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上篇(一) 上篇(一)1

鹤鸣悠悠 收藏 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size][/URL] 小说不过是小说,人物、情节均系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上 篇 继迅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


小说不过是小说,人物、情节均系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上 篇 继迅


(一)


法兰克福国际机场。

一架尾翼上涂有“凤凰”航徽的“波音”宽体客机呼啸着腾空而起,直上万米高空,沿着欧亚大陆航线飞向东方……

飞机航行平稳后,萧天雄解开安全带,向后调整一下座椅的靠背,然后伸展高大胖壮的身躯仰靠在座椅上,惬意地合上双眼。头等舱的感觉就是不同凡响,宽敞绰余的空间和宽大厚软的座椅给人非常舒适的享受,连空中小姐的服务态度也多了几分殷勤和妩媚。多年来,萧天雄经常在天上飞来飞去,乘坐的都是经济舱;那狭小的空间和窄瘦的座椅让他饱尝了挤迫之苦,每次出行都要为此困惑—番。此次从欧洲返程,他的本意还是乘坐经济舱,可那个不容分说的罗德硬是不同意,一个电话就订下了头等舱。现在看来,这多花费的几百欧元真是不冤枉!

享受着头等舱的舒适,萧天雄的心中黙黙感念老朋友罗德的殷殷之情,也涌起颇多的感慨——这个有着二分之一日尔曼血统的家伙,当年出国时还是一个向自己借钱买飞机票的穷小子,如今己经是蜚声欧洲商界的名流。岁月苍桑,转眼又是20多年过去;物是人非,此一时彼一时呵!相形之下,萧天雄暗叫惭愧;尽管自己早己跻身企业高层,却始终被笼罩在总经理吴明的阴影里,空有一腔报负难以施展。尽管自己“食有鱼,行有车”,却眼睁睁看着企业日渐衰败、众多职工纷纷下岗而无能为力,虽是“锦衣玉食”也度日如年呐!往事已矣,自已此番再度出山,一定要冲破吴明的阴影,尽全力拯救企业于危难。历史给了自已新的机遇,吴明已经陷入了四面楚歌的绝境,万般无奈才不得不请自己出面斡旋。如果此次同罗德探讨的合作项目能够成功,那一切就将会重新洗牌,即便是吴明冥顽不化,自己另起炉灶也是大有可为!

说起萧天雄和罗德之间的友谊,可以追溯半个世纪。在儿时的记亿里,萧天雄的家和罗德的家都住在外贸大院的专家楼里,是门对门的邻居。听大人们讲,罗德的父亲是旅居德国的华侨,新中国成立后,领着金发碧眼的德国妻子双双回国。萧天雄至今还记得,小时候的罗德是一个讨人喜欢的洋娃娃;白胖胖的脸庞,高挺的鼻梁,长长的睫毛下面扑闪着一双蓝莹莹的大眼睛,笑起来脸上还有两个圆圆的酒窝。也许是天生的缘分,萧天雄和罗德不仅同岁,而且从上幼儿园开始—直到读中学都是同班。少年情纯,两小无猜,形影相伴的孩提时代两个人结下了童话般的友谊。后来,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双双的父亲都成了“黑帮”,两个人一夜之间也变成了“狗崽子”,受尽歧视和欺辱。患难之中同病相怜,彼此之间相依之情愈加深切。熬到中学毕业,又正逢上山下乡的洪流,他们别无选择地双双登上远行的列车,去了北大荒。一去就是10年!

洒满血泪的黑土地呵——难下咽的高粱饭,没有油的白菜汤,磨破了双手,压弯了脊梁,一封家书干里远,梦中哭叫爹和娘……苦难的岁月,刻骨铭心的创伤!

记得那年夏天,连里指派萧天雄和罗德等一班人去割猪草,路过一片沼泽地的时候,草丛中倏地窜出一只山鸡;很久没尝过肉味的伙伴们顿时红了眼睛,象一只只饿狗呼叫着疯狂地追逐。罗德冲在最前面,飞动两条长腿同山鸡赛跑,就在眼见快要抓往的一瞬间,突然,罗德发出一声惊恐的哀叫,整个身子陷进沼泽之中……

伙伴们蓦然惊呆了,怔怔地伫立着不知所措。此时此刻人人心里都非常明白,谁出手施救都有可能同归于尽。罗德在泥潭中拼命挣扎,愈陷愈深,眼见快要没入灭顶之灾……危急时刻,萧天雄挺身而出,分开众人,一个鱼跃扑倒在泥浆里,同时大声召唤身后的伙伴——

“快,抓住我的双脚,—个接一个!”

伙伴们如梦初醒,纷纷扑倒在地,一个接一个头脚相连,结成人链爬向沼泽深处,终于把罗德从死亡的深渊里救了出来。

惊魂稍定,满身泥浆的罗德“扑通”一声跪倒在众人面前,嚎啕大哭。伙伴们也悲情大恸,相拥着哭作一团……

危难之际,萧天雄和罗德结下了生死之交!

劫波度尽10年整,少小离家老大回。返城后不久,这一对共同走过人生20余年的生死兄弟终于分道扬镳——萧天雄考上了经贸大学,罗德则出走异国他乡。从此劳燕纷飞,天各一方。

如今,青春少年己不在,都已是两鬓斑白岁月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