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琴韵自龙天走出邀月亭之后,一直就站在亭子里焦急地向这边张望着,她还是担心秋香的情绪再次失控,会出手伤了龙天,不过其实她心里也清楚,刚刚龙天所感觉到的一切,其实都是幻觉而已,鬼根本接触不到人的身体,怎么可能会伤人呢?只是因为人的恐惧心理过重,从而导致脑神经产生了短时间的紊乱现象,才会下意识地出现了被勒住脖子,无法呼吸的幻觉,其实只要稍稍再过一会儿,等神经的兴奋度过了之后,一切都会恢复原样的。


看到秋香转过身去,向龙天行礼之后,琴韵才长吁了一口气,如花般的面容露出了明媚的笑魇,在月光的辉映下更显楚楚动人,她轻盈地转过身,缓缓走到了钱艳薇的身边,眼中含着无比的歉疚,她默默地坐了下来,看护着钱艳薇,等她自己苏醒过来。


这边龙天和秋香的交流还在继续,龙天渐渐地对秋香产生了不少的好感,当然不是感情上的事情了,他是对秋香的忠心大加赞赏,象在现实中这样的人几乎已经不存在了,所谓“物以稀为贵”,说的就是此中深意吧。


“秋香,我问你一句话,那些人是不是你杀的?我希望你能如实地告诉我,好吗?”,一番深谈之后,两人之间已经消除了隔膜,龙天的话头突然一转,开始追问那十五起命案的事情了,他现在已经非常怀疑这些悬疑命案就是秋香犯下的。


“秋香不想隐瞒公子,正是秋香所做的,还有那个指使歹人打伤公子的恶少,也是秋香将其逼下楼的,秋香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给小姐和公子报仇,这帮人太可恶,太卑鄙,太无耻了”,龙天想不到,秋香根本没有任何的迟疑,一口就答了出来。


十五起悬疑命案终于随着秋香的开口,得以水落石出了,不但是那十五起,还有钱东明的“意外坠楼死亡”一案,秋香也承认了是她干的,从11月1日钱东明之死开始,龙天就一直很怀疑他的死并不象是意外失足那么简单,他甚至也怀疑过和那十五起命案一样,都是“恶鬼”作的案,现在秋香亲口承认了,悬在龙天心头的疑惑也就自然而然地解开了。


不过龙天还有一点不太明白,在十五起命案中,秋香是怎么找到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当事人的,找到之后又是怎么作案的,作案的真正动机又是什么呢?虽然就作案动机、作案手法来说,龙天已经推断出来了,但是要证实自己的推断,还必须要有“凶手” 的供认或者是目击者的证明才行,很显然这十五起命案是不可能有目击者的,因为案发时间都发生在夜里,而且案发时受害者无一例外都处于独居状态,所以要证实自己的推断,只有希望“凶手”,也就是秋香自己供认了。


“秋香,你能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吗?我是警察,哦不,按照你们那时候的说法,我就是衙门里的捕快,是专门调查这些案子的,我很感兴趣,只是希望你能叙述一下,你是鬼,我是人,不可能会拿你怎么样的”,龙天试探着让秋香把犯罪过程说出来,一方面证实一下他的推断有没有错,另一方面,他对“鬼杀人”的确非常好奇。


“秋香知道公子是捕快,而且是最出类拔萃的捕头,秋香不敢隐瞒公子,但由于此事关乎小姐的名节,请恕秋香不能坦承相告,公子如有兴趣,那就让秋香将犯案经过说与公子听,至于为何要杀人,公子不要为难秋香好吗?”,秋香也有满肚子的难言之隐,她欲说还休,在作案动机上,只是刻意地强调了琴韵的“名节”两个字,至于作案经过,按照她的说法,还是可以说出来的。


秋香的“名节”一出口,都不用她说了,龙天已经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了,自从在钱万胜的私人电脑上查找到琴韵的十五张裸体照片之后,他已经推断出了十五起命案的作案动机,现在秋香又提到“名节”,其实已经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了龙天的推断,所以他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只是等着秋香将她的杀人过程叙述出来。


“公子是人,而且是年青男子,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是精壮男子就会有淫心邪念,秋香出身青楼,生前早已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不是什么贞节烈女,为了替小姐报仇,秋香只好用自己的身体去引诱那帮恶人上钩,然后趁其淫欲高涨,神情恍惚之时,现出真身,将其惊吓致死,也算是这帮恶人罪有应得。。。。。。”,秋香定了定神之后,开始了她对作案过程的回忆,她的神情非常激愤,看得出来,当再一次提到这十六位受害者的时候,她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


那起发生在99年龙胄山庄的神秘事件,龙天已经根据十五张裸体照片,初步解开了谜团,不过秋香以“名节”为由,不愿向龙天透露,这一点龙天也能理解,至于她是怎么找到那帮挖坟掘墓、劫掠珠宝的受害者的,因为也是在作案动机里面的,秋香也没有明说,只说是循着他们身上的“物件”,一一找到他们的,还有因为他们拿了这些“物件”,也就与琴韵、与秋香结下了仇怨,别忘了仇怨也是一种“缘分”,是“恶缘”正是凭着这种“恶缘”,秋香在六年的时间里,辗转全国五省十五个地市,将这些当事人一一寻获,并且开始了她的疯狂报复杀人的犯罪过程,一桩桩一件件,听得龙天头皮直发麻。


在找到当事人之后,秋香首先在晚上对他进行尾随跟踪,她会仔细地观察他的动向,寻找当事人独居一室的时机进行作案,因为只有在独居的条件下,才能使当事人产生极度的恐慌心理,而且如果与他人共居一室,也不方便进行下一步的“色诱”。


在当事人进入独居状态的时候,秋香便会利用鬼的便利,或从窗户或从大门甚至是墙壁中,潜入当事人的卧室里,当受害者脱衣上床时,她会快速地解下身上的所有衣物,露出娇美的身体,况且秋香长得并不差,与现实的很多所谓的“美女”相比,毫不逊色于她们,除了李德亮之外,其他的十五位受害者在死前都是单身,而且都是处于“性压抑”状态的民工,由于长久的性压抑得不到释放,往往分辨不出面前所站的“美女”是人还是鬼,只是被眼前赤身裸体的秋香给迷得神魂颠倒,基本上没有人会多说话,他们往往在第一时间就想与秋香发生性行为,而一旦体内动了“性念”的时候,他就会被秋香所迷倒,从而产生了幻觉,把女鬼当成了现实中的美女,然后与之交媾,实际上这些受害者根本触摸不到秋香的身体,只是在一种半梦半醒之间,感觉到自己正酣畅淋漓地与床上的“美女”发生着性行为。


秋香毕竟是青楼妓女出身,对于侍候嫖客很有一套,她甚至能凭着经验和直觉,发现受害者已经达到了“性高潮”,这个时候正是人的神经处于高度兴奋的时候,也是人的警惕性处于最低潮的时候,一旦感觉到受害人将要射精时,床上的秋香会突然之间现出自己的恐怖鬼脸,然后伸出一尺多长的舌头,最终在受害者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活活地被惊吓致死。


这也正是为什么每一位命案的死者都是全身赤裸,而且床上会留下死者的精斑,以及面部表情惊愕的原因了,往往经此一吓,死者连胆囊都会被吓破,从而出现“猝死”的现象。


这是前十五位死者的死亡过程,最后一位死者也就是李德亮,自从他发现住同一幢宿舍的王勇和张建江离奇死亡之后,他开始意识到自己会成为下一个目标,所以他才会仓皇逃走,连工资都来不及结算,秋香从99年开始,一直寻找了他五年的时间,虽然这其中她找到过李德亮好几次,但由于李德亮一直和他老婆同居一室,秋香无法下手,所以才会暂时转移了目标,直到2004年李德亮在外面做生意发财之后,他认为“风声”已经过去,所以他选择了衣锦还乡,并在他工作过的龙胄山庄置下了别墅,过起了老板生活,这期间秋香也数次找过他,但是由于李德亮此人过于好色,经常夜不归宿,家里面经常只有老婆一个人独守空房,而且每次在外留宿,身边都少不了年青女人的“陪同侍候”,这让秋香还是下不了手。


直到今年的4月5日,李德亮与老婆王晓云因为婚外情一事,又大吵了一架,两人已经决定要离婚了,王晓云一气之下回了娘家,而李德亮因为心情不好,当晚独自在家喝醉了酒,才终于让秋香抓住了机会,成为这十五起命案中的最后一位受害者,也就是龙天手上的“4。6龙胄山庄命案”。


“唉,果真如此,我无话可说了”,听完秋香平静的叙述,龙天仰天长叹一声,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十五起悬疑命案了,确切地说从现在开始,这十五起命案已经不再是“悬疑”了,而是已经算是已经破获的命案了,可是明白了又能怎么样呢?抓秋香归案?龙天摇了摇头,人鬼殊途,人间的法律又能奈鬼何呢?


从这十五起命案中龙天总结出了两点:


其一。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人不能做对不起别人的事,也不能做对不起死者的事,做人要堂堂正正,要无愧于心,只有如此,才不会有悲惨的结局,善恶终有报,这个回报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


其二。色字头上一把刀:色是刮骨的钢刀,而且很有可能是一把足以致命的尖刀,意外之财莫要贪,同样天降美色莫贪恋,命都没了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象现实社会中的“一夜情”、“性滥交”之类的行为,不要轻易地迈出第一步,否则一失足将成千古恨,当然象民工的“性饥荒”问题在现实社会中广泛存在,如何解决好这个问题,就需要下一番大工夫了。


“唉,可惜,秋香无能,不能帮小姐除掉最大的恶人,秋香感到遗憾之至”,说完了十五起命案,秋香突然间也长叹了一声。


“你说的是钱万胜吧,这不怪你,因为他是个特殊的人,用古代医书上的话来说叫‘不举’,明白吗?你通过色诱的方式当然达不到目的”,龙天明白秋香指的是谁,钱万胜是个“E。D”患者,而秋香却一直使用色诱之法,当然不能奏效,龙天也想起了在静安市人民医院时,秋香上了护士郑洁的身,又一次去色诱钱万胜,想起这事他突然间感到有些好笑,对着一个“E。D”患者宽带解衣,虽然极尽挑逗之法,但最终还是无法让钱万胜就范,正有如你让鼻子吃饭,怎么能吃得下去呢?用一句俗话来说叫做“驴唇不对马嘴”。


“秋香忘了公子是捕头了,公子真是博学多才,秋香佩服”,秋香的话让龙天感到极其刺耳,“博学多才”用在龙天的身上,也是“驴唇不对马嘴”。


“对了秋香,那个郎小兵你应该知道的吧,你为什么会放过他呢?我相信你也找过他的吧”,龙天突然想起了99年龙胄山庄事件中的最后一个当事人郎小兵,也就是江州灵济寺的“言悔大师”了,龙天一直非常奇怪,秋香既然找过他,后来又为什么会放过他,而且还和他达成了攻守同盟,这让龙天一直捉摸不透。


“秋香知道那人,也确实找过他,不过秋香并没有害他之心,他是好人,只因为胆子过小,自秋香杀人之后,他仓皇出逃,最后躲进了寺庙为僧,其实秋香从没害他的意思,只是希望他能保守秘密而已”,秋香对郎小兵还是有印象的,不过连她自己也没弄明白,为什么郎小兵会吓成那副样子,最后还进了灵济寺里出家,她真的并没有谋害郎小兵的想法。


“好人?哦,那我好象明白了一点,现在想起来,他的法名言悔,看来也是有深意的啊”,龙天点了点头,似乎真的明白了秋香所说的话。


今晚是龙天收获最大的一天,心中所有的谜团全都迎刃而解了,自从接手“龙胄山庄命案”以来,他的身边悬疑处处,魅影重重,怪事连连,让他欲罢不能,也曾经为此吃不下也睡不香,现在一旦解开了这些谜团,他感觉就象是一副重担从身上卸了下来,他感觉浑身的轻松,满心的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