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特工战 24、血洗黑龙会 24、血洗黑龙会

幸运特快 收藏 4 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于效飞一个人被鬼子包围到黑龙会大门里边,三挺机枪同时扫射,把门封锁得密不透风。

于效飞跑到门楼上,躲在门楼后边,甩手三枪,三个鬼子的机枪射手脑袋里边冒出红的白的,倒在一边。机枪哑巴了。于效飞又是三枪,军车的司机也被他打死了。

几乎就在于效飞开枪的同时,军车上的鬼子也朝他开了枪。37年的鬼子枪打得非常准,尤其是在这几十米内,他们的子弹准确地朝于效飞的脑袋和上身打来。

于效飞一眼看见鬼子正在端枪朝他瞄准,急忙一转身,向下一蹲,子弹已经紧贴着他的头顶飞了过去,于效飞头皮被划了一个大口子,血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成串的排子枪打得于效飞抬不起头来,外面的鬼子“哇哇”叫着从军车上跳下来,朝大门冲过来,“咚咚”的皮鞋声越来越近。于效飞从门楼上跳下来,身子掩在大门后边看了一眼,鬼子的身影从大门这儿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如果站在大门向外射击,非让迎面过来的鬼子打成筛子不可。

于效飞朝后一跳,绕过影壁,闪电似的纵了几步,跳到了鬼子来的方向,接着他纵身跃上墙头,朝下看去。只见鬼子成群地朝大门那儿扑,没有人注意到他。于效飞双手平端20响,拨开快慢机,两支枪同时扫过去,“哗――”响成一片的枪声中,几十个鬼子向前摔倒。

最靠近于效飞这边的军车旁边的鬼子,听到他们身后猛然响起枪声,急忙转身,这才发现在高高的大墙上面站着一个人,他们立刻端枪射击。

于效飞不等鬼子把枪口调过来,摔掉手上的两支枪,掏出腰间别着的两支20响,从大墙上飞身跳下去。他人在空中,手中的20响已经扫向了面前的鬼子,两道火舌喷射中,面前的鬼子东倒西歪地倒下。

37年的鬼子都是精兵,听到身边有枪声,立刻转身对付。三辆军车旁边全都冲出了鬼子,正在车厢里边没跳下来的鬼子也趴在车厢挡板后边,利用汽车的掩护射击于效飞。

于效飞又摔掉枪,从背后又掏出两支枪,一个小垫步,跳到汽车车厢堵头的地方,躲过鬼子的视线。他拨开快慢机,深吸一口气,看准鬼子射击的空当,腾空跃起,左手的枪对准两辆汽车中间的鬼子,右手的枪对准车厢里边的鬼子,两支枪同时开火,枪火中,面前的鬼子身上迸射出红光,向后摔倒。

日本兵也不是好惹的,他们同时转身来打于效飞,几十支枪一齐射击。于效飞的轻功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可是那些子弹仍然如影随形地紧跟在他的身后打过来。

于效飞刚一落地,立刻用两只胳膊肘一支地面,一个就地十八滚,翻滚出去,他刚刚滚出去,日本兵的子弹就把他刚才落地的地方打出了几十个洞。于效飞心想,好家伙,这可真叫枪林弹雨呀!

于效飞连杀几十个鬼子,打空了六支枪,可是仍然有将近20个鬼子躲在汽车后面。现在的于效飞,虽然不能说是手无寸铁,可是手里的枪已经打光了所有子弹,已经是两块废铁了。20个鬼子借着汽车掩护,纷纷朝他射击,有的还躲藏到汽车底下,一边给自己找到了掩护,一边专门用枪打于效飞的脚。

于效飞现在是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上,没有一点可以隐蔽的东西,只能靠着过人的轻功,不停地奔跑,躲避鬼子的子弹。他一会从大街的左边跑到右边,一会又跳到墙上,鬼子的子弹不停地打过来,让他没有一点喘息的机会。这样打了一阵之后,日本兵们发现,于效飞刚才还是杀气腾腾的,可是现在连一枪都不还,原来是他没有子弹了。日本兵心里顿时轻松起来,从汽车后边走了出来,稳稳当当地站在那里,开始打靶。

于效飞又扔掉一支枪,把另外一支插到腰间,他的手伸进裤子口袋,掏出了那支枪牌橹子。这是他最后的武器了,可是,这支枪里边只有5发子弹,即使是他能百发百中,还是有十多个鬼子,到时他还是逃脱不了被追杀的命运。

就在这危急时刻,从大门那儿又传来了清脆的连发射击的声音,没有防备的鬼子又被人从背后打倒了,又是几个鬼子没有了声音。在于效飞听来,这声音真是比音乐还好听。

趁着鬼子一阵慌乱,转身对付身后的人的时候,于效飞几个纵跃,借着汽车的掩护,从鬼子射击的死角跳了过去,到了汽车顶上。他一把抓起车上的机枪,几乎是顶在鬼子的脑袋上开了火,剩下的鬼子全都被打死了。

于效飞一看,出来帮忙的,除了李云亭还会有谁呢?

李云亭问:“怎么样?伤着没有?”

于效飞感激地说:“大哥,要是你不出来,我刚才真是要没戏唱了。他们干什么呢,还磨蹭什么呢?”

李云亭苦笑着说:“让人家压住了,下不来了,我担心你,赶紧出来看看,你还真是差点出事。哎呀,这些都是你一个人打死的?”

于效飞气呼呼地说:“到底怎么搞的,来袭击人家,还粘糊起来了,要不是刚才得的家伙硬,咱们今天就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了!”说着,他把一挺机枪扔给李云亭,“你在这儿看着,大概鬼子来了这么多人,以为足够了,一时半会不会来人了,我进去看看。”

他拎起两挺机枪就朝里边走去。

到了后边楼下一看,于效飞真是哭笑不得。原来站长他们正在跟楼上的黑龙会的人对射,黑龙会的人占据了钟楼,居高临下,封锁住了整个院子,军统的人是进退两难,要进攻攻不上去,要撤退还得暴露给人家,怕让人家当活靶子打,只好这么跟人家耗下去。

于效飞转身飞奔到前边的楼下,一手夹着两挺机枪,纵身朝楼上跳上去。他脚下用力,同时用另外一只手在走廊的栏杆上轻轻一摁,几个起落就到了楼顶。到了这儿,对面楼上的人就没有那么难打了。

中间的大楼主体是高耸的塔楼,两边水平伸展出去,有连续的拱廊。顶上的女儿墙支成小拱,壁柱成尖塔形,看上去好看,实际却是标准的射击孔,简直是把长城搬到家里来了,这是真正的工事。也不知道当年的贝勒爷把自己的家修成这样是想要干什么。黑龙会的人就躲在掩体后面,向下面射击。

于效飞站在这边的楼顶,端起机枪,先对着钟楼上边的人露出的半边身子一个点射,把他半边身子打飞了。然后从上到下,一层一层地清除火力点。那些躲在女墙后边的人,尽管他也不能完全打中,可是他对准那个方位不断地搂火,把那些砖墙都打碎了,后边的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子弹打穿了身体。

几分钟后,整个大楼已经没有一处抵抗的火力了,军统的人一声喊叫,一齐冲上来。躲藏在大楼里边的人,再也无法抵挡军统的冲锋枪,军统的人势如破竹,攻克了所有房间。

军统的人恨极了这些顽抗的家伙,见人就杀,连倒在地上的也不放过,不管是不是死尸,都要打上几枪。军统杀手推进到楼顶后,整个黑龙会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人了。站长说:“行了,赶紧撤退,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了,再不撤麻烦就大了!”

这些人这才搀扶着伤兵,象下饺子一样稀哩呼噜地往外跑。于效飞说:“快点,咱们没有时间了,外边的鬼子要是没得到抓住咱们的消息,还会再派人来的。门口有汽车,快上车走!”

上了鬼子的军车后,站长笑着说:“行啊,有两下子,还把车都给预备好了,这下更方便了。”

在一片笑声中,军统的人撤离了黑龙会。

军统袭击黑龙会的消息立刻在全城传开了,老百姓都知道中国军队打回来了,虽然不敢公开庆祝,可是心里全都十分高兴。日本鬼子气得暴跳如雷,立刻在全城搜捕军统的人。

刘海薇又来找于效飞,她羡慕地说:“黑龙会在北平的分会让军统的人端了,是你们干的吧?你真了不起。”

于效飞没有说话。

刘海薇这才发现,于效飞的样子和气质发生了很大变化,原来轻松活泼的那个大孩子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成熟严肃的人,他的身上透露出一股冰冷的气息,一股死亡的气息。

刘海薇有些胆怯地问道:“你怎么了,好象变了很多。难道打了胜仗,你反而不高兴吗?”

于效飞苦笑着说:“胜仗?这也叫胜仗?对别人来说,这可能是一场胜仗,可是,对我来说,我不能这么想。由于我的疏忽,让张国华那么好的人就这么牺牲了。我怎么高兴得起来?

而且,我觉得,刚刚进行的这次行动,里边大有文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