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垂钓

亚军 收藏 11 111
导读:[原创]垂钓

垂钓


突然有点心血来潮,叫了几个哥们儿找找乐子消遣一下。车高速跑着,做警察的小涛说:我给老板打过电话,让他今天先不要喂食,一会儿咱们哥儿几个好好练练,看谁钓得多,中午就在那儿吃饭。毛毛:杆儿备了吗?小涛:场里有租的,喜欢用什么自己挑。

穿过一片棒子地,大片的水面反射着刺眼的光,池子中间,几个机器翻动的水花,该是在给水加氧。胖胖的老板从平房里迎了出来:你昨天一个电话,我可是诚惶诚恐,早早就来了。小涛: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昨晚又在牌桌上吧,瞧那脸乐的,肯定赢了不少,咱那电话打的是时候吧,甭说别的,今儿个全你请了。胖老板:那没得说,哥儿几个尽兴,中午我叫食堂做全鱼席。小涛:这是我的朋友,城里来的,老亚、老钱、老郭,这是渔场的李老板。胖老板给各人递上名片:小涛的朋友那就是咱的朋友,以后随时......

一阵寒暄,被领进屋,哥儿几个分头挑选着装备,鱼杆儿、、抄子、水桶、马扎儿、草帽还有鱼食,围着鱼塘散开,寻找自己认为合适的地方,支马扎儿、放线、挂食、叉杆儿,然后稳稳地一坐,开始入定。

空气里水塘的鱼腥味儿和身后棒子地庄稼的那种清香,被小风搅动得一股子一股子的,水面大圈套着小圈,时不时有灰黑的脊背“扑啦”翻腾,溅起大大的水花。

想是才坐下,心还没完全收住,抬眼环看其他几个,呵呵,跟咱一样,都不安分:毛毛,有几年没钓鱼了?毛毛眼睛从四下踅摸中转定过来:还记得上次去顺义吗,后来又去过两次,就再也没去,到是去海上钓了几回。那都哪年的事儿了,十多...提杆儿!提杆儿!从身边抓起抄子就窜了过去。毛毛已将鱼提留到岸边上,敢情根本用不上咱,浪费感情,回头一瞧,自己那边鱼漂没了,完喽,自己的成绩没了。回到自己的位置,收杆儿...恩?还有东西,来啊,来啊,上来吧你就。轻轻松松把鱼抄了上来:哈哈,咱也上来一条。小两斤的一条鲤鱼,用手抓住鱼腮,慢慢地摘着钩儿,享受着鱼在手中扭动,水珠四飞,然后将鱼放进鱼护,侵进水里。

上食,抛杆,这回该神情专著了,两眼瞄着鱼漂上红白的杠杠。鱼漂抖动了几下,手紧张地把住鱼杆,好几分钟没了动静,手开始放松,才想移开眼睛,鱼漂开始向上浮起,倾斜,然后平躺在水面上了,这会反到真正从心理紧张了,按以前在水库钓鱼的经验,这该是条大鱼。鱼漂嗖地一下钻进了水里,手臂在大脑的第一反映下收了回来,鱼杆瞬间弯成了弓型,慢慢地收线,嘴里询问着:小涛!这鱼池清过坑吗?最大的鱼有多大?小涛手里也在忙活,回着:不知道,一会问问老赵。一会再问早就晚了,还是按经验来吧,手里绷着劲儿,一点一点,可以看见了:过来个人,帮帮忙。悠着点,别把弦崩喽!帮忙的过来了......

老郭又开始换地方:我这怎么就不上鱼,小涛你钓几条了?小涛把杆甩出去:七条了。老郭嘟嘟囔囔:今儿个真TM背,半天了才两条。谁像你,老换地方。操,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当我想啊,要不咱两个换换。老郭凑过来把线垂在没一米远的地方,还别说才放下去就咬钩了,一边摘鱼嘴里不闲着:还就是地方不对,到这儿就有了。......

八人座的大圆桌子,摆满了大大小小、长的圆的、深的浅的盘子碗儿盆儿,初了要开车的毛毛喝了两瓶无醇啤酒,其他人都是大玻璃杯子量着白酒。以前只是听说过全鱼席,鱼香鱼肉丝、宫爆鱼肉丁、熘肉片、汆鱼丸、生鱼片、红焖鱼、水煮鱼、菊花鱼、鱼子羹、烤鱼片,东西南北,中式西餐......李胖子,都已经熟识了是哥们儿了,叫法就自然随心了。李老板不断地劝酒劝菜,一边还介绍着:这些都是用鱼肉做的,还没做全。老郭嘴里嚼着,数着桌子上的菜:二十多道菜了,还有没做的?你别眼大肚子小了,人家李胖子是叼你的胃口呢,让你老得想着下次。是啊,这都吃不了的。吃不了我打包,回家慢慢儿下酒。瞧你那起子,哈哈。......

小车的后备箱里装满了四个大蛇皮口袋,车子上下颠簸左右摇晃,被浓浓茶水稀释了一些的酒精,又开始望脑袋上集中,CD机里播放的激烈摇滚乐,都不能让喝白酒的三人兴奋。眼皮不受控制了,摇晃得好舒服,就像躺在摇床里,又像是在妈妈的怀里,无数的红的黄的绿的球球......


真的好长时间没有钓过鱼了,虽然这次也是钓鱼,可说实在的,没有那种山野地水边、河边那种感觉,那种等待好长时间后鱼儿咬钩的兴奋,那种带点土味儿的山泉入口的甘甜,那种小酒精炉或柴火煮鱼、烤鱼的香气,那种溜鱼是和鱼斗智拼体力的过程,那种自行车后头挂条十几斤大鱼的骄傲......北京的水太少了,能钓鱼的地方不太好找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