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男熟女Ⅱ正当关系 第四章:暗香浮动 一(上)

杨景标 收藏 0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size][/URL] 艾红请吃饭,地点全聚德。其实这顿饭本应该她和徐冬一起请,因为他们打赌输给了我——我说黄健翔离开央视后会继续做主持人,他们非说黄健翔会去做演艺明星,结果黄健翔去了凤凰卫视单挑 “天天运动会”。其实这顿饭在黄健翔许身当初的十二月份就该兑现,可我们都很忙,要找个时间让他们都愿赌服输还真不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


艾红请吃饭,地点全聚德。其实这顿饭本应该她和徐冬一起请,因为他们打赌输给了我——我说黄健翔离开央视后会继续做主持人,他们非说黄健翔会去做演艺明星,结果黄健翔去了凤凰卫视单挑 “天天运动会”。其实这顿饭在黄健翔许身当初的十二月份就该兑现,可我们都很忙,要找个时间让他们都愿赌服输还真不容易。其实也就为了聚一聚。


前门这个全聚德是正统老店,它的前厅是大众消费席位,所以比较嘈杂,五湖四海的口音皆有,甚至还夹杂着外国鸟文,根本理不出头绪。到全聚德不吃北京烤鸭,会被怀疑是来寻衅生事,我们照例还来了鸭架汤,余下点了一些爽口的小菜。我来过这个全聚德老店多次了,已不陌生,想想第一次来的情景,还颇堪回味。那时我还没来北京工作,只是来北京公干,竟邂逅快十年未见的老同学艾红,她便和老公张可请我来这里打牙祭,记忆中好象餐厅西北角的一个位置,三年寒窗情,一朝相见欢,从同学旧事,到当今时事,不知怎么就过度到了婚姻恋事,最后还磨唧了一些家长里短,燕京八度一小瓶一小瓶渗透,就喝得都有些醉意了。也正是那一次相见的机缘,为我进京工作埋下了伏笔,真是人生无常,似乎又充满定数,谁能料得?


艾红今天也是和老公张可一起来的,张可仍然扎着长长的马尾辫,只不过没穿着两年前那套牛仔装,眼睛很大,脸上棱角分明,看上去很有个性的一个男人。张可和徐冬虽初次相见,互相还没摸准脾气,但他俩一个是美编,一个搞摄影,构图上还是能找到两点一线,倒也谈得来,只不过一个京片子,一个东北腔,听上去有点儿不搭调。我和张可的关系按理说应该不一般,他既是我同学的丈夫,又是我来北京工作的介绍人,而且又成了同事,这样优越的先决条件,不处成铁哥们儿有些说不过去,可人世间有些事往往就属麻花的——两拧。我当初也真是死心塌地想与张可处铁子来着,而且我们有一阵子也确实好得不分你我,那时艾红还总到单位去找张可,顺便就到我们部门坐一坐,看看我,可后来发现张可忽然跟我疏远了,我还不明咎里,直到有一天我去楼梯口打私人电话,无意间听到一对男女的对话,我才全然知晓:


男的说:“你别老去方舟那儿成不成?”


女的说:“哎,你这人,我怎么着了?”


男的说:“我就是搞不懂,你来是找我还是找他?”


女的说:“废话,不找你我来这干吗啊?”


男的说:“那你总先去他那儿得瑟什么啊?


女的说:“我那不是顺道吗?哎——你是不听谁说什么了?”


那对男女不是别人,正是艾红和张可。那天艾红来我们单位找张可,而且刚从我所在的部门离开,艾红也确实是每次来都先到我那儿坐一坐,然后再去找张可。但我和艾红之间真的没什么,她也真是顺便看看我,谁让我在楼下,张可在楼上呢?而她又不是伞兵。那天以后,我就很自觉地与他们夫妇保持了距离,艾红来我们单位的次数也就少了,我和张可偶尔在大门口或电梯里碰上,也只是笑一笑,说几句客套话,与一般同事没什么两样了。一个男人如果为了女人小肚鸡肠,那就没意思了。当然,话说回来,如果一个男人为了女人,不小肚鸡肠,那就更没意思了。


徐冬的老婆没有来,毕竟有洗衣店要打点,脱不开身,但徐冬却把女儿徐徐带来了,已上小学四年级,似乎一下高了很多,容貌没脱离原本的脸谱,可说不清的变化也蛮大,让我不禁惊异与她成长的迅速,想想自己小时候,好象没这么好的长势,想是生活条件不好,缺少肥料的缘故。可又一想也不尽然,我记忆中的徐徐还是旧标准,毕竟有了两年的时间跨度,才如此迷眼睛,要是我看着她长大,就不会觉得这么突然了。学校已放了寒假,昨天徐冬的父亲刚从省城把徐徐送了来。我和艾红知道这个情况还直埋怨徐冬:“干吗不让老人家也来啊?”徐冬说:“我想带他来,可他不来啊,他到潘家园跑了一天,累坏了!”老头喜欢收藏,这我知道,每次来北京必去潘家园。我便许下明晚就在全聚德再摆一桌,为老人家接接风,并叮嘱艾红夫妇务必也来作陪。


黄鹂当然也跟我一起来了,虽然还不到四个月,可腹部已微微隆起,幸好冬季着装厚,不易看出来,但我知道肯定瞒不过艾红夫妇和徐冬,都是过来人,眼睛毒着呢。刚开席时黄鹂说她不喝酒喝果汁,人家就会意了,都没说什么,等进行过半,黄鹂去了洗手间,艾红便抽冷子问我:“几个月了?”徐冬也一脸怪笑地看着我,我就伸出手指头比画了一下。艾红笑了笑:“真有你的!”又问:“怎么,你们不打算办了?”“办啊,日子都定好了,本月二十八号!”我说。我一说完,包括张可在内的三个人都惊讶地看我。也难怪他们会意外非常,现在月已过半,离二十八号没几天了。惊讶之余艾红不禁还要问我:“那你……房子怎么办啊?”“买了,刚买的!”我说。于是他们的眼睛就睁得更大了,我被看得很不舒服,好象我就不能举行婚礼,不能拥有房子,就不能是个正常人。


(想看更多章节的朋友,请到本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modaiage)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