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四章 十七师浴血娘子关(八)

丁老大 收藏 1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URL] 郑天亮虽然个子不大,但是很灵活,脑子也好使,在战场上。如果不机灵,死的机会就大。以往,他多数都在赵寿山身边,主要保护赵寿山的生命安全,在就是搞侦察工作,参加大部队第一线战斗的机会不多,现在让他带一个排负责传达师长的命令,把前线的消息带给师长,这就给他在第一线与鬼子面对面地干提供了机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郑天亮虽然个子不大,但是很灵活,脑子也好使,在战场上。如果不机灵,死的机会就大。以往,他多数都在赵寿山身边,主要保护赵寿山的生命安全,在就是搞侦察工作,参加大部队第一线战斗的机会不多,现在让他带一个排负责传达师长的命令,把前线的消息带给师长,这就给他在第一线与鬼子面对面地干提供了机会。

十七日的早上,郑天亮带着他一个排行走在去乏驴岭的山道上。对乏驴岭传来的枪炮声,郑天亮已经很熟悉了,自从鬼子占领雪花山、部队退守乏驴岭之后,鬼子投入进攻的兵力就不大了,攻击力也减弱了,所以,乏驴岭和荆蒲关的阵地三四天来一直很稳固。他在师部的时候得知,黄绍弘来电,告诉赵寿山说,鬼子把主要兵力都集中到旧关去了,那边打得很激烈,曾万钟和孙连仲的部队围绕旧关打得很猛,但是始终没有把旧关拿下来。让他们也不要麻痹大意,轻易不要出击,一定要守好乏驴岭和荆蒲关阵地,坚决从正面挡住鬼子的进攻。

郑天亮就把师长的命令传达到第一线部队。让他们明白战区司令长官的意图。对防守更有信心。

他也看出了师长内心的焦虑。在光秃秃的石山上和日本人作战,只能修一些简单的工事,在日本人的狂轰滥炸和疯狂攻击下,部队已经损失了一半,从才来的一万多人不断减员到六千多人,再打下去,防守的力量就不够了,而作为预备队的孙连仲部把力量全部投入到旧关,那边有曾万钟和孙连仲两个军的力量,直到现在还没有把旧关夺下来,自然也抽不出力量增援娘子关。只能靠他们自己的力量了。

自从防守娘子关以后,郑天亮从来没听师长向黄绍弘说过一句要求增援的话,师长这人就是这么个硬脾气,不说软话,但是,自己身上的压力就重了。

到了乏驴岭耿志介的指挥部,见到耿志介旅长,只见耿志介因为战斗紧张,胡子已经很长了,也没顾得刮,但是精神还不错,因为这几天鬼子的攻击松了,休息得还可以。

五十一旅旅长张骏京在防守乏驴岭的时候被一颗流弹击中了要害,还没有从阵地上抬下来牺牲了,所以,乏驴岭的总指挥是耿志介。现在的乏驴岭和荆蒲关加起来也就是不到一个旅的兵力。

耿志介告诉郑天亮,情况还和前几天一样,鬼子断断续续的轰炸,攻山,也没有全力进攻的迹象,好像这一股日军只是在拖住他们,如果继续这样,守住乏驴岭是没有问题的,就怕的是鬼子增加兵力,全力进攻,他们已经没有预备部队,部队越打越少,就守不住了。

郑天亮说:“要侦察一下鬼子的兵力部署和增援情况,如果鬼子增援的部队多,就要向战区报告,要求增援。”

耿志介说:“侦察要晚上去,大白天的,被鬼子发现就没命了。”

郑天亮自告奋勇说:“我带一个警卫班下去,弄清鬼子的情况,能抓个活鬼子回来就好了。”

耿志介也知道郑天亮的能力,但是大白天下去还是有点操心,就劝他说:“你是师长派来传达命令的,万一出了问题,我对师长没办法交待。”

郑天亮说:“不要紧,到关键时候,警卫连也要上阵,攻雪花山的时候,我们警卫连的周登科连长就带人上去助攻,还是师长亲自派上去的。”

耿志介见郑天亮坚持,他也想知道鬼子的情况,好有个准备,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耿志介的贴身警卫唐雨亭也跃跃欲试,要求跟郑天亮去,郑天亮对他说:“你们耿旅长的安全要紧,你去了谁保护?”

唐雨亭见耿志介没吭声,就不再要求了,看着郑天亮,满脸都是羡慕的神色。

郑天亮搞侦察工作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他只带走一个班,留下了两个班,并对一班长交待,如果他出了问题,就由一班长接替他的工作,然后带着人沿着山坡,下到一条沟里,沟里水草灌木丛旺盛,便于隐蔽。他们走了十来里路,因为是秋天,沟里也很少见太阳光,沿沟吹来的风凉飕飕的。他们很小心的行动着,沟里有水,小鱼或者什么水中动物被人惊动,在水中不断掀起涟漪和浪花。他们根据枪声和炮声判断鬼子所在的位置,他们不能进到鬼子的窝里去,那样太危险。

来到一处比较宽阔的地带,溪流在这儿形成一个水潭,水清悠悠的,能看见水底的鱼在游动。郑天亮估计鬼子会来这里洗澡,就让手下的警卫们隐蔽在沟里的灌木丛中,准备守株待兔。娘子关是大战场,鬼子投入的兵力多,弄不好就要吃亏。郑天亮虽然大胆,却也很心细,他们的目的只是抓一个活鬼子,所以只能耐心的等待机会,他不相信这么大的战场,就没有鬼子到这个地方来。

半下午的时候,他们终于等来了一个小队三十多个鬼子。这三十多个鬼子好像是从前线上才撤下来的,满脸满身的硝烟,他们来到沟边以后把枪全部架起来,其中一挺歪把子机关枪就卧在地下。接着纷纷脱衣裳,跳下水去,岸上只留了一名年轻的鬼子放哨。

郑天亮见时候到了,让大家准备行动,他带一名战士悄悄到那站岗的鬼子身后,由于水里鬼子的戏水声和嬉笑吵闹声很响,那站岗的鬼子没有发觉,郑天亮上去一个锁喉,然后倒拖着那鬼子进灌木丛,其他的战士也从灌木丛中跳出来,向水里的鬼子射击。

这些赵寿山的警卫兵都是从部队里跳出来的尖子,年轻,枪法好,利落,个个都有孤胆,他们站在岸上打水里手无寸铁的鬼子,那是极有把握。水里的鬼子在枪击下哇哇乱叫,有的还往岸上爬,想取枪。但是,在这些警卫的枪口下,没有一个能爬上岸的,很快就死得差不多了,尸首横七竖八的在水里漂浮着,血把水潭里的水都染红了。

这场战斗只进行了五分钟,一个小队的鬼子就报销了。

郑天亮让人把那个活鬼子捆起来,带上那一挺轻机枪,每人再拿一支步枪,然后迅速撤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