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明“自己还活着”有多难

乖乖小猪 收藏 8 38
导读:如果有人面对面地问你:“你怎么能证明你没死?”你十有八九会认为这人“有病”。我一个大活人就站在你面前,还需要证明吗。但如果我告诉你,现实中确有这样一制度,它规定说:你每年必须亲自跑到政府职能部门,向他们当面证明“你还活着”;或是将自己“右手摸着左耳朵”的照片交给他们验证你还没死……听了这些,你一定会觉得很诧异吧。其实,莫见怪了,这就是全国很多地方实行的社保领取资格年审制,通俗点说,就是每年报告“我还没死”的制度。 自己活着还要证明 家住广州黄华路的75岁的老太太黄少英在刷医保卡时意外发现,今年7月的

如果有人面对面地问你:“你怎么能证明你没死?”你十有八九会认为这人“有病”。我一个大活人就站在你面前,还需要证明吗。但如果我告诉你,现实中确有这样一制度,它规定说:你每年必须亲自跑到政府职能部门,向他们当面证明“你还活着”;或是将自己“右手摸着左耳朵”的照片交给他们验证你还没死……听了这些,你一定会觉得很诧异吧。其实,莫见怪了,这就是全国很多地方实行的社保领取资格年审制,通俗点说,就是每年报告“我还没死”的制度。


自己活着还要证明

家住广州黄华路的75岁的老太太黄少英在刷医保卡时意外发现,今年7月的社保费没有到账。此后,为了这1000多元的养老金,身患高血压、糖尿病的她,顶着炎炎烈日,急火火奔走于五个政府职能部门之间。她的目的简单明了:证明自己还活着……这蹊跷荒唐之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为证明“自己还活着”,75岁老人要“跑断腿”


第一站 医保中心:黄老太太被告知要到街道开“未死证明”。

第二站 街道办事处:开了“未死亡证明”后,她又被告知要到越秀区社保中心办手续。

第三站 越秀区社保中心:按号排了50个人,等了2小时后,被告知“不是在这里办,要去海珠中社保中心”。

第四站 海珠中社保中心:黄老太太被告知:“我们不管这些,你去找建设街办事处退管办。”

第五站 退管办:工作人员又要她先去银行打本,看7月份有没有钱存入账户。

第六站 银行:估计也得排队等半天。

第七站 退管办:刚把情况一说,就被退管办一工作人员粗暴打断:“不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下周一再来。”

“活人变死人,社保金被停”的真相

经过记者调查,真相终于被揭开:原来,根据规定,每位退休人员必须在每年6月提交一份由派出所或街道退管办出具的“生存证明”。只有提交了这份证明,社保中心才能据此发放社保金。可事实上黄老太太在今年3月已在退管办提交了“生存证明”,而这份“生存证明”居然过了近五个月后,在今年7月30日才由退管办上传到社保中心的,因此其7月份的社保才会被停发。


点评:一个街道退管办工作人员的失职,害得75岁老太太被多个部门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试问一下这些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如果换成你们家老人,遇到这种羞辱,你急不急?


社保部门遭遇“乞乞科夫” 被迫用损招


俄国著名作家果戈理在其名作《死魂灵》中,写了一个名叫乞乞科夫的骗子,到一些农庄里去收买已经死去的农奴的名单,去换取政府的抚恤金。在21世纪的中国,这种“死魂灵”现象仍然不时发生。一些死者的家属仍在继续“享受”养老金待遇,造成社保资金流失严重。正是由于这些“乞乞科夫”的存在,才逼得社保部门变着花样地去用损招来验证老人们的生死……


不去对付“一小撮”,却来盯着“一大片”


当初社保部门疏忽大意,监管不严,让一小撮人钻了社保资金的空子,冒领了养老金,直到后来审查时发现了问题,社保部门才惊呼“竟然有人无耻到这般地步”。“吃了一回堑”的社保部门却没“长出一智”,没有用合理的办法去防止一小撮“乞乞科夫”继续作恶,而是对所有领取社保金的公众都想当然地表示不信任,于是漫天散网,盯着“一大片”来审查,结果偏离了社保年审为保证养老金确实发放到老人手中的本来目的。动机再高尚,结果不正义也白搭啊。


网友参与:我终结“未死证明”的办法


在一个秩序井然的社会里,公民的生死应当是由公安民政等部门核实统计的。既然如此,我们能不能换个思路,不去证明某某公民他还活着,而是通过社区、公安、医院、社保等部门的信息联动机制,让每一个去世的公民的资料能够被及时和准确地记录,这样一来,任何活着的,有权领取社保金的公民,就可以不用自证“我还活着”了……

我们周围还有多少“制度性羞辱”


日常生活中,你还见识过多少类似“未死证明”这样的羞辱呢?

比如,在一列火车上,一名残疾人因为忘记带残疾证,而被要求补买全价票。面对乘务人员的置疑,他悲愤地说:“难道我少掉的一条腿,还不能证明我残疾么?”,而乘务人员却回了一句:“我们只认证件,不认人”……

再比如,为了保证大部分学生高质量休息,学校出台了“从晚上11时15分熄灯至晚上12时,学生不许上厕所”的规定,如有“特殊情况”,必须要有医院的证明才能上厕所。


再比如重庆规定市民该不该享受低保由左邻右舍听证决定,低保申请者要当众“晒”家庭收入、家庭成员及就业情况等,形成文字材料并报送街道和民政局审核审批。


像“未死证明”、“入厕证明”、“穷人证明”等等这样制度对人的尊严和心理造成的伤害,社会伦理学家马格利特称之为“制度性羞辱”。这种来自制度的羞辱通常被视为最严厉的羞辱。


职能部门要真正把“人文行政”当常态


不羞辱和尊重公民,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正派、正义的重要尺度。我们常听见“尊老爱幼是中华传统”的喊声,好像别的地方不懂尊老爱幼似的,然而事实是:许多地方通过权力制约机制,在法治环境中将尊老爱幼规则落实到了日常生活之中,尤其是公权系统中——他们因注重制度建设而将“美德”变成了不必倡扬褒奖的常态,而我们却处在了“把常态当美德”的落后状态中。此事涉及的职能部门,平时比一般百姓接受了更多的政治、道德教育,但人文含量却不见得有多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