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二卷 雄兵十万镇倭夷 第十三章 鬼鬼祟祟

富贵不淫 收藏 2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十三章 鬼鬼祟祟

台州府的石城墙十分高大,城墙上因为常年湿润的天气长出了许多的苔藓、还有一些藤蔓植物,愈发显得古城历史悠久。城下三四十名官兵正在检查过往的行人,几年来的倭寇骚乱,使得台州无时无刻不处在紧张的战时状态。城门旁边贴着一溜儿图画,那是台州府通缉的海盗头子,以及按照渔民海商提供的信息描绘的倭寇头像

王天霸一行人十二人个个是青壮年,并且腰悬武器,顿时吸引了官兵的注意力。十几杆大枪逼住了神威镖局的人,喝令他们报上姓名。

若论功力,就是再有几十个官兵,也对付不了他们几个。但是现在有要事在身,王天霸收起了一向狂妄的神态。他抱拳拱手道:“各位辛苦,各位辛苦,在下是京师神威镖局的王天霸,不知知府王明义王大人一向可好?”这是第一招,告诉人家,我认识知府王明义。然后不待官兵说话,他又转身对王飞龙道:“飞龙,还不快给各位官爷拿点儿买茶钱?”

王飞龙当然知道其中的意思,立刻从怀中掏出钱袋,拿出五十两纹银,递与其中当官的一人,毕恭毕敬得道:“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那官兵一看对方出手阔绰,又还认识王知府,立刻变了脸色,比四川的变脸还要快。

“原来是王大侠,久仰久仰。”那个小头目快速的抓走了银子,揣在了怀中。对银子那是仰慕已久,至于对王天霸是不是久仰吗,要另当别论了。

“敢问官爷,这台州城可否有一个安远客栈啊?”王天霸看那人出手利索,知道进城已是无碍,便开口问道。

“什么,你问安远客栈?”那个小头目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正是,我要到那里找一位熟人,有何不妥吗?”王天霸不明所以道。

“来人,给我抓起来。”那小头目喝令手下,同时自己也操刀在手。看来这安远客栈必定与有着不可饶恕的罪行,乃至于想要到那里找人的人都要受到牵连。

“小人何罪?为什么要抓我?”王天霸看那人敬酒不吃吃罚酒,立时不高兴起来,脸色一沉,逼问道。

那人用刀点指王天霸道:“你可知那安远客栈乃是倭寇的秘密窝点?”

“什么?”王天霸顿时傻了眼,本来以为已经安然抵达台州,就要交货走人,未知又出了这样一个大岔子。那我的主顾是什么人呢?难道他是倭贼?他要是倭贼,我该怎么办?若是我把这包裹交给倭寇,肯定对我大明不利,这种数典忘祖的事儿咱可不能做。(他倒还有点民族气节哩)但是若要不交,我家人有危在旦夕,这可如何是好?

官兵不待他们多想,上手就要捉人,王天霸心说,不管交不交货,我都要先脱身才好,不然抓进官府,可就由不得我了。于是他吼了一句:“风大,扯乎。”接着便伸手打倒了一个冲在前面的官兵,然后,向城里径自闯去。

王飞龙等人一贯豪横,早就憋着一口气,眼见大当家豁出去了,顿时挥刀亮剑,三下五除二,便把守门的官兵全部打倒在地。王飞龙临走还不忘用刀逼着那个小头目,道:“给老子拿出来。”那个小头目哆哆嗦嗦的掏出银子,万分不情愿的递给王飞龙,心中一百个后悔,早知如此,何必阻拦他们,还能白白捞他五十两银子?!

神威镖局的人尽数闯进了台州城,而后抓住了一位本地中年男子,让他带路,直奔安远客栈。那男子胆颤心惊的道:“安远客栈日前已经给王知府抄了,现在已是一片废墟了。”

“那我们也要去,你快他娘的带路。”王天霸吼道,他知道在城里多一点时间,就多一份危险。

那人无可奈何,只好一路小跑在前面引路。路上王天霸问他为什么要抄安远客栈,它真是倭寇的窝点吗?那人鼻子哼了一声道:“去他娘的倭寇窝点,都是安远客栈的老板抢了人家王知府大舅子开的定远客栈的生意,便胡乱找个词儿,把人家给抄了,好独霸客源罢了。”

王天霸听到这里,才长出一口气,心说好在对方真不是倭寇,也算去了通敌叛国的心病。

安远客栈就在城里永安街边,进城门转眼就到。果然已是断壁残垣,门庭冷落了。

王天霸长叹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叫我到这里交货,怎么到了这里又没人?”

“谁说没人?我这不是在这里等着你吗?”从一处断墙后面,鬼魅般得闪出一个人来,那人生的五短身材,黑瘦无比,一字胡横在嘴上,一双小眼睛炯炯有神。身穿青蓝色对襟短衫,脚踏一双千层底皂靴。手中握一把鱼皮鞘镶金错银宝剑。

“东去台州十万里。”王天霸把切口高声念了出来。

“烟波浩淼一只鸥。”那人不慌不忙答道。

果然是接货人,王天霸心说这也叫诗?可是转念一想,切口吗,就得不知所云才行,要是换成“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那还能叫切口吗?

这时永安大街上已是人喊马嘶,受了委屈的官兵纠集了大量的人马,向着安远客栈奔来。

看王家人个个紧张万分,操刀备战,那个青衣人微微一笑,招手道:“跟我来。”

被王天霸扯来做向导的人趁乱,拔腿就跑。王天霸觉得此人已是无用,就任他跑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尤其是自己身在异乡。哪知那人刚跑出没有十几步,就哎呀一声扑倒在地,身体弹了几下,一命呜呼了。

王天霸惊异的看着那个青衣人,那肯定是他做的,却见那人根本并不在意,而是挥手引着他们一行,转过断墙,他伸手在墙上一按,一块青条石陷进了一寸,地上呈现出了一个洞口。

“快,快下去。”那人命令道。

王天霸十分不理解的看了看洞口又看了看青衣人,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一个良民开店,还要挖暗道吗?

…………

台州知府王明义此刻正在大发雷霆。他不相信,一个小小的台州城,竟然抓不到十几个大老爷们儿。他拍着桌子吼道:“去,你他娘的就是挨家挨户搜,也要给我找出来,要有一个漏网,我就把你们一个一个活剥了。”

跪在堂下的捕头几乎带着哭音儿应道:“诺!”然后无可奈何的躬身退了出去。

全城性的大搜捕立即展开,整个城市鸡飞狗跳,乱成一锅粥,搜捕一直持续到了深夜。但是除了在安远客栈附近发现一具男尸以外,连一个人毛都没有捉到。

难道他们飞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