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四章 十七师浴血娘子关(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果然,他们撤退不大一会,后面就响起了枪声,鬼子从后面追来了。

追来的鬼子不多,他们边打边退,一直到了乏驴岭自己部队的脚下,上面的机枪向追来的鬼子扫射,掩护他们撤退到了岭上。追击的鬼子与山上对射了一阵,就退去了。

郑天亮虽然机灵,但是从小讨饭,没有什么文化,更不懂日语。就把那个活鬼子交给耿志介审问。

旅部有个副官懂日语,立即对那个鬼子进行了审问。

这个鬼子年龄小,又老实一些,在他们的队伍里经常受欺负,别的鬼子都下水洗澡了,单单留下他站岗放哨,他也不敢有意见,多亏了这样,他才保住了一条命。但是,他受的教育就是忠于天皇,还有什么武士道精神,开始还什么也不愿说,显得很顽固,后来经过那个副官给他讲道理,并提起他的家乡和他的父母兄弟姐妹,劝他说:“你要不回答我们的话,就是顽固不化,我们就要枪毙你,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了,要死要活你选择一条路。”

鬼子嘴还硬,说死了为天皇尽忠,最后却被那个副官说哭了,把他们的部队增兵情况都说了。耿志介这才知道,鬼子川岸二十师团已经全部到了井陉,川岸坐镇井陉总指挥,要对娘子关和旧关发动全面的攻击。

耿志介让郑天亮赶快把这个鬼子和情报都带到后方,交给师长,让师长定夺。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郑天亮带着那个鬼子回到师部驻地已经半夜了。

赵寿山听到这消息以后立即给黄绍弘发电报,赵寿山只说了敌情,没有说需要增援的话,黄绍弘问他守得住守不住,赵寿山沉默了一会说:“守住也要守,守不住也要守,不到最后关头,十七师决不后退。”

黄绍弘说:“你把那个俘虏的鬼子解到我这儿来,我要亲自审问一下。”

赵寿山没提需要增援的话,黄绍弘也没敢说,黄绍弘知道他手下现在没有人,孙连仲和曾万钟的部队在旧关一带与鬼子打得不亦乐乎,抽不出人来,冯钦哉两个师都没有动用,算是一支生力军,但是,他与冯钦哉一直联络不上,他估计冯钦哉是故意不与他联络,保存实力。却又无可奈何。阎长官正在打忻口战役,一兵一卒也抽不出来,他只能依靠这点有限的兵力守关,日本军不断增加,而守关的中国军队却越打越少,这样下去,娘子关终究是守不住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黄绍弘叹了一口气,觉得他这个指挥部也很危险,如果鬼子突破了乏驴岭,占领了娘子关,撤都来不及撤,但是,他是娘子关的指挥官,如果这时候离开,会让负责守卫娘子关的其他指挥员笑话他怕死,也对军心的稳定有影响,他决不做这样的事,

天明以后,赵寿山派人把那个鬼子送过来了,他让徐佛观审问,证实了赵寿山的敌情汇报以后,知道日军这几天以来一直把旧关当作主攻方向,这次增兵估计旧关依然是重点,旧关有孙连仲的三个师和曾万钟的两个师,防守相对娘子关正面厚实一些,只等打着看了。现在要增援部队很困难,忻口那边正打得不可开交,双方正在相持,哪能抽出部队来支援娘子关。

十八日早上和中午的乏驴岭阵地是静悄悄的,鬼子一直没有来攻,也没有飞机扫射和大炮轰炸,耿志介却知道,这是大战前的寂静,正预示着将有一场激烈的大战。鬼子既然增了兵,却不来进攻,一攻起来肯定及其猛烈,他得防到这一点。他让传令兵通知各部队,注意隐蔽,防止鬼子的飞机大炮轰炸,保存实力,准备迎接一场恶战。

中午的时候,郑天亮又带着他的一个排上来了。见到耿志介后说:“今天鬼子还安宁,没有攻山。”

耿志介说:“越是这样越麻达,估计鬼子很快就要开始进攻,咱们阵地上这点兵力太单薄,师长没有向战区求援吗?”

郑天亮说:“你也知道师长的脾气,从来不说软话,他知道战区没有多余的兵力,说也没用,干脆不说。”

耿志介说:“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尽力了,守住守不住只能靠运气。”

这一天直到晚上,鬼子都没有攻山,郑天亮带人走了以后,耿志介心想,会不会是判断错了,鬼子放弃了娘子关正面,专攻旧关。但是依然不敢松心,让各守卫部队晚上全部在前沿阵地休息,加强警戒,防止鬼子偷袭。

第二天早上四点左右,鬼子果然开始攻山了,鬼子开始是从一O二团的阵地上偷袭上来的,因为月亮很亮,再说大部队行动还能不弄出点声响,就被警戒的哨兵发现了。鸣枪告警,在阵地上休息的官兵迅速抄起枪,投入了战斗。

这儿枪声一响,各山头都警觉了,鬼子偷袭不成,开始强攻。一直到天明也没有攻下来。

天明以后,十多架轰炸机轮番轰炸,把大量黑乎乎的炮弹扔在十七师的阵地上,连续响起了巨大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飞机离去以后,又是大炮的轰击,这次轰击和以前不一样,几十门大炮的炮弹很呈密集型,,向乏驴岭镇地上疯狂的倾泄,天摇地动,仿佛要把乏驴岭轰平一样。炮弹几乎打了二十分钟,刚刚停下,耿志介还来不及检查部队的损失,就命令各部队迅速进进入阵地,鬼子已经攻到阵地前沿了。

由于这儿地形不好,鬼子的战车和坦克用不上,没有战车掩护的鬼子却是才增援上来的一支经过休整的生力军,攻得很猛,但是因为是自下而上仰攻,在守军的顽强抵抗下,损失也很大,这些鬼子们却是前赴后继,前面的被打死了,后面的还是不要命的往上冲。

十七师的官兵也是前赴后继。

就在这时候,郑天亮带着他的警卫排上来了。

由于天不明就想起了枪声,赵寿山让郑天亮带人上来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郑天亮上来以后见战斗正激烈,找到耿志介的指挥所,耿志介的战地指挥所在乏驴岭南坡地带,耿志介对郑天亮说:“今天鬼子的炮火和攻势都很猛,看样子有非拿下乏驴岭的架势,部队损失很大,你赶快回去告诉师长,现在阵地上只剩了一个团的兵力,如果再没有援兵,乏驴岭就难守住了。”

郑天亮出去,让一班长带一个班回去向师长报告,他带两个班帮助耿旅长防守。

回到指挥所,耿志介问他,“你怎么还不走?”

郑天亮说:“我让一班长带人回去了,我在这儿帮你防守。”

耿志介说:“你也下去吧,这么大的战场,你的两个班也起不了大作用。”

郑天亮说:“添不了斤给你添两,总有一点作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