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特工战 25、站长真是不仗义 25、站长真是不仗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刘海薇听说于效飞他们把日本的黑龙会消灭了,更加崇拜他,可是于效飞却觉得事情总有些不对头。

刘海薇不明白:“既然是打了胜仗,怎么还不高兴呢?”

于效飞说:“首先,咱们的朋友张国华,因为我的疏忽牺牲了。这是让我最痛心的。你可能听说了吧,上海已经失守了,淞沪会战,咱们算是败了。本来可以打胜的,却跟卢沟桥一样,又输了!

我刚刚听到一个说法,一个外国人说,中国是一个让人难解的国家,它的古老、它的悠久,都说明这个国家有它存在的道理和能力,许多在华外侨都亲眼目睹了中国军人勇敢抗敌的一幕,视死如归,较之西方的军队犹有过之。即使他们的一些童子军,那种爱国的热情也足以让人感动得流泪。但是在这些事迹发生的同时,汉奸的数量也达到可怕、惊人的程度,他们几乎是不受良心谴责,不在乎公众舆论。假如在英国,在西方随便一个国家,这种压力就能把他们压垮,而在这里,他们几乎感受不到这种压力。”

刘海薇点点头:“是啊,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到了今天,那些汉奸还是这么猖狂呢?为什么他们竟然能够这么堂而皇之地宣扬卖国,竟然能够这么比爱国的人更加理直气壮。我们的政府为什么对他们没有任何压力呢?”说着,刘海薇的眼泪流了下来,“我比别人更恨汉奸。”

于效飞望着刘海薇的眼睛说:“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现在摆在咱们面前的是更加现实的事情。你要是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你。”

“什么事啊?”

“我觉得,现在咱们更加危险了。这次军统袭击黑龙会的事,我觉得有这么几个地方是错误的。

第一、情报太不准确。黑龙会的分会防守那么严密,军统的人却连一点消息也不知道,连人家里边的建筑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大门外边有没有警卫都不知道,进去之后又让人家压制到院子里边了,连黑龙会到底有多少人在里边也不知道,太失策了。虽然咱们有了冲锋枪,一个人能对付几倍的敌人,可是人家真的有几倍的人,又有坚固的工事,足够抵消军统的优势了。再加上人家的援兵,差一点人家就占了上风了。

第二、站长的指挥有重大失误。进去之后,竟然没有恰当地分配火力和任务,就在那儿和黑龙会的人对射起来,要不是运气好,把外边的鬼子援兵都打死了,这次让人家消灭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第三个、军统的人的作战方式和火力都有问题。他们有了冲锋枪,这个比较好,可是他们连手榴弹什么的都没有,只能用枪跟人家对射,没有一点突破能力。互相配合也不好,好象还是处在暗杀军阀和什么报社记者的水平,跟人家鬼子的特务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第四、我总觉得这里边有其他的问题。黑龙会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多?他们怎么会反应那么快?好象早就有了计划,有了准备似的,我们的人一去,他们的人立刻就起来抵抗,甚至好象有成熟的反包围的计划。可惜,最后军统的人把所有的黑龙会特务全都打死了,无法查清了。这里边是不是有杀人灭口的成份?”

刘海薇吃惊地了嘴:“你是说,有内奸?”

于效飞说:“我虽然不敢肯定,可是,我还是有这种感觉。那个,或者说是那些内奸,把黑龙会的人都打死了,就再也没有人能够知道他出卖团体的事情了。”

刘海薇说:“那怎么办?向站长报告?”

于效飞说:“恐怕人家还不能相信我,毕竟我只是刚刚加入团体的。连人家姓名都不知道。不过,现在鬼子已经疯了,他们到处在进行大搜捕,咱们都要小心。军统的人只是对你们进行了初级的训练,我一直为你担心,这些天你跟我在一起多呆一阵,我来对你进行正规的间谍训练,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了。”

刘海薇连忙说好,她兴奋得脸上泛起了红晕。

于效飞找到了一个时间,去见站长。不料,在他知道的几个地方都没有发现军统的人,他又在几个联络点留下了暗号,想要见站长或者是老陈他们,却一连几天都没有回音。于效飞心里非常纳闷,同时又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他只有李云亭这么一个在军统里边可以依赖的人了,只好找他去。可惜的是,他根本没有李云亭的地址。于效飞仔细回忆了一下,终于从李云亭跟他说过的一句话里边找到了一点线索。第二天,他早早来到了天桥旁边的远香茶馆,来到楼上找了一个角落坐下。他听李云亭说过,好象有一些东北来的人经常在这儿喝茶聊天儿,那么李云亭也应该经常来这儿了。

东北人本来没有泡茶馆的习惯,可是这家茶馆是一个东北人开的,生意不错,所以一些东北人慢慢养成了在这儿聚会,互相通报消息的习惯。

于效飞坐了一会,人慢慢多了起来,可是,就是没有看见李云亭的影子。就在于效飞准备向老板打听的时候,从楼下跑上来一个人,朝四面一看,转身又朝楼下跑去。于效飞一看,这不正是李云亭吗?

于效飞赶紧掏出两毛钱扔到桌子上,起身就追下去。于效飞不能喊李云亭的名字,一直追到路口,这才追上李云亭。于效飞在李云亭身后低低地喊道:“李大哥!”

李云亭急忙回头,这才发现于效飞跟在他的身后。他一愣:“兄弟,你怎么没走?”

“我上那儿走?”

“哎呀,傻兄弟,站长和老陈他们早就跑到天津去了,兄弟们知道信的都撤了,你怎么还在北平啊!”

于效飞又一愣:“没人通知我呀!”

李云亭苦笑说:“遇到这种事,早就各奔各的道了,还通知什么呀!我要不是今天急着找人,也不会呆在北平啊!”

于效飞和李云亭并肩在路边走起来,于效飞说:“这那象干秘密工作的,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散了?站长也太不仗义了!”

李云亭耷拉着脑袋说:“鬼子占领了上海,咱们在这儿的人又死了一半,现在鬼子查的这么凶,当然全都跑了。”

于效飞说:“既然这样,你也撤吧,咱们两个留个联络方式吧,要是我想见你,就在这条街拐角的那个电线杆子上用粉笔划个十字,要是你想见我,就在尚书胡同最右边大门上用粉笔划个十字。怎么样?”

两个人这才分手。

于效飞想了一下,站长和老陈已经跑了,自己嘴又紧,应当没人知道自己的住处,暂时没有危险。不过,旧问题又排上议事日程,那就是吃饭问题。看来还是得找一份工作啊!

于效飞拿来一张报纸,看着上边的广告。忽然,一个叫做“东亚经济调查局”的招收职员的广告吸引了他的注意。于效飞看看下边的介绍,这个东亚经济调查局是日本人办的,这次专门招收精通日语,学历高的人加入,月薪150元,从事翻译和资料整理工作。

工资很高,工作又轻闲,这个对于效飞的吸引力是挺大的。而且,于效飞本能地觉得,这个东亚经济调查局似乎是一个情报机构。于效飞现在是孤身一人与敌人作战,没有了上级,没有情报,他太需要了解敌人的动向了。于效飞马上就按照报纸上边介绍的,找到那个地址,应聘去了。

果然不出于效飞的所料,东亚经济调查局真的是一个日本的情报机构,这个调查局的情报搜集范围不限于经济,而且对中国的政治动向、特别是中国人民的排日、抗日局势,也非常关注。这时正是日本侵华初期,他们急需大量的既懂日语,又了解中国社会的人为他们收集情报。

日本鬼子都是老牌特务了,对伪造身份之类的手法自然熟悉,审查极为严格,于效飞干脆照实说话,说自己是一个学生,又说日语是跟学校的一个日本教授学的,那个日本人跟他的关系是非常地好。日本人马上到于效飞的学校调查,证实于效飞说的基本是实情,于是录用了他。

其实,于效飞跟那个日本教授关系好不好,这个那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来衡量,反正他也没和那个日本教授达到拚命的程度,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一说,也就稀里糊涂地混过去了。

日本人一看材料,于效飞他们学校教的是英语,他还算是会两门外语,更加高兴。高级特务的一个标准正是能够使用多门外语,他们对于效飞更是另眼看待了。

于效飞坐在东亚经济调查局的办公桌后边,不禁笑了起来,本来只是想找个吃饭的地方,没想到居然进了日本特务机关,他一个没留神,竟然成了三面间谍。

这一下,他更要大干他一场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