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四卷 天涯何处是归途 第四十二章 隐姓埋名

sjw3989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size][/URL]  一、   一夜无眠,凌辕在床上辗转反侧,又要开始逃亡的日子只是其次,今天与骆世达的谈话唤醒了他。心中充满了内疚,难道自己已经忘记了含冤死去的妻子?忘记了年幼的女儿?忘记了所有的亲人?还有阿华和周凯芹,来了这么久虽说条件不允许联系,可是自己压根也没想过要给他们一个消息。阮芳苍白的脸又浮现出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一夜无眠,凌辕在床上辗转反侧,又要开始逃亡的日子只是其次,今天与骆世达的谈话唤醒了他。心中充满了内疚,难道自己已经忘记了含冤死去的妻子?忘记了年幼的女儿?忘记了所有的亲人?还有阿华和周凯芹,来了这么久虽说条件不允许联系,可是自己压根也没想过要给他们一个消息。阮芳苍白的脸又浮现出来,这个可怜的女子现在又怎么样了呢?还有程玥、何叔。。。。。。所有在自己危急的时候冒险帮过忙的人。。。。。。几个月的平静过后凌辕发现这所有的一切自己都没有忘记,也无法忘记,所有的恩怨情仇何处才是尽头?


天还没亮凌辕就起床整理了一下准备离开,思前想后还是打消了和骆家祖孙告别一下的念头,现在多一点接触除了伤感只会带来麻烦,将来有机会再来报答他们吧。


刚拉开门却看见塞曼莎站在门口。


“欣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塞曼莎脸一红却看见凌辕手上提了个小包,也顾不得害羞,拉住凌辕说“周大哥,你干嘛,你要去哪里?”凌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塞曼莎又说:“你不要走,爷爷已经去想办法了。”她还是说英文表达更流畅些。


正说着骆世达也开门走了过来,老人看了凌辕一眼转身对孙女说:“你先回房间去,我和你周大哥聊聊。”塞曼莎答应了一声,转过头看着凌辕说:“周大哥,你别走,你来了我真的很开心。这段时间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了。”忍了一下,又轻轻说了一句:“周大哥。。。我喜欢你!”然后转身进了房间把门关上。


凌辕心里咯噔一怔,他没有想到塞曼莎对自己产生了这样的感情。她生活在海外,但密克罗尼西亚人和美拉尼西亚人的热烈奔放并没有在她身上体现出来,反而是东方女性的温婉羞涩更令她具有迷人的娇媚。


“女大不中留啊”骆世达在椅子上坐下发出了一声感慨。


看了看凌辕又问:“你还是决定走?”


凌辕没有说话,缓缓点了点头。


骆世达沉吟了一会说:“你这样离开也不是办法,我想了一下,其实只要解决了你的身份问题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凌辕还是没有说话,解决合法身份自然最好,但是现在的情况之下谈何容易。


骆世达接着说:“你觉得欣儿怎么样?”


凌辕一愣,没想到老人会这么问。想了想说:“欣儿当然是个好姑娘,美丽、勤劳、善良而且能干。。。。。。”


骆世达笑着摆摆手:“够了够了,在说下去这丫头都没缺点了。”


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骆世达面色一正:“我对你小子也很满意,刚才你也看见欣儿的态度了,如果你娶了欣儿,我这里还有个朋友可以为你搞到一套台湾的身份,这样就可以取得所罗门的合法身份了。你的意见呢?”


在凌辕看来骆世达这个办法真是想都没想过,有点匪夷所思的感觉。想了半天才说:“骆伯伯,你不知道我的过去就敢把欣儿嫁给我?”


“你怎么比我这个老头子还啰嗦?我说过你的过去只属于你自己。你就说你对欣儿有没有感觉得了。”老人有点烦躁。


“可是,我有妻子。。。。。。”


“什么?你有太太?怎么没听你说起过?”骆世达嚯的站了起来,才感觉有些失态,又坐下来:“我是说怎么你太太没跟你一起?”


凌辕想了想,大致将彤已经去世的事情跟骆世达说了一遍,当然只说彤是遭遇车祸身亡,其他一概隐去不提。一是说来话长,再就是避免引起麻烦。


“是这样啊,那你太太已经去世你虽然爱她但更应该活得好好的。记得我说的话吗?重要的是珍惜拥有的日子。”


老人说完见凌辕仍不表态,于是站了起来说:“你也考虑一下吧,就算要走也不要不辞而别,警察虽然知道这事但现在还没有着手追查,拖两天应该没问题后天你在告诉我你的决定吧。”说完走了出去。


二、


所罗门全国只有800警察,没有武装部队,也许是独立时间不长,公务员数量稀少所以政府办事效率低下对凌辕这种情况反应不快,这到给了凌辕和骆世达一些准备应付的时间。


从前天上午骆世达离开以后凌辕就没有再见到老人,而塞曼莎这两天除了会在吃饭时间送饭过来,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凌辕想找她解释一下她总说累了,要休息。也许是骆世达把凌辕的态度告诉了她,她还在伤心吧。


骆世达讲的道理凌辕也明白,但是在心里他始终接受不了。塞曼莎确实是个好姑娘,但凌辕一直不自觉的把她当成一个小女孩,虽然她其实长的很成熟,很有女人味,而且也已经二十二岁了;更重要的是心里还是放不下彤和贝贝,再说自己的身份自己清楚,阮芳已经对不住了,他不想再连累别人。


中午的时候骆世达终于出现了,招呼凌辕出去吃饭,塞曼莎像往常一样把饭菜端上来,为老人和凌辕盛好饭,然后坐了下来。凌辕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两天没有离开卧室了。


气氛有些沉闷,过了一会骆世达打破了沉默,把碗一放,看着凌辕:“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凌辕也放下碗:“骆伯伯,我还是走吧,很多东西您不了解。。。。。。”


骆世达摇摇手示意凌辕不要在讲下去,从椅子上拿起一个牛皮纸文件袋递给凌辕:“这是我托人给你搞的台湾身份资料,除了你是偷渡过来的,你以前的身份都是合法的了。”


“我出去一下。”塞曼莎强忍眼泪起身走了出去。


“这孩子真可怜,从小父母就不在了,她很少高兴过。这次遇上你我看得出这孩子是动了情了。不过感情的事不能勉强,这些资料我留着也没用,你带在身上也许能用上。”老人看着塞曼莎出门的背影抹了抹眼角。


“骆伯伯,对不起。。。”凌辕的声音也有些哽咽。


骆世达笑了笑:“傻小子,咱们也算有缘,我把你当儿子一样的,这些年我也很久没这么高兴过了。本来以为坏事变好事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算了,以后有机会在来看我和欣儿吧。”


凌辕点头:“如果我还活着,一定会回来看您的。”


骆世达站起来,手扶在凌辕肩上:“你是打算马上就走吧,不送你了。”说完走了出去。


老人的背影有些佝偻,似乎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


三、


凌辕呆坐了一会将牛皮文件袋塞进包里,把包往肩上一甩,大步走了出去。


路过骆家的杂货店,凌辕停下脚步准备进去看看。这个时间应该是塞曼莎守在店里,凌辕还是想和她告别一下。走进店里却发现一个陌生男人正在指挥着几个工人把货架上的货品撤下,凌辕心中一惊,问那个男人:“你们在干什么?”男人看了看凌辕没好气的说你看不见啊,当然是在拆货架啦。


“这店不是骆家的吗?怎么会这样?”


“这店两天前已经抵给我了,骆老板说是家里急用钱,你有什么事吗?”男人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凌辕。


凌辕焕然大悟,骆世达一定是把店转让出去,凑现金给自己办这套台湾身份材料了。这店可是他们祖孙俩生活的唯一保证啊,这下自己一走了之,可是一个女人一个老人将来怎么生活呢?


凌辕转身以最快的速度跑回骆家,迎面和塞曼莎撞个满怀,凌辕一把抱住塞曼莎才没让她摔倒。


“周大哥,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塞曼莎见凌辕去而复返禁不住有些高兴。


“欣儿,我要娶你。。。骆伯伯呢?我这就找他说。”凌辕几乎是语无伦次。


“周大哥,你说什么?你。。。你说的是真的?”塞曼莎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


“欣儿,当然是真的,在Uepi岛的这段日子也是我最快乐的日子。”这句话凌辕倒是发自内心。


塞曼莎慢慢冷静下来:“可是爷爷说你很爱你的妻子,她一定是个美丽的女子。”


“是啊,感情的事你还是要想清楚了,你不要冲动,也不要对我们做的事有任何的不安。我只有这么一个孙女,我可不能委屈了她。”骆世达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凌辕身后。


凌辕放开塞曼莎低下头沉思起来。过了片刻,凌辕抬起头坚定的看着骆世达:“骆伯伯,我想清楚了,人要向前看,要珍惜拥有的日子。我想我太太泉下有知也希望我这么做。”目光转向塞曼莎继续说:“我也相信欣儿会是个好妻子、好母亲。”


塞曼莎脸红到了耳根,看了凌辕一眼,对骆世达说:“爷爷,我去店里帮忙收拾一下。”说完跑了出去。


骆世达呵呵一笑:“丫头害羞了。”转过身对凌辕说:“你傻站着干嘛,既然想清楚了就好。把东西放下,我这就拿你的身份材料去给你和欣儿注册,然后再拿你们的结婚证明向移民局申请你的签证。我还认识几个政府的人,通融一下应该很快就能办完。”


“那还得辛苦骆伯伯了。”凌辕知道这事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臭小子,还喊我伯伯?”老人瞪起眼睛看着凌辕。


“哦。。。对不起,是,爷爷。”凌辕有点结巴。


“哈哈,看你,怎么才一会就变得昏头昏脑的。不过你辈分是得降了,原来是把你当儿子的,但现在你成我孙女婿了。”


看得出老人心情大好,而凌辕却像个毛头小伙不知所措的傻傻的笑着。


这就是缘分吗?缘分到底是什么?凌辕在心里问着自己。他一直是忐忑的。


四、


Uepi岛的华人社区张灯结彩一派喜庆气氛,凌辕和骆欣——塞曼莎的婚礼正在进行。Uepi岛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喜庆的婚礼了,岛上本地人结婚远没有华人那么复杂,而100人不到的华人已经好几年没有人家在岛上办过婚事了。


新郎和新娘穿着中国传统的婚庆喜服,甚至新娘的头上还盖了一块红布,有些不伦不类,岛上的中国人凭借一些模糊的记忆力图将仪式复原成印象中的传统中式婚礼。


就像骆世达说的,有熟人确实好办事,“关系”看来在这个岛国也仍然可以大行其道。仅仅几天时间凌辕已经拥有一个在所罗门的合法身份,当然名字叫做周峰。与上次的“陈元”不同,这次全套的手续都是货真价实,两岸分裂却在特定时刻给了凌辕一次重生的机会。


夜幕降临,宾客尽欢散去,凌辕走进了精心布置的洞房——骆欣的卧室。美丽的新娘静静的座在床上等待着自己的爱人。凌辕走过去揭开骆欣头上的红色盖头,这种感觉陌生而刺激,对凌辕来说像是一次戏剧的演出。


骆欣的脸在红色喜服的映照下显得更为明艳,凌辕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观察眼前的女子,这个女人,从今天起就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把她当成一个女人而不是女孩的时候凌辕才发现她是那么的性感撩人,高耸的胸脯,纤细的腰身,丰润的臀部让凌辕有些心猿意马。眼前仿佛又回到了与彤的新婚之夜,妻子在凌辕的心中曾经只代表一个名字——林彤,而现在它加上了另一个名字——骆欣。这是一种承诺,更是一种责任。只是凌辕需要多少时间来平衡和面对自己的妻子?


凌辕是内疚的,在这样的夜晚想起往事从某种意义上讲无论对欣还是彤都是一种亵渎,可是他还有选择吗?收敛心神,凌辕为妻子除去衣服,相拥着合二为一。灯灭了,这是一个复杂的、诡异的、充斥无可避免的时空错乱的夜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