制造军用飞机上了,我们应当发展一点民用航空业了。否则,从东海岸到西海岸坐车最快都要走四、五天时间,实在太误事了。如果民用航空业发展起来的话,就可以为公民们提供一种快捷的交通工具。”

杨铁军也点了点头,说:“我看主意可行,我们可以动员先动员一些全民所有制企业建立一个民间航空公司,开辟民用航线。而且,中央政府也可以购置一些民用飞机,用于紧急重大事态的处理。我看首批民用飞机还是由政府统一采购吧,不知道皇家图书馆中是否有民用飞机的资料,如果有的话,应当向参与竞标的公司开放一下,以减少研制的时间和费用。”

其实,杨铁军早就在打民用飞机的主意。从建国以来,飞机都是军队特有的东西。由于没有民用飞机,政府领导外出办事都只有坐汽车、火车和轮船,对出远差来说十分不方便于,他们也想有机会座一座飞机。而民间有钱富有的商人们,更是想坐一坐这种能在天上飞的东西。因此,宋国开放民用飞机是大势所趋,迟早都会出现。就算赵传林现在不同意,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国会议员提出相关议案,到那时可就是行也得行、不行也是行。

当然,赵传林还是同意发展民航的,这至少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象征,而且对经济发展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于是他说:“皇家图书馆只当然有民用飞机的资料,那可是创世神元始天尊留给我们的宝库,在那里面,从只能坐2个人的小飞机,到能坐数百人的大飞机的详细技术资料都用,如果政府要进行招标的话,我同意让具有竞标资质的企业到皇家图书馆本阅资料。”赵传林心想,里面连波音747的详细技术资料都有,那些连苏35战机都能制造的工厂,有了这些资洋后还怕造不出宋国自已的民用客机?

不过,赵传林想到了另一件事,他立即问武岩铭:“对了,我让你收集有关印尼华人受迫害的事件及相关证据,这件是你做得怎么样了?”

“陛下,小人近段时间都在收集这方面的东西,印尼本是我们华人的土地。早在公元10世纪,为躲避东汉时期黄巢起义之乱,许多中国人来到了印尼苏门答腊岛上的巴邻邦耕植。唐宋时期因政治原因流落到东南亚的人不少。到了宋元交替时期,不少宋朝遗臣流亡海外,如宋朝遗老郑思肖就逃居印尼爪哇。明清时代,明朝的福王子、唐王子则先后越海到爪哇。1683年,一些不愿降清的郑克爽政权将士也从台湾搭船转爪哇。明代以后,由于中国沿海资本主义的萌芽,海外贸易的发展,土地兼并日益严重,出现了严重的社会化现象,破产的农民、手工业者纷纷渡海谋生。出现了许多肩挑中国磁器到外叫卖的小商人,他们之中有许多人因为这里的生活条件比中国内陆好而留了下来。之后,又有华人因各种原因,陆续从中国迁来。他们中主要成分为商人、渔民等等。这部分人主要为男性来到印尼后,部分人与当地人通婚,扎下了根。而且,我们一些华人还在印尼建立了共和国,如兰芳共和国就是其中的一个,不过后来他们都被该死的荷兰人占领了。”武岩铭答道。

提起荷兰人,武岩铭就恨得咬牙切齿,但赵传林则对武岩铭提供的这些信息感兴趣,因为有这些东西,宋国就可以光复祖先故土的名义,堂而皇之的与荷兰开战,与荷兰争夺印尼土地。

“荷兰东印度公司于1619年占领雅加达后,我们华人的好日了就到头了。当时的印尼百业待兴,急需劳力。他们看中了勤劳的中国人。荷兰在印尼的首任总督占·彼得逊·昆千方百计地招徕中国移民,甚至不择手段地采用强盗行径,派遣武装船只到中国沿海劫掠人口。但是,荷兰殖民者控制的大公司真却操纵价格变化,实行经济掠夺,却让众多从事小商小贩的华人背负由此产生的罪名。荷兰殖民统治者为把反荷的情绪转卸给华人,不断挑拨原住民和华人之间的关系,以坐享渔人之利。因此,印尼华裔成为印尼政局从不间断的集团利益斗争的代罪羔羊,近此年来常受迫害。仅十年前,荷兰人为了消灭华人的经济优势,就在巴达维亚曾屠杀华人一万多人啊!华侨的鲜血染红了红溪河水!而且,荷兰人还对华工随意买卖,把我们华工称为“猪仔”,在槟城、新加坡、厦门、汕头、香港、澳门等地都设有专门拐贩、囚禁"猪仔"的客馆,俗称"猪仔馆"。各地"猪仔馆"关系密切,贿通官府,上下其手,迫害华工。”武岩铭再次补充道,不过他的情绪开始有点失控。

“太可恶了!”赵传林差点拍案而起。本来,作为国家的元首,他不应该如此失态,但他始终只有一个22岁的年轻人,涵养和城府都不可能向杨铁军那样深。赵传林听了武岩铭的诉说,自然而然想起了另一个世界1998年发生的印尼大暴乱,这让印尼华受到了巨大的灾难。赵传林一想起这件事心里就不舒服,他现在这想派军队打到印尼去,解放那些可怜的华人。

“荷兰人欺我中华子民,实在可恶!让这种国家在我国附近统治印尼,实在是对我们的一大威胁。我决定要向他们开战,解求在印尼的华人。”赵传林恨恨的说。

“陛下大恩,小人永生不忘,印尼华人永生不忘,我天朝军队如果攻下印尼,我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印尼全体华人愿永世事宋!”武岩铭在听到赵传林的表态后,居然泣不成声,并跪倒在地,行三叩九拜大礼。在武岩铭是中国传统教育很深,在他的心中,大清帝国才是中华天朝正统,一直把宋国看成是割据一方的诸侯国,而赵传林只是一方诸侯而已。因此,武岩铭在见赵传林时一直不行三叩九拜大礼,但现在他听说赵传林准备解放印尼华人时,长久积累在心底的感情立即流露出来。而且,他现在决定把宋国作为代表中华文明的真正天朝,作为印尼华人应当敬奉的皇帝。至于大清帝国那些不管海外华人生死的家伙,就让他们死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