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十六章 钱、钱、钱

wyu1111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随着‘三个务必’讲话的通过和碰头会议过后,山东大地上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和大练兵活动。在军队了除了苦练战术技能外,军队组建了政治处,对战士们进行洗脑。宣讲周版的周天顺、军、民三者之间的鱼水关系,既:有了周天顺才会使山东人民生活的更好,有了周天顺的军队才能更好的保护山东,保证山东人民的安定生活,反过来山东人民的生活安定了、生活水平提高了才会拥护军队、踊跃参军。所以只有在周天顺的领导下,山东才能更好的发展,山东人民才会过上幸福的生活,最终走向更好的明天。

周天顺经常到各地演讲,学校、农村、工厂到处都留下他的足迹。他鼓励生产鼓励学习,在他的操纵下学生会组织学生们游行,高呼打到奸商、达到恶霸、打倒土豪掠绅,到处刷上有他提出‘打到一切牛鬼蛇神’‘一切权利归工会’的标语。揭露奸商们的不法企图、丑恶嘴脸。鼓动人们向囤积、哄抬粮食、布匹等山东人民急需的物资的奸商进行坚决的斗争,并以政府的名义审判:以破坏社会市场罪、反人道罪、大量不明来历资产罪等罪名进行批斗、游街、罚没、炒家囤积物资的奸商们,最后投进监狱等着带钱来保释。然后再拿出以部分以政府的名义低价卖给市民,或者低息贷给农民。

这些举动得到广大山东人民的支持,而从政治处和山东红星协会下到各工会的坚定政工骨干提出:只有周天顺主席才能领导山东人民走向美好的明天,凡是反对周天顺主席就是反对工会就等于山东人民。

该是让张宗昌发挥余热的时候了,周天顺默默的想着“小宫啊,打电话给周彪,把张宗昌踢过来吧,养的时间够长了”

“三少爷,人带来了”周彪还是习惯叫周天顺三少爷。

“周督军,不,周爷您饶了我吧”,一进门,脱了形的张宗昌跪在地上抱着周天顺的大腿干嚎,鼻涕蹭的满裤都是,把周天顺恶心的踹了他几次都没踹掉。

“起来,这不是张总司令吗?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张二狗怎么没照顾好吗?都怨我,都怨我呀,一会儿我好好的批评批评他,让他做深刻的检查。”

“爷爷我给您磕头了,您放过我吧——当个屁放了吧”张宗昌‘邦、邦、邦’磕的脑瓜子上直趟血。

“哎呀~~这个~~这个,这咋说的捏,不是我不放你呀,是人民不允许啊,你必须得接受人民的审判呀——因为你没有交代有关问题。咦——总司令发什么抖啊,哦,我明白了肯定是冷了!来人,带总司令烤烤火去(烫烙铁)……”

……

“我交代,我交代,我把钱全给你,钱在……”

周天顺摆手打断了张宗昌“好拉,首先要纠正你——钱是人民滴,只要交代就好,去和张二狗同志交代清楚就可以了,写出书面检查——哦,差点儿忘了,你不识字,那让政治处的同志代写,你画个押就好了,等问题交代清楚了,还是欢迎你回到人民的怀抱滴——去北平怎么样?来人把总司令扶下去吧。”

二个小时后,周天顺拿着几张纸头兴奋的直转圈,到不是张宗昌吐出多少钱,而是牵扯太多的钱庄、银行——“终于有借口了。哈哈终于有借口了”

“都说出来了吗?”周天顺问

“主席,他吐的差不多了,估计再扎不出什么油水了,后面怎么处理”?

“送医院,就说生者死前立过遗嘱,愿意捐献自己的遗体为山东的医学做贡献”。

处理完张宗昌,周天顺心情极好

“小宫啊,来坐着儿,周天顺拍拍腿。”宫本坐在周天顺大腿上

“一会儿你让秘书处给山东所有的钱庄、银行发个帖子, 5天后在宴宾楼设宴,就以省府的名义。”一只手已经掏进宫本的裙摆里摸弄着。“这几天我要考虑的事情太多,晚上你得加加班了”。

“是,那我搬过来好了”宫本还是面无表情的回答。

“不用,我不想被人打扰,我暂住你那”


第二天一早,睁开眼的周天顺看到宫本靠在床头抽烟,伸手拿过叼在嘴里下床穿上衣服,拿过一件衣服擦擦皮靴,站起来掸掸制服跺跺脚,随手弹掉烟头“找的化学专家什么时候到?”

“后天”宫本还是那么面无表情。

“对了以后这么次的烟就不要抽了”边说边走出房门。

几天后济南宴宾楼:

“各位山东金融界的大佬们,今天请大家来是为了商量筹建‘山东联合银行’的事情,省府知道在座的各位为繁荣山东的经济,为稳定什么治安做出了不少贡献,但是现在还有不少的山东人民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为了使人民走向共同富裕,就需要建设山东、发展山东,需要创造更多的劳动岗位,因此省府决定组建‘山东联合银行’。它的职能是刺激山东的经济建设,扶持中小型企业,鼓励大型企业的建设,对农民实行低息的农业贷款,对公益设施如:教育、农业灌溉渠、城市道路、卫生等方面进行大力的投资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但是光靠省府是不性的,还要靠在座的大佬们多多帮忙,共同为山东创造美好的明天。”

‘啪、啪、啪’除了几声稀稀拉拉的掌声,下面嗡嗡一片。大部分都在底下窃窃私语,虽说对有的词不是多了解,但他们总算明白过来——这是要钱来着,说的好听还‘美好明天’‘低息贷款’那除非是脑子烧坏了,钱多的没地儿扔了。可不出点也不行,人家手里有枪啊。

周天顺不去管他们也不劝酒,只是自己埋头大吃——这可都是钱啊,就算吃不了也得打包走。

“都商量的怎么样了?”周天顺吃饱后喝着茶问。

“我捐5000”,“我捐3000”……金融大佬们七嘴八舌,听的周天顺脸都绿了心说:不知死的家伙们,给你们个机会都不要,那我当他妈的要饭的。‘咣’把茶碗使劲一顿,下面立刻鸦雀无声。

周天顺一脚踏在凳子上,用手指点着破口大骂“我操你们的妈,不知死的老B尅,来人都给我捆起来。”一群如狼似虎的卫兵如抓鸡般的,挨个打翻困了起来 。宴宾楼一片哭爹喊娘,“派人告诉他们家里人准备赎金,一个人10万!看押期间伙食费另算,三天不交够钱每过一天再加1000,一个月不交废物利用。”“派人查账只要有一笔不明,就封店炒家!”周天顺狂吼着。

紧接着以济南为点,迅速向四周蔓延起针对钱庄、银行(不包括洋行,虽然很想但现在不敢,所以只把张宗昌存在洋行里的钱提出来而已)的审计风暴。那年头有哪家钱庄、银行的屁股干净,这一炒家可不要紧,好么光大洋、金条、银锭就一车车的拉,其他贵重首饰、古玩等更是不计其数。光金融家们的赎金就达到了600多万,尤其以晋商的损失最重。可把周天顺美的鼻子都冒泡了。不少大佬们向上告周天顺,可现在北伐军正跟其他的地方军阀打的热闹,再加上周天顺有枪有钱有地盘,谁管得着谁啊,最多发几封通电了事。周天顺才不怕呢,但没想到瑕疵必报,你发他也发,充分揭露金融家们的丑恶嘴脸,曝光黑钱,这还不算完居然煽动起广大被蒙蔽的劳动人民,来了个10万工、农、学、兵大游行,集体通电抗议他省为黑心大佬们所发的通电庇护,在正是打仗和拉拢人心的时候,弄得不少人灰头土脸,到最后干脆把再来告状的轰了出去。


1927年11月份迎来了一批客人,对于奥利。伯格曼的到来周天顺亲自迎接。

“亲爱的奥利,欢迎回来,真是辛苦你了。”

“阁下虽然去的时间长了点,好在不负所托找到这些人,请允许我为您介绍”。

“冯。巴洛维上尉,参加过凡尔登战役时为炮兵营指挥官”。周天顺心说:我操,还是个贵族。“这几位是鲍勃少尉、雷格尔上士、斯科特下士、科恩下士,凯恩。科特、克雷尔。哈斯曾在克虏伯公司工作,莱恩。哈特曾在毛瑟公司工作,格雷曼是莱茵金属公司的专家。”周天顺心说:偶滴神啊,这可都是大公司啊,可捡到宝了。“科勒尔医生在汉堡毕业并参加过马恩河战役,外科方面的专家。……埃尔曼是我在香港转道时认识的,他在香港银行工作的很不愉快,想换换环境。”


周天顺低声问奥利。伯格曼“你是怎么找到这些人的?”

“除了埃尔曼,有几个是破产的,有的是裁军下来的还有就是……躲债的”。周天顺心说:这他妈的还真能躲,一下就藏到地球另一边了。


“欢迎你们的到来,以后这里会成为你们第二个故乡”周天顺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