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五十八节密封的信{十四}山石庙

柳梢青青1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登高望远天地间,

大海茫茫却不还."

近在咫尺朦胧处,

吾归路尽心茫然....

仰望着天空川流不息的片片白云何去?何丛?

你此时可否与我是同命相连?

白云呀,你乘驾上帝赐予你的一丝东风,可飘荡飞旋,

我们母女脚立青石,无一席之地,在呼唤着大山里的神灵显现……

俯瞰着山下崎岖蜿蜒小路石阶无数,层层颤抖,

犹如无底的山井在天空盘悬,

一条荆棘丛生的泥泞路走完春夏四季,

前思寸,后掂量,别梦遗稀无路可择选,

纵然是万丈深渊我也要笑容面对,一搏挺险,

即使是坐茧的冬蚕也要嘶破茧皮,把命运改变……!

红红在休息的溪奉山上来回的走动着,时儿仰天长叹,时而泪花闪闪,时而望着女儿那鸡冠花似的笑容神情微慰,时而斜视着善良的车夫,天大地宽……

"这位拉车的大哥,歇息好了吗?"

"啊,我早都歇息好了,你帮我推了半天的车子,我知道很累,我怕你还没有歇息过来,所以,我不敢催你们娘俩起程赶路,就陪着你们多歇息一会儿吧!"

"呵呵,你可真是善解人意呀,哎?大哥,现在是到啥时辰了?我看日头可就偏西了?"

车夫站起身来,用手打着眼罩儿,看看西去的太阳,又蹲下身子摸摸山上的石头说:"哈哈,大妹子,按照我摸石头的热凉程度,现在应该是快上午了."

"啊,按你的意思是说,现在大约是上午十一点左右,是不是?"

"是,是!不过,我们这大山里的人家,也都没有个钟表,出门去,都是摸石头掌握时间的,你象早晨起来吧,摸摸石头是凉的,就知道是早上七点中,到该做早饭的时候了,现在我们摸的石头火热火热的,就知道是快晌午的时间,虽然说不大准确,但是,也摸它个八九不离十,错也错不了几分钟的样子.嘿嘿……"

"大哥,你看,这去县城的下山路怎么是直陡,直陡的,还有一层一层的石阶,这怎么能拉下去呢?"

"呵呵,没有关系的,有石阶才安全呢!车轱辘趁着石阶的棱角慢慢的就滑下去了,要是没有石阶的话,这下山的路立直,立直的,就是不拉车子的人,也别想走下去,只有象兔子一样翻着跟头轱辘下去,这自古以来呀不论是人,还是畜生,都是一样的道理,上山容易,下山难吗!"

"呵呵,你真不在是大山里的人呢,三句话不离本行,句句都是大山里的姑姑经……"

"你说的啥?姑姑经?咳,还真是让你给说对了呢,你走这么远的山路,也肯定翻过高山,这爬山的路越高,下山的路就会越长,我问你大妹子,当你们母女翻过一座高山以后,看着下山的陡路上,没有一个石阶能踩安稳的地方,你当时心里的滋味是咋样的?肯定会想到要是能有个下山的石阶踩着,那该多好啊! 是不是这个心理?"

红红佩服的点着头,笑着说:"呵呵,大哥,你真猜透了我的心思,当时呀,还就是这样想的,看着直陡的下山路,胆战心惊,抱着我的女儿,心里在祈求着上帝保佑的话,紧闭着眼睛,蹲在下山的路上是把紧揪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咬着牙跟腾云驾雾似的,凭着感觉滑下山去的,生怕歪滑到山沟崖里摔死去.,现在想起来呀,还恐慌得很着呢,!

我不是怕死,我活在这人世上三十多年,吃的苦头,遭的罪比我的年龄还大,早就想一死了止,找我上西天的爹爹一同享福去,可是我这个年幼的女儿交给谁托管?她离开自己亲生的母亲能生存在这个没有人情,没有人性的世界上吗?我思前 想后,还是有泪流在自己的心里,让泪与血凝固,咬掉牙根往肚子里咽,不能让别人嘲笑,污蔑我是"漏风"的寡妇,就这样,硬是头顶着铁锅摇晃着挺过来了,嘿嘿……"红红此时的笑声中泫然着抽泣颤抖的音质.

"是呀,是呀,我一看你就是个性格刚强的女人,俺也没有文化,不会劝解人,但是,我是个老实巴交的善心男人,只会同情苦命的人,可怜无家可归漂流异地他乡寻找生存的刚强的人们,我就会劝你一句人生自古多磨难,凡事都要放心宽,日头东出,西山落,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大哥,你总结的这几句话,是实实在在的,人人都得去面对."

"嘿嘿,这是我老娘活着的时候,经常当戏唱给我听,我也是跟着我老娘学会唱,遇到难事学会自解自劝的."

"嗯?大哥,我爬这么多的高山,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象这座大山一样,向着下山的路还有一层一层的石阶呢?是盘古开天地就有啊,还是谁专门垒上去的,有什么说辞不成吗?"

"我知道你就该问这个事情的来历了,你说对了,就是有来历的,你只为看到眼前脚下的青石头和山下的一层层石阶而感到希奇,可你从来就没有注意到咱们背后十丈远的那雾气腾腾青云上,团团弥漫青石仙的青石神庙吗?"

红红顺着车夫手指的方向望去,"惊讶地感叹了一声:"哎呀,大哥,好神奇的神庙景观呀!刚才我看到了那里白烟旋绕,时高,时低的样子,我还以为是大山上流下来的瀑布,被风吹起来的水雾呢,没有想到那里是一座石庙,有神仙吗?"

"嘿嘿,庙里没有神仙,还称的上庙吗?这座庙离奇得很着呢!"

"怎么?我也见过的庙不少,为了保佑我们母女路途平安, 只要遇见有庙寺的地方,就进去磕头烧香,可神仙从来也都没有把幸福降临到我们母女的头上,太悲哀了,难道这座庙里的神仙能显灵,让俺们母女在这里交好运,过上梦想多年的好日子吗?大哥,这座庙怎么个离奇?不也都是劳力们用石头一块一块地垒起来的吗?"神仙不也就是用泥捏的造型吗?"

"嘿嘿,哎,你说错了,这座庙和其他的庙不一样,离奇就离奇在它不是人工用石头垒起来的,庙里的神仙也不是用泥捏成的,它是在五百多年前的一天夜里自然形成的庙院."

"啊,是真的吗?有这么神奇?"

"原来呀,没有这座庙之前,整个这座山上的青石头都是一色的青,一样的大,老人们说溪奉县的山是吉祥的宝山,溪奉县里的人们也都是厚道的青石头心肠,对人实藤藤的厚诚,都是一个心眼儿,一样的人性,没有歪心邪念和坑人的贼心,俗话说,人心正,天下太平,就连这几千年的溪水海也都平静地没有翻过一丝浪花.

可是就在五百多年前的一天夜里,只听到海水浪涛振天响,山上鞭炮不断音的时候,人们都再也睡不着觉了,都一个个站在海水旁边祈祷着赶快让海水平静下来."

"那海水平静了吗?"

"没有,纳闷的是,越祷告,海水的浪子就越大,就象是要把整个溪奉县城给吞没掉似的,老人们唉声叹气地说道:"几千年的海水都是平静的象镜子一样前心穿后心透亮透亮的,可今天夜里怎么就发怒了呢?根据天地乾坤轮回的年数,这六百年是一个轮回,看来我们这座县城的平静日子是要过到头了,又该出象六百年前那样坑民祸众的混县太爷了,海水都在发怒抗议呢. 在第二天早上,溪奉县的人们顺着烟雾滚滚遮盖天的情景走上山顶的时候都楞住了."

"怎么楞住了?看到这座一夜间所起来的庙了吧?"

"是的,人们都用手抚摩着高陡入云端的四块宽大红石板墙的庙院望天兴叹:"这真是奇怪了,咱们这座山上自古以来可都是一色的青石头,从来都没有长出过这象半架山似的红石块来,怎么一夜之间就形成四方的庙院了呢?是哪个大力士给抗上山来的?又是谁给竖起来的呢?我们又往石屋里面走去一看,啊!一座高大雄伟的神仙石像笑眯眯地坐在正中间,活灵活现地看着我们笑,一位花白胡须的老大爷说:"这个石头神仙看中了咱们这座水漫溪山的风水宝地,六百年的山水巡回,又该降临县官了,看神仙要把哪家皇帝的太子封为咱们溪奉县的县太爷统治天下,当让咱们县城的贫民百姓都能吃饱穿暖的好官."

"那后来呢?出县官了么?"

"哎,说来也真是蹊跷,自从这座神庙从天降落到这座山上之后,这城里城外的男女老少都来烧香许愿,为的是想让自家的孩子当个县太爷,可是烧来烧去,烧了多年的香火,谁家的孩子也没有这个福气命.

有一天早晨,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娘,在天不明的时候,就提着肉篮子,带着烧纸爬到山顶来到神仙前烧纸祷告的时候,忽然看见石尊像前躺着一个白胖的小男孩子,睡得正香甜呢,大娘激动地赶快把躺在地上的男孩子抱在怀里亲着说:"哎呀,我也没枉来一趟,石佛爷送给我这么一个大胖小子,我正愁儿媳妇不会生男孩子,才来乞求神仙呢,这不,佛爷可把孙子送到我的跟前来了.大娘高兴得眉舒容展,乐呵呵地抱着男孩子下山回家让儿媳妇抚养着.取名叫海神"

那后来,他长大以后当上县官了吗?"

"还真当上了,在他十八岁考上状元戴上了县太爷的冠帽子以后,刚开始的时候.他对县城的所有穷人和富人都很尊重,也为穷苦百姓做了些好事,人们对他寄予希望很大,都夸他有出息,能称的上是县民的清官,贫官,可后来就不行了."

"怎么不行了呢?"

这乱世之官清不了啊,谁当上官谁就贪,掂起刀子就杀人,吃人肉不红眼的世界何时能平安呀,搞的这人心呀也不齐了.这个县官素日里没事的时候,就坐着八抬老爷花轿,由太监,大臣,左右保驾,丫鬟,侍从女成队,排行的随从到山上神仙前来烧香,有一次,有一个县城要饭乞讨的老大爷还以为是娶亲的新郎官路过山间,就揽住县官的花轿要银钱,坐在花轿里的海神县官顿时恼羞成怒,感觉容颜无光,就一手把要饭的推了好远,还指示奸臣们上前去鞭打后又抬着扔到了海里.

当他坐着花轿来到山顶一看,后面跟随的从女们一个个在气喘吁吁地往山顶爬着,这时他眉头冒火,当场下令,要让全县城所有的劳力速来到山上,用半天时间把上山的路全部用石头垒成石阶,他的圣旨一到,山腰顿时人山人海地搬石头,垒石阶……

当垒完了石阶,从女们上到了山顶,随从县官给神仙佛爷磕头烧香的时候,石佛像塌的一声,象山倒一样,把这个混官砸死在佛爷神仙的身下,一命归阴,县城的群众们高兴的说:"这个逆子是佛爷神仙送到溪奉县来让他为民做善事情的,结果他不听佛爷的话,就应该还让佛爷把他给收回去,他死的好,罪有应得,人们抬着被佛爷石像砸成的肉酱扔进了海水里,去让他给无辜的要饭贫民道歉去吧!

自从把这个贪官扔进海水里以后,海水有天蓝见底清澈,变成浑浊乌黑,还不停的翻动着巨浪喧哗与世,以此宣泄对穷人不公的天下,对混官污染海水那博大胸怀的不满....."

这座山的石阶几百年来就是这样默默无语的躺在这里,支撑着人们的躯体,载着风雨沧桑的泪痕,续写着历史变迁的蕴涵……

"大哥,那现在躺在地上的佛爷石像还显灵吗?"

'显灵呀,现在还有不少人们前来烧香,可灵验,想得到啥,只要给佛爷许愿后,你保准能如愿一场."

"啊,那你再等我们母女一会儿好吗?我也去给佛爷磕头许愿,让它保佑俺们母女在举目无亲的溪奉县能幸福的生活下去,能让我的儿子平安健康的成长,等到我们母女安家扎跟的那一天,一定把我的儿子接过来团圆,陪我度过百年."说着红红拉着素素大步流星地向渴望幸福的佛爷石门前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