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远在东莞撒下钓钩,雄鹿在美国按兵不动,只有出征四国赛的易建联焦躁如蚁。在种种托辞和虚饰后面,渐渐浮现的仍然是那句话:“It's business。”




和不久前出动市长、州长游说易建联的大动作相比,最近密尔沃基显得分外沉默。

雄鹿总经理拉里·哈里斯上一次在公开场合提到易建联,还是在7月23日宣布签下小前锋戴斯蒙德·梅森的新闻发布会上。他说他相信易会穿上雄鹿球衣,但没有说是否将前往中国与宏远会面。据《密尔沃基哨兵报》记者唐·沃克称,“当时雄鹿俱乐部仅表示,他们没有马上要去中国的计划。”


对此,围绕在易建联身边的人也有心理准备,“我并不认为雄鹿现在一定会来中国,”广东宏远俱乐部副总经理刘宏疆说,“我一再强调阿联在美国,交换也好,去雄鹿也好,雄鹿都应该和阿联的美方经纪人费根交涉,而不应该把宏远牵扯进来。作为阿联的母队,他们既然要来,我们可以把他们当做客人来接待。但是从工作的先后顺序来讲,他们这样做,我想NBA也是不愿看到的,因为他们绕开了阿联的美方经纪人。”


于是自6月29日纽约选秀结束到现在,易建联的去向还悬在空中。


• • • •


宏远集团董事陈海涛说,现在的状态是一个不想去,一个非要留。对于现在这样的僵局,中美媒体出奇一致地将矛头指向“易之队”,认为这支包括费根、陈海涛和刘宏疆、赵刚等人的经纪人团体就是“罪魁祸首”。


然而刘宏疆表示,“所谓的‘易之队’,实际都是媒体所说的,我们从去年11月宣布阿联将参加今年的选秀,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对媒体提过‘易之队’这样的说法。比如说费根,他在美国也有自己的一个经纪人公司。在中国来讲,在阿联还没有正式离开广东宏远之前,在他还没有将这里的合同买断之前,他是从属于广东宏远的。”


曾在耐克任职的赵刚,作为易建联名义上的中方经纪人,刘宏疆称:“只是在生活上为阿联提供一些帮助。”耐克否认了他们操控 “易之队”的传闻。耐克中国公关部负责易建联事务的俞晗杰表示:“这件事没有耐克的任何因素在其中。这是球员和他的经纪人需要考虑的事情。对我们和易建联的关系没有任何影


响,我们还是会继续支持易建联。”


至于美国人丹·费根,由广东宏远为易建联挑选,在2006年11 月被宏远俱乐部正式宣布为易建联的美方经纪人。他并不是第一位为易建联操办选秀的经纪人,早在2006年初,姚明的中方经纪人,众辉国际体育管理公司总经理陆浩和他的团队就已经在为易建联操作当年的NBA选秀。早前易建联的一些商业开发,也是由陆浩来操作的。当时所有人认为陆浩便是易建联的经纪人。直到 2006年4月26日,宏远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易建联不会参加两个月后的NBA选秀,并强调球员的经纪人就是宏远俱乐部。刘宏疆后来表示,自始至终易建联和陆浩之间都没有一纸协议,只是大家有一个良好的合作关系。


对于费根在僵局中所起的作用,行内人认为并不是很大,“他不会自我主张地说你应该去哪,你不应该去哪。这里面肯定有人告诉他,那么这两个人只能是阿联和广东宏远俱乐部。费根在这里只是完成他的老板和所雇用他的人的意愿。”“姚之队”的章明基表示。


“易之队”这个名字存在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看来,为易建联作决定的是广东宏远。


• • • •


对易建联目前的真实想法,外界不得而知。也许他觉得去雄鹿完全可以接受,打球最重要。也许他与宏远一样,希望能够被交易到其他球队。无论如何,掌握着事情决定权的广东宏远目前的想法显然是:雄鹿应当将易建联交易出去。


原因何在?2006年11月2日,离今年6月的选秀大会还有半年多时间,宏远便提前宣布易建联将参加选秀,并在不久后宣布俱乐部为球员请来了NBA著名经纪人费根。当月在接受《体坛周报》采访时,刘宏疆表示:“在商业代理权这方面,我们也谈得很清楚。将来阿联去了NBA,美国方面就由美方经纪人来操作,中国的商业代理权仍然由俱乐部来运作。”那么顺理成章,宏远也将获得其商业收入的一定分成,作为将易建联送到NBA的回报。


登录 NBA,只会让易建联的身价大涨。据知情人透露,其广告代言的价格将由从前的每年百万人民币上升到百万美元的级别,“实际上,宏远方面还期望在易建联被选择到知名球队或者大城市球队后,直接从赞助商那里获得一定的额外收入,被波士顿、纽约和芝加哥这样的大城市球队选中,宏远可以得到一定数额的‘奖金’,去华人聚集的奥克兰也是如此,但密尔沃基并不在其列。”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赞助企业内部人士表示:“对我们而言,他去密尔沃基雄鹿和去芝加哥公牛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分别。


在现阶段,我们只在意他在球场上的表现,能否打上主力,上场的时间,会不会受伤。还有,我们不愿看到关于他的任何形式的负面报道。”此前有报道称,易建联与耐克的合同希望他能在一支市场更大的球队打球。耐克方面坚决否认了这一说法。


宏远并不承认易建联不去雄鹿报到是因为商业利益,“现在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讲,什么这些商业开发,完全都是无稽之谈,”刘宏疆说,“说句老实话,现在比如阿联说去密尔沃基行不行,行,等他到了NBA,打得不好的时候,那个时候骂的是谁?那个时候舆论的焦点又会在哪里?还会是宏远吗?会不会都集中到他一个人身上?最简单的一个道理,球员最大的价值是在球场上。如果他在球场上实现不了价值,何来的商业开发?何来的经济利益?所有人都懂的道理,难道宏远没人懂吗?”


既然不是为钱,宏远给出的理由是“球风不适合”。陈海涛认为,雄鹿不适合易建联的发展。刘宏疆则表示:“在培养新人和球星方面,相比与其他NBA球队,雄鹿是欠缺的。


看看他们过去20年的选秀史,高顺位被选中的球员打出来的屈指可数。阿联的特点是速度,是在移动进攻中的作用,而雄鹿又不是一支跑轰型的球队。此外还有基于雄鹿球队结构的考虑。不过这些都不应该由我们来说,应该由篮球专家来说。”


《篮球先锋报》主编苏群认为:“如果从打法上来说,确实存在一点问题。过去几个赛季雄鹿队都是以外线为主,以迈克尔·里德和莫·威廉姆斯为主要进攻点。但包括选秀历史,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作为一个外籍新秀球员,更多的还是你要去适应球队。姚明不也用了五年时间,才打到今天这个地步?雄鹿的诚意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现在他们在每个位置上都有了两名球员,唯独在大前锋位置上只有查理·维拉纽瓦。球队还没有和布莱恩·斯基纳续约,就是在等易建联签约。”《密尔沃基哨兵报》不仅是密尔沃基当地,也是整个威斯康星州最大的报纸,体育经济记者唐·沃克也持类似的观点,“易建联适不适合雄鹿?这并不构成任何问题。不管是易建联还是任何一名篮球运动员,在NBA他都不可能被保证可以获得多少上场时间。雄鹿认为易建联是一名有很大潜力的球员,但也决不可能保证他的上场时间。他的上场时间,取决于他的球技和表现。雄鹿在上赛季受伤病困扰成绩很不理想,现在正处于一个重整的过程,而他们对新赛季有着极高的期望。这里一定有易建联的空间。”


• • • •


无论舆论怎样谴责宏远,一个基本事实是:雄鹿有权选择易建联,而撇去选秀制度的宗旨和传统,仅论条文,易建联也有权选择是否加盟雄鹿。换句话说,广东宏远也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选秀前,广东宏远通过费根就已经向雄鹿发出了消极的信号,但为什么拉里·哈里斯还要选择易建联?易建联是一名有实力和潜力的年轻球员,没错,但这也一定不是一个纯竞技的选择。看看火箭老板莱斯利·亚历山大去年12 月与中国知名房地产商中骏置业签约时的笑脸,你便知道雄鹿老板美国参议员赫伯·科尔也有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亚历山大先是让北京豪华楼盘“世界城”的广告出现在了火箭主场丰田中心,又在今年6月斥资2.345亿港币成为中国第二大运动品牌安踏的最大海外股东。不仅亚历山大要感谢姚明,签约匹克的巴蒂尔和签约李宁的海耶斯都要感谢这位中国巨人。中国巨人难得,雄鹿又怎能轻易放弃?


那么作为将易建联一手培养起来的广东宏远,要求并获得相当的补偿自然也觉得“理直气壮”。毕竟失去易建联,不仅球队实力受损,俱乐部的赞助和广告收入也要大打折扣。


NBA规定,作为买断球员合同的补偿,雄鹿最多只可能支付宏远50万美元。姚明当时是35万。你可以说NBA的这条规定不切实际,甚至蛮不讲理。但在庞大的NBA面前,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当年上海东方曾向火箭提出“十点条件”,包括要求火箭队赞助商为东方俱乐部在上海兴建一座具备NBA标准的训练馆,以及由对方提供各种培训机会等等。但火箭只有一句话:不能签约,因为违反NBA规定。


“现在所有球迷和舆论都认为我们应该去密尔沃基,我想这在很多的时候来自于雄鹿的高姿态。但雄鹿的这种高姿态,它落到实处的东西究竟又有多少?至少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接到他官方的任何消息。”刘宏疆说。


雄鹿的沉默自有其底气,因为主动权始终掌握在他们一边:易建联要么来雄鹿打球,要么跟NBA说再见。而宏远能向赞助企业开出每年上百万美元巨额合同的前提也是易建联成为NBA球员,如果向雄鹿屈服,宏远最多少拿数万美元的“额外奖励”;而假如易建联没能加盟NBA,那宏远的损失甚至可以用百万美元来计算。这样看来,宏远现在和雄鹿的顶牛,只是出于商人追逐最大利益的本能而已。


虽然宏远并不认为自己会在僵局中有什么实际的损失,但一个月来他们在公关策略上的失误,却让自己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而由此而来的最大损失便是易建联从前健康积极的形象。几个星期来中美两国媒体充斥着不利于他的报道,不管是真实的还是捏造的,理智的还是激动的,这恐怕都不是6月29日那天前,球员和他的经纪人愿意看到的。


“他们预想得不够充分,也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北京朗明公关公司顾问刘静认为,“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拒绝的艺术。即使从一开始你便不想去雄鹿,但你也应该想好一旦被雄鹿选中,你该说些什么。比如作为易建联,你可以说很高兴被雄鹿选中,感谢这支球队对我的赏识,对于来到美国打NBA我很期待,而接下来合同的事情我会交给我的经纪人去处理。第一时间的反应非常重要。你在第一时u38388 .作出了正确的反应,那么这就将为你赢得时间和主动。而易建联的美国经纪人,在第一时间便直截了当拒绝了对方,表现强硬,这并不聪明。而第一时间做错,想在后来再改正是非常困难的。”


后来对于费根,易建联表示,“这都是我的决定,他是为我工作的,不存在外界想象的那样。他是个责任心很强的人,和他合作很愉快。”从职业公关的角度讲,这样做也是不聪明,不成熟的。“这样做,易建联等于让所有人了解了他的想法,引来‘原来是他自己不想去’的猜测,在这个时候,作为球员的易建联不应该站出来说话。他不能自己破坏自己的形象,”刘静说,“宏远肯定不会希望和雄鹿闹僵,因为现在的主动权还在雄鹿一边。所以他们需要一点点耐心,取得与对方的沟通,让事情向好的方向发展。”


无论如何,谁都不希望看到易建联最后回到CBA。那样的话,雄鹿白白浪费了一个第六顺位的选秀权,广东宏远也得不到易建联在登录NBA后商业开发上的丰厚回报,就是CBA和NBA的关系也会被蒙上一层阴影。而所有人中最难过的还是易建联。最近几个星期一定是这个年轻人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看他在斯坦克维奇杯赛上无精打采的样子,犯规和失误频频,他一定比所有人都希望这一切尽早结束。


如今他的命运并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


被宏远和雄鹿狠狠夹在中间,很遗憾,就是你再高再有力,也无法挣脱。那么大家放松下来,坐在一起,应该是一个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