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特工战 22、突袭黑龙会 22、突袭黑龙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黑龙会成立于1901年1月,是一群日本黑社会分子成立的政治组织,是以为日本对俄作战和为侵华服务为活动宗旨的,是一帮“爱国”的黑社会,以中国黑龙江命名。主要头目是内田良平,头山满等人。黑龙会出资办了各种专门的间谍学校,对学员分别教授俄语、汉语、朝语、间谍、国际关系等课程,势力遍及中国、朝鲜一直到东南亚。

黑龙会的头子头山满,是个人物,此人以佛教徒的身份,在玫瑰花香气的氤氲中,捋着银须,面容“慈祥”地冥想出一个又一个的骇人阴谋和惨绝人寰的凶杀。组织各种侵略中国的特务活动,设计各种政治骗局的大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就是他的学生。

黑龙会的间谍历史比军统早几十年,经验和人员分布也超过军统几倍,黑龙会可以任意指使任何一个日本浪人和妓女为他们收集情报,进行间谍活动,几乎是无所不能,所以,一直把军统压得喘不过气来。军统在连连吃亏的情况下,看准了机会,要把黑龙会在北平的分部一锅端了。

这样,军统就集中了北平站和天津站的全部能手,准备突袭黑龙会在南城根的据点。于效飞现在在军统北平站是响当当的人物,这次行动没他不行。

到了分配任务的时候,王站长对于效飞说:“你不是有上次收拾岗哨的经验吗?这头一战就交给你。你和李云亭几个一组,先过去吸引门口岗哨的注意,然后收拾他,打开大门以后,放我们进去。接着呢,你就还是负责门外的警戒,现在鬼子已经把那些伪军重新收编过来了,在北平城里的鬼子驻军充足多了,如果他们能增援上来,把咱们堵到黑龙会院子里,咱们就惨了。”

站长又对其他人说:“你们两组,拿着花机关,跟我进去,重要的是要发挥火力优势,见人就扫,不要让他们有反应时间。要尽量迅速,得手以后马上撤。一旦拖延下来,鬼子就会把咱们包围到里边。那咱们就全赔帐了。”

十挺花机关,三十支20响全都分配出去了,于效飞没得到花机关,但是得到了一把崭新的蓝瓦瓦的德国进口大镜面20响大肚盒子,他是掩护组里边唯一得到新枪的人,这说明站长是把他当成主力来用的。

于效飞觉得站长的计划粗糙了点,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他又说不清到底是那儿有问题,可能人家还是有什么细节情报没有透露给自己吧,就象人家虽然跟自己称兄道弟,但是却一直没有把真实姓名告诉给自己一样。于效飞心里存了一个疑问,但是也只能不再多想了。

跟上次一样,行动时间定在早晨,现在是大家熟悉武器的过程。于效飞跟李云亭他们来到后边的厢房,检查武器的检查武器,睡觉的睡觉。于效飞第一次用带弹夹的驳壳枪,他练习着怎么带枪,怎么拔枪。李云亭在旁边看着,笑了:“我说兄弟呀,你现在是人人眼红的人物,可是别人那知道你连枪都不会用。到底是谁教你这么用枪的呀?”

于效飞一愣,这是什么话,我可是跟国际上最优秀的教官学的,怎么李云亭竟然说我不会用枪呢?

李云亭看于效飞的表情,知道他不相信自己的话,就过来把于效飞的枪接到手里,示范给他看:“你知道吗?这种匣子枪,威力大,好是好,可是射击时枪口跳动得很厉害,第二发以后的子弹就不容易命中了。加上它枪身又长,拔枪特别困难,所以要记住一个秘诀,叫做斜着拔枪,平着出枪。记住了吗?”

于效飞一边听,一边试验,把枪身转大约九十度射击,枪身放平。嗯,这样射击起来,虽然枪口仍然跳动,但可以在水平面内形成散布的射击面,对于分散的敌人具有冲锋枪扫射的杀伤效果。于效飞笑起来,这样咱们也能象他们的花机关那样扫射了!

李云亭又说:“我们那边的胡子啊,就是土匪,能在二百步开外用匣子枪打中高梁杆。现在江南有个打鬼子的抗联,里边有个杨司令,叫杨靖宇,杨将军带着两支匣子枪,能在二百步距离上用枪左右开弓打落苹果!”

于效飞想了一下,不由得脱口而出地喊道:“真是好枪法!”

李云亭说:“这枪要用起来可有名堂。这么打三枪,叫做凤凰三点头,这么打,叫做七点梅花枪。只要这么一打上,二百步以内,没人能在你枪口下边逃出去!”

于效飞真是闻所未闻,他敢保证,就连外国教官也没听说过世界上竟然有这么高明的用枪技术。

于效飞抖着手腕连连比试,掌握着射击的方法。李云亭说:“胡子们够聪明吧?他们发明的这种办法真够巧的。”

“什么?这种枪法竟然是土匪发明的啊?!我的天,咱们中国真是藏龙卧虎啊!”

于效飞练习了一阵,很快掌握了中国这种独特的用枪方法。时间已经不早,他们应该出发了。

按照计划,于效飞首先来到黑龙会大门外。

黑龙会的门外寂静无声,连一个站岗的人也没有,计划中的用打架吸引注意力的办法显然行不通。看看远远胡同拐角处影影绰绰的人影,于效飞知道如果他不想办法弄开门,今天的计划就要告吹。于效飞干脆直接来到大门外,按下门上的门铃。

黑龙会的北京分会,是占了一个清朝贝勒的府第,有一个特别高大的门楼。电铃响过一阵之后,从大门里边传来“踢哩它啦”的脚步声。一会,大门“吱呀”响了一声,开了一道缝,一个人从门缝里边露出半张脸,用手电照了一下于效飞,用日语问道:“什么人?”

于效飞轻声说:“竹机关的。”

大门里边的人正要说话,却突然停住了。于效飞借着手电筒的光亮一看,那个人的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于效飞的脑子飞快地转着,这个人为什么是这副表情,难道说他见过我?

这时,大门里边的人声音有些颤抖地说:“你等一下,我这就开门。”

说完,那个人转身飞快地朝里边跑去。

于效飞一看,这个家伙是要用稳军计稳住自己,然后去叫人,必须立刻采取措施!

高大的大门关得严严实实的,后边有几十个人在等着,黑龙会的人马上就要发觉,这可怎么办!

通常的轻功,可以跳到一人多高,最高也只能接近两米,而这个院墙近三米高,是通常人轻功极限的一倍。于效飞后退几步,使用少林飞行术,连跳几步,身子几乎垂直地在院墙上斜着向上跑出几米远,猛提一口气,凌空一个空翻,从院墙上翻滚过去。

到了院子里边,于效飞才看到,原来这个院子里边有一个巨大的影壁墙,把大门挡得严严实实的,这是中国古代人强烈的保护隐私观念的做法。正因为这样,那个日本人绕过影壁,朝东边的耳房那边跑,用了一点时间,于效飞跳过院墙的功夫,他才刚刚跑了一半的路程。

于效飞脚尖一点地,“呼”地跳到了他的身后,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把他的脸掉转过来。借着耳房的灯光一看,于效飞这才看清那个人的脸,只见那个人的脸上平行排列着几条黑乎乎的一寸多宽的黑色伤疤,一直伸展到脖子上,这让他的脸扭曲得狰狞可怕。这是什么伤呢?

那个人恐惧得全身颤抖,一边拚命挣扎,一边张嘴要喊叫。于效飞手指轻轻一用劲,捏得那个家伙发出的声音象是梦中的呻吟,于效飞听见那个家伙喊道:“有抗日分子,是那个搞宣传的……”

于效飞忽然想起来,原来这个家伙是以前他和刘海薇他们一起宣传时候用日本刀打过的那个浪人!真是冤家路窄,当时自己要是象现在这样狠,当时就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大概也不会有这么惊险的场面了。

于效飞冷笑着说:“现在知道害怕了?你来到我们中国,到处都会遇到打鬼子的人,回去向你们天皇叫屈去吧!”

说着,手上慢慢加力,捏碎了那个浪人的脖子。

于效飞又朝浪人值班的耳房看看,看到里边没有动静,就轻轻地跑到大门边,打开了大门。

门外黑影里边等着的老陈他们,正等得心急如火,不知道里边出了什么事,现在终于等到大门打开,立刻跑到大门边。老陈问:“刚才出什么事了?”

于效飞一摆手说:“有个看门的,已经解决了。那边是他们值班的地方,先解决那儿的人,然后再进去。”

几条黑影迅速朝门房扑去,于效飞来到大门边,站在台阶上,下边是他负责的阻击任务了。接下来必然是一场恶战,就等着全北平的日本军队来这儿杀个天翻地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