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我和香烟的故事—初恋(2)

zdz1190 收藏 72 146

到首府去读中专,是我第一次出远门,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脸孔,一切都很陌生,虽然说我也是一个能随遇而安的人,但是适应那里的生活还是花去了我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当一切都熟悉之后,我便如一切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陷入了极度的思念之中。离开了家庭的管束,我自由了许多,尽管还不是真正的烟民,但是一个月也敢买个包把两包烟来吸了。学校大门的左侧有一座石桥,傍晚或者晚自习下课后,我经常独自漫步到石桥边,掏出香烟,无意识的吸上一根。还是像小学、初中那样,吸到嘴里,烟还没有涌到喉咙,就急急的喷出了嘴外。不同的是,飘散的烟气中呈现的不再是如诗如画的自然风光,不再是年少无忧的游戏,不再是纯净无染的少年心灵。那缥缈的、虚无的轻烟好似朦胧的幻化为清秀的眉毛,似有水雾笼罩的眼睛,还有那抿成一条斜线隐约露出笑意的唇,骤然间又合拢为一幅清晰的面孔――那就是M,然后随着清风即刻间便消散在空阔的旷野中。唉,那时、那景倒有些“谁解凭栏意”的清愁。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不知疲倦的写信,偶尔M才回一封信,我便已经又发去了三封。开始的时候,信的内容很单调,不外乎就是那些老套的问候,学习怎么样,我现在如此、这般,你有困难吗,要克服困难啊之类的。但是即使这些单调的内容,我却是津津有味的不断重复,不觉烦腻。坠入情网,学习上自然是一塌糊涂,反正那时流行的是60分万岁,我又认为毕业工作和所学关系不大,更是放心的放纵自己的感情,一切跟着感觉走。刚开学,老师们摸底考试的时候,很多科目我都还名列前茅,很多同学还笑话我,你成绩那么好,吹牛又行,以后的女孩子都被你抢光了,嘿嘿,谁知道,到了最后,我基本只能够靠作弊过关了。


爱情要付出东西实在多,那怕你不在乎金钱,时间、精力是少不了的而且还要包容和理解,这些东西,当时的我们什么也没有,这应该是后来分手的决定性原因。还在读书的小朋友们还是不要过早的早恋为好,等到有了固定的收入再考虑还不迟,早恋带给双方的应该更多的是心理上的折磨和痛苦,读书的时候还是认真去读书吧!


话转回来,和M确定恋爱关系,是第一个学期放假期间。我有一个亲戚和M同村,我趁着走亲戚的机会,在一个晚上约她出来见面,约会的地点就在她们村边一座小土丘脚下的马路旁。可能M怕熟人看到,提议我到小丘上。我知道,那个小丘有一些乱坟,而我当时很胆小,可能听奶奶讲鬼故事太多了吧,满脑子的恶鬼形象,白天跟几个大汉去逛逛没有什么,让我晚上跟一个弱小的女孩子上去,我是绝对不敢的。工作两年后,我也曾常常一个人夜晚穿过一块坟场去上班,在当时,我却笨得有点可爱的跟M说――我怕鬼。M听到我的话,眼睛流露出一丝奇异的神态但很快又消逝了,她没有再说什么,就依靠在路边的一棵大树,静静的看着我。


我看着M迷人的身姿,壮了壮胆子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她的小蛮腰。那晚,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只有风吹着树叶哗哗的响。这是我第一次和自己喜欢的女孩相拥,心里唯有温馨,那种舒坦,也许也只有头上的清风和树叶能够明白了。当我情不自禁的想亲吻M那无限风情的红唇时,M给了我一个右勾拳,正好击中我的左颊,把我从迷醉中清醒过来。当M看到我呲牙咧嘴的痛苦样,心软了下来,轻抚我的左颊,温柔的说:“对不起,疼吗?”如此,我哪里还知道一个疼字,再多来十拳、八拳,我也是情愿的。

我们不是同在一个地方生活,想见一次很难,那次约会后再次见面,就是她去送我归校的车站上。在车站,当我接过她买来的水果,感动得有点酸楚,真不愿意登上要远去的汽车――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女孩的礼物。初恋经过的第一次太多,每个第一次都会珍藏在我的心里,有时翻开的时候是苦涩,有时却又是甜蜜。


回到学校,信写得更勤快,因为M在读高中,在我的潜意识里边,还是希望她能考上大学,所以硬性规定,她两周才能写一封信给我,而我,两三天一封,那却是家常便。只是不知道,当时谈恋爱,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影响和妨碍啊。我的作文一向不好,为了写好情信,我特意去买了几本情书字帖,然后模仿那种腔调写情信,即便如此,写的情信也是臭不可闻,凭着印象,如果我看到当年的情信,可能会呕吐几天。


我平时吹牛是很有水平的,按照中专的同学们说,当时的我特别幽默,经常能给班级带来笑声。所以同学们也比较乐意和我交往。有时候,M寄来相片,女同学都敢先撕开信封拿相片来看,并且都赞扬我女朋友的美丽。刚好十七岁的我非常的虚荣,听到女同学对自己女友的赞美,我感到的是骄傲和虚荣心的极大满足,也就不去责斥她们的行为了。虽然平时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以跟女同学开各种的玩笑,但是因为心中有爱,所以一旦离开集体的场合,我是不跟任何一位女同学单处的。每到周末,我要么跟男同学到外边喝酒,要么就独自一人到那座石桥默默的吸烟。即使是学校放电影,男同学们有任务我放单之后,我也会自己一个人扛着凳子不参和在女同学当中,为此,女同学还戏称我为“情圣”。脱离年轻人应该有的交际圈,这也是早恋的一个损失吧.


吸烟,还是吸烟,即使是假烟民,从物理方面来说,我还是心理上接受了香烟,而在更多寂寞的时间里,我感觉手上握着的一支香烟,就是自己最可信赖的朋友。当我从心理上的接受香烟,到心理上厌恶香烟转而生理上接受香烟,已经是深陷烟的迷雾里边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