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究竟是谁打的信号弹?------倒霉哨兵的故事(二)

我是01指挥员 收藏 42 19978
导读: 究竟是谁打的信号弹?------倒霉哨兵的故事(二) 我刚到发射一中队当兵时的工作,是担任发射控制分队控制班的仪器舱操作员。岗位听起来有点唬人,但工作起来并不是很复杂,也就是使用一种叫做高空工作台的特种车,在耸立在发射场上的导弹仪器舱里连接仪器插头而已。我喜欢这个岗位,特别是当中队长在发射场坪上大声疾呼“全场隐蔽,连接爆炸器”的口令时,我操纵着高空工作台的吊篮,抱着象灭火器一般大小的爆炸器,在远处人们的目光注视下,独自一个人连接火工品时油然而生的那种自豪感。我对高空工作台有种

究竟是谁打的信号弹?------倒霉哨兵的故事(二)


我刚到发射一中队当兵时的工作,是担任发射控制分队控制班的仪器舱操作员。岗位听起来有点唬人,但工作起来并不是很复杂,也就是使用一种叫做高空工作台的特种车,在耸立在发射场上的导弹仪器舱里连接仪器插头而已。我喜欢这个岗位,特别是当中队长在发射场坪上大声疾呼“全场隐蔽,连接爆炸器”的口令时,我操纵着高空工作台的吊篮,抱着象灭火器一般大小的爆炸器,在远处人们的目光注视下,独自一个人连接火工品时油然而生的那种自豪感。我对高空工作台有种特殊的情感,所以上下班的时候不喜欢坐在驾驶室里,而是更愿意趴在高空工作台的吊篮里,欣赏着整个车队那势不可当的钢铁洪流的气势。

有一天晚上我们加班,我和分队长在很晚的时候才单独离开二号发射场,分队长坐在驾驶室里,我又照例爬上了高空工作台的吊篮。发射场离营区的距离并不很远,公路两侧荒无人烟,一片黄土高原的苍茫夜色。说实话,在我二十年的军旅生涯里,月光从来就没有给我留下过花前月下的那种美感,更多的是一种伴随着黄土高原的萧瑟,沙漠戈壁的凄凉。突然间有一颗信号弹从车后方几百米外的山坡上冉冉升起,红色的火焰弯弯曲曲地划过夜空,像是在人的皮肤上割开的一道伤口,渗出来鲜红的血液,在漆黑的夜空中显得是那么诡秘,惊得我差点一个跟头从吊篮里翻落下来。我知道明天就要发射一发非常重要的实弹了,在这关键的时候有人打信号弹,是不是在向间谍卫星指示发射场的位置,或是传递着某种神秘的信息?在我们这个穷乡僻壤、戒备森严的导弹发射基地里,居然还有敌特份子在活动?我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缓缓逝去的信号弹,心口砰砰地跳个不停。直到车子停在了营区,我才稍微缓过点神,语无伦次、颠三倒四地向分队长讲述刚才发生的事情。分队长只是淡淡地一笑:“我见过好几次了,别理它。”部队里只有少数人见到过此类事件的发生,这次经历使得我的好奇心愈加强烈,究竟是谁打的信号弹?

在整个基地方圆几百平方公里的范围内,类似的事件平时一、二个月才有一次,但后来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有的时候一、二个星期就要发生一次,这引起了上级领导的重视,部队也组织过一次大规模的统一行动。驻扎在二、四、五、六号地区的部队,每个连队每晚都派出一个班哨,彻夜在指定的位置上进行潜伏值守,发现信号弹后立即封锁相关地域,所有部队紧急集合进行大规模的搜山。说来也巧,部队一出动潜伏,这段时间信号弹事件再也没有发生过,守候了半个多月也就不了了之。在以后的日子里,神秘的信号弹仍然会偶尔出现,一直到1976年打倒了四人帮,国家恢复安定后,就彻底消逝了。

这一天晚上我站完了一班岗,交岗给同班的战士小王。我还没有睡下,突然小王气喘吁吁地推开屋门,吓得嗓音也变了调,哆哆嗦嗦、结结巴巴地对我说:“信、信号弹。”

“在哪里?”

“楼、楼门口,对、对面的小山坡上。”

这是我所听说过的离营区最近的一次,最多也就一百米的样子。没顾得上多想,抄起枪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蹿了出去。一口气爬上小山坡上,在皎洁的月光下向四面观望,几百米开外全是光秃秃的,根本就没有人影。如果是有人打了发信号弹,不会跑得太远,我应该能够看得到啊?班里的战士们一个都没有跟出来,只有我一个人傻忽忽地站在那儿。我满腹狐疑地回到班里,还没进门就听到班长在教育小王:“你一个老兵还不如人家一个新兵,吓成这个样子。真要是敌人来了,你还不得交枪投降?哭,哭什么哭?丢人!”看见我进来,班长又补充了一句:“听说这种信号弹都是在白天被人安置好,到了晚上自动发射,地面上一点儿痕迹都不会留下。”

我听到过的各种各样的解释都有些牵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想不明白,究竟是谁打的信号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