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


不能明白苏威胜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做出这个决定的。也许是因为刘志的遭遇提醒了他,他认识到某些时候警察对于黑道势力的打击,远比他们有力和彻底;或者是余文彬的压力刺激了他。

老式的黑道兄弟对于警察,都是既畏惧又骄傲,他们彼此象水火一样不能相容,保持远远距离,他们有一种奇怪的逻辑和骄傲,认为警察的力量在于他们能够合法地使用枪支,这决定了他们无法跟警察对抗。但因此他们看不起警察的无能,自信光凭个人力量对抗的话,他们会大占上风。所以他们保持天真着自尊,不屑于跟警察打交道,这种行为会被其它同行轻蔑和敌视。

但苏威胜毫不留情地抛弃了这一陈规旧习,他觉得这些东西过时了,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这是他坐在茶馆中冷眼观察这个正在发生巨大变革的社会得到结论之一。很久以后,他的追随者研究他崛起江的历史认为,他采用这种另类的方法解决问题,是因为当时他的势力弱小,不得已而为之。然而,在后来苏威胜的黑道生涯中,当他面对弱势的对手时,他也会采用一些另类的方法迅速解决对手,尽可能把影响和代价控制在最小的范围。用他的话来说,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战争,绝不能算是胜利。战争也如生意一样,赚取最大的利润才是目的。

考虑了这场战争的全面和整个黑道以后的走向,他再一次表现出高瞻远瞩,向思宇这个时候显了他的作用,他调来了尽可能详细的有关警方高级人员的资料,最后,苏威胜选择了周荣华做为第一目标。他决定跟他建立某种“友谊”,当然,如果周荣华拒绝他,他也没有损失,他还有第二目标和更多的人可以选择。这是他一惯的方式,每一个行动,都必须预先留下安全地退路和补救措施。

局二和刘成会见丁鸣回来那天下午下班的时间,周荣华推着自行车从警局走出来,苏威胜拦住了他,简短地自我介绍:“我叫苏威胜,在河坝街批发市场经营一个货运部。我们找个地方喝喝茶?”

周荣华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穿着自制的布鞋,对襟的棉袄用的是布扣子,这需要很多的手工,整齐的短发,老式,但不土气。“你他妈还敢来找我?陶春,程世一,张宪,江城的治安就是你们这些垃圾弄坏了的!还有你,丁鸣,听说你们要打架了?还他妈的都想做大哥啊!说,有什么屁话。”他是治安大队的大队长,苏威胜虽然没有跟他朝过面,刑事案件也不属他分管,但江城一半的治安案件,都跟这些人有关,他一直相信,迟早,这些人会成为他手中的猎物,宰割的对象。

苏威胜保持着微笑,他知道警察都有一副坏脾气,在他们这些黑社会分子面前高傲得如同领导,他直截了当地说:“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马上就退了,你是副局长候选人之一,但是你的竞争对手起码有五个,至少有两个机会比你好得多。你调离刑警有一段时间了,这将极大的影响你的升职,而且,你的对手们大都比你有钱,有关系,有背景。”苏威胜的话简短,从容,口气温和得就象老朋友在拉家常。

周荣华怔了一下,勃然大怒:“你他妈说什么?凭你这种混混,就想来收买我!”他虽然粗鲁,但不失精明,他立刻明白了苏威胜的意思。他拍拍腰上挂着的手铐,“信不信我马上把你抓起来。”

“你为什么要抓我呢?我又不是你的敌人,我也没有犯案,我只不过想和你做个朋友。”苏威胜疑惑不解地反问道,“虽然看起来你这次的机会不大,所以你妻子和岳父都不太支持你,没有尽他们的力量来帮助你,但是,他们可能都错了,他们都忘记了分局现在的局长,高冰洁是一位多么精明能干的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周荣华不解地看着这个侃侃而谈的不速之客,疑惑起来。他的妻子和岳父所代表的阶层,对他这样一个完全靠自己努力考入警校,找到一份体面工作的农村孩子来说,是一种永远的压力和挑战。苏威胜深思熟虑的话象他惯常那样,总是能够击中对手最软弱的地方。

“我只是想恭喜你,你这次非常可能升职。高局长才三十四吧?他的仕途绝不是一位分局的局长能够让他满足,所以他会考虑一位能力出众的业务骨干做他的副手,而你,正是这几个候选人中最合适的人选,这是你的强项。同时,他也不喜欢一位比他年轻,背景太深的副局长来威胁他的地位,这一点你同样适合。当然,前提是你能够做出成绩来说服他和说服其它的竞争者。”苏威胜停顿一下,“我能够帮助你,我们有一些共同的敌人,我能够为你提供他们的罪证。”

“共同的敌人?比如丁鸣?”两个人默然对视片刻,然后周荣华呵呵笑起来,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拒绝这样理智的建议和这样理智的人。“看起来,我必须要跟你好好谈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