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蛰伏 第三章发横财

ddtt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URL] “带着东西继续前进。”江琦骑着战马招呼着自己的兵,继续向前赶路,他估计前边肯定会有一支上百人的毒品运输队,把他们干掉说不定还能拿白粉换去赎金。 带着十几个多余的骡子,他们九个人的前进速度没快到那里去,走到中午才追上前边的那队人。 江琦一看这队人大概有三百多人,掩护着五十多匹骡子,正缓慢的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带着东西继续前进。”江琦骑着战马招呼着自己的兵,继续向前赶路,他估计前边肯定会有一支上百人的毒品运输队,把他们干掉说不定还能拿白粉换去赎金。

带着十几个多余的骡子,他们九个人的前进速度没快到那里去,走到中午才追上前边的那队人。

江琦一看这队人大概有三百多人,掩护着五十多匹骡子,正缓慢的行走在林间的马道上,他打了一个下马的手势,让八个士兵下马准备战斗,他决定一口吃成个胖子,一口气干掉这队人。

“兄弟们给我冲。”江琦头戴凯夫拉头盔,身穿战术防弹背心,一副天下无敌的样子,端起一个PK机枪徒步追上去,见人就开火。


“哒达哒”一组短点射打出去,前边的运输队就受了惊似的四散开,武装保镖们有的牵着骡子往树林里钻,大部分都端着枪掉头拦截江琦,几十支AK-47步枪一起开火,江琦一见这帮人还有点战斗力,就没敢继续跑动,就地卧倒,打开机枪下的两脚架,对还击的那些保镖们射出一串串的致命子弹。

“妈的,敢跟老子来硬的,老子给你几把花生米。”江琦一边打一边骂,其他八个兵分散在他左右,成雁形阵排开,每人一挺机枪,对跑动中的敌人进行猛烈的扫射。

江琦左边的一个亲兵刚趴下,就使劲甩出去七个手榴弹,把试图冲上来的保镖全部炸倒,后边的保镖一看劫匪厉害,马上改变了密集冲锋队形,所有保镖都卧倒在地,端着枪连发射击,AK-47的枪声就响成一片。

被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惊吓过的骡子四处乱跑,一些负责牵骡子的保镖看无法控制这些牲口,掏出手枪就把骡子腿打断,免得他们带着货物跑的没了影儿。

江琦打完枪上的弹链,拿起望远镜仔细搜索了一下战场,发现一个人不拿长枪,而是对着手下指指点点的,他就是这支队伍的指挥官,年纪也就在四十岁左右,他穿着一身绿色的军服,帽子上没帽徽,肩膀上和领子上没任何领章和肩章,很像以前的蒙泰军。(坤沙先生的建立的部队叫蒙泰军)

“哼,见到我还想活?”江琦把没子弹的机枪丢在一边,把自己背在后背的那支AKM步枪拿出来,他打开保险,拉枪栓把自己送上膛,从口袋里把光学瞄准镜安装到枪上,他瞄准不带枪的家伙,用瞄准镜内的十字线对准他的脑袋,没刻意瞄准他的眉心,就对着他的脑袋放了一枪。

7点62毫米的俄制步枪旋转的经过AKM步枪的枪管,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子弹准确无误的钻进中年男人的脑袋里。

这家伙哇啦哇啦的叫着正调动着手下组成一道防线,没想到一发子弹迎面飞来,他就听枪声格外的清脆,感觉面前恶风不善,还没来的及反应,子弹啪的一声击中他的脸,子弹撞到头骨里还发出清脆的骨折声,一股热乎乎的血顺着子弹造成的伤口就喷出来。


“狙击手,有狙击手。”趴在指挥官前边的机枪手的脖子上被指挥官喷溅出来的血弄的又粘又腥,机枪手一看指挥官面部中枪,大声向周围的兄弟报警。

这一喊没起到任何警报作用,反到把一群经验不丰富保镖的吓的不轻,他们都知道狙击手是什么角色,也非常害怕,敢于开枪还击的人是越来越少,只有几个胆子大的家伙还在开火。

江琦骂了句:“吵吵啥。”又瞄准叫喊着的机枪手放了一枪。

机枪手的脑袋没子弹撞出一个巨大血窟窿,他这一死不要紧,他身边的一群保镖哗啦一下就全散了,各自端着枪逃命去。

一边是凌乱的连续射击,一边是“啪”、“啪”的单发精确射击,外人都知道战斗的结果。

常胜军九个人打出了半个连的效果,只要手指一动枪一响,敌人中枪倒地,他们玩AKM步枪几乎是一发子弹干掉一个敌人,这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伙伴死去的保镖们来说,是一种无形中的心理压力,这种死亡的气息顿时弥漫开。人都是贪生怕死的,很少有不怕死的,一个接一个的同伴倒下去,他们的尸体还倒在自己的身上,这给谁,谁都受不了。三百多保镖丢下骡子,丢下死去的同伴,丢出几个手榴弹炸出一道烟幕,随后一窝蜂似的冲进树林,跑的没了踪影。


手榴弹炸起的尘土散开之后,江琦身边的亲兵报告:“长官,敌人都跑没了,只有十几个骡子躺在那,不知道还有没有活的敌人。”

“拿手榴弹炸一下前边,然后搜索前进,找到活的就解决掉。”江琦第一个从地上站起来,向前方几十米的地方投出一枚手榴弹。

手榴弹胡乱的落在地上,炸起几个小型烟柱,这么浪费手榴弹是为了恐吓那些躺在地上装死的家伙。

丢出去十几个手榴弹以后,并没有什么动静,江琦背上步枪,左右手各拿一支M9R手枪,大胆的向敌人的阵地走过去。


每见到一个尸体,江琦毫不客气的对着尸体上就是一枪,不是打死人的脑袋就是打死人心脏,倘若真有人装死,这一枪绝对能要他的命。

搜索前进了近百米,江琦看到地上仰面躺着一个人,这人胸口上有一片血,把衣服都染红了,伤口还不停的往外淌血,伤员用呆滞的目光看着天空中白花花的太阳。

江琦没马上要他的命,他也抬起头看看空中,天上除了太阳什么都没有,他又低下头看着伤员:“小子,看什么呢,天上啥都没有,你是干什么的,骡子上拉的什么东西,出来为什么带这么多AK。”

江琦的亲兵端着步枪跑到伤员旁边,飞起一脚把伤员旁边的步枪踢到一边,然后迅速掏出快棉花堵在伤员身上的伤口上,亲兵想让伤员多活几分钟,长官好问他话。

“你要告诉我你是干什么的,我就给你包扎伤口,你小子还有救。”江琦提出一个诱人的条件。

“我,我是个保镖的,骡子上全是白粉,我只是押货的。”伤员吃力的说着。

“我果然没猜错,看你们枪这么整齐,我猜你们就不是干正经职业的,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么?”江琦微笑的问伤员。

“你们是土匪。”伤员说完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他没见过战术背心和防弹头盔,也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子弹打到他们身上他们没有死。

“老子就是常胜军主将,小子,你听过吧,我们是专杀运白粉的人,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江琦亮出自己的身份,打算看这个保镖的表现。

“你,你们。”伤员惊恐万分的说着,眼睛瞪的更大,然后吐出一口血,脑袋一歪就死在这儿。

“他妈的,居然听到我的名号被吓死了。”江琦其实知道那个伤员是伤重而亡的,但还是故意说是被吓死的,这样更显得自己威名远震。

周围有响了几声手枪的枪声,其他几个兵围拢在江琦身边报告:“全点了名,没漏网的。”(给尸体补枪就叫点名)

“把武器都收拾起来,用我们的骡子驮着,把尸体丢在路边,把毒品全部放在道路中间,准备点火销毁。”江琦把两支三十响手枪装回大腿上的枪套里。


常胜军的八个兵一个将忙碌着准备焚烧毒品,刚刚把东西堆积起来,就听马道东边响起一阵马蹄声。

一群骑马的人背着步枪,穿的衣服五花八门没有一样的,骑马走在最前边的人拿着一块白布,大声叫喊,“别开枪,我们是谈判的。”

江琦还没端起枪,八个兵已经一起端起AKM步枪,瞄准骑马的几个人,不管他们喊什么,他们几个先开了枪,几声枪响之后,除了拿白布的那个人和他身后的一个人,这群骑马的人已经纷纷中弹,栽下马来。

“别打了。”见来人只剩下两个人江琦下达停火命令,“去两个人下了他们的枪。”

两个当兵的冲过去,把这两人的长短枪全部拿走。

“过来说话吧。”江琦吩咐道。

马上的两个人下了马,拿白布的跟在一个中年人身后,中年男人走到江琦面前,客气的说:“阁下,我们也只做点生意混饭吃,何必赶尽杀绝呢?我们这点货也是从别人手里搞的,转手买个下家,赚的利润少的很,请阁下给小的留条生路。”

听到这么多客气话,江琦就点飘飘然,决定不杀这个会说话的家伙。

中年人从自己口袋里翻出几叠绿油油的美圆,递给江琦,“我的马上还有,虽然不多,也是点心意,请阁下给条生路吧。”

没等江琦说话,几个亲兵马上跑到中年男人骑的马旁边,把两个大帆布包拿过来,放在地上,江琦打开一看,果然是美圆。他高兴的点点头:“还是你会说话。”

江琦一转脸对部下说:“清点一下,看看是多少。”

一个兵蹲在地上,打开两个帆布大包,发现里边除了钱还是钱,几乎没别的东西,一叠美圆是一万,大概有个一百多万吧。“报告长官,全是钱,很多,一时数不清楚。”

江琦笑了笑说:“把包放到我的马上,他们武器和货物我们都不要,留给他们,我们准备撤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