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五章 大展宏图 第七十三节 雷区

秦时竹 收藏 12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size][/URL] [内容简介] 国防军在进行抗登陆准备时,事先曾经以“演习”为名在青岛附近滩头布置了大量的雷区并用显著的标识予以标注,当时布置的时候有一个总的指导原则,凡是适宜登陆的地点都要布上足够的地雷,而且要多种型号、多种类型的地雷一起布。当然,夏海强在指示布雷时早就留了个心眼,公开标识的雷区未必就是真正的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国防军在进行抗登陆准备时,事先曾经以“演习”为名在青岛附近滩头布置了大量的雷区并用显著的标识予以标注,当时布置的时候有一个总的指导原则,凡是适宜登陆的地点都要布上足够的地雷,而且要多种型号、多种类型的地雷一起布。当然,夏海强在指示布雷时早就留了个心眼,公开标识的雷区未必就是真正的雷区,真实而又完整的雷区分布图只有三份,全部列为最高机密看守起来,各防御阵地指挥官手中只有本单位正面的分布图是完整而又有效的。就是这样一个迷魂阵,前线部队还别出心裁地弄出了很多文章,借着大雨、台风的机会,原本已经模糊不清的指示牌更加变得糊涂并且歪歪斜斜地插在地里,风刮过来摇摇欲坠,谁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埋在土里。附近百姓倒是知道厉害,都是远远遁开,鬼子哪里晓得其中详细,稀里糊涂就扑了上来。

作为历史上日军登陆的主战区,崂山湾附近的滩头是国防军用力最深、雷区最为发达的区域,完全是布好了陷阱等待猎物的上钩。雷区的布置很有意思,最靠近滩头阵地的开阔沙地埋的是炸药和电击发地雷,没有手工引发是绝对不会爆炸的,人称一号雷区,优点是方便、可控、布置密集、威力大、不会误伤,缺点是造价不菲、埋设也颇费周折。其次是二号雷区,布置的各种各样的绊发、压发、连锁地雷区,密度稍小,但因分布面积大,绝对数量不小,对于二号雷区的地雷,国防军很是下了一番功夫,火药分量都调整过,全部是那种只能炸伤而无法把人炸死的家伙,用夏海强的话说“炸死一个鬼子太便宜他了,一定要炸成缺胳膊少腿的伤员,一来可以牵制至少两个健康的敌军,二来战争结束后也能给敌人背上包袱——看这些家伙救活后怎么活下去?”从效费比上说,这也是最为狠毒的损招——死人大不了火化后送入靖国神社、日本政府用不着赔偿很多的抚恤金,但是如果是伤员一定会积极救治,那些药物可是价值不菲,伤愈后丧失劳动力的老兵还要政府一直赡养,估计一个伤员付出的代价等于三个死人的代价。三号雷区的地雷密度更小,且以诡雷为主,为的是在对方已经脆弱的心理上再次施加压力,用恐慌、怀疑情绪来最大限度地阻滞敌军推进的速度。

随着后续部队的陆续登陆,已经呈散兵阵形散开的鬼子先锋部队在几名军官的带领下,“嗷嗷”冲了过来,很快就杀到了二号雷区的边缘。也许是渡过一号雷区的平安无事麻痹了他们的心态,刚开始还有一些谨慎、小心的鬼子变得愈发猖狂,不仅推进的阵形开始散乱起来,就是姿势也由原先的弯腰弓背变成了直挺挺的前进。

“报告长官,这里有一块牌子!”

“嗯?”鬼子大尉一看,木牌插得歪歪斜斜,上面依稀还有四个大字“地雷!危险!”

这里是雷区么?鬼子军官愣了一下,忽地想起上级的告诫:支那人最善于虚张声势,最善于无中生有,这难道是欺骗?但是,就在他进行思索、考虑的时候,地雷已经开始三三两两的炸响,理由很简单,这块牌子压根就不是在雷区的边缘,而是已经深入雷区,方才鬼子军官冲得飞快,等他停下脚步,后面大部队已经涌进了雷区。人数一密集,地雷炸响的几率就高,很快到处都响起轰隆声。

“八嘎!”看来支那人这会是玩真的,鬼子军官额头青筋暴跳,掏出指挥刀狠狠地朝木牌劈去,轰隆一声,被砍断的木牌引发了引信,鬼子军官当场被炸得血肉模糊,半边脸皮被硬生生的撕去,两只眼睛也将弹片照单全纳,渗出的血迹甚是吓人!身体摇摇晃晃地栽下去,但即便这样,鬼子军官还是在“减轻”分量的地雷面前存活下来,只是疼的在地上打滚,嘴里发出狼一样的嚎叫声。

此时,地雷阵地倒霉的鬼子已经哭喊成一片,刚才的一番爆炸,全部都是反步兵地雷特别是成片炸响地雷的杰作,60余个鬼子成为了牺牲品,幸存下来的人也已经充满了恐惧,有人想去救援受伤倒地的同伴,结果没走两步又引发了地雷,又是轰隆隆的一片。有意志胆小的试图退出这片区域,但慌不择路的他们依然不能避免地雷的招呼……一番折腾,大大小小的伤员居然接近90人,让一直在暗中观察的国防军观测员窃喜不已。

此时,后面的大队日军正在登陆,很多人听到了前面的爆炸声,在军官的望远镜里则出现了呻吟遍地、血肉模糊的伤员景象,滩头附近的黄沙地上空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硝烟雾。地雷!作战经验丰富的日军高层立即判明了形势,而且可以肯定是支那人大片的雷区。

“可恶的支那人!”指挥登陆的西川大佐脸涨成猪肝色,这可是太过棘手了。由于国防军严厉把守各个路口,日军情报人员无法探明准确的消息,只能凭借原有的资料和情报进行抓瞎,在此次国防军所分布的地区,到处都是这种所谓的雷区公开告示。日军的漏网情报员虽然将所“探知”的雷区都呈报上去,但上面根本不相信国防军会部署如此众多的雷区,认为恐吓、吓阻的情况居多。一番虚虚实实之后,想不到居然一头撞进了支那人的真雷区,真是令人诧异。换地点登陆么?不要说时间上来不及,就是来得及也不能做,这太折损“天下无敌”的大日本皇军的面子了,难道居然连一个小小的雷区都过不去?但是硬着头皮前进也不是很好的选择,前方已经有士兵报告了雷区的存在,需要派遣工兵去探雷、需要派遣医护兵去救助伤员,但如果无法对目前的局面进行处理,那么爆炸的阴影将一直伴随着部队,这对于士气的打击无疑是非常大。于是,工兵和医护兵被同时派往二号雷区执行任务,而大队人马则抓紧下船待命。

越来越多的日军开始聚集在一号雷区上,他们认为这里是非常安全的,军官忙着编组队伍,士兵忙着进行各种进攻前的准备,就连英国人也认同日本人的作法,认为这是明智的、合理的。

日军的举动都无法逃过在暗处监视的国防军观测员的眼睛,眼看在滩头聚集的敌军越来越多,他不失时机地摇响了通往指挥部的电话。

“01,01,我是05,我是05,大群老鼠已进米缸,请盖缸盖,请盖缸盖!”

“营长,差不多了,干吧!”指挥部里早已有人按奈不住,各个观测员汇报上来的情况几乎惊人的一致,滩头已经至少有一千二百以上的敌军,且空余面积已经大为缩小,短时间内不可能再大量增加人员;而在二号雷区,日军的医护兵跟在工兵后面,已经救助了不少伤员,雷区中未爆炸的地雷已经被工兵清理掉了一大片,时间如果稍有迟疑,日军将在雷区中开辟一条通路。

“各小组注意,我是01,我是01,立即按照预案盖缸盖,立即盖上!”听到这声命令,一直和观测员呆在一起的起爆员已经把手放在了击发按钮上面。

“放!”起爆员毫不迟疑地按下了击发手柄,不一会,滩头方向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工兵在滩头埋设的炸药、地雷夹杂着大量杀伤人员的钢珠开始飞溅开来,刚才还猬集在一起的人群瞬时倒下,在爆炸中心的倒霉蛋则直接被气浪掀到了海里,同样的场景在滩头其余地点纷纷上演,钢珠威力之大令人难以想象,当时各国除中国和德国装备了较多的钢盔外,均没有太好的防护,而日军那顶薄薄的织物帽就更不是钢珠的对手。很多钢珠是先被引爆抛至空中然后再成片洒落下来,运气好的身上多几个血窟窿,运气不好、被击中要害部位的只能一命呜呼,见他的天照大神去了。日军、英军在突如其来的铁蛋雨面前慌了手脚,纷纷抱头鼠窜,但狭小的海滩根本没有多少回旋余地,很多人被同伴挤落水,被深不及半米的海水硬生生淹死,还有人慌不择路逃进了前方的二号雷区,成功地扮演了一次性探雷器的角色。

国防军的工兵这次可是立了大功,滩头1000余名敌军被炸药伺候地不成人样,横七竖八地躺在血水浇灌的滩头上,从军舰上望去,原本一片空旷无比的沙土地转眼变成了杀人于无形的修罗场,这份惊骇让人简直无法相信。担任日军登陆指挥的神尾中将一直呆着船上休息,先前的地雷声由于距离尚远再加军舰本身的噪音掩盖,他没有听到,这次滩头阵地发生的剧烈爆炸声势远远超过方才,再加距离又近了许多,饶是他老人家耳朵再不好,此时也被声音惊动起来。匆匆走上舰桥一看,滩头的一番场景让他大感恼怒,几乎要气晕过去,同行的英国高级军官也大惊失色,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可恶的支那人!”神尾恶狠狠地将拳头砸在扶手上,铁质的扶手嗡嗡直响。

“报告司令官,我们遭遇了支那人预先布置的雷区,部队损失较大,西川大佐身负重伤,目前仍在进行抢救,根据我们的观察和工兵部队的判断,支那人可能等在暗中……并未撤走!”

“炮击,给我立即炮击!”神尾气急败坏,原本以为是像演习一般轻松的登陆作战居然生出这么多事端来,一个敌人的影子还没有看见就让自己的手下白白损失了将近1000人,这份郁闷的心情郁积到了极点。

掩护登陆的日军舰队无法找到有价值的目标,只能对准内陆胡乱开炮,很多炮弹纷纷落在国防军预先布置的演习区域内,虽然居民已经因为演习的缘故撤走了,但毕竟许多建筑物尚在,日军的炮火报复造成了大量的损失。

小鬼子睚眦必报的心态夏海强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他也从不指望鬼子在吃了大亏后能够若无其事,他早就留有了后手,接到前线第一击得手的消息后,只是微微笑了一笑,小鬼子一定会报复。果不其然,战列舰群的炮火铺天盖地而来,夏海强成竹在胸,很快又发布了第二道命令,这也是作战预案的一部分,国防军在胶州附近琢磨日军的动向已经整整持续了半个月,好几套预案都制定出来,让夏海强颇为满意,身边的参谋群果然不是盖的。

“命令炮兵,对准滩头阵地的登陆舰船和辅助舰船开火,15分钟后转移阵地!”秦时竹有令在先,我们不开第一枪,不过万一敌人开第一枪,开第二、三枪的必定是我们。

国防军的炮兵群早已埋伏多时,滩头阵地的坐标更是心知肚明,一接到开火的命令,立即就将大量的炮火倾泻出去,炮群中的105mm榴弹炮、155mm加农炮虽然不能对战列舰有什么杀伤力,但对付那些薄壳的登陆舰船和辅助舰船却是绰绰有余。更何况这些舰船一方面靠近海岸,机动空间小,便于炮群发挥威力,另一方面也搭载了大量的步兵和器械,击中后战果更大。

在日军报复性炮击刚刚告一段落的时候,国防军的炮火开始怒吼起来,这次的还击不同于日军毫无目标和准头的乱轰一气,完全是有坐标体系参照,有隐蔽观测哨提供校正的精确打击。一发发炮弹落在滩头附近的海面上掀起巨大的水柱,日军舰艇不是被炮弹击中搁浅(水太浅无法完全沉没)或是士兵被飞舞的弹片夺去性命,甚至还有炮弹击中运送弹药的运输舰,殉爆的弹药将周围的舰艇接二连三地抛上空中又狠狠摔落,大量的机枪、山炮、野炮被摔成零件状态,砸落下来的时候往往还能捎带走一些倒霉蛋的性命。在持续的炮击中,滩头附近的海域如同开了锅似的乱成一团,很多侥幸没有被命中的舰艇想夺路而逃却因为慌不择路而相互挤碰、冲撞,造成了更大的混乱。

在指挥舰上观战的加藤、神尾等人根本没有预计到国防军居然在劣势情况下还敢还击,这太不符合中国人的脾气和性格了,中国人似乎从来就是任人宰割、忍辱负重的国民,什么时候居然也变得如此勇武?日军海军有经验的军官已经从水柱上判明了国防军所用的弹药多半是105和155口径的,他们也相当惊讶于国防军的还击,但随即这种惊讶就转变为暴跳如雷。

“还击,还击!给我测定支那炮兵阵地的弹道,进行压制!”不等加藤的命令,许多战列舰早已经调整方向开始按照开炮处的烟尘予以还击。国防军的炮兵阵地大半修筑在半埋在地下的工事里,但非永久性的工事无论怎样遮掩,都不可避免地会冒出硝烟,当众多火炮一起发射时,凝聚而成的硝烟是对方最好的指示物。在前面几分钟出其不意的打击中,国防军是用最快的速度倾泻弹药,很快日军就反应过来,军舰上的重炮炮弹开始陆陆续续向阵地招呼……

“轰轰”一发又一发的炮弹在阵地周围炸响,虽然还没有造成损失,但遍布四周的、直径20米的大坑时刻在提醒着舰炮的威力。20分钟后,日军专业军曹测出了国防军的弹道和大致方位,通过司令塔指挥各舰统一压制和反击,但此时的国防军炮群已经滑如泥鳅般的开始溜了,外围的火炮撤往预先准备的避弹处,中心的火炮则尽量进入地下防御洞窟进行遮蔽。用钢筋水泥修筑起来的地下掩体顶部厚达1.5米,即便被直接命中也不会造成多大的破坏。就在日军准备发威的那一刻,一直进行饱和炮击的国防军炮群仿佛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全部停止了炮击。

日军的还击整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阵地上被砸开一个又一个的大坑,很多没有见识过舰炮威力的步兵一个个耳膜被震得生疼,他们终于明白这半个月来修筑的地下工事和坑道绝对不是无用功,就是这些不起眼的东西救了自己的性命。好在国防军在前沿阵地布置的兵力不多,工事修筑也颇为方便,不然半个月还真折腾不出那么多隐蔽所,呼吸着空气中呛人的硝烟味,对于鬼子的仇恨又加深了一层。惊心动魄的炮击过后,国防军仅仅损失了2门火炮,30余人受伤,无人死亡。

与国防军精心准备、损失轻微的情况相比,日英联军的损失可就要大多了,除了方才登陆部队近1000人的伤亡外,滩头附近海域的日军伤亡更是让人惨不忍睹,到处是船只和军火碎片,海水里漂浮着大量断肢残臂,原本略微有些发浑的海水已经被染成了红色,让人忍不住作呕。后来这一带的海鱼连续数年都非常肥大,但附近渔民却是避之唯恐不及,谁都不去打捞。至于起先在滩头和雷区中幸存下来的日军官兵,由于没有遮蔽物的防护,则被国防军的炮火无情地撕个粉碎,整体计算下来,日英联军整整损失了近3000人马,其中日军的伤亡要占到98%,而大量器材、军械、物资的损失更是难以估量。

登还是不登?犹如一个巨大的难题摆在日军指挥官面前,登陆的话,可能面临国防军更大的火力杀伤和反击,也许会遭受更大的损失;如果不登陆,将无法完成从侧翼包抄并夺取胶州湾的任务,这太折损大日本皇军的面子了。加藤和神尾嘀嘀咕咕一阵后,决定暂时放弃登陆,以援救为主,同时将情况层层上报军部,让他们进行包括外交交涉在内的处理。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日英联合舰队的驱逐舰和轻巡洋舰还在滩头附近海域进行救援,打捞在海中的幸存者和尸体,而日军陆军则在滩头和二号雷区的边缘进行同样的工作,很多受伤的日军因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已经流血过多而死,侥幸未死的也是奄奄一息。

整个下午,国防军都没有什么动作,看着日军救援和打捞,战地平静的背后蕴藏着更为惊人的后续故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