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世界大战 第一卷 越国 第005节 抢劫犯?

叼着烟看风景 收藏 4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size][/URL] 中国发怒了,中国发狂了,中国生气了! 2009年1月12日,北京时间8点30分。中国政府再次宣布,将越南、印度列为侵略性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对上述两国进行无限制战争,即将其所有武装力量歼灭或占领所有领土为止!中国人民不怕再来一次8年抗战!中国人民有决心有能力将一切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


华国发怒了,华国发狂了,华国生气了!

2000年1月12日,8点30分。华国政府发表外交宣言:越国对华的军事行动已经构成了侵略性质,在此华国政府宣布,将对越国进行自卫发击作战,惩罚越国侵略分子!并呼吁联合国就此事还华国一个公道!如果越国当局再一意孤行,华国军队必将对其的强盗行径给予强烈的打击!最后警告南亚国,马上停止边境的军事行动,否则将给予强烈反击!

愣了,呆了,傻了,这份措辞显示出了从未所有的强硬,大家都很清楚,这不再是枪杀几个渔民撞沉几艘渔船的“小事”了,越国当局的所做所为已经大大跨过了华国政府所能容忍的底线了!

华国各大军区迅速动员起来,预备役部队就地接受装备转服现役,民兵分发武器弹药参加紧急训练,随时准备支援前线。大量军队通过航空、铁路、公路向西藏、云南、广西机动。南海舰队火速派出军舰赶往北部湾,为陆军部队提供火力支援。

在全国一片忙碌紧张战备的时候,木子牧正呆呆地趴在城里一个黑暗的角落里,粗粗地喘着气。班长带着他们饶了一个大圈,从守卫稀疏的北面渗进了城区。十几分钟前,一个士兵过于紧张致使步枪走火,被敌人的巡逻队发现,除了班长和他,其他战友都牺牲了。现在他和班长也被冲散了。

目睹曾经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睡觉的战友一个接一个地倒在血泊里,木子牧脑子一片空白。“这就是狗日的战争!”木子牧的脑海突然闪过了爷爷说的一句话,那时爷爷是指着自己被刺刀划成两半的鼻子说的。

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女性尖叫声传来,木子牧回过神来,目光四处搜寻着声音的来源。他贴着墙根慢慢站起来,端着95式自动步枪朝声源摸去。

拐过一个墙脚摸进了一条小巷,敌人已经破坏了电力站,四周一片黑暗。没有发现敌人的巡逻队,这里是城边住宅区,看来敌人收缩了防御范围。悄悄探出半个脑袋,借着淡淡的月光,木子牧看清了眼前的一幕。一个越国士兵光着下身,压在一个女人的身上蠕动着,地上躺着一个男子,头部边上是一滩血迹。

怒火,从心地腾起,直直冲向脑海,木子牧听见自己的牙齿在“邦邦”作响。“操你妈的越国垃圾!”心底一阵低吼,木子牧收起95式自动步枪,缓缓拔出三棱军刺。

沉浸在一浪又一浪快感中的背对着木子牧的越国士兵没有意识到阎王爷在向他靠近。木子牧“忽”地冲向几米远的越军士兵,在对方反应过来前扑到他身上。

木子牧左手捂住他的嘴巴,一使劲儿,抱着对方一个横滚,变成了越军士兵压在自己身上。右手上的军刺恨恨地扎向越国士兵的心脏,一下又一下,直到木子牧感到胸部一疼,原来军刺扎穿了越国士兵的身体,扎到了自己身上,幸亏有防弹衣挡着。木子把尸体一摔,双眼直直地望着仅仅发亮的天空。几个小时前,自己还沉浸在美梦当中,却突然走进了战场,心理上的巨大落差使得他的神经有点迟钝, 在这种环境下无疑是致命的。

木子牧使劲甩了甩脑袋,爬了起来。地上的男子已经死了,那个遭凌辱的女人昏死过去了。木子牧看着这个不过20来岁的女孩,心里一阵暗然。将男子的衣服扒下来把女孩裹住,木子牧把她抗了起来。要他弃同胞于不顾,而且还是一个遭难的女孩子,他做不出。

扛着女孩跑了一段,后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妈的,这下玩完了,木子牧心里一阵发凉。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了,木子牧情急之下拐进了一个小区。熟睡的人们早就被彼起彼伏的枪炮声惊醒了,都紧闭着房门躲在家里发抖。

木子牧来不及多想,轻轻敲着一家人的房门。

许久,里面才传来一个颤声:“谁……谁啊?”

“快开门,我是军人!”木子牧急声道,“快点开门,开门!”

大概是听见木子牧说的是一口纯真的国语,门打开了。

木子牧急忙钻进去,把女孩放下,对正在发呆的房子主人道:“麻烦你照顾一下,别怕,我们很快就会攻下这里!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

房子主人颤抖着手掏出手机,木子牧接过迅速按了个号码:“喂,高营长吗?我是木子牧,我们班突到城里,班里除了班长和我,其他战友都牺牲了,现在我也和班长被冲散了。”木子牧稳了稳情绪,道:“敌人已经放弃了外围的防御,估计是兵力不足,外面的兄弟怎么还没攻进来?”

“木子牧,你现在在哪?”

“我还在城里,我杀了一个越国垃圾,现在他们正在找我呢。”木子牧急声道,“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攻进来?”

“上级命令我们暂缓攻击,你马上潜伏下来,等待接应!”

“什么?暂缓攻击?是他妈的哪个王八蛋下的命令?敌人这是摆明了拖延时间,为后续行动争取时间。他们就是想将我们隔在这里,别忘了遂溪有一个全国第二大的军用机场!”

“你别激动,上级有他的考虑!服从命令,马上隐蔽起来!”高大山强忍着怒火,木子牧是他老爸的战友的孙子,老爸时常嘱咐自己要照顾好他。

“喂!喂!喂!木子牧,还在不在听?”

木子牧怅然地挂了电话,越国军队占据遂溪县城,用一个营的兵力坚守在中心城区,很明显是想阻击援兵增援遂溪机场。越国的后续行动一定是拿下遂溪机场,然后进行强行机降。此刻木子牧还没知道越国已经突入了广西境内。

木子牧嘱咐了房子主人几句,打开房门走了。

部队已经停止了攻击,短时间里是不会有人来接应自己的。天渐渐亮了,仅靠自己,突出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妈的,老子不过了,索性往敌人的心窝子里插,大不了一死,谁怕谁啊?目睹了战友的牺牲、遭受残害的同胞,积累了一夜的愤怒一下子喷发了出来。

这个县城的每条街每条小巷甚至每一个隐蔽的角落,都一一印在木子牧的脑海里。这些都得益于他平时偷偷溜到这里玩,闭着眼睛都能来去自如。

怒火过后,木子牧反而觉得特别的平静。他悄悄绕开敌人的巡逻队,熟门熟路地摸向县政府。县政府在中心城区的中央,估计越军的指挥部就设在那。抱着不干白不干,白干谁不选要命的干的念头,木子牧慢慢向县政府接近。

木子牧专挑建筑物密集的地方,穿梭其中,但始终都在县政府后面的那片区域。再次躲过一支巡逻队,木子牧渗到了县政府的后墙附近。仔细观察了一下,没有发现敌人的暗哨。

一组略显生疏战术动作,木子牧翻了进去。可眼前的情景把他给吓呆了。一个背着步枪贴在墙根边正在用另一只“枪”扫射的越军士兵呆呆地看着仿佛从地底冒出来的木子牧。

距离太远,来不及了,一旦这个叼毛大叫一声,他就会被蜂拥而来的越军打成马蜂窝。只好拼一拼了!木子牧猛地抽出军刺使劲甩了过去,还没等那越军士兵叫出声来,三棱军刺已经射穿了他的声带。

“YES!”木子牧跑过去扶住了快要倒地的越军士兵,慢慢放了下来。那越军士兵双手抓着军刺,大瞪着眼睛,全身抽搐着,黑色血液不断地从三棱军刺的血槽里涌出。

木子牧拔出军刺,用死尸的衣服把血迹擦干净,然后将尸体拖到一个隐蔽的角落里。转身准备潜进政府大楼,他忽然停住脚步,把尸体的军装扒下来,套在身上,看了看暴露身份的95式自动步枪,木子牧不舍地将它藏好,拾起越军的仿华国81式步枪,这才离去。

木子牧大摇大摆地晃到政府大楼前,心脏却以不正常的高速剧烈跳动着。瞧着大楼前越军士兵忙忙碌碌地跑进跑出,他灵光一闪,也跟着跑了进去。

也许是衣服上的血迹,又或者是因为都是黄种人,木子牧慌慌张张地跟一名士兵跑并没有被发现。

装模作样地在大楼里绕了一圈,他确定眼前的房间就是敌人的指挥部所在。深呼了一口气,便冲了进去。胡同子正在跟参谋对着地图研究作战方案,看见突然冲进来的士兵,正想大声训斥,却看见那士兵端起枪恨恨地扣动了扳机。他瞪大了眼睛,条件反应般地扑向桌子后面。

一个弹夹打完了,屋里的五个越军军官胡里胡涂地便搭上了赶往地狱的特快专列。掏出92式手枪,木子牧用枪口指着一张办公桌叫道:“出来!”

“out!”想到越南人听不懂华语,他又加上了一句。

没回应,“砰砰砰”安全起见,他朝办公桌射了几枪,92式5.8毫米手枪弹轻易地击穿木质办公桌,打进了胡同子的大腿里。

一声闷哼,木子牧知道那人已经受伤了,他一脚揣开千沧百孔的办公桌,一名越军中校直直地躺在地上,不甘地盯着木子牧。在突如其来的扫射中,胡同子的双肩被击穿了,腹部也中了一颗子弹,刚才更是有一颗手枪弹打在了他的大腿上。

“嘿嘿,老子这下发财了!”熟悉各国军衔标志的木子牧知道眼前这个中校必定是敌人的最高指挥官,让他惊讶的是这个中校竟然只是一个营长,由此可见这支越南部队的不同一般。

“咚咚”的急促脚步声传来,木子牧摘下一颗手雷扔出门口,“轰”的一声,几名首先赶到的越军士兵被炸飞了。

木子牧一手提起越军中校,手枪抵着他的太阳穴。随后冲进来的越军士兵看着这样的情景,都楞住了。

“都给他妈的给老子放下枪! ”深受警匪片毒害的木子牧摆出一副不听话就撕票的神态。

“几里挂拉几里挂拉……”

“草你妈的,连世界通用的汉语都不会说,果然是越南狗!”

“都他妈的放下武器,给老子准备一架直升机和100万美元,不然我杀了他!”情急之下,木子牧喊出了一句劫匪经典口头语,晕,这什么跟什么嘛,在这种情况下木子牧也不禁老脸一红。幸亏越南狗听不懂,要不然肯定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就在双方牛头不搭马嘴地乱叫着,一名军官分开众人走到跟前,用生疏的汉语道:“如果你放了我们营长,我们可以给你战俘的待遇!”

“呀喝!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啊?叫你的人放下武器,退出去!”木子牧红着眼叫道,手枪用力一顶,失血过多的胡同子脑袋不禁一歪。

那名会华语的军官几里挂拉地说了几句,越军士兵都慢慢地把手中的武器放了下来,退了出去。

“好了,照足你的要求做了。可以放人了吗?你是逃不了的,外面有一个排的人在等着你。如果你愿意把我们营长放了,我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少他妈的扯淡!你也给老子滚出去!马上!”

那军官怨恨地盯着木子牧,退了出去。

木子牧拖着陷入昏迷状态的越军中校躲到办公桌后,眼睛死死地盯着门口。妈的,这下玩大发了,当时闯进来根本就没考虑如何撤退,现在好了,被捆住了。即使手中有人质,他也不相信能逃得出去,到处埋伏的狙击手只要一颗子弹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怎么办?再拖下去,手中的人质就会因失血过多而死,到那时他手中就没有可以依靠的本钱了。

就在木子牧苦苦思索的时候,一阵犀利的呼啸声传来,随后大楼剧烈地震动起来。震动还没结束,飞机高速飞行划破空气的呼啸声从头顶一啸而过,伴随着的还有机枪的扫射声。

“天无绝人之路,海航的那帮家伙总算来了。攻击应该恢复了吧?”木子狂喜,有这般炉火纯青的对地攻击手艺的必定是海航那帮家伙,他拔出军刺结束了越军指挥官的痛苦,趁混乱冲了出去。

原来越国的空降机群一起飞就被华国空军的地面雷达发现了,驻扎在遂溪机场的空军第2战斗机联队迅速起飞4批8架SU-27战斗机迎战。空军昆明指挥所指挥位于巫家垻机场的8架J-11首先接敌。

华越空军的第一次空战在北部湾上空爆发,战斗异常残烈。毫无格斗能力的越国空军12架安-22运输机被击落8架,4架米格-29和2架苏-27亦化为火球,消失在北部湾上空。损失惨重的越国空军不得不取消原定的空降计划,幸存的战机慌忙逃回河内。

而华国空军也失去了7架战鹰,如果不是随后从海口机场赶来的海航第18战斗机联队及时赶到,没有经历过战火洗礼的空军小伙子是无力再战的。

空战刚结束,海航第18战斗机联队接到命令,出动2架JH-7B战斗轰炸机执行轰炸深入我国境内的越国特战营的指挥部。这是高大山从城里逃出来的人们嘴里得知的,他马上请求上级对目标进行轰炸,上级同时命令地面攻击同时展开。于是,已经摧毁了敌军指挥部的木子牧就这样十分幸运地有了逃生的机会。

增援部队陆续到达,越国特战营已经被团团围困在遂溪县城中心城区。因为里面还有很多没来得及逃出来的平民,所以华国军队不敢使用重武器。只能派出步兵与敌人进行巷战。这对预备役性质的高大山陆战营无疑是致命的。

“他妈的!命令部队停止攻击!”高大山郁闷地下达命令,“通讯员,给我接旅长。”

“旅长,我高大山。这样不行啊,我的兵大部分都是新兵,到现在已经损失了一个连的战斗力,还是前进不了半步。能不能把我们换下去?”高大山红着脸小声道。

“你小子刚才不是囔着要恢复进攻的吗?怎么现在变软蛋了?”旅长阴声怪气地道。

“随……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不会让战士去做无谓的牺牲。”高大山许久才憋出一句。

临时指挥部早就想让执行战备任务的陆军某营将预备役陆战队的高大山营换下来了,旅部也是才接到的命令,深知高大山脾气的旅长正色道:“兄弟部队已经出发了,你马上做好交接工作,退到新桥村休整!”

“是!”高大山想了想,道:“旅长,这帮越国狗是个硬茬,单兵作战能力很强,对巷战也很熟悉,陆军的兄弟怕也不好啃啊!”

“我知道,情报显示,我们面对的是越国陆军最精锐的特种作战营,这个营跟金三角的毒犯交过无数次手,上次这个营的一支小分队还深入到金三角腹地作战。你小子就别瞎操心了。”

“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