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孤独狼日记 孤独玛多 第三十八章 坦白从严

我热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size][/URL] 玛多孤独日月 38 第三十八章 坦白从严 一九九六年四月份计划 又是考试紧迫之月,因此,鉴于目前局势,必须速速找车带证费于州,加紧对两门补考课之复习,四月二十日起找车赴州,27、28号在州应试。如无效即罢,因证一直未带到,是否作废也令人担心。去州之后,将杨莉托付好,以利通知成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玛多孤独日月 38 第三十八章 坦白从严


一九九六年四月份计划


又是考试紧迫之月,因此,鉴于目前局势,必须速速找车带证费于州,加紧对两门补考课之复习,四月二十日起找车赴州,27、28号在州应试。如无效即罢,因证一直未带到,是否作废也令人担心。去州之后,将杨莉托付好,以利通知成绩及下半年报名,赵再不可指望。由于才让仍不回不准走,本月也回不了家。下旬如确去州,向小苟请假十余天,去逛一下,散个心。与赵向远也不可近乎,此人无用,太令人失望生气。除此之外,找桑县长问询父之事,找车抬花,工会办事等。本月工资发后筹措去州经费,合理花用。如下旬找不到去州直车,可绕道西宁而去。本月中旬哥嫂回县后,可搬回那边住,将这边收拾妥当,免嫂子不快!由于县上禁赌,刚好合我心意,不可再玩,吸取教训,争取多多存款,娶妻调动用处大着呢!如下宁,可去省招办看下半年考试安排,在宁买必须衣物!上班也不能太自由随便了!


一九九六年四月一日


今天为正式记日记六周年纪念日。

临时工司机金玉财又来了,说曾写一信于县,未收到,小梅说我烧掉了,与之争吵,很不快,赖人!找车也无有,怎么办呢?梅猪死,去气象站拉花十来盆。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日


给父亲办理退休费问题,找桑县长,说已给县财务科说了,现县上无钱。朱会计说要到组织部办一手续来。去邮局挂电话,因小贾不快未挂。车子被偷,能找见否?


一九九六年四月三日


今天值日,与州招办打电话,小谢接的,曰去州考试时将钱及证带去可也。并言帮我报三门,《医古文》又报上了,因及格不再考试,但钱要交的。


一九九六年四月四日


今天清明节,未去扫墓。下午为老爷子之事去政府跑,但扯皮甚重,无有收获。晚学习,十二时又使性子将所养之小狗又拌死了,除送给老大一只外,全死了。


一九九六年四月五日


早上至十一时才去上班,以去政府为借口搪塞过去。前日买一马灯,今天买了煤油一斤,1.80元/斤。因蜡烛太贵,点不起。车子丢失几天,一直未找回来。开始学习,再有二十来天又要考试了。寄托所养之犬全死,也安心了!是一种残暴的解脱!


一九九六年四月六日


睡一整天,傍晚方起,去饭馆吃饭。才让一年期贷款已到,又续一年,加肉加、王中福二人,据说将我、金、尕藏去掉了。不学不行,考试吃亏,所以要挤时间熟读课本。一周后开始打听去州之车,如有可提前走,无20号必须找车下宁。老一套。


一九九六年四月七日


听说传我之谣言之多,估为刘、金二人所造,对我诽谤,诬蔑。见人只说三分话,对谁也不能掏心里话。这些人是小人,以取笑别人为己任,整天挖空心思是找人小处而当新闻轶事,因此,对尤以刘尤加注意,刘、梅、肉、金狼狈为奸,无一个好东西。以后要少开口争论!


一九九六年四月八日


上班学习下棋,刘晓庆来,梅告我之不是,火架不来等。公安局下发通知,我被罚款150元,哥100元。这次纯为自首之故。常言:坦白从宽,把牢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共一百九十四人,罚款额达三万多元。仅丁国邦、王福、夏吾多杰三人就被罚2万。统共五万多,据说要修有线电视。牛守玉、老蒲已回,欠其工资钱该月还了,交纳罚款,哥未回先代付,明天领工资还帐。去州向谁再借点钱呢?


一九九六年四月九日


去银行存本月工资折子,取款三百八十元,还牛科长20元,其他尚未还。单位一帮抓大头,未参加,都不是好东西。王中福买玻璃195元,每人计90元。未去公安局交罚款,很气憋,自首倒霉。哥的一百辛策说已交,再不用操心。一还帐交罚金,钱又余不多了,怎办呢,本月零存整取也存不上了。李晓艳开始办调动手续,盖章。县上将余我一人了,同学们全调走、下放完了。一定要好好坚持复习,与姓赵的竞争一下。


一九九六年四月十日


学会了五子棋,每日上班与苟、牛、梅等较量几盘,棋艺大为提高。今天给饭馆、小卖部还帐三十多元。这两天须去公安局交罚款,认了吧,再能怎么着,小罗,小杨也不成,白找了。同时看能否办一临时身份证,以利去州回家之便,长期也不好办。几年来一直未办成。近日须到处索要借出之书籍。打水洗积压衣服以及去那边收拾房子,这边恢复原样。这一阵子更瘦了,要多吃饭,改善伙食。同时对去州应考作好充分有力准备。


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一日


昨夜又睡不着,纵欲频繁,一定要节制,身体太虚弱了,一点力气精神无有。白天眼疼,学习因下棋大受影响。中午去打煤油,一斤能点一周,比蜡烛省钱。无电已十多天了,不能再等洗衣服,这个礼拜天手洗吧!哥嫂估计十五号左右可来,作好迎接准备,准备搬回去。太瞌睡了,吃点后一觉睡至夜两点,再睡不着了。收拾了父之小收音机,凑合收听,大录音机也不响了。今天帮三人在化验室装玻璃。


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二日


旅游鞋今天底子烂了,还未穿两月。下午去公安局交罚款150元,报案无人管,身份证也办不成。到时回家怎么办呢?父、兄之事也因无人而未办妥。自行车丢十来天了毫无音讯,该死的老乡一旦抓住让他做牢。听孟凡兴说,尕祁已调达日县卫生局,让与他写个信。南杰也让与父去信,不让他来上访了。现在对于自己很不满意,精心选挑的狗也折磨死了,太后悔了,致无聊孤独之极!


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三日


睡得无精神,下午五点去打饭,与赵青献老爹因几毛钱吵起来,骂他老畜牲,他过来撕打,小赵拉住。浑身无力,未吃饭,身体虚弱,否则揍死他。让人生气,这死老头子。为吃饭与大灶上几人闹得很让人不快。一点精神无有,街上逛几圈,无意思。买红枣及豆奶粉,犹豫不决。营养不足,记忆力不行,学习无进展。再有两周即赴考了,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为使今年考试及格,不再补考,一定努力看书!


一九九六年四月十四日


下午起来,擦扫了里屋灰尘。去那边房子打扫收拾,架火。忙碌一下午,晚又收拾摆弄放音机、音响,成功。哥嫂再有三四天也就到了,我也该去州了。这边房子守家任务业已完成,但求无功,只求无过。晴天后晒被子,这两天将衣服洗出来。腰酸背痛,快死了,不可再恣意妄为,随心所欲不成。再有十来天就考试了,一定加强这两门学习,作好一切考试准备,十五日后有去州之车可先走,多住几天一样。


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五日


又犯难了,明天有去州之车,只因太早,假期及哥未来等,无心走。又担心二十号后无车,须去宁。上班又不高兴,刘小虎奚落不提,梅狗,藏犬等也让人不快,泼风倒雨,是存心与我过不去。藏狗比才让还要坏,梅犬更是畜牲也。不是东西的肉加不是罪有应得了吗,因肺结核须去西宁看病。这一帮乌合之众,整天想着捉摸人,整日煽阴风,点鬼火,稍不注意,言行举止打扮即为他们嘲笑挖苦,编造谣言的借口。这些人记别人言语好厉害!


2007-08-04-14:57 发于行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