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第三章 37

庹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URL]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黄青瑜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同时逮捕的还有团伙中几位核心的骨干。局二搜集了他们大量的证据,他们的罪证比江城其它任何团伙都来得更加容易,这成了周荣华一年中闪亮的业绩。最危险的敌人来自内部,黄青瑜没有醒悟,或者这时候大部分的黑道兄弟都还没有深刻认识到这一真理。当他们面对警察的审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黄青瑜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同时逮捕的还有团伙中几位核心的骨干。局二搜集了他们大量的证据,他们的罪证比江城其它任何团伙都来得更加容易,这成了周荣华一年中闪亮的业绩。最危险的敌人来自内部,黄青瑜没有醒悟,或者这时候大部分的黑道兄弟都还没有深刻认识到这一真理。当他们面对警察的审问时,他们会拒绝承认自己一切罪行,但会毫不戒备地对另一位满怀崇敬的兄弟,和盘说出自己整个犯罪过程和各种细节,以及证明自己罪行的确凿旁证物证,显示自己的英雄。跟着,另一个跟丁鸣友好的黑道团伙也遭受同样的打击。但是,没有人意识到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想到把它跟苏威胜联系到一起。

向思宇的作用也渐渐发挥出来,各种与砂石有关的行政执法机关走马灯似地造访丁鸣,打着检查的名义,丁鸣不得不分出一些时间和精力来应付这些难缠的敌人,陪上笑脸和贿赂,不胜其烦。向思宇请求他的那些酒肉朋友在最近这一段时间全力以赴去拜访丁鸣,他甚至开出了价码,去一次支付多少现金。这让他的朋友们喜出望外,这本就是他们驾轻就熟的工作,乐此不疲,完全没有理由拒绝。虽然,这一切对于影响整个战局关系不大,但渐渐会显出它的一些作用,渐渐累积下去也许会造成一种丁鸣即将出事,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来查他,对于整个团伙的士气有一定的打击,动摇他们坚持长期战斗的信心。

有了电话的帮助之后,苏威胜象两位决斗的盲武士,突然获得了光明,虽然无法抵挡对方的凌厉进攻,但可以腾挪闪躲。丁鸣团伙的行动会在第一时间被他知道,道上各种各样的消息也源源不断地集中到他这里,有助于他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反击,丁鸣接连几次的精心打击行动都宣告扑空,倍感挫伤。他第一次遇上苏威胜这样的对手,象鱼一滑不溜手,难以捕捉,但你不注意的时候,他也许就会露出牙齿咬你一口,战争似乎进入一种僵持状态,这对于一直以为自己将会很轻松解决战斗的丁鸣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在经过慎重的考虑后,他调整策略,转移了进攻的方向。他回过头把矛头对准周波。这对于他来说,多少有些无奈,而且会影响他在道上的威望,让其他的人觉得他对付不了苏威胜,不过如此。

他组织全部人马血洗了两次周波的工地,全力以赴,随时准备跟苏威胜团伙以硬碰硬。打伤了几个工人,把其它的人全部驱走,砸坏了一些轻型的机械,但保留了贵重的建筑用具,做为以后继续合作的台阶。苏威胜的反击没有出现,周波的保安队伍也不见踪影。周波保持了忍让,或者说他根本没力量对抗丁鸣,也不想跟他对抗。现在他是堂堂正正的市中区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江城的上流人物,绝不想卷入一场毫无意义的黑道战争,得不偿失。他再一次拜访苏威胜,带来了五万元现金。但苏威胜也束手无策。他无法保护周波的工地不受损失,依然不愿跟丁鸣互相残杀,同时,打击黄青瑜的办法一时半刻也无法用来对付丁鸣。因为沙石行业利润丰厚,足以让丁鸣团伙丰衣足食,所以他们很少参与其它黑道犯罪,这增加了局二工作的难度,他无法搜集到丁鸣以及他的团伙中其它值得打击对象的犯罪证据。苏威胜召来了向思宇,他们长时间地分析丁鸣这个人和他的成长历史,认真研究了他赚到的第一桶金,两年他参与了百货大楼的建设。当时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挖沙船主,他的那条挖沙船是三人合伙才买下的,但他最终获得了供应整幢大楼沙石的权利,由此起步,最后依靠暴力赶走了其它竞争者,垄断了整个行业。苏威胜和向思宇象老练的检查官一样设想了整个过程,可以肯定,这中间一定有不法勾当。于是,他派出了局二和刘成去拜访百货公司的经理。

但是结果令他们非常失望。当经理明白他们的来意后,二话不说,就跪在局二脚下请求他们放过他,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象女人一样流泪哀求。整个过程中他唯一表现得象江城男人的地方,就是当刘成开始拷问他的时候,他放肆地痛苦大叫,毫不顾忌刘成的严令禁止,对他生命加以威胁。反倒吓住了刘成。局二用经理家中的电话向苏威胜求教,苏威胜也无可奈何,他们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对手,为了不扩大影响,多生事端,他指示他们撤退。

第二天周荣华和苏威胜秘密见了面。

这半年来,苏威胜尽可能把所有的细节工作分派给局二三人去做,他掌控全局,但跟一位警察合作,是黑道离经叛道的事,并且他不放心局二的个人能力,宁愿亲自出马,冒一些风险,去跟周荣华打交道。当然,周荣华也认为自己是在冒风险,屈尊跟一位黑社会分子结交。他们彼此看问题的角度不同,都觉得自己比对方更加重要。当他们都成为大人物后,他们才会发自内心的彼此尊敬。

周荣华得意洋洋地首先警告他:“以后少去做这样冒失的事,否则威胁不了别人,自己还可能被牵进监狱。告诉你的手下,别那样愚蠢,谁都会在邮电局查到那个电话是打给你的。”苏威胜吃了一惊,立刻谦虚地承认自己经验不足,他保证以后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这是真心诚意的,在某些专业上,他们明显不如警察。

“他已经报了警,而且绝对会告诉丁鸣,现在他得到了双重保护,你们别想再动他了。”

“但是那个经理,我敢打保票,他肯定有问题。”苏威胜说。

周荣华呵呵一笑:“我得承认你有眼光,但这不是我的工作。我去把他攻下来,检察院的笨蛋不会感谢我,反而会怪我抢了他们的风头。我也不想得罪那么多人。你还是再想想其它办法吧。”

苏威胜考虑一会:“很难找到其它的突破口。你可以把他以前犯过的案子给我几个,也许可以从其中找到什么线索。”

“这不行。”周荣华断然拒绝,“首先是他以前根本没有犯过什么案子。都是他手下兄弟出面做的,而且基本上都没有办法立案的小事。其次,就是有,我也不会给你。”他傲慢地坚持着一个警察的权威,他们这种时候还缺乏完全的信任。

他接着半真半假地开玩笑:“要不这样省事,你跟他打,派个机灵的兄弟趁乱塞把枪在他的手中,我带人假装路遇,把他当场击毙算了。”

苏威胜震惊于他的心狠手辣,丝毫不亚于刘成,同时也显示了他急于立功的渴望,将近年底,一年的业绩报告将是升职非常重要的一个评比标准。但这样大风险的事他可不会轻易去冒。“再想想其它办法再说。他含糊地说。但是首先得感激你今天教了我一招,还有上次帮我解决掉黄青瑜和肖友发。”他摸出两砣钱放在桌上,是两千元。这是他精心为今天的会面准备的一着。

周荣华脸色冷了下来,慢吞吞地说:“到底是想收买我。但是你没有想想这钱我拿到手中,会不会觉得烫?你是在害我啊”

苏威胜指着那些钱,和气地说:“你花钱的时候,谁会在意你的钞票是如何来的?就象闲上眼睛,谁分得清这个世界的黑与白?”

周荣华坐直了身子,严厉地说:“你要清楚,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是因为我觉得你还是一个人!至少,你比那些只知道打架斗殴,调戏妇女耍流氓,欺压普通市民的混混强。你的团伙也没有什么大太的罪恶。不要告诉你跟刘强的死没有关系!但是我还是决定跟你合作,因为我觉得你跟他们不同,……勉强算个好人。收好你的钱,好好跟我合作。”他恶狠狠地命令道。

苏威胜突然之间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这个警察在他自己反思自己之前就替他思考了他的某些作法,替他定性为“一个比混混强的人”,“勉强算个好人”。苏威胜认真回想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是的,他发觉自己其实是仁慈和正直的,至少他不会下作地去抢劫强奸,过分欺压弱势的普通市民。他完全是为了一种理想中的幸福生活而投身黑道,这一点罗忠良比他想得更加纯粹,他把它当作一种职业。他不象他那样有才能,也不象他另外还有一些对于权力的野心。他是从他的街坊手中巧取了一些利益,但他从周波手中给他们强抢过来的更多。也许这种自我开脱比较勉强,但他对付刘志兄弟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他强占了本属刘志兄弟的事业,刘强的死多少也与他有关,但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他对付他们的遭遇不会有丝毫的内疚。他不会把自己当成古时候的侠客,但也不会妄自菲薄把自己等同那些唯利是图的恶徒。在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后,他觉得坦然,心安理得。同时对今天的见面成果感到满意。

周荣华虽然没有收他的钱,但也没有当场跟他翻脸,或者把那些钱甩到地下,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