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纪念台儿庄战役牺牲的三祖父

首先声明:三祖父参加的并不是八路军或新四军,而是李宗仁的桂系国军。这常常令我扼腕惋惜。不过现在想来,当时祖国涂炭,抗战军兴。无数中华热血儿女能够投笔从戎,率身走向炮火隆隆的抗日战场,党派,军种或许并不是他们首先考虑的了。就像现在的我们,——只要祖国一声召唤!(起码我是这样想的)

我父亲一代就生在东北,但是老家是山东沂蒙山区的。具体哪个县市我总是记不住。哈哈,有点忘本是不是?记忆里父辈给我讲起老家总是充满了贫穷和无奈,和山东女性的豪烈!

太祖父开始逃荒关外,家里抛下一妻三子一女,起因并不是贫穷,而是受不了太祖母的刚烈。

那时太祖父是方圆百里有名的猎户,不会侍弄庄稼,多年出生入死也挣下一些微薄的家产,就从小儿三祖父可以念私塾来看,在那时的农村也不是普通人家供得起的。

太祖母继承了山东女人独有的刚烈,火爆脾气,大事大吵大闹,小事没完没了,权贵面前敢反抗,太岁头上可动土。遇事必争个高低长短,不平就以死相逼!都说山东出豪杰,燕赵多慷慨。想必母性豪烈的熏染也是有的。有个说法说东北人和邻居吵架,男人提刀往外冲,女人拽着衣袖往回拉,若换成山东人,则是女人收拾好丈夫衣物,拖儿置前曰: 大丈夫怎堪羞辱!去吧!你若有死吾誓死不改嫁!公婆儿女就交给我了!

太祖父负气闯关东,虽说辛苦万难,却图个潇洒自在,心里不烦,太祖母在家含辛茹苦,咬着牙撑着我看你一辈子回不回来。这边厢大祖父和祖父一长到十五六因为受不了太祖母过于严厉的“慈爱”相继不告而别,一路要饭,打小工到东北找太祖父去了。

单说三祖父边打猎养家,边读书学习,同时也接触到了一些先进的思想。一晃已是十八九的大小伙子了。外面的世界已经是军阀混战,国军缴共,东北沦陷。可封闭的山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也是情窦初开的年龄了。偷偷和村里一个女孩要好起来。那时哪兴自由恋爱呀,据讲也是我家一个亲戚那时搞自由恋爱,在牛棚里偷偷摸摸私会恋人,被人瞧见,竞当场吓死了!可见那时众人对自由恋爱的态度!

时间一长,纸包不住火,消息传到双方家里,人家女方长辈并没有甚么太大的反对意见,毕竟三祖父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又能文能武的。只是私自相爱有违常理而已。找个双方都熟识的来家先义正严词的数落几句,并挑个日子让太祖母找人前去提婚。不想太祖母竞觉得受了莫大羞辱手持菜刀跑到女家坐在大门口骂一声砍一刀,直到黄昏而归。——那门槛子已被砍滥了!这种行为在当时可算是对对方的最大侮辱。两家以后不会再有甚么交往了。一般都是见面就眼红,双方都视为世仇了。

隔天太祖母竞闪电般托人从邻村说成了一桩媒,没过几天就逼着三祖父把婚事给办了!

那女孩家也是觉得脸面下不来,不久就搬走了。

三祖父时常悲愤长鸣,直至天明。毕竟读过书,明白了是黑暗的封建残余造成的自己恋爱的失败!又考虑到当时的时局,祖国处于危亡关头,愤而决定从军,如此也可以离开这个并不能让人留恋的家。

据老人们讲当时三祖父离家时可是很“另类”的

三祖父在夜半时分收拾好了包裹,天明时分先叫起了小妹。叮嘱她说:“小妹,我要走了。最不放心的是你。今后要识文断字,明白事理。作一个正值的人,对国家有用的人。给自己找一个美好的希望,并一辈子不要放弃它。”三祖父的小妹我的姑奶眯眯呼呼的当时并没有听懂。接着又叫起了新过门的妻子,在妻子惊讶的眼神中鞠了一个躬:“即为夫妻,责任大于感情,本应持子之手,与子偕老。可是我不敢说能不能做到了。你在家要孝顺好父母,照顾好小妹。辛苦你了!我这一走,天下清平时还没回来,你就另择再嫁吧!”

三祖母抽搭几声,也鞠了一个躬:“俺明白俺留不住你,俺会等你一直到你回来!”

最后三祖父在太祖母窗外跪下了,头上顶了个瓦罐大声说道:“娘啊!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儿子不能承欢膝下了!儿子这就算给您送终了!”说完啪的一声把瓦罐摔碎地下,扭头就走了。

(懂得老规矩的知道,老人去世后,送终的孝子在灵柩一启动的时候要跪着头顶一个瓦罐并摔碎在前的。不知道是什么寓意。)

太祖母其实早就醒了,倔强的她硬是坐在窗前没说一句话,没伸一下头!

三祖父一走再也没回来。三祖母致死也没改嫁。老了,胡涂了,就天天坐在村口望着三祖父离开的方向。临死时用手指着梁上。后来大伙从梁上找到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三祖父出生时的一截脐带(我想可能是太祖母留给三祖母的。有风俗孩子出生时要留一截脐带,孩子长大后若离家时长,拿出念道念道,孩子就能感应到,就会想家了,就能回来。)和一张纸,上写:我死后请亲戚,后辈把我埋在村口路边。我要等丈夫回来。(三祖母不识字。我们猜想必是生前求别人写的)。令我等后辈,至今唏嘘!

据老人们讲其实三祖父离家三年后回来过一次。只是没进村。

那天在村外耕作的乡亲们见到几个军人骑着马走到跟前才看出是三祖父带着警卫兵勤务兵的,只是不知道是多大的官。大家问三祖父只是一笑并不回答。下了马向大伙问了家里情况,大伙说都还好,你娘还是那样,每天还坚持劳做。你媳妇从你走后一趟也没回过娘家。你妹也嫁人了。三祖父也没说啥,只是拿出一个包袱让警卫兵送回家去。

有好事的村民跟警卫兵回去在家院子里见到太祖母并把包袱送上,太祖母一听是三祖父送回来的看也没看扯着一挥,散落满院子银元。声也没吱就回屋了。

这以后母子就再也没相见。

听说三祖父是在徐州补的兵。因为识文断字枪打的好,作战勇敢。很快就被升为军官了。乡亲们一直没弄清楚三祖父当了多大的官,直到现在老人们饭后没事时还争论的各有理据。统一的说法是李宗仁的部队。台儿庄战役后就断了信。也必然是那场仗牺牲了。有人还信誓旦旦的说那一阵先是经过县上传回来了立功状,紧接着又传回来了阵亡状子的。只是三祖母从来不信。

太祖母人前从没再提过三祖父,就像从来就没有这个儿子似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