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从这里转折 第一章 动乱的民国初年 003 【立功了】

wdm1982121 收藏 1 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4/[/size][/URL] 003 【立功了】 我终于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次日一大早就赶了出去,这次肆无忌惮了一点,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开枪,打死动物如下:野鸡三只,野鸭两只,袍子一只,兔子一只,花费子弹25发。 回去大家又吃肉,又喝酒,不亦乐乎,武哨长喝多了连骂自己:“我他妈这猪脑袋,在这仨月了,天天光知道啃窝窝头,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4/


003 【立功了】

我终于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次日一大早就赶了出去,这次肆无忌惮了一点,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开枪,打死动物如下:野鸡三只,野鸭两只,袍子一只,兔子一只,花费子弹25发。

回去大家又吃肉,又喝酒,不亦乐乎,武哨长喝多了连骂自己:“我他妈这猪脑袋,在这仨月了,天天光知道啃窝窝头,都忘了能打猎了,操,猪脑到。”

就这样,一边打猎一边练习射击,说真的,一个月下来,我的射击水平是大跨步前进,身体也因为吃着肉而健壮不少了。

身上继续揣着25发子弹,我再次流进大山。附近的猫狗野兽因为我的存在而逃之夭夭了或者被打死了,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这一次,我不得不跋山涉水,翻山越岭,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看看出来都小半天了,一个兽都没碰见,真是郁闷。中午才碰到一只狼,一枪干掉!这狼的肉不好吃,可是还不得不干掉它,否则这家伙就袭击我。没办法,再不回去,就回不去了。我背着死狼往回走,回到营地的时候天已经略黑下来。

现在是夏季,东北这里几乎都是亮着的,就算是晚上九点多还有光亮。

前面有人!我注意到了,十几个身穿皮子手拿长枪的人,偷偷地向营地摸进。造了,偷东西偷到这里来了,什么贼嘛,绝对是附近的土匪,还有枪,装备不下于我们,怎么办?打!这念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我扔下狼,找到一个略高一些的土包,趴在草丛中,瞄准他们一群人。

当他们摸近哨所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扎着长辫子留着小胡子的人站了起来,抽出腰里的匣子炮,挥了一下——“砰!”这厮倒地,头部中弹身亡。

一下子,炸了营了,哨所里几乎所有人都冲了出来,土匪们也乱了,有抢救的,有见官兵来就开枪射击的,有撒腿就跑的,有茫茫然不知所措的——“砰!”又死,我叫你傻逼呵呵地站那。

前面子弹乱飞,身后冷枪照顾,不一会儿土匪们就就束手就擒了,不过我倒是吓得一跳,因为官兵们乱开枪,差点射到我身上。我大声叫喊过后才敢站起来,他们看到是我在外面打冷枪,才知道为什么这一仗赢了。

对方死了八个人,抓到了六个俘虏,四个带伤,两个没受伤(废话),一个跑了,而官兵这边因为遭到埋伏袭击,死了五个人,两个重伤,还有五个轻伤,很幸运,三叔没啥事。

哨长半个脑袋被打烂了,他可以说是最后出去的一个人,不过很不凑巧一出去啥都没看,就被人乱枪打死了。现在我们这里面没有了官,还有一个田哨长,不过这家伙是个胆小鬼,平时啥事都不管,于是年龄最大的王有财变成了头目。

“你们都是哪的土匪?说!”赵胖一皮鞭狠狠地抽在一个土匪身上,拷打问。

这个土匪非常嘴硬,一扭头,看都不看赵胖。

“妈的,打死我们这么多人。”三叔抽出一把刀,狠狠地说,“也不在乎这一个了,还有五个,妈的,我整死你。”说着上去要扎,我忙给拦下来。

“三叔,三叔,别杀人啊。”我劝阻道,“这几个土匪留着上缴,让上面处理吧。”

“不行,我非得杀一个不可。”三叔吓唬道,看来三叔是粗中有细的人啊,张牙舞爪的,活像一个非杀人不可的刽子手一样。

我看戏差不多了,就转头龇牙咧嘴厉声道:“你是说呢,说呢,还是说呢?”

“×&……)%@#%!……”

啥米?蒙古语?俺们没有人能听懂啊。

“操!我不懂啊。”我气恼道,虽然我前女友是蒙古族人,但不代表着我就会蒙古话,再说了,她家人也不怎么说蒙语了,都说汉语。

“他说啥,你们懂不?”三叔回过头问大伙。

“那啥,他说他们老大死了。”一个看起来贼眉鼠眼的兵说道。

“啊?”三叔相当高兴,问:“你给我问他们是混哪条道上的,踩盘子踩军队里了。”

“#……¥%×%#@×(×”

“(×%&%¥)&×&%……%%#”

“他说他们老大是陶克陶胡,第一个被人背后一枪打死了。”

“啊?陶克陶胡?”

我晕了,我一枪打死了民族英雄/土匪头子?

这件事影响深远啊,我立功了,不过是为大清的和平事业立功了。

嘉奖很快就传来了,随之而来的是调令,我被调走了,而三叔果真当上了哨长。因为我们哨所是东北前巡防营统领张作霖留守黑龙江大兴安岭侦查哨所,我们哨所所立的功劳自然算在前巡防营头上,而我作为击毙陶克陶胡的士兵,得到了升职的机会。前巡防营所在地是吉林洮南,我坐了三天的马才赶到黑龙江省省会龙江(今齐齐哈尔所在),乘坐着日本人建设的龙江直接到洮南的铁路,我来到了洮南,并前往第四营。在营中留了一小会儿,便有人将我带走,对我说要到新民进行嘉奖。于是我继续赶路乘火车来到奉天之后,毫不停留地感到新民,来到直属长官张作相的府邸。张作霖的军队大部分都留在,然而最精锐的骑兵部队仍旧留在辽宁新民附近兵营中,随时待命准备出发征战。此时张作相手下管理着这两队,一队炮兵营,一对便是骑兵营了。

这一路经过了许多个地方,前世我都曾见过,与前世的几十里会有村落不一样,现在的铁路附近村落都很少,偶尔有也不大,此时东北人口凋零。清初,作为龙兴之地的东北是不允许汉人入内的,到了清朝中期,陆续有汉人出关在东北落地生根。还有许多汉人加入满籍,从而来到东北。到了清朝末年,尤其是太平天国之后,南方以及中原地区战争不断,加上天灾人祸活不下去的人才被迫背井离乡,从而才开始有了规模宏大的东北大移民。当然,尽管很多人移民到东北,此时东北仍旧一副万里无人烟的样子。

“小伙子,看上去不大嘛。”这个中年人笑呵呵地打量着我。

这个高个子的让你叫做张作相,张作相,字辅臣,1881年生于锦西义县南杂木林子村。幼年家贫,只读过3年私塾。16岁那年,因族兄遭仇人杀害,他怕受牵连,便流落到奉天(沈阳)一带。农忙时给种地人家打短工,农闲时到城里当泥瓦匠,作些掏炕抹墙的活计。那时,他由于衣服褴褛常遭人欺辱。

张作相由于生活的颠簸和凄苦,深觉世道不平,遂产生铤而走险出人头地的念头。于是,他溜回本村,与本村另一人策划打死杀害他族兄的仇人,随后率几人逃出,落草为寇。翌年(1901年),张作相率20人到新民府八角台村投奔张作霖。与张作霖的人马合在一起,拉起了一支拥有200多人的“保险队”。1902年,清廷收编,张作霖被任为新民府游击马队管带,张作相为哨官。1907年,盛京(沈阳)将军赵尔巽,将全省旧军编成八路巡防队,张作霖任前路统领,张作相为骑兵一营管带。1907年,按年龄为序,马龙潭、吴俊升、孙烈臣、张景惠、冯德麟、汤玉麟、张作霖、张作相8人结拜为盟兄弟。辛亥革命后,赵尔巽任奉天总督,张作霖任二十七师师长,张作相任二十七师骑兵团长、炮兵团长。1916年,张作霖任奉天督军兼省长,张作相任二十七师步兵旅长。1918年段祺瑞任命张作霖为东三省巡阅使,张作相任巡阅使署总参谋长、参议,兼任二十七师师长和卫队旅旅长。1919年,张作霖重建东三省讲武堂,张作相任堂长。1924年,张作相任吉林省督军兼省长。在这时期,张作相主张“固守关外,将养生息,训练士兵,扩充实力”为上策。基于这种思想,他在吉林省督军兼省长任上,做了一些有益于民众的事。如抵制开放烟禁,在吉林严禁种植鸦片,严禁吸毒贩毒;他拒绝与日本人合作,独自兴建了吉海铁路,并创办了吉林大学。

1927年,在张作霖提议下,与张作相、吴俊升、汤玉麟、孙传芳、张宗昌、韩麟春、褚玉璞等再次结拜为盟兄弟。

张作相为人忠厚。1925年奉军内发生郭松龄判变事。郭松龄部被打败后,有人主张将郭的下属重要官员一律杀掉,以儆效尤。张作相以哭相谏,保住了这些人的性命。以后这些人在东北军进关和西安事变中都成为东北军的中、高级将领和骨干。

1928年6月4日,沈阳皇姑屯炸车事件发生后,张作霖被炸死,张作相一心辅佐少帅张学良。张学良对张作相也很敬重,称他为老叔,辅帅,又让原配夫人于凤至做了张作相二夫人花福田的干女儿,关系一向密切。

1930年9月,张学良率东北军主力进关,张作相留守东北,任东北四省留守司令,驻沈阳大帅府,主持东北后方一切事务。1931年“9"18”事变时,张作相正在锦州西郊料理父亲丧事,吉林省主席由参谋长熙洽代理。熙洽趁机出卖了吉林,当上了可耻的卖国贼。张作相对此事非常愤慨,曾申令吉林军政人员不要听从熙洽的伪令,并派诚允到宾县另建吉林省临时政府,但也无济于事,无可挽回。1933年,张作相退出军政界。此后,他一直在天津英国租界隐居,在家养花种草消磨时光。以后,他的盟兄弟张景惠任伪满洲国总理大臣,当了汉奸,曾几次派人找他,强行要他出山任职,帮助日本关东军干事,他都予以拒绝。1936年西安事变后,张学良在南京被蒋介石扣留,张作相为营救张学良曾到处奔走。

1945年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想利用他的威望,让他出来在东北任职,又都遭到他的拒绝。1948年,蒋介石要去台湾前夕,曾派人催请他去台湾,几次送来飞机票,并为家属准备了半条船的空位,他都毫不动心。

但是,张作相对我党却非常亲热。1948年10月15日,正当张作相在锦州家中处理财产时,被中国人民解放军误俘。当我军知道他就是东北军要人张作相时,便马上向他道歉,并希望他站在人民解放事业一边,还派人一直把他送到天津芦台火车站。张作相对此事非常感激。1949年3月,张作相患脑溢血忽然死去。周恩来得知后,非常遗憾,曾对张作相的外甥周毓文说:“老先生怎么故去了,我们还要请老先生出来一起工作呢。”

其实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张作相是吉林大学的创始人,而我就是吉林大学毕业的,很多说书的或者故事,连续剧都把张作相描述成内斗高手,不倒翁,因为与郭松龄属于两个系统的人,彼此在事业上也有相互夺权的事情发生,最终郭松龄因为张作霖的个人原因而倒戈相向,其中很多书上都写成是张作相等人不容于他。事实上,相互斗争哪有相容的道理,而且当时张作相镇守吉林,已经和他的关系不大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