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蓝颜、所谓红颜,所谓至爱红颜


热,似乎成了这个季节唯一的感觉,热,逼得人无处可逃,外面的太阳晃得人睁不开眼,所有的树木都被烤得焉了巴叽的无精打彩的耷拉着脑袋,连风都带着烫人的温度,一波波如热滚过皮肤,浪过处,珠如雨滚滚而下。

人,在这蒸笼般的火炉城中煎熬着。唯一的办法是尽可能的少外出或是干脆就不外出。 周末的夜,一个人无所事事,无聊到将要窒息。

听歌,越听越忧郁,看韩剧,又臭又长的剧情简直是在考验我的耐性扼杀我的生命,想上网,奈何网线不通,看书,一个字也不进我眼里。去美容院臭美去,我的年卡快到期好像都没去过几次。

屋子里好静啊,空调“咝咝”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着。我光着脚,如困兽般在房子里打着转,仿佛在寻找一个逃离牢笼的缺口。这房子,是没有上锁的监狱,我画地为牢将自己的心圈了进去。

电话铃响,如救星,这一屋子的冷清终于被打破。 线那头,久未联系的好友丽也正在郁闷中,约我去蒙娜丽莎一聚。轻描淡抹换上长裙高跟飞奔而出,哪还管外面炎热几许啊。

侍应生殷勤的为我拉开门,室外的热气转瞬即逝,空气中混杂着牛排与咖啡的味道。丽在朦胧的灯影下独坐,透着一股子凄清,这个有着伤感情结的女人啊。 

丽是我在网上认识的,她跟我一样,一不小心就被网海上飘浮的一层泡沫所吸引,不知不觉间就沉入了海底,不谙水性的我们差一点点就被浊水呛死。

面对虚拟的世界,她不管不顾爱上了网那端的男子,那男子从广东飞来,入住香格里拉,一束她无意中聊起最爱的黄玫瑰,就上她从此死心踏地,纠纠缠缠牵牵挂挂三年的疼痛终不能停息。

网络距现实仅一步之遥,哪怕网线相隔千里,这一步垮出,要想收回却是不是那么容易,哪怕仅仅只是心动而已。

她言之,她只是需要一种牵挂,她没有占有欲和破坏欲,而我,却真真切切看到了她痛苦的辗转,整整三年未能减轻丝毫。 痴心总是女子,薄情总是男人。那男人丝毫未顾及她半分,自私到彻底,偶尔忆起她才会有声问候,我不明白她爱他哪点哪滴?

她说,明天是那男子的生日,她拿捏不准自己是否该给他一声祝福。终究,她是矜持的女子,想给声祝福却因了情的尴尬,竟有所顾忌。

我无法言语,面对情事我天生愚笨,只是轻轻叹息:为何这么久了你还一直放不下去?如果你真的爱他到如此地步,如果你能肯定他也是爱你珍惜你,请放下自尊,何必让自己如此痛苦?

面前的咖啡早已冷却,她却无意饮下半口。我提议:不如我们做个游戏,我们电话那些我们说来熟悉其实陌生的男子。

她欣然同意。

我选了一位才结识几天的已婚男子,我们是通过博客上的文字认识的,他说他在某高校供职,而我,一直都对高知抱有好感,虽无数人在我面前说过“教授等于禽兽”,我仍置之不理,我相信那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他也表现出坦率,初识便将真实姓名及电话告之,想必一定是正人君子,便将他加进了QQ好友里。 因了女人的矜持,不敢贸然骚扰,只编一网络中常见的戏语:打雷了,下雨了,回家收衣服喽!

然后打开手机免提功能,静等佳音。 不一会电话铃响,并不是对方手机号,而是部座机,犹犹预预的接听:“你好,你是谁?”

“我是***,我是*老师,是你发短信给我的啊,你不在线了啊?现在在学校还是家里?”看来他是错把我当成他的另一位网友了。

“对不起,我发错短信了。”

他并不相信:“你的声音好熟,你是****吧(网名),你这个号码好熟悉,可能我存在了另外一个手机里(天知道,我从未告诉过他我的号码)。” “对不起,我真不是你说的****……” “那你是**(网名)吧?一定是的,你在我博上留的言我看了,一定是你了。”

好奇心大发:“呵呵,那你说说我都留的什么言吧,看你是不是心有那什么犀的……”



“呵,你留的言就不用我说了吧,反正是情意绵绵的……” “哦,那你是?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我只是一个过客,偶尔发错短信的过客,你不必知道的。”

“不对,你刚刚说看到我最近一直挂在网上的,那么你一定是我的网友的,你告诉我吧……” “哈哈,我不说不说就不说,你自个儿猜去吧!”估计这家伙网友太多,一时半会分不清谁是谁了,今晚够他纳闷一阵子的了。

丽在旁边捂着嘴笑得东倒西歪,我开始扇风点火:“不如,将你那是位网友的电话拿来吧,我来看看他是如何反应的。” 没想到她欣然同意,我便又一个短信发过去:“你现在还好吗?挺想你的……” 刚过去,手机便响了起来,一时半会竟不敢接听,挂断。对方接着再打过来,依然挂断。

对方回了短信:“你是谁?找我有事?”

“对不起,我按错了一个号码,本来我是发给我男朋友的。”

“你男朋友在哪里?” “我男朋友在广州。”“你为什么不接电话?我刚才查了你的号码是武汉的,你是不是陈雪(丽的网名)?”

“我是武汉啊,陈雪是谁啊?我不叫陈雪啊。”

刚发出去,电话便又响了起来,丽让我接听:“你好,我真的按错号码了,我不是你说的陈雪,对不起……”

“哦,知道了,你是做什么的?多大了?来过广东没有?欢迎你到广东来玩,我全程接待……”

丽在旁边听着脸都白了,我礼貌的跟他挂断电话。不久,他又短信过来:“希望能和你做朋友,这是我的QQ号,加我啊。” 看过,无法言语,我知道她心里有一万只虫在撕咬。 然后,我说:“把你老公的电话给我,我今儿个要试就试个痛快。”

丽已六神无主,便把电话号码给了我,她老公我见过一次,高高大大英英俊俊的,比那广东男人帅得多,她是鬼迷心窍了。

依然是短信袭击:“哈搂,在干什么呢?”

等了好一会没有反应,我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电话打了过去,声音捏得细细的透着点娇滴滴:“怎么不回话呀?是不是忘了我呀?” “你是谁呀?找我什么事?” “我是谁你都不记得了呀?你再想想啊,仔细想一想就会想出来的……”

“对不起,我想不起来你是谁,我好象并不认识你,你找错人了吧?” “没有,我找的就是你,真的……”

“你可能真找错人了,对不起,我还有事,我挂了啊。”说挂就挂,一点都不含糊。

丽一声不吭的看着我,所有的对话她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泪无声的沿着她的脸庞滑落,我知道,再多的言语也是多余。 _

但我还是告诉她,珍惜手中所把握的幸福,网络上的情,如镜中花水中月般不真实,那只是个虚幻的影子,现代的爱情,现实中已很难寻觅到真,更别指望虚幻的网络了。别信什么红颜,别做什么知已,别有贪念,贪则别人有机可乘。


我们是女人,女人天生爱做梦,爱把自己编成童话故事中的主人公,而男人特别是已婚男人,往往会利用女人的这种天真浪漫,因了女人的善良,因了她们与生俱来的母性,编造出种种的不幸,让她们要的是填补空缺,让她们堕入深渊。

其实,他们终其所有也成为不了女人们童话中的天使,他们不具备给予的能力所以给不起谁真情。他们要的只是一夜,所谓知已红颜,只是他们寂寞无聊时聊以自慰的一份甜点,他们要的只是不必负任何责任的或精神或肉体的出轨,或是借以爱的名义掠夺女人的身体与心。

别相信,对方说如何喜欢你爱你,别相信,他说他只是想找一个心灵相通的知已,这网络太虚,有太多的诱惑,足可以让他拥有太多这样那样的机遇,拥有多个蓝颜红颜知已什么的。

聪明的你,拿捏好真正的友谊,如果那个男人是真正的君子,他就会足够尊重你,给你如轻风般的关怀,保持适当的距离,即使他对你心动不已,也会默默的放在心底,他不会因了那份心动而不管不顾的将你拖入深渊里去,更不会借以爱名义,掠夺你的感情,哪怕仅仅只是精神上的。 

真正意义上的朋友,是淡若水的,如涓涓细流,一点一点沁入内心的。女人,别轻易做谁的红颜,也别轻易做谁的知已,别轻轻易易的就丢失了自己。

所谓蓝颜红颜所谓知已所谓至爱红颜,那只是爱魅关系开始的代名词,是穿肠的毒药,连那笑都透着一种骇人的诡异,如罂粟般美得让人眩目,散发着一股让人难以抗距的魅惑,一旦靠近便会有毒浸入你的四肢百骸,从此不得宁日。

如你没有免疫力,还是远离的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